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汉唐大帝国为何气吞山河]
熊飞骏的博客
·贪官也是旧体制的受害者
·“中国难道没优点吗?哪个国家没问题?”
·必须把屈打成招的“司法凶手”绳之以法
·我们不能对概率很低的“民主贿选”杯弓蛇影
·封杀袁腾飞打响了“二次文革”第一枪
·我们要象纪念伟大成就一样纪念民族的悲剧
·“人民群众”是如何被文革毛痞“绑架代表”的?
·我们不能忘记文革
·文革毛痞恐吓袁腾飞家人已成为潜在杀童凶手
·设置文革禁区等于为文革招魂
·基督教与义和团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的最大恶果是毁灭社会良心
·毛太阳与水利工程
·揣着“绿卡”骂美国的分裂人格
·“公仆”犯错,纳税人买单?
·“有森林无植被”是我国极端气候的制度祸首
·知识青年正气的丢失
·文革时代我们曾经制度化屠杀孩童?
·骂杨恒均“变脸”者根本不懂什么是“民主”
·“稳定”与“公道”哪个更重要?
·中国基层政权的十大怪状
·“问心无愧”离“无耻”还有多远?
·“二次文革”离我们还有多远?
·胡耀邦的超人政治胸襟
·从郭沫若的三首诗看当代知识分子的扭曲灵魂
·我们凭啥在印度面前自豪?
·我们抛弃了儒家的精华吸取了糟粕
·“裸体做官”等于趁火打劫
·女硕士生自杀折射出的大学管理层“冷漠综合症”
·“为争论而辩论”使我们永远也无法达成“共识”
·中国不能再次被金家王朝绑架?
·谁在真正崇洋媚外
·走出谎言政治首先得告别“一面之辞”
·权力人物怎么可以公然否认显而易见的真相?
·改革与革命的赛跑
·中国官场的“红包文化”
·中国官场的“特色幽默”
·中国左右两派政治力量的分歧与共识
·“历史虚无主义”的本质是什么?
·歌德索尔仁尼琴是中国出不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最好诠释
·专制溃败期为何苏联开放民权中国加强极权?
·中华现代文明的核心价值理念
·国有企业内部的悲剧景观
·无孔不入的“官本位”病菌
·流氓丈夫是怎样绑架淑女妻子的?
·“把错误坚持到底”与权力变态
·荆州“天价捞尸船”折射出的“捞油水推责任”体制
·中华民族到了最无耻的时候
·我们不要做丐帮的帮主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专制帝王
·北大和少林寺也堕落了?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一个只崇拜枪杆子的国家是没有前途的
·对中华文明伤害最大的知识精英
·中国的“无耻事业”正在发扬光大
·喜好忽悠自我的民族
·中华大地为何多发“群体性事件”
·谎言的最后受害者是谎言炮制者
·毛时代中国的经济真相
·抱团不等于团结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领导!
·“真话”是中国进步的第一要件
·低俗小品走红是中国文化的悲哀
·后极权时代的苏联和大革命前的法国
·中国的实际教育经费远远低于理论值
·国民朝拜佛祖就像侍奉大贪官
·面对索尔仁尼琴的脊梁,我们“专家”的良知还剩几分?
·“领导们”为何总是抱怨“拔款太少”?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一卷(中华民主启示录)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二卷(一条腿改革的陷阱)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三卷(不能忘却的悲剧)目录
·《中国在这里反思》第四卷(敢问路在何方)目录
·国民对民主的认识误区
·马英九胜选的十大启示
·从澳大利亚的历史看民主与国民素质的关系
·从美国早期民主看台湾立法院“打架”
·现代极权专制体制比中世纪皇权专制更恶劣
·民主政府与威权政府哪个更有效?
·民主是发达国家的专利吗?
·祖国没有文明进步,“外逃”是安全之路吗?
·七、陈水扁贪腐案是又一个“民主笑料”吗?
·九、俄罗斯民主倒退的制度根源
·中国的民主之路
·一个重竖倒榻神像的时代
·美国总统权力交接启示
·中国最适合的民主体制
·假如戊戌变法成功?
·卡拉季奇的悲剧启示
·我们要警惕“口号式爱国”
·中国的风险、机会和希望
·威胁中国社会的三大瘟疫
·中国的深层悲剧
·百年中国的民族脊梁为何多是女子?
·新世纪中国的十大怪状
·“官本位”文化的十大怪状
·经济的扩张与体制的封闭
·盛世背后的忧思
·中国的形式主义
·中国式思维
·一个因“代表权”引发的“独立战争”
·韩剧的启示与文明参照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汉唐大帝国为何气吞山河

汉唐大帝国为何气吞山河

   ——熊飞骏

   提起汉唐大帝国,中华大国民无不豪情满怀。

   汉唐大帝国是中华大国民令地球人仰视的时代,是中国人民真正站起来的时代!30年前的“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则是关起闭来意淫;尤其是大唐帝国的贞观王朝,中国在世界上的地位比今天的美利坚合众国还牛,世界各地的杰才俊士冒着生命危险也要往中国跑,首都长安居住着来自中亚各国的几万名“裸官”。中亚各国的高贵显贵以和中国建立“友好邦交关系”为名,携带巨额贪贿资产前来中国“考察访问”,然后永远住下来不回去了。

   那时中亚各国人民如果破口大骂中国人不该收留他们的外逃裸官,不把他们国家人民的利益当回事,我们一定会认为对方有毛病。你们自个不检讨自己的制度出了大问题,不痛恨自己的贪官污吏,还莫名其妙迁怒于我们,有病啊?中国政府当然只能把中国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如果把你们国家人民利益置于我国人民利益之上,那不成了“汉奸政府”?

   1400年前中国政府把本国人民利益放在第一位的精神,盛产裸官的中亚各国确然有学习的必要。叫嚣“中国亡我之心不死”而拒绝大唐帝国的文明成果者傻得可憎疯得可恨。

   人类世界从来都不缺乏这样的混账逻辑,就算科技成果大爆炸的今天也不例外。

   汉唐大帝国强盛的主要秘诀在哪里?

   我们先来说大汉帝国。

   一、大汉帝国官场从不拿纳税人的血汗钱摆谱,三公消费和今天的官场相比小到可以忽略不计的程度,皇帝率先做出了表率。

   前汉帝国的开国皇帝刘邦初登大宝时,居然找不到四匹纯一色的马来拉车,部级高官只能乘牛车上下班。难道那时中国就真的穷到那地步,全国连四匹纯一色的马都找不到?屈指可数的几个高官连马都没有?就算国内真个没马,也可象今天的官僚只坐进口豪车一样,用纳税人的钱高价从匈奴进口啊?

   非也!那时的中国虽然久经战乱国力疲困,但远没穷到举国找不出四匹纯一色的马,连部长级高官也弄不到马的地步。前线的边防军多是骑马抗敌,高官显贵从骑兵部队那里弄几匹好马还不容易?

   大汉帝国的国家理念和今天不同,各级官僚都知道“藏富于民”和“小政府大社会”有利于国家的长治久安,绝不会玩“国富民穷”那类自毁帝国根基的弱智政绩。首都长安城没有显示皇帝高贵身份的四匹纯一色骏马,那就将就点用杂色马代替一下嘛,马车还不是照样跑?部长没马拉车,那就用牛拉车嘛,有什么大不了的?不能因此兴师动众去搞什么举国体制“强征”老百姓的马,也不可用纳税人的血汗钱去高价进口匈奴马,更不可把前线骑兵的战马弄来在城市平地上拉车?对于前线骑兵来说,一条战马相当于10条人命啊。

   汉文帝的节俭是有名的,自家长年旧衣不离身不说,想建个露台夏天纳纳凉,听说要花费一百金,居然心痛得了不得,几经思想斗争后还是选择放弃了。和伟大、光荣、正确的毛领袖相比,汉文帝未免太小家子气了。我们的伟大领袖在三年大饥荒活活饿死几千万农民的恐怖年代,还大兴土木兴建多处豪华行宫,仅韶山滴水洞工程就耗资一个多亿,相当于当时一百多万个青壮农民无节假日起早贪黑辛劳一年的总收入。

   那时每逢遇上天灾,皇帝首先想到是自家缺德开罪了上天,于是向全国人民下“罪己诏”把自家痛骂一顿,率领皇后皇子皇孙绝食,长天甚至一连三天跪在露天下,顶着烈日或迎着凛冽北风向上天祷告;同时积极安排赈济灾民。各级官僚也不会因此宣传自己在救灾前线吃了多少苦救了多少人,只是尽职尽责干“公仆”应该干的份内事,没有养成“把忧事当喜事办”的光荣传统。

   碰上这样的皇帝和官僚队伍,一旦遇上外敌入侵或开疆拓土,平民百姓还不“把国当家”一样拚死抗敌啊?

   二、皇帝对官严对民宽。

   纵观整个大汉时期,除了汉武帝和匈奴争雄,出于战争需要兴师动众外,官家一直奉行与民休息还民自由的政策,很少无故扰民,不会象今天的县官乡官那样热衷于劳民伤财的政绩工程,折腾什么“公路经济”和“示范基地”。

   与对民宽松形成鲜明对照,大汉帝国对官僚特别严厉。汉武帝两三年换一个宰相,且多数宰相都没有善终,不是锒铛入狱就是杀身之祸。宰相如此,低一级的部长司长局长无不兢兢业业人人自危如履薄冰,哪还有精力和心思去玩“跑关系”、“三公腐败”和“移民转财”?

   汉武帝时期的高官大多不得善终,并非那时候的高官天性邪恶,而是专制权力乃一剂血肉之躯根本无法长期自觉抗拒的猛烈毒药。在“把官僚装进笼子”的民主宪政制度发明以前,当上几年高官就很难避免被权力毒害,不知不觉从正人君子堕落成害民贼子。

   所以民主宪政体制不但平民百姓受益无穷,官僚也一样普享福祉。

   造成前汉帝国垮台的汉灵帝也玩过“卖官”把戏,但明码标价公平透明,且卖官所得全部纳于国库用于公事。

   三、轻瑶薄赋,藏富于民。

   大汉帝国的税收在当时的已知世界是最低的,税率维持在三十税一到十五税一之间徘徊,也就是3.3-6.7%。无论农民、生意人还是手工业者都按一样比率纳税。这个税率是刚性的,税收分摊也比今天公平透明得多,官吏没有任何巧立名目集资摊派创收自肥的空间。和今天的生意人相比,那时的生意人简止生活在天堂。

   四、容忍甚至奖励体制外“英雄豪杰”,使他们有途径为国立功为民请命。

   历朝历代的英雄豪杰有“体制外”和“体制内”之分。体制内英雄豪杰主要是开疆拓土的军事领袖,如卫青、李广、霍去病;体制外“英雄豪杰”则不服皇家官场管束,只凭良心、正义感和冒险豪情除暴安良建功立业。

   因为不服官场约束,中国历朝历代对体制外“英雄豪杰”都持打压态度,大汉帝国则是例外,不但对体制外“杰才俊士”容忍有加,还给他们提供建功立业自我实现的平台。

   体制外的慷慨悲歌之士,在国法疏漏或鞭长莫及之处除暴安良为民请命,在冷兵器时代有利于维护社会的稳定和公正。

   中国历史上闻名的燕赵侠客就主要活动在大汉时期。

   众所周知的班超就是一个威名远扬的体制外英雄,他和36勇士在匈奴强兵压境的逆境下征服西域各国并威振西域几十年,是中国历史上最闪亮的一页。

   班超去西域之前并不是什么军事领袖,而是一个威不立名不扬的小军头,和体制内英雄沾不上边。

   班超除了36个志同道合的江湖朋友外,自告奋勇前往连几十万大军都望而却步的百战之地建功立业,后面居然没有任何正规军跟随,走的是一条百分百的“体制外”之路。

   就是这36勇士,在西域创立了几十万大军都望而却步的男儿伟业!创造了一个又一个人类世界至今都无法超越的军事外交奇迹!

   大汉政府也一样气度恢宏,不但没有追究班超不把功劳归给政府军,不汇报不请示自作主张的“不懂事”行径;还敞开胸怀拥抱班超的冒险成果,增派军队去玉门关给班超提供威慑力量,赋予班超在西域新开拓疆土相当于国王一样的巨大权力。

   一个国家能否给体制外英雄豪杰提供自我实现的平台,是这个国家是否“进取”和“自信”的标志。近代西方世界在新大陆建立的殖民大帝国,都是体制外英雄豪杰自主冒险的成果。柯尔蒂斯征服墨西哥;皮萨罗征服秘鲁,都是在没动用国家经济军事力量的情况下,自筹经费自组人马,象班超一样扬威万里之外。

   五、不惜一切代价爱护为国立功的英雄。

   美国大片《拯救大兵瑞恩》曾经感动过不少中国观众。象美国政府那样珍惜士兵生命的国家,只要是正常人谁不在战场尽职尽责作战呢?哪个军官还会玩成建制临阵脱逃或叛变投敌呢?

   多数中国人不知道,《拯救大兵瑞恩》的故事一样在大汉帝国上演过,并且比《拯救大兵瑞恩》更悲壮更感人。

   大汉帝国是一个英雄辈出的时代,喋血孤城的耿恭就是一个仅次于班超的大英雄。

   耿恭以三百孤军抗击两万匈奴铁骑围攻达三百天之久,在敌方许以高官厚禄,箭尽粮绝只剩26个伤兵的绝望情势下仍拒绝投降,今天的中国人是难以理解的。

   更让精于算计的特色国民难以理解的是,大汉政府在得知耿恭碟血孤城的消息后,居然派出几千名远征军,冒着优势匈奴骑兵围追堵截随时都有可能全军覆没的巨大风险,步行前往千公里外的危险之地营救“传说”中的三百个生命?

   远征军经过一年多的血腥转战,终于把幸存的13名孤城英雄救回了玉门关。

   为了营救13条勇敢的生命,远征军损失了几千人?

   13勇士抵达玉门关后,留守的将军并没有因为几千雄兵换13条伤兵的亏本营生迁怒幸存者,而是泪流满面亲自给13勇士洗脚更衣。

   智慧负责任的政府从来都不是算眼前帐的!他们拯救的不是几个人的生命,而是勇于为国为民自我牺牲的民族精神!

   中国人并非天生就窝囊,他们一样英勇无畏豁达自信过,是劣胜优汰的官僚专制体制把狮子毒害成了老鼠。

   在官僚专制体制的长期作用下,“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的英雄们最终堕落成了“对内象狼,对外象羊,内战内行,外战外行”的东亚病夫!

   …………

   下面再说大唐帝国。

   李世民治下的大唐帝国除了继承大汉帝国的所有优势外,还在中央政府内实行“分权”政治,开创了人类政治史“三权分立”的先河,这是大唐帝国能够在大汉帝国的基础上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达到已知世界文明顶峰的根本原因。

   大唐帝国的中央政府由中书省、门下省和尚书省三个独立系统组成。

   中书省负责制定法令,相当于美国的众议院。

   门下省负责审议法令,相当于美国的参议院和最高法院。

   尚书省负责执行法令,相当美国总统府和下属行政机构。

   三个系统相互独立互不统属,各自直接对皇帝负责。

   皇帝也不是权力无限至高无上的。皇帝的敕令必须经过门下省首长审核确认不违反现行法律,签字副署后才能生效,否则尚书省各部拒绝执行。

   皇帝为了防止自己劣性膨胀和心情不好时犯错误伤害自家江山,常常任命刚正不阿,敢于对皇帝说不的血性男儿担任门下省首长。

   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喜欢和皇帝唱对台戏的魏征就曾担任过门下省首长,多次拒绝签署李世民下达的敕令,李世民也只有干瞪眼的份。

   除了“三权分立”外,三大行政系统的“一把手”实行“虚位”制,只有荣誉职位没有行政实权。行政实权分散在下属各个副职手中。“一把手”只有“仲裁权”没有“决策权”。这一制度有效防犯了“一把手”权力膨胀滥用权力。

   在官僚专制国家,“一把手”腐败是最大的腐败!当今中国官场腐败前所未有,就是“一把手”权力过大,没有有效的制度约束造成的。

   大唐帝国中央政府的“三权分立”制度和“一把手”“虚位”制,虽然无法和今天英美等成熟民主国家的“三权分立”相提并论,但在当时的已知世界却是最先进的政治文明,也比今天的中国官僚政治先进得多。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