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经济崩溃做为一种解脱方案]
謝田文集
·七年之痒与十年之昧
·味素味精和世人保鲜的努力
·金砖四国的成色和内应力
·金砖四国的成色和内应力
·奥巴马应该学学法轮功
·引导大象和领导经济的人们
·中国智库的救命和致命之处
·阿凡提的谶语和种的金子
·力拓案的认知误区和后遗症
·3500元的吉它和350万双眼睛
·国有企业竞购国有土地的荒唐
·政府败家赔了钱应该怪罪谁
·再劝美国总统奥巴马先生
·中国模式的最不坏与最不好
·睡着了的暴政和忙碌的道学
·美国预测家在中国的新发现
·发展的硬道理和经济的没道理
·法国酒庄易手和下蛋母鸡截喙
·身在道中勤勉扶轮的人们
·整齐划一之美与中国制造之累
·美国的分田地和财富的流转
·中国看美国时的雾里看花
·海归博士自弑迷在什么地方
·索罗斯的中国观和颜色革命
·陪床保姆和娼妓的经济学研究
·传九退三对中国有什么好处
·国进民退现象的本质与后果
·钱学森之问与人人答非所问
·世界末日来临前准备些什么
·哥本哈根睨墙与人类的小我
·中国政府为什么如此的害怕
·山姆大叔居然更关心中国人
·浮躁的国民如何赶超别人
·华尔街灭火和中国经济崩盘
·起临进退维谷 坐拥四面楚歌
·中美经商语录和卖灵魂行善
·德意志的智慧何在?
·中国房产三证和美国的无证
·中国为什么不抛售美国公债
·美国和中国的真假帝国主义
·人们喜欢做、能做、和该做的事
·舍得与舍不得让百姓富起来
·谷歌中国事件的回声和后效
·富豪和悍马并购的战略失策
·雅卡山空洞和鄂尔多斯空城
·高球名人赛中普通人的故事
·中国的变富和人民币的价格
·封侯者的册封令和保护伞
·上海世博对中国的最大益处
·蜗居内的挣扎和权力的挥洒
·希腊和中国的真假共产主义
·为什么非要市场经济的地位
·滑稽而荒谬的中国房地产税
·郭台铭的商道与中共的王道
·举国体制踢足球到底行不行
·中国资本积累该不该受苛责
·美国金融改革缺失重要一环
·外晒汉字和内秀白脸的赏析
·倘若吉米‧霍法生在当代中国
·中国房地产成了社会的毒品
·学位门触动人们心中哪根弦
·中国经济的数据需要保密吗
·新黄海海战的经济民意背景
·年輕美麗的空姐與社會進步
·卖楼拆楼怪象和政府的破产
·海归不归和人类扎堆的缘由
·国家首脑保证你发财的背后
·企业民主管理的概念性谬误
·面向国民宣誓和对政党发誓
·稀罕的土壤與罕有的國策
·全球貨幣混戰中共難辭其咎
·虚拟世界偷菜的现世心态
·人民幣外升內貶的內外解讀
·通货膨胀失控后中国的选项
·通货膨胀失控后中国的选项
·中国企业社会责任从何谈起
·美国量化宽松中国缘何吃紧
·中国收购美国企业拗在哪里
·哈利.波特呼唤内心什么渴望?
·美國小區和中國社區的管理
·卡拉卡斯和中南海的董事會
·中国经济六大矛盾追根溯源
·中国奢侈品消费蕴育的悲剧
·人民币升贬的哈姆雷特问题
·陝西高傑村的管理個案分析
·隐形战机热中相生相克的理
·國宴的政治密碼和觀念轉變
·种瓜得豆和种豆得瓜的年代
·中国经济十大荒谬现象解析
·衰退中的营生和难放下的心
·机器战胜人类究竟是喜是忧
·七轮发财机会和十二五规划
·盛世的帮腔剧和川剧的帮腔
·危难之际意识到诚实的价值
·飞利比亚的战斧是中国买单
·“中国教授”张狂 美国民间励志
·中国的国际话语权与定价权
·金砖五国的清梦与盗梦空间
·美国人为何对高铁兴致缺缺
·中国的市场换技术忽悠了谁
·川普和纪思道看中国的角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经济崩溃做为一种解脱方案

   经济崩溃做为一种解脱方案

   经济崩溃虽令人沮丧,但也是解脱的办法,也经常发生。图为南太平洋岛国瑙鲁财政破产后,肮脏破败的住房。

   中国新华社日前“辟谣”,说中国“不会爆发经济危机”。“辟谣”者,用以澄清已经发生的事件,称谣言所述不实,那才是“辟谣”的本意。如果事件还没有发生,或正在发生,“谣言”所指还没有实现,又有什么可“辟”的呢?这才叫对号入座、不打自招。如果没记错的话,这是中共顶级喉舌有史以来第一次做出这样的声明。正像红朝屡次“辟谣”都被以后的事实所戳破、反证一样,这个破天荒的举动本身,已经发出了再明确不过的信号,那就是中国经济一定是陷入了极度的危机之中。

   中共政坛各派似乎在争议,看要把经济崩溃的罪责推在什么人的身上。推在什么人身上,都无济于事,因为中共做为一个统治和利益集团的整体,必须为此全面负责。中国现在的问题在于,中共在经济上的欺骗和掩盖会持续多久,中国经济真相会在政治和统治真相曝光之前、还是之后,方为世人所知。也许,等中共垮台之后,中国经济的真相才会被揭示出来;也许,哪天中共总理级的人物良心受不了了、或良心发现了,人们会因而得知真相, 知道中国经济的家底,被红朝特权淘空了多少。

   国家经济的崩溃

   国家经济的崩溃,虽然很令人沮丧,但它不可避免,也经常发生。希腊和西班牙,目前都处于近乎崩溃的状态。但经济崩溃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其实也是一种解脱的办法,它可以化解许多造成经济危机的初始问题,和那些纠结不清的沉痾。

   国家经济崩溃的经典案例,是南太平洋的岛国瑙鲁。瑙鲁曾在两岸之间左右逢源、两面通吃。它本来与台湾有外交关系,2002年拿到1亿3000万美元,就与大陆建交了。台湾两天后就与之断交,但2005年又恢复邦交。大陆则在瑙鲁与台湾复交两个星期之后断交。但即使断交,大陆仍在瑙鲁保留了办事处。做为世界上最小的共和国,瑙鲁经济最惨淡时,国家航空公司唯一的一架波音飞机,居然被澳洲墨尔本的一个法庭给扣押了,结果岛国与外界的交通因此中断。瑙鲁原来富产磷矿,露天开采的磷矿资源枯竭后,管理不善加之负债累累,国家财政崩溃,竟丧失了矿产抵押的赎回权。

   七十年代的中国经济崩溃

   所谓“经济崩溃”(Economic Collapse),是指国家经济受损,发生严重的经济危机,社会处于混乱和瘫痪状态。经济崩溃的主要标志,包括生产全面下降,经济产值大幅度减低;企业 大批倒闭破产,失业率大幅上升,长期失业导致人们普遍陷入贫困;通胀居高不下,出现恶性通胀,物价上涨在15%~20%以上;政府入不敷出,出现巨额赤字,必须靠增发巨额钞票来应付;及金融体系崩溃,银行因坏帐和挤兑出现倒闭。

   上述崩溃的标志,在中国如今已经浮现或正一步步展现。中国GDP扣除中共虚报的因素并用真实的通胀率加以调整,已经在负的区间之内;中国企业的倒闭潮,已经在长三角、 珠三角全面铺开,企业裁员只是因为中央的勒令,不得不推迟到十八大之后;中国的通胀,去年就进入了两位数的水平;地方政府入不敷出,许多靠银行贷款发工资,靠最后一把大面积卖地来维持资金周转;人民币大面额钞票虽然还没出笼,相信已经印刷完毕;随着房地产泡沫的破灭,银行的破产也指日可待。

   此前,中国经济也出现过崩溃,比如文革期间的经济崩溃。只不过,中共从来没承认它是经济崩溃,而只认为是一次政策失误,向国人洗脑宣传,说是政治上的“十年浩劫”。在经济上,中共只含混的说,文革把国民经济带到了“崩溃的边缘”。

   七十年代的崩溃,被中共用高压的政治手段给解决了。苏共在五十年代的大规模垦荒中,动员了数十万城市青年移民垦荒。此举为中共所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毛泽东发起了大规模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强迫大量城市“知识青年”离开城市,在农村劳动、定居。文革期间工厂停工,城市无法安置连续3届、为数 2000万的毕业生就业。

   “上山下乡”在知青大规模抗争之下,于1978年终止。今天也有“知青”,不是当年的高中毕业生,而是每年六、七百万的大学毕业生。中共即使有心,今天也无力把这些年轻人赶到乡下去了。

   经济崩溃和以物易物

   许多人担心,认为经济一旦崩溃,会回到“以物易物”的社会。希腊和西班牙的衰退之中,确实出现许多以物易物的例子。希腊海滨城市沃洛斯,就出现了以物易物的 交易网,交易网使用虚拟货币和替代货币,让使用者购买商品和服务。但大规模、全国范围的以物易物,还不一定会发生,因为以物易物效率太低、太不方便。比方说,大学教授要以物易物养家糊口,就必须同时找到子女需要接受高等教育的粮农、菜农、果农、屠夫、电工、木工、泥瓦工、运输工等几十个人进行物物交换,才 能通过以物易物的方式生存下去。

   虽然“以物易物”不太可行,但如果货币体系也随经济一起崩溃,“代币”的出现则不可避免,黄金白银也会回来。“代币”可以是其他国家的货币,也可能是某些稀有、公认的商品或物品,比如粮食。

   联合国不久前就世界粮食问题召开紧急会议,以应付因为美国中西部旱灾、世界各地虫害等导致的粮价上涨。如果世界粮食真的在今年底、明年初出现问题,粮食就有可能成为“代币”。中国古代,官员薪水就是用多少多少“石”的粮食体现的。

   经济崩溃做为解脱之道

   人们一般认为“经济崩溃”是件很可怕的事,好像天要塌下来了似的,其实它没那么可怕。政权往往会因为经济崩溃而垮台,但国家和民族抵御经济危机的能力是相当强的。经济危机来袭时,人们其实也没什么办法,只能勒紧裤腰带,过苦日子度过危机。

   正如人体的规律是新陈代谢,旧的、不好的东西躯体会自然排斥、排泄掉,现存宇宙的定律,也是“成、住、坏、灭、空”。坏、灭后成为空的崩溃,也是一种解决方案,虽然不是所有的人都喜欢,但可能是最后、最迫不得已的方案。如果是因为中共的集权导致了经济的危机,崩溃会导致社会重新洗牌,财富重新分配,党产回归人民,贫富悬殊消除,人们可以从头做起,重建家园。

   中共怕提崩溃,是害怕经济崩溃会导致政权崩溃。但中共政权如果不崩溃,反而会导致经济必然崩溃。事实上,如果中共政权提前解体崩溃,将经济崩溃的背后因素随之解体,中国经济可能会避免更大范围的崩溃和损害。

   中共呢,准确的说,比一般政权更渴望恢复经济,因为这是其统治合法性的最后基础。但最后,可怜的中共会发现,正是它极力挽救、预防经济崩溃的举措,加速了崩溃的到来。◇

   

   

   

   

   

   

   

   

   本文转自292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http://mag.epochtimes.com/gb/294/11209.ht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美东时间: 2012-09-17 12:55:20 PM 【万年历】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9/18/n3685170.htm【谢田】-经济崩溃做为一种解脱方案

(2012/09/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