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同胞 请珍惜你手上这张选票]
孙宝强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文学之三:飘荡的幽灵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一)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二)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四)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五)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六)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
·上海人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九》:信访处长的一天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同胞 请珍惜你手上这张选票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中秋節有感
·紀實文學《上海版高老頭》1
·记实文学《上海人》之十一:迂 嫂
·莫言,你敢站出来和我辩论嘛?
·上海版高老头第二章 怎樣一包廢紙
·纪实小说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谈谈中国--上海的监狱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五:姚真真
·纪实文学:上海版高老头
·我的初恋
·我的抗议!我的担忧!
·一场彰显人类文明的官司,一场反对人类文明的大会
·我的自白--献给即将召开的汉藏国际会议
·我和学生领袖王丹之间的一段恩怨
· 阎王审罪犯—声援南周,声援所有被迫害的同胞
·纪实文学《上海人》之十: 施 保 红
·无所不在的幽灵
·我的同学老鼹鼠作者孙宝强
·我在澳洲与别人的第一次吵架
·悉尼的MISSION语言学校裡不许谈64
·有感于达赖喇嘛演讲会
·我的三个中国和澳洲老师
·六四屠城后,朱镕基罪责难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同胞 请珍惜你手上这张选票

   还在酣睡中的我,被一阵急促的铃声惊醒。拎起电话,听见闺友那异常兴奋,甚至兴奋的有些颤抖的声音:“我决定了!我决定了!”
   “决定什么?”
   “神圣而庄重的一票,我决定投给华人。”
   “为什么?”
   “因为神九上天了!”


   “那你赶紧买机票,把你大哥送回中国。”
   “为什么?”她很惊慌。
   “因为中国崛起了嘛!”我拖长声音。
   “不!不!不!”她一口气砸下三个惊叹号。
   “你哥偷渡到澳洲后,被送到难民营。因心血管病而接受三次手术。政府不但把所有的手术费免了,还给他一笔生活费。鉴于他身体还没痊愈,至今他还由澳洲的纳税人养着。究竟是谁,给了你哥第二次生命?”
   电话那头的她,沉默了。
   “神九是上天了,可神九上天堂时,一个个胎儿下了地狱。最尖端的科技伴随着最无耻的杀戮;最疯狂的欢呼掩盖着最绝望的哭泣。中国在制造嫦娥神话时,也在制造窦娥的悲剧,窦娥,MAKEINCHINA。”
   “这些……我都知道。”她呐呐着。“但华人议员,能给华人更多的帮助。”
   “某镇的华人当选后,帮助合唱团搞到一处排练场所。从此,合唱团唱的全是红歌,或者说是挂羊头卖狗肉的红歌。在自由土地上诞生的合唱团,竟成了澳洲的‘东方红’合唱团。给同乡会拉赞助,同乡会就成了孔子学院的分支机构;给知青会捐点物,知青会就成了党校的海外分部,这些‘帮助’的后面,是渗透,是洗脑,是红色文化的输出,是意识形态的腐蚀。还记的上次的知青联谊会嘛?”
   “当然记得。”
   “他们唱的是‘大海航行靠舵手’;他们谈的是‘峥嵘岁月里的甘泉’;他们涕零于华人议员的关注;他们叩首于中领馆的重视。其虔诚,不亚于党卫军;其狂热,不输给红卫兵。联谊会结束时,一批沧桑嫂竟恬着老脸,扭起了‘北京的金山上’的忠字舞。忍无可忍的我们愤然退场。”
   “对!那光头会长送我们回家时说,没有中领馆的支持,知青会就不能发展壮大。他还郑重地宣布了他的三个观点。”
   “三个观点可以和三个代表相媲美了。”我冷笑着。“一是不谈政治,二是和中领馆保持一致;三是宣传中国崛起。当年,他反迫害投奔怒海,拿到身份后转身和政府做生意。为了MONEY,可下跪可匍匐,为了利益,可变脸可变节,可怜可悲可恶可耻之徒也!”
   “唉!这样的人多了去了。”
   “为了宣传中国崛起,澳洲华人只需付区区几十元,就能参加‘澳洲~中国上海世博会’的旅游。于是组织者欣欣喜,游客们乐颠颠,好一派弹冠相庆。”
   “世博会后,我乡下的舅舅,因无钱看病而死在家里……”
   “中国政府多牛啊!一个奥运会耗资几千亿,一个世博会耗资几千亿,可它却办不起一所免费的医院。一打工妹因付不起分娩费,自己剖腹开膛;一癌症者因受不了疼痛,拽下胳膊上的肿瘤。”
   “你说的是真的?”
   “你可以去查报纸。前一篇报导说打工妹的刀口,竟呈现漂亮的十字形;后一篇报导说病人在拽下肿瘤后,有了轻松感……”
   “天呐!惨绝人寰啊!”
   “中国的崛起,就建筑在这样的惨绝人寰上。你还歌颂这穷兵黩武,灭绝人性的‘崛起’嘛?”
   “……但只有中国强大,海外华人才有地位啊!”
   “1998年5月,印度尼西亚发生了震惊世界的排华骚乱。1,250个人在骚乱中丧生,几百个妇女遭到蹂躏,数千间房屋店铺遭到烧毁。在此生死关头,中国政府竟连个屁都不敢放,连个‘严正声明’都不敢说。倒是世界人民谴责暴行,美帝国主义还敞开胸怀接纳难民。”
   “……那时中国还不强大,现在我们有航空母舰了。”她的分贝一点点高了。
   “飓风来临时,美国的航空母舰上躺满了妇女儿童,堆满了牛奶食品。强大的军事载体,是美国人民的诺亚方舟;可中国的航空母舰,除了炫耀世界恫吓国人外,还有什么功能?”
   “话也不能这么说嘛!”她拖长了声音。
   “中国的阅兵式上,成千上万的先进武器,尖端设备,高科技装备闪亮登场。可在地震现场,我看到的却是最原始的工具,最简陋的设备。那些工兵拿着铲子,在废墟上一点一点地挖,犹如在玩‘过家家’游戏。要知道,废墟下是一条条挣扎的生命,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啊!请问,那些新先进武器呢?那些尖端设备呢?那些高科技装备呢?”我愤怒地问。
   “……每个国家在突发灾难前,都有不尽人意处。”她呐呐着。
   “智利发生矿难时,政府动用世界上最先进的技术,历时二个月零九天零八个小时救出全部矿工。而政府在动车事故发生的第二天,在车上还有活人的情况下,却下令掩埋车头。这不是救援而是灭证,这不是救人而是灭口。请问,这仅仅是政府的不尽人意?”
   “这……这…..”
   “唐山大地震时,百万生灵涂炭。当各国政府解囊相助时,中国政府却拒绝了所有国家的捐款捐物。”
   “那是在文革中嘛!”她轻松地说。
   “2011年4月14日,青海玉树发生了7.1级地震。地震后,联合国及西方国家,纷纷要求派出救援队。可无耻的政府,竟用种种理由来推诿。一会说‘场地狭窄不易开展救援’,一会儿说‘交通能力不够不易开展救援’。中国政府面对生命的高度冷漠、高度冷血、高度冷酷、让全世界瞠目结舌目瞪口呆。这样的政府,禽兽不如人神公愤。”
   “这些我都知道……但救援队还是去了现场嘛!”
   “救援队进入震中后,没有重型机械的支援,没有尖端设备的支持。在最宝贵的72小时里,徒手的救援者,能听到水泥墙下的呼唤,能看到钢筋下挥动的手臂,但他们只能潸然泪下地听着、泪流满面地看着……地震是天灾,地震更是人祸,是政府豆腐渣工程制造的人祸。政府是最大的凶手,是一切灾难的制造者。”
   “……不管咋说,政府还是爱国的嘛!”说到这,她有些扭捏。
   “爱国?爱国主义的旗帜,早就成了政府蛊惑人民的一面幡。前有毛泽东多次感谢日本对中国的侵略,今有中国政府对诸多岛屿被占的熟视无睹。爱国?它把几千枚导弹对准祖国宝岛自己同胞,却把大片大片,相当于40个台湾的领土拱手送给俄国。臭名昭著的卖国行径世人皆知,它也只能骗骗被资讯封锁的大陆民众而已。”
   “……不管咋说,中国法制和人权都在进步,人民的生活也在提高。”
   “20多年前审判四人帮时,至少还能全国电视直播,还能走正常的法律程序。20多年后审判谷开来,完全是黑箱、黑道、黑幕、黑交易,蓄意杀人的谷开来没判死刑,正当防卫的夏俊峰却判死刑,这就是法制和人权的进步?喝个牛奶,肾结石;打针疫苗,人残废;进个医院,器官失踪;挖个煤,被埋了;过个桥,人死了;坐动车,尸骨找不到,这就是中国人民被提高的生活?”
   “我承认你说的对。但我我最恨的是……是那些讲迫害讲真相的华人。他们破坏祖国声誉,给中国抹黑。”
   “你知道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同盟国所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
   “什么?”
   “就是展开纽伦堡国际大审判。1945年11月2日,国军事法庭开庭。审判历时10个月之久,审判书长达250页。这说明什么?说明罪恶一定要得到清算,罪行一定要得到审判。”
   “这……”
   “1947年,波兰国会立法,把奥斯维辛集中营改为国家博物馆;1970年12月7号,德国总理勃兰特跪在波兰犹太人受难者纪念碑前;德国总统赫利也向全世界发表了著名的赎罪书。照你的说法,是波兰国会破坏了波兰的声誉;是德国元首给德国抹黑?”
   “这……”
   “暴行只有公诸于众,才能彻底杜绝。二战结束后,希特勒的后裔因为强烈耻辱感,决定永不结婚永不生育,让罪恶的家族断种绝根。中共上台后,在和平时期吞噬了8,000万的生命。它不但至今没谢罪,还没有终止屠杀。那些坚持‘真善忍’的人,只是揭露迫害暴露屠杀,只是讲真相而已,你凭啥恨他们?”
   “我……”
   “我不反对同根同宗的华人议政参政,但反对有中领馆背景的赤色分子议政参政。有些华人竞选,能如此铺张,如此大手笔,很难相信他背后,没有一个推手,没有一个庞大的企划集团,没有一个统领的团队。”
   “其实我也知道……”
   “亲爱的同胞:你在中国,没有资格拥有一张选票。这张澳洲选票,珍贵而神圣。它托在手心沉甸甸的,比一百万还要重。不要让金钱迷住你的双眼、不要让洗脑迷失你的方向。我们选择的不仅是议员,我们还选择了价值取向,意识形态,社会制度。真如参加公民时的誓词所说:从现在起,以上帝之名,我宣誓将忠诚于澳洲和其国民,分享其民主信仰,尊重其权利和自由,维护和遵守其法律。”
(2012/09/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