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從台灣原住民說起]
悠悠南山下
·美國人對越戰問題至今仍有分歧
·美國人對越戰的新解釋 --- 波士頓越戰討論會
·甘迺迪曾為解決越南問題嘗試與蘇聯接触
·李光耀驚人之語﹕ “ 越戰對亞洲有利 ! ”
·越戰中鮮為人知的間諜
·一個完美無瑕的間諜
·亨利-基辛格的罪行 ( 一 )
·北越“並沒有對美國戰艦攻擊”
·一九七三年巴黎協議簽訂35週年
·越戰中的“秘密”蘇軍戰士
·1968年戊申新春順化戰役演變和後果
·美國在越戰中曾三次擬定使用原子彈
·約翰遜總統與越戰的錄音解密
·越共政治局內對戊申新春戰役的爭論(一)
·越戰視頻片段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1)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2)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3)
·看美國是如何出賣越南和台灣
·尼克松對西貢逼簽1973年巴黎協議
·前南越駐美大使對最近解密尼克松資料的表述
·越戰“美萊大屠殺”軍官首次道歉
·南韓關於越戰的爭議
·越戰紀錄片(視頻)
·關於越戰間諜大師的新書出爐
·美國的“越南教訓”
·美國名導演約翰-福特越戰紀錄片《越南!越南!》
·美國人帶你遊歷西貢今與昔的旅程
·尼克松和基辛格越戰時期的反間計
·北韓兵士和越南戰爭
·1973年巴黎協定卅九年後
·美國人筆下的巴黎和平協定
·美國錯估1968年前中國對越的援助
·‘河內之戰爭’
·中共大使奠祭越戰陣亡中國士兵
·重現越戰(圖輯)
·1975-4-30:勝利或罪過
·為何要逃離和平?
·美國越戰紀錄片:1968年新春西貢順化戰役
·日本紀錄片:胡志明小道
·美國和1961年美國派兵抵越的問題
·越戰最後一名CIA情報員離世
·1975年4月:南越瓦解
·各方領袖與越戰(圖輯)
·從水門事件至西貢崩潰
·一名美國中央情報局人員在越南
·珍-芳達後悔無限
·為何北越可以勝戰?
·戊申戰役英文新書與美國讀者見面
·4-30:未完成的勝利
·關於越戰情報資料解密
·1973年巴黎協議:南北越皆有叻矗�
·“第三力量希望為越南帶來和平”
·南北韓與越南戰爭
·越南戰爭真相
·最新出爐美國紀錄片:越南戰爭
【 紀念越戰結束卅五週年文章 】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一)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二)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三)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四)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五)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六)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七)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八)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九)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十)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十一)
·中國援越抗美(1964年-1965年)
·卅五年後越南人對越戰的認識
· 兩大國握手,越戰便結束?
【 越戰:紀念巴黎協議四十週年專輯 】
·越戰:驚恐的聖誕時節已是四十年
·昔日的光環不可使經濟轉好
·河內重溫抗美勝利
·越戰時期和現今的越中蘇關係
·究竟河內擊落多少架B-52型美機?
·可怕的尼克松遺產
·安全逃遁之距離:1973年巴黎協議的醜陋真相
·巴黎協議:黎筍的失敗
·巴黎和談之歷程
·巴黎和談之歷程(續完)
< 紀念越戰結束四十週年文章 >
·四月三十日的代價
·四十年後的越南還存有幾分共產?
·“不要幻想美國保護”
·也許你不知道的越戰(資料)
·為何美國在越南失敗?
·美國最新越戰紀錄片:《在越南最後的日子》
·前南越總統阮文紹訪談錄:和平的墓地
·美國在越戰如何戰敗?
3.第一次印度支那衝突 ( 法越戰爭 1945 - 1954 )
·中國與奠邊府戰役 --- 武元甲回憶錄中的記載
·中國軍事顧問在奠邊府 ( 1950—1953 )
·引向日內瓦之路
·日內瓦會議之演變
·印度支那戰爭大事記 ( 1946 – 1954 )
·美國對印度支那戰爭之態度
·美國試圖在印度支那移植“朝鮮模式”
·奠邊府戰役以及其他視頻選輯
·讀《1946年之越南:戰爭是如何開始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從台灣原住民說起



按語: 本文是作者《台灣騎乘記》之第七篇。題目由編者自撰。

   
   
   


萬年繁衍遠適異域 一朝俯首話語無權

   
   

作者 :練乙铮

   
   
   (香港)信報 2012年7月10日
   
   
   
   今天少講騎乘,多談台灣及台灣的原住民。
   
   行進在屏東縣獅子鄉一帶的山區,沿途可見原住民住域。下午,我在一個名叫內文部落的牌樓旁邊停下休息。原住民在屏東縣雖然多,但比例還不算高;相鄰的台東縣,原住民店縣人口三分之一,方爲全台之冠。在原住民聚居的地方,其自治組織其實和別的地方沒有分別,縣下有鄉,鄉下有村;縣是由「中華民國憲法」清楚界定的地方自治政權,鄉及以下的地方自治政權,則由「地方制度法」規範。憲法同時規定,中央沒有「剩余權力」。中央和地方采分權制:與整體國家有關的事情由中央處理,個別地方的問題,由地方政權定奪;遇有矛盾,交由民選的立法院解決。在這個體制之下,原住民聚居的地方,便可以有他們自己制定的地方法律,不需中央特別關注。從這個觀點看,香港特區所謂的「高度」自治,實際不如台灣任何一個縣市鄉鎮;宛如殖民軍管的大陸少數民族「自治區」,就更不用說。
   
   有幾個名詞首先說明一下。「社」是指原住民的住地,例如「牡丹社」,是地方名。原住民另有族名,如排灣族、卑南族、雅美族、噶瑪蘭族、凱達格蘭族等;這些族名是從各族語言音譯而來。族下面有部落,名稱也是音譯。
   
   我們知道,台灣有所謂「高山族」、「平埔族」,但這兩個名稱本身並不科學。十九世紀的日本人、漢人首先把住在山區的原住民稱爲高山族,把住在平原上的稱爲平埔族,僅此而已,並不是原住民自己的稱呼,也不是正式的稱呼。漢人當中,閩南移民最先大批來到,居住沿海陸地;稍後來的客家人,惟有在離開海岸遠一點的內陸落籍。漢族人口和勢力如此不斷向內陸挺進,一些本來的平埔族人于是被迫遷移山區,也變成高山族。而所謂原住民,也不一定是台灣最早的住民,因爲台南出土的「左鎮人」就是兩三萬年前的舊石器時代人骨化石,他們的存在,比原住民在台灣的出現早得多。另外,在一些原住民族人當中,還流傳著「小矮人」的傳說,清代修的《鳳山縣志》也有明確記載,不過還沒有找到骸骨等確切實物證據。太遠古的不論,那麽,現存的原住民本身從何而來?
   
   

「南島人」

   
   
   台灣原住民的來源,本是人類學裏的一個疑案,七十年代以後,學者用上語言學、考古學及基因測定方法,才比較徹底論定。
   
   之前很久,學術界已經知道,台灣原住民和菲律賓、馬來西亞、印尼、太平洋絕大部分島嶼的土著同種同源;在學術分類裏,這些人統稱爲「南島人」(Austronesians),構成一個獨特的民族。這個民族總人口現在超過二億七千萬,地域分布最廣泛,其語系亦最複雜,一說可分爲五個次語系,其中四個分支的源頭在台灣,一個在馬來半島,整個語系約包括一千二百種不同但相關的語言。舉例說,台灣一些原住民語言有一部分詞彙與菲律賓語相通。然則,這許多南島語言有沒有一個單一的源頭呢?有的話,在哪裏?1975年,美國愛奧華大學考古語言學家R.Shutler和他的學生J.Marck提出證據,說明南島語系的源頭就是台灣【注一】。這個理論,學術界已相當廣泛接受。那麽,南島人最先是在什麽時候在台灣出現的呢?
   
   1995年,澳大利亞考古人類學家P. Bellwood發表文章,提出南島人是印度支那及遠古雲南、貴州一帶土著(古越族、百越)的後裔,其一分支最遲六千年之前已經到達台灣。那時,華夏文明還處于史前時期,夏商周三代遠遠還未出現,更無所謂「中國」。之後,擴散開始。台灣南島人一部分向東、南太平洋海域分幾波陸續遷移;過程當中,他們發展出優越的航海技術。這些人的一部分到了夏威夷,一些甚至到達智利附近的複活節島,另一批越過馬來半島,輾轉到了非洲以東的馬達加西加。最後一批,則于一千二百年前到達今天的紐西蘭;他們在那裏的後代就是今天的紐國土著毛利人【注二】。這個「南島人的台灣源頭論」是一個非常龐雜的擴散理論,後來都有基因實驗佐證。
   
   有關這個「台灣源頭論」,有兩點疑難:所有的南島語裏頭都有豐富的船舟詞彙,唯獨台灣南島語沒有,如何解釋?又如果說台灣是源頭,那爲何不說中南半島、華南一帶古越族居住的地方爲源頭?已故的研究南島民族權威張光直(前哈佛大學人類學系系主任)給出的事實和解釋很有趣:他認爲,早在一萬二千年的最後一次冰河時期完結之前,當台灣還與歐亞大陸連接的時候,南島人的祖先已經到達台灣,成爲當地的原住民;他們是從陸地步行過去的,並不需要航海技術。後來因地殼變動及地球兩極冰川溶解引致全球水面上升,形成淺狹的台灣海峽,台灣才變成一個島;此點,古地質學家已經確定。其後,此島上的原住民發展出一套很不同的語系,其特征爲中國大陸各族裔所無。其後,此島上的原住民發展出一套很不同的語系,其特征爲中國大陸各族裔所無。跟著,從這個島擴散出去的原住民,才須要航海,並因此有了豐富的船舟詞彙。很大程度上,這就解答了上述問題。
   
   大家想想看:四百年前大陸漢人殖民台灣、三百年前歐洲白人殖民紐西蘭之前,這兩個相去萬裏的島嶼上的原始民族生態、成分和來源,都是一樣的。其後幾百年裏,他們經曆的殖民史小處有異、大處雷同。這真是不可思議。
   
   然而,這些關于原住民的事實和學術考證結果,並未在現時台灣主流/漢論述裏占到應有位置。這個欠缺,在海峽對岸那邊的馬列/漢論述裏,尤其嚴重;在一年一度的「兩會」上,讓幾個「高山族代表」穿上民族服亮相一下,實際上便是這個大陸論述關于台灣原住民的全部。
   
   

「介壽路」改名

   
   
   我當時在南部山區裏騎乘,沒法掌握詳細文獻資料;回家之後,才能比較深入研究,把道聽途說小心梳理辨僞,務求准確穩當,才寫在文章裏。然而,還在路上的時候,我已經意識到,原住民的曆史和身份認同,構成一個潛在的政治問題。試想,台灣原住民曆經西、荷、滿、日、漢的外來政權入侵,每次歸順都是一次又一次高壓乃至殺戮的結果,如今到了權利意識高漲,主流論述到處受到挑戰的訊息時代,原住民的「身份政治」能不擡頭嗎?事實上的確如此:台灣十五個人數比較多的原住民族裔,已經爲其族名爭取到不同層次的法定地位。例如,西南部的西拉雅族于2005年得到台南縣級政府的承認,現正進一步向中央政府層次進軍;中部的賽德克族則于2008年得到中央政府承認(位于台北市中正區的總統府前面那條大馬路本稱「介壽路」,紀念蔣介石壽辰的,1996年改叫「凱達格蘭大道」;凱達格蘭族以前居住在台北一帶,現在幾乎已經完全漢化,難獲正名)。正在申請、尚未正名的原住民族裔,還有十多個,運動可謂方興未艾。台灣進入民主時代之後,原住民由于有了選票,已經成爲藍綠兩大陣營爭取對象,並且在國家定位、國族論述這兩大問題上初步形成壓力。
   
   藍營面對原住民,一向有禁忌。二次大戰結束,《馬關條約》廢除,台灣複歸中華民國/國民黨統治,對付原住民采取的辦法,是典型「漢方」:懷柔加高壓,即物質利益方面給甜頭,文化方面滅絕、同化。這個策略,在1949年的國民黨專政期內尤其明顯。(從原住民觀點看,這何嘗不是另一種「皇民化」?)
   
   圍繞原住民的人口數字,藍綠也有爭議,問題十分政治化。「外省人」一般喜歡引用官方數字:2%以下,五十萬人;這數字是人口統計時,自認是國家認可的原住民族裔者的總數。綠營對此數字很有意見,認爲遠不止五十萬,因爲還應該加入四百年以來漢、原混血産生的後代。漢、原大量混血,既有民間傳說,又有曆史根據,複有遺傳學的一些基因實驗證明,的確不能忽視。大清消滅南明鄭氏勢力後,開始殖民台灣,但各種限制很嚴格,其中一條便是只許男性赴台;但這些赴台移民是要繁殖後代的,于是便和近岸平原上的原住民(即所謂的平埔人)的女子通婚。這就産生了閩南人當中流傳的說法:「有唐山公、無唐山嬷」(有大陸來的祖父、無大陸來的祖母)。
   
   

2% vs 85%

   
   
   若要把上述說法量化,須做很多研究。如果以荷蘭殖民政權于十七世紀初作的局部人口統計爲基點,以合理曆史參數及自然人口增加速率推算,可得出台灣今天人口當中含原住民基因的人數高達八百萬,占全台人口三分之一。這個數字我這次旅台期間多次聽人提及,包括台東大武鄉款待我的那位黃先生、我在台北的一位資深傳媒朋友,以及總統府展覽館裏的一位講解員。如果看大規模基因實驗結果的話,一些數字更惹爭議。台灣馬偕醫院血液學專家、台灣血庫創建者林媽利教授十年前發表的學術論文指出三點:一、住在蘭嶼的純種台灣原住民,約在距今一萬二千年之前就到達當地;二、大約百分之八十五到九十的台灣閩南人和客家人帶有台灣原住民和東南亞島嶼族人的基因,而這些閩、客人大多屬于百越即古越族人的後代,與北方漢族的血緣基因卻相距甚遠。也就是說,現時台灣的純種北方漢族後代,大概就包括在所謂的「外省人」之內,占不了台灣人口的百分之十八【注三】。這組數字,藍營中的「藍血人」當然說是假的,大陸政府更不會接受,否則中共官方的一個常用于統戰台灣的論調(「五千年血緣文化紐帶勝過幾十年政治分隔」)就危危乎站不住腳,須另找立足點。
   
   之前幾天,我還在台南的一個下午,參觀完天後宮之後,在對面的一間小食店坐下吃東西。店東是一個中年婦人,講閩南話,我跟她聊天,從媽祖談到港式奶茶談到台灣冬瓜茶的地道煮法,她都興致勃勃,但談到政治,她一下子繃緊臉問我:「你認自己是中國人?」我說我當然不是共産黨說的那種「中國人」,而是五千年文化意義上的中國人。她聽了,似乎覺得,香港人嘛,那般認同還可以,于是勉強「收貨」,繼續和我聊。最後她說了一句話,很令我深思:「不管是什麽時候來的,只要認同台灣,就是台灣人。」
   
   我後來才知道,她這句話,其實是綠營現階段的國族認同標准論述,當中有微言大義。第一,它反映閩南人已經廣泛意識到自己並非台灣的當然主人,因爲有另一些人來得比他們早得多。第二,他們也意識到,「台灣人」這個身份應該是公有的,再不能單指閩南人,像一直以來「台灣話」就指閩南話那樣。事實上,閩南人已經不大喜歡自稱「本省人」,一來「省」的原義指中國的一個省,而他們大多數不認同中國;二來「本」字包含的本位思想已經不合時宜,政治上不正確,更不利團結原住民對抗藍營統派。同理,民進黨近年不再以「外來政權」攻擊國民黨,因爲若由閩南人爲主的政黨當政,則依然不脫「外來政權」。無怪一向政治最敏感的李登輝最近竟然說:「強調族群意識沒有意思,最重要是認同民主價值。」這無疑是今年初的總統選舉裏,族群矛盾相對淡化的原因之一。綠營似乎已經意識到,在中華帝國殖民台灣史的陰影底下,繞過狹隘的族群主義,以民主、人權、平等觀念爲核心,建構國家定位、國族認同,是唯一可得廣泛支持的台灣論述。其實,這就是後殖民時代白種人在南半球南島人擴散最遠處的管治經驗總結:紐西蘭模式。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