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孙宝强
·红楼女囚(二十五)我不下地狱谁下
·红楼女囚(二十六)既生喻,何生亮
·动向杂志对我的报道
·女囚琐事(二十七)杀人犯贾母
·我和上海作协的一段情缘
·红楼女囚(二十八)二只小鼹鼠
· 红楼女囚(二十九)爱美的死囚
·红楼女囚(三十)形形色色的减刑
·红楼女囚(三十一)坚强的老狐狸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文学之三:飘荡的幽灵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一)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二)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四)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五)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六)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
·上海人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九》:信访处长的一天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同胞 请珍惜你手上这张选票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中秋節有感
·紀實文學《上海版高老頭》1
·记实文学《上海人》之十一:迂 嫂
·莫言,你敢站出来和我辩论嘛?
·上海版高老头第二章 怎樣一包廢紙
·纪实小说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谈谈中国--上海的监狱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五:姚真真
·纪实文学:上海版高老头
·我的初恋
·我的抗议!我的担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在中国,最让老百姓憎恨的就是宣传部。可这个以说谎为己任,以禁言为目标,以迫害为载体的妖孽畸魔,每一年都在搞‘感动中国’的活动。
   可是,一天天觉醒的老百姓,对御用腿子搞的那套杂耍,充满了蔑视和鄙夷。‘感动中国’这个词,现在基本上成了愚人节的保留节目。
   可我到澳洲后,实实在在被感动了三次。在感动的同时,我也实实在在愤怒了三次。
   第一次是在飞机上。
   开完会从墨而本飞回悉尼时,已是万家灯火。由于旅程短暂,飞机上不提供晚餐。飞机落地后,饥肠辘辘的我急迫地拿起行李。这时广播响了。拿起行李的乘客,依次回到座位上。十分钟后,机舱的门打开了,挂着听筒的,背着急救包的,拿着担架的急救小组,匆忙朝机舱后面走去。


   五分钟,十分钟过去了。机舱里很安静,偶尔能听到机舱后面传来的对话。我仰起身子怀顾四周,所有的乘客,都安安静静地坐在位置上。他们淡定而泰然,从容而安祥,没一丝的烦躁,没一丝的不耐烦。
   又过了十分钟,机舱后面传来了脚步声。拿着担架的先撤,接着,一个戴纱巾的阿拉伯妇女慢慢走过来,后面跟着急救小组。我揉了揉眼--我敢打赌,除了她的脚步有些不稳,面色有些发白,动作有些缓慢,她几乎和正常人一样。她甚至不需要有人搀扶,更不用说担架。
   广播再一次响后,乘客们这才拿着行李,排着队依次走出机舱。乘务员排成一列,笑吟吟地致歉致意;乘客们井然有序,笑吟吟地挥手挥别。他们的举止,端庄得体;他们的笑容,真诚真挚。就在这一瞬间,我被感动:在澳洲,最高的价值,是生命的价值;最高的精髓,是人的平等。不管是阿拉伯人还是英皇室成员;不管是非洲难民还是国家总理,他们的生命一样宝贵,他们的人格一样平等。
   我傻傻地站着,突然想到了中国克拉玛依那场大火。‘让领导同志先走’这句话,犹如奥斯维辛集中营,永远地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这是世界文明的耻辱,这是五千年文化的耻辱,这是每一个自诩炎黄子孙者的耻辱。那个逃进厕所并把门紧锁,从而让学生尸骨成山的女公仆,事后竟眉飞色舞地说:“幸亏我急中生智,死死用身子抵住大门,这才毫发未损容颜未损。“
   这场大火后,那个喊出‘让领导先走’的下三滥,没受到弹劾没受到惩罚;那个孕育‘让领导先走’的体制,没受到拷问没受到颠覆;那个全世界都家喻户晓的伟光正,至今没向涂炭的生灵谢罪,没向难者的亲人请罪。这样的旷世耻辱,超越人类底线,达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地步 。
   审判!审判!我一次次地呼唤。中国什么时候,能有一场真正的审判!
   我的第二次感动是在医院。
   接到医院预约补牙的来信后,又接到了二个电话短信。这让我有了受宠若惊--这不像我去医院补牙,倒像医院邀请我参加一个重要会议。在中国就医时,我早就饱尝了被白眼被冷漠被蔑视被宰割的经历。
   我到医院时,预约好的翻译也到了。牙科医生,用春风般的微笑接待了我。他通过翻译说:“我需要为你上麻药。”我问:“拔牙还是补牙?”“当然是补牙,因为有一点疼,所以用一点麻药。”我一骨碌从躺椅上爬起,用结结巴巴的英语告诉他:“我不怕疼,我不怕疼。在中国的监狱,我用老虎钳拔自己的牙,一颗,又一颗……”医生惊讶地扬起眉毛:“为什么坐牢?为什么要自己拔牙?”当我通过翻译,把我坐牢及自己拔牙的原因告诉他后,那蔚蓝色眼波里涌出的悲悯,让我看到了澳洲人特有的仁爱心。
   补牙开始了。医生助手轻轻摇下躺椅,给我戴上洁白的消毒布;医生轻轻地把钳子伸进我嘴里:“要是觉得疼,一定要告诉我。”他的动作很轻,很柔,我一点也没感觉到疼。
   补牙结束后我问:“I need to pay how much?”医生笑着说:“No, all free 。”
   我傻傻地站着,突然想到了被中国政府谋杀的李旺阳。长达23年的牢狱,长达23年的摧残,让六四好汉李旺阳双眼失明,双耳失聪,全身瘫痪。就是在这种状况下,当局依然没放过他,竟在医院谋杀了他。谋杀后,敢做不敢当的无耻徒,又搞出一个被‘自杀’的骗局。这种无耻之极,卑鄙之极的伎俩,让秦桧小贼自叹不如,让戈培尔小贼望洋兴叹。在“盛世盛况”中,共产党连一个残疾人都不放过,他们把血淋淋的杀戮,从天安门广场延续到医院的病床上。医院,不再是救死扶伤的港口,而是罪恶的渊薮,谋杀的平台。天呐!要有怎样一颗蛇蝎心,才能对一个全身瘫痪,双眼失明,双耳失聪者下得了毒手?
   有人说:“自奥斯维辛后,这个世界没有了诗歌。”要我说:“谋杀李旺阳的凶手不审判,这个世界就失去了太阳。”
   审判!审判!我一次次地呼唤。中国什么时候,能有一场真正的审判!
   我的第三次感动,却是在我的家里。
   我正在学英文,门铃响了。打开门,一个颈上挂着牌子,手上拿着本子的年轻人,微笑地向我问候。
   我请他进门,并借助谷歌翻译开始了沟通。他因为电的问题而来,不是因为欠电费,而是一项合同的签订,能让我享受10%的电费优惠。虽然他反复地,耐心地向我解释,但我还是心存疑惑。他试图拨通翻译电话,但一直没有成功。
   晚霞消失,晚餐时间到了。年轻人礼貌地请求我给他一个时间,以便明天再来。
   第二天,门铃按时叩响。门外站着另外一个先生。除了不是同一个人,他们的彬彬有礼,他们的耐心诚恳如同一辙。接通另一个电话后,对方在核对了姓名,地址和电话后,还反反复复询问我,是否自觉自愿签订这个合同。
   原来,这是一个重新选择新的电力供应商的合同。澳洲是个自由竞争的国家。庞大的电力公司,绝不是独家买断的托拉斯企业,人民也不是托拉斯企业里被圈住的羔羊。澳洲人民选择哪一家电力供应商,就如他们选择工党还是绿党一样。作为新的供应商,他们给予合同人以10%电费优惠,以补偿碳税法带来的电费支出。
   在签订合同的过程中,最最重要的前提是自愿,是当事人的自觉自愿,而不是中国式的‘被代表被自愿’。天呐!被中国政府代表了一辈子的我,在澳洲,才能自己代表自己。
   我傻傻地看着新合同,突然想到了中国最大的电力供应商。
   血洗天安门后,李鹏这个侩子手和江贼民一样,让他的子子孙孙‘闷声发大财’。由屠夫李鹏家族操控的电力供应托拉斯集团,为了榨取最大的利润,竟然腰斩母亲河,在中国的龙脉上建造了有‘癌症’之称的三峡。虽然黄万里及贤达之士多次公车上书,要求停止建造大坝,但独断专横的李氏家族,却霸王强上弓,逆历史而动。
   从此,成千上亿的人民背井离乡流离失所;从此,中华鲟在中国绝迹;从此,千年的三峡文化遗产被埋入水底;从此,千年大旱千年水患;从此,地震不断,泥石流不断,灾难不断;从此,母亲河上的‘胰腺癌’吞噬着母亲的肌肤,荼毒着祖国的河山—国在,但山河碎。
   审判!审判!我一次次地呼唤。中国什么时候,能有一场真正的审判!
   在澳洲,每一天我都在感动并愤怒着。
(2012/09/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