百家争鸣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高行健与韩寒之我见 ]
徐沛文集
·坦克人与洋五毛
·从王若望到艾未未 — 五代人的追求
·相同的时空不同的追求
·六四不忘 茉莉飘香
中华民国
·宝岛台湾
·后笑是蒋介石
·请听采访
·为茉莉花冲洗污垢
·民国百年谈蒋中正与革命
·民国君子 — 陈立夫
·阎锡山与九尾狐狸精
· 邓丽君的“中国梦”
·用邓丽君照照马克思
·共产难民-各有选择
·“文革”岂止五十年?
共产党是制造民族分裂的罪魁祸首
·一本西藏画册
·愿当藏人
·生在藏区
·致达赖喇嘛的公开信
·汉藏本一家
·从西藏被“汉化”谈起
·民运健将知多少?—兼评首届藏汉对话
·不自由毋宁死   — 为焚身的藏民而作
·达赖喇嘛与中华民国
·用心眼看西藏
·笑迎热比娅
·可敬的热比娅与可悲的白岩松
·与流亡藏人对话
·致藏族同胞 —谈“中间道路”
今生乐做中国人
·今生乐做中国人
·不同的文化 相似的智慧
·被“圈养”的铁凝
· 宋氏三姐妹与浦氏三姐妹
·法兰克福书展上的红牢囚徒
·关不住的中国精神 从思想牢笼到监狱
·洋人与我
抵制共特伪类
·宋庆龄与史沫特莱
·高瞻远瞩
·走马观花(刘荻-刘衡)
·异议五毛—不锈钢老鼠刘荻
·关于雪峰
·鉴别真伪—认清《多维》
·漫话“共特”、民运、“六四”以及法轮功
·谁是共特?
·笑谈共特
·回敬韦石—再谈共特
·有人盗用徐沛名义
·我笔写我心 — 想起赵达功
·谁有“毛”病?(袁红冰—刘路)
·走马观花(余杰-老舍)
·解读艺术家严正学的狱外新作
·共产囚徒种种 — 响应唐柏桥声援力虹
·余杰和丁子霖之我见
·先父与《金陵春梦》
·回头看三毛
·透视琼瑶现象
·“七君子”的真相
·以廖天琪与吴弘达为戒
·曾节明终于自暴其丑
·廖亦武必须当心
当心小毛泽东
·在比较中鉴别真伪—看穿刘晓波的过程
·刘晓波是诗人吗?
·没有正义的和平是中共的河蟹
·为了和平的炸药 — 屠龙者毕尔曼
·白梅笑傲刘无敌
·白梅笑傲刘太监
·白梅笑傲刘无常
·白梅笑傲刘影帝
·白梅笑傲败类刘
·刘晓波与共特
·因“诺奖门”致一刘晓波拥趸
·写给草泥马
·红牢囚徒与独立笔会
·无名英雄与无耻之徒
·哈维尔的人生荒诞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高行健与韩寒之我见

2000年,流亡法国的华人高行健(1940-)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时候,我正在意大利的威尼斯,无暇也无意关注各界对此的反应。毕竟诺贝尔文学奖从1901年起便几乎每年一颁,那时就有11位德语作家得奖,而我在西方生活了12年,对此已见惯不惊。
   
   诺奖得主
   
   九年后,德语诺奖得主已达到13位,对我有启发的只有赫塞和海因里希·伯尔。别的我要么无缘拜读,要么拒绝阅读比如《呼吸秋千》。一个原因在于欧洲是共产邪恶主义的发源地,共产党文化也渗透了欧洲的各个阶层。诺奖评委中不缺左派,他们不看重传统价值观,被他们选中的作家甚至有违诺贝尔遗嘱中强调的理想主义。

   
   唯一的华语诺奖得主与别的诺奖得主例如一再引发众怒的君特·格拉斯相比还不错,因为高行健在六四屠杀后,公开退出中共,宣布不再回到共产极权专制下的祖国。三个月后,高行健创作了与此相关的话剧《逃亡》。他主张救己先于救国救民。这可以算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现代版。
   
   而格拉斯乐于涉足名利场,他在谴责别人是希特勒跟班时,隐瞒自己曾加入武装党卫军。不仅如此他还一直与德国宪法界定和保护的普世价值唱对台戏。2008年,在他签名支持把德国之声中文节目办成中共之声的张丹红后,我忍无可忍用德文予以抨击。格拉斯们不仅可以在大陆出版发行,而且还受到中共媒体吹捧。倒是主张逃亡,没有主义的高行健一直遭到中共封杀,以致大陆读者难以获知他的存在与作品。我学成不归没有受高行健的影响,但我也象他一样把个人自由放在首位。
   
   高行健的可贵
   
   高行健的作品我读得不多,但即使是他那篇赞美赤色偶像鲁迅的杂文我都觉得不错,因为它们都真实地再现了作者在共产极权专制下的扭曲生活与精神追求。虽然高行健在39岁时还在吹捧鲁迅,他的主要作品《灵山》透露他对鲁迅的了解来自红色宣传,但他既不象鲁迅一样反中国文化,又不象鲁迅一样好与人斗,甚至沦为共党的工具。我尤其赞赏他在被诊断为肺癌后会“心里默念南无阿弥陀佛”。他发自内心的祈祷感动了神佛,绝症不治而愈,可惜他似乎至今未意识到自己获得的这份恩典。象高行健一样因六四而流亡海外的物理学家方励之,在2012年春天突然辞世前自己透露,2010年写文感谢母亲让他有一副70多年不进医院的身体,“忘了也要感谢上帝”,结果2011年夏天就住院。
   
   高行健获诺奖后,遭到鲁迅式的批判,他自己沉默以对,倒是我一有机会就为他辩护,因为我竭力主张尊重每个人的个性和选择。在正常社会,文学艺术可以脱离政党政治,但在极权社会任何人尤其是文艺工作者都无法摆脱独裁政党的政治。高行健拒不从事政治活动,因为他曾饱受共产政治运动之害,不能要求高行健因为诺奖而改变自己。更何况他的非政治性或曰反共就是一种政治态度。
   
   2009年,高行健也出席法兰克福书展,可惜我忙于自己的活动,无缘与他相逢。不过我认识的一位大纪元记者听了他的讲演,还向他征求对大纪元的意见。高行健笑答曰,“挺好,有些文章写得很好,很有深度”。在这篇报道中,高行健认为:“作家在政治面前、在社会面前,只是一个人,而且是一个脆弱的人,他不可能改造这个社会,改变政治,我认为面对这些,作家是无能为力的。但是作家可以做到一件事情,就是他面对纸和笔的时候,如果他的内心是自由的话,他的创作就是他的真实,这个创作可以不顾一切的阻力和社会的条件限制。”这可以算作高行健的人生观世界观。“真诚是作家的本领,真实是作家的价值”则可算高行健对作家的定义。为了自由,为了真实,为了创作,高行健宁可流亡异国他乡。谁都无权要求他象王若望一样去争取大陆民主化。人各有命,民主的真谛就是尊重各人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外人应该也只能接受高行健的自我期许,“我把文学创作作为自救的方式,或者说也是我的一种生活方式。我写作为的是自己,不企图愉悦他人,也不企图改造世界或他人,因为我连我自己都改变不了”。
   
   高行健算是世界文坛的中国代表,值得欣赏,但我不会专门去购买。一是嫌他“性”趣浓厚,二是因为我认同丰子恺所言,人的生活象一栋由物质生活、精神生活和灵魂生活组成的三层楼。精神生活指学术文艺,灵魂生活则指宗教。而我早已从还在二楼探索的高行健身后爬上了三楼。所以,我知道,中共可以逼迫各族精英逃亡,但无法阻止他们也可能象葛玛巴16世(1924-1981)一样魂归故国,转生大陆。80后中既有噶玛巴等藏僧的转世灵童,也有前世不明的杨银波(1983- )、王藏 (1985-)等汉族英才。
   
   
   韩寒现象
   
   
   在高行健因中诺奖名扬全球,唯独被中共封杀的时候,还是中学生的韩寒以反映中学生活的《三重门》成为大陆的畅销作家。这一年也被中共认可的15岁的第17世噶玛巴却被迫秘密爬过雪山逃到印度。
   
   比噶玛巴大三岁的韩寒被迫退学前,写给挚友一段告别语,表示,“你一定要接触最底层社会的人。切记,要不附权威,不畏权势,不贪权力。为了快乐,切莫做官。有失必有得。”能在17岁时有如此见解足以证明韩寒也有不寻常的前生。我上初中后也反感政治课,但没有勇气象韩寒那样拒绝接受被中共借学校灌输“废物”,闯出一条拒绝赤化的独特之路。韩寒不用象我一样出国留学,也能“感觉很多中国的作家都挺不自然”;勇于断言“我们是践踏文化的大国,绝对不是文化大国”;敢于痛斥大陆文坛,虽然用语不雅。毕竟他耳闻目睹的是真流氓李敖和假流氓王朔,而在马列戈壁也时兴大话、假话和脏话。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韩寒不仅能讲真话,还能做到不抽烟不酗酒,热心公益,没有性丑闻等实属不易。更何况他还人缘很好,人气很旺。
   
   以鲁迅为榜样的方舟子们无真凭实据地指控韩寒有代笔后,韩寒的写作见证人分别接受采访,其中之一将上述告别语公之于众。韩寒把他12年前写的话又手抄一遍发在博客并表示,“信中虽有意气用事,但这些少年文字,也将一直注视着你我”。韩寒在大陆那样腐败的环境下能够一如既往,特立独行,实在可喜。少年韩寒开启了抵制奴化的新风尚;青年韩寒则拒绝加入听命于共产党的“中国作家协会”,他的名言有,“我会不会加入作协?如果我去了就能当主席,我就去,我下一秒就把作协给解散了”。韩寒的爱情观也不错,“多少岁,有没有房子,房子有没有贷款,这些都不重要,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这个虽然是个俗话,很老的话,有的时候人不需要那么现实,有一点点理想主义也算是一种打开”。
   
   2010年, 针对很多人希望韩寒成为当代鲁迅,韩寒在采访中回答说:“感谢他们的厚爱。但是我个人并不很喜欢鲁迅。”韩寒也象高行健一样,虽然深受中共党文化的开创者鲁迅的影响,但天性决定了他们与鲁迅及其传人方舟子们水火不容。
   
   
   韩寒与方舟子的区别
   
   
   韩寒对革命、民主和自由的看法固然有待提高,但我相信这是韩寒作为既得利益者的真实想法。大陆盛行造假是极权专制使然,韩寒痛骂,骂的是公权力,是甘愿被阉割的余秋雨们;可方舟子打假,针对的是无权无势的个体和群体包括弘扬世界的法轮功。 方舟子打假得益于极权专制,而共党也需要方舟子这样的假打小厮。针对方舟子主观臆断韩寒有代笔,有网民表示,韩寒“用婴儿的眼睛和说相声的口吻,说出了我们的皇帝没有穿衣服这个明显的现实 — 无需深刻的思考,大家其实都知道,只是我们都失去这个勇气或没有这样的幽默感。 卑鄙无耻的方舟子,误导了公众的舆论和视野,把韩寒的‘谈革命、论民主、要自由’的大局搅浑了,方舟子最大的功劳无非就是转移了对韩三论的热论,达到了他维稳的真实目的”。另一网民则披露方舟子搅黄了韩寒“率领车队开越野车闯冻死骨村的计划,以韩少之影响,振臂一呼粉丝云集,盲人早就得救了”。就是说,韩寒也关注被软禁在山东临沂东师谷村的维权英雄—盲人陈光诚 。
   
   在借助互联网观注方韩笔战的过程中,我得以进一步了解韩寒以及与他一起在互联网时代成长起来的大陆新一代(70尾、整个80后和90头)。用韩寒的话说,“他们出生在洗脑教育的时代,却没有摊上人与人之间揪斗的年代,教材只洗了他们最不记事的那部分大脑,而且由于洗脑内容实在枯燥,引发逆反,同时互联网和西方产品出现,他们会有更深的被欺骗感。由于找不到实际的行骗者,他们也暂时没法报仇,他们现在虽然都在社会里不上不下的地方挣扎,人与人之间的争斗也只限勾心斗角,但都更加努力,因为社会剧变的带来的暴富机会他们都没赶上”。韩寒有意无意地回避了中共迫害法轮功。而韩寒从1999年进入公众视线以来,正是无数大陆民众因法轮功被中共滥用国家机器迫害得家破人亡,四处流亡的13年。
   
   
   有底线的奴隶
   
   
   与高智晟相比韩寒不是汉民族英雄,只能算有底线的中共国奴隶。没有选举权的人算不上公民;做不到心口如一、言行一致的人也不算公知。无论如何,我象拒绝做奴才的萧瀚们一样没有发现韩寒有代笔的证据,倒是发现他一再被人代笔,而他也一直在机智地代言。
   
   遭到无端指责后,韩寒在博客上转发一篇戏弄方舟子的网文《质疑鲁迅》。他在推荐语中表示,“ 大家都知道方舟子先生崇拜的作家是鲁迅,但是今天有网友用方舟子的手段发现,鲁迅也是假的。”网文作者幽默地向方舟子表示,“我也许一不小心揭破了中国文学史的一个惊天大骗局——人造鲁迅!”这表明韩寒及其读者群已经失去了对红色偶像的敬意。即使他们不能获知鲁迅是共产国际间谍比如史沫特莱哄抬出来欺骗世人的五毛始祖,他们也在搞笑中不自觉地去马列化,去毛鲁化。这是几代中国人努力的结果,也是韩寒现象的可喜。
   
   可惜韩寒却推崇跳楼自杀的张国荣。“万恶淫为首”,用此标准去衡量张国荣,不难回答他遗书中的问题“我一生人无做坏事,为何会这样?”张国荣的遗作《异度空间》值得无神论者一看。有人不敬神仙佛道,不信妖魔鬼怪,但不表示他不受其制约甚至操纵。
   
   韩寒没有忘记造物者,也知道他公平,但愿韩寒在继续代言时还能想起自己转生上海的因缘,不行的话还可以借助催眠术。登上人生的第三层楼,才是转世为人的真正目的。
   
   
   首发《新天地》 http://www.newlandmagazine.com.au/tranquil/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