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越南:在中美之間作選擇]
悠悠南山下
·中國應向印度學習
·改變現狀是南海問題的癥結
·太平島在南海衝突中神奇的樞紐角色扮演
·南海問題的歷史記錄
·白龍尾島歷史再認識
·帝國重返-從南海爭端看民族主義
·中國南海主權聲索近現代才開始
【 中越衝突:2014年981鑽井台事件 】
·鑽探平台和延鴻會議
·誰站在反中暴動事件之背後?
·中國強硬姿態挑戰美重返亞太
·中越暴力危機將如何收場?
·反中並非只是極端愛國行為
·越南國內外反對中國示威(圖)
·北京的帝國主義刺激越南
·評議中越2014年5月之衝突
·北京在南中國海的危險傲慢
·需把中國告上法庭和放棄十六金字
·從圖片看越中關係
·天朝使臣下安南
·美國之音《南中國海爭端》系列報道
·越共總書記:對中國要做好所有可能的凖備
·撤走鑽井平台,中國是不是向美國屈服了?
·HD-981事件:越南從未在中國面前低首
·越南與中國:共產兄弟的分歧
·俄羅斯評論:不可和解的鑽井台
【 2016年南中國海仲裁案 】
·南海仲裁 該對中國「大妥協」嗎?
·南海仲裁案會怎樣判?
·海牙南海仲裁裁決要點總攬
·南海仲裁案:發展出中台合力對抗的態勢
·南海仲裁案: 台灣學者盼裁決是「新合作起點」
·正确对待南海仲裁裁决
·適應規則還是重歸老路?仲裁後中國及他國的戰略選擇
·南海爭議:北京說詞的十大諈^
【 從多個角度上觀看戰爭 】
1.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 ( 中越、越柬戰爭 1975 - 1991 )
·無意義的中越邊界戰爭 ﹖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新資料
·從後勤觀點探討中共懲越戰爭失敗之原因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越南的教訓是甚麼 ?
·一個中國人對中越邊界戰爭的疑問/zt
·越方記述 : 越中邊界戰爭
·一場被遺忘的戰爭
·難以忘記的戰爭:紀念中越戰爭26週年
·反對中國侵略越南
·血染的風采很悲涼
·動蕩中的柬埔寨 --- 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
·動蕩中的柬埔寨 --- 越南侵柬和中越戰爭
·動蕩中的柬埔寨 --- 幾點思索的問題
·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大事記( 1975—1991 )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圖片(一)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圖片(二)
·卡特在中越戰爭前對鄧小平說了甚麼 ?
·历史的回放——79中越战争
·黎筍談中越關係:對這場戰爭我們並不吃驚
·麻栗坡墓碑前的半瓶水 -- 中越邊界戰爭的中國遺產
·中國軍隊撤出越南
·《鬼戰友》讀後感
·導致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之路
·三千七百名越南士兵葬於中國領土 ?
·中越邊界戰爭卅二年後
·為何鄧小平要在1979年發動攻打越南 ?
·鄧小平關於中越邊界戰爭的講話
·基辛格新書述評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
·德國紀錄片:中越邊界戰爭
· 關於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澳洲記者皮佐柬、越紀錄片系列
·動蕩中的柬埔寨 --- 中國反圍堵的戰略
·被遺忘的戰爭
·1979年六名蘇聯軍官在峴港殉難
·1979年的“同盟”經驗教訓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的外部因素
·從地緣政治背景審視中越邊界戰爭
· 誰忘記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越南民眾紀念越中邊界戰爭37週年(圖文)
·導向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之路
·從數字看1979年越中戰爭
·1974-78年越中邊界談判
·哪裡是1979年越中戰爭的原因?
·1979年對越戰爭:中國汲取甚麼的教訓?
【 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卅週年專輯 】
·柬埔寨人民仍未忘記
·有關波爾布特時代和柬埔寨戰爭的視頻紀錄片
·卅年前 --- 一個前軍人之自述
·越共为什么要攻打柬共\zt
·1979年前後 --- 一個越南華人的敘述
·從同志變為敵人
·應否避談卅年前那場戰爭嗎 ?
·北京拒絕提及卅年前攻打越南的戰爭
·學者評說中越邊界戰爭和卅年後
·卅年,一场大痛 --- 一篇中國人的網文\ZT
·回想1979年2月17日之夜
·1979年之戰,誰之責 ?
·一場牌局,四名玩家
·前越南軍官述評中越邊界戰爭
·對越戰爭卅周年隨想
·從新華社報道文章中看越中關係
·兩場戰爭之教訓
【 黃沙海戰四十週年、中越邊界戰爭卅五週年文章專輯 】
·1974黃沙海戰之虛與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越南:在中美之間作選擇

   
越南:在中美之間作選擇

   
   
   新加坡英文《 海峽時報 》( The Straits Times )資深記者鍾威廉( William Choong )最近撰寫題為《 越南:在中美之間作選擇 》的文章。原文中譯如下:
   


   
   澳大利亞教授休-惠特 ( Hugh White ) 在其最近出版的新書《 中國之選擇:為何美國須把權力平分 》( The China Choice: Why America Should Share Power )中認為:為了該地區的和平,美國和中國須平分在亞洲的勢力。

   
   具體的是, 美國須要把印度支那讓給予中國。這位曾是前國防部的官員補充說。
   
   這提示曾使整個地區血潮澎湃,尤其是越南,一個曾與中國有過血腥風雨歷史的國家。
   
   可是,若人家有實際和客觀的看法,那麼不管越南是被掉入中國的影響軌道也並非須要大驚小怪也。
   
   無論如何,從公元第一世紀至十五世紀期間,中國也曾四次統治越南。
   
   上世紀六十年代末越戰時期,中國曾傾倒其經濟和軍事的援助進入北越。當時這個國家正在反美,而中越雙方認為他們是“唇齒相依”的關係。
   
   但是,儘管是多密切的關係,“唇和齒”已發展為嚴重的口腔牙炎症。
   
   1971年間, 北京與華盛頓的接近造成了1979年越中衝突的開幕儀式。
   
   1988年,兩國在帕拉塞尔群岛( Paracels,即中方稱西沙群岛。譯者註)的约翰逊礁 ( Johnson Reef。越南稱 đảo Gạc Ma,格馬島 ;中國稱赤瓜礁。譯者註 ) 上交戰。熱血仍然在上昇直至今日, 河內和北京為南中國海上的領海主權爭執。
   
   因此,有甚麽奇怪當今天的中越關係充滿複雜性的呢 !
   
   
   
   不“吃中國糞”

   
   
   據倫敦國際戰略研究院亞洲研究所所長田-赫斯利 ( Tim Huxley ) 博士所述, 越南曾是一千年來抵抗中國的影響。
   
   他繼續說, 將越南引進中國的軌道就如“一場戰爭的開始”。
   
   前法國通訊社記者羅博-覃普勒( Robert Templer )在其1999年出版的《 影與風: 現代越南觀覽 》( Shadows and Wind: A View of Modern Vietnam ) 的書中也有上述的表述,他認為, 越南正史中的“主導線”是常常為抵抗中國。
   
   他提出一例,如親中的、和曾多次在中國渡假的胡志明先生。
   
   當問起,若在蔣介石國民黨軍隊或法國重返的管治下哪一個是好點之時,胡志明那句著名的答复是,他“寧願再聞多幾年法國糞比吃多一千年中國糞的好。”
   
   
   面對著從中國日愈強大和顯然的威脅,越南也不缺地緣政治的創見。
   
   越南正如亞洲多個國家的一樣, 使用普遍的外交戰略:加入“玩局”但不“選擇”中國或美國。
   
   河內在表面上示出對北京有點團結。
   
   自1991年兩國實行關係正常化後, 雙方皆有鞏固的機制處理和發展關係, 每年雙方的互訪團昇至一百個多。
   
   中國也是越南最大的貨物進口國。
   
   越南對美國亦努力減少阻礙和爭取建立友好關係( 並以此 )作為對付中國的戰略保險。
   
   他們讓美國的海軍軍艦進入越南港口。
   
   在六月,越南曾迎接美國國防部長里昂-帕尼塔( Leon Panetta )的來訪, 兩國關係昇至高峰點的一種訊號。
   
   可是,越南與中國和美國的接近也有其限度。
   
   無論如何,對於中國,曾經歷一千年歷史深淵的憂慮和對於美國, 經過一場越南戰爭的創傷。
   
   
   河內使用第二個戰略的手法: 撒網。
   
   越南以把中國綁入區域組織的網, 譬如東亞高峰會和東盟區域演壇。越南希望以這些實際的律例,就如小人們( Liliput )的線索將可以把巨人格列佛(Guillier,和Liliput 是英國諷刺作家喬納森·斯威夫特 [ Jonathan Swift ] 之小說 《格列佛遊記》中的人物。透過一系列奇妙文化之旅對當代科學家及政客作辛辣的嘲諷,揭示人類的劣根性。譯者注 )--- 中國網住。
   
   
   
   “怒髮衝冠”

   
   
   撒網並非是甚麽新鮮的玩意。
   
   1992年間,越南外交部官員阮紅石( Nguyễn Hồng Thạch )為( 新加坡 )《 商業時報 》( Business Times )撰文中提及中越關係需要結織在“更大的政治和經濟網絡中”。
   
   2010年, 美國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在河內舉行的東盟區域演壇上宣布華盛頓隨時為解決南中國海爭端的多方會談上可扮演積極的角色。此舉令中國怒髮衝冠。
   
   一些分析家懷疑克林頓夫人的宣布可能獲得河內某程度的支持。越南擔任那一年的東盟主席(國)。
   
   把中國拉入多方的會談將增加小國如越南和菲律賓的談判勢力。
   
   
   在最近金邊的東盟會議上, 越南已嚐到了由其開出藥單的苦涩。
   
   中國曾使用其影響對予東盟主席(國)柬埔寨, 使致以不能發表一份可提及南中國海爭端的宣言。
   
   那是中國搞的外交“政變”。 可是這個勝利亦使得該區域增加擔憂中國充滿自信的貪妄。中國外長為減少最大的損失而也曾需急促地前往該地區作訪。
   
   
   
   混合戰略

   
   
   以長久而計,混合的戰略接近和撒網也將會帶來結果。
   
   可是,這種混合的戰略只可生存當河內不需要在北京和華盛頓之間做出選擇之時。
   
   最近南中國海的緊張顯示,越南可能將需要早些作出選擇。
   
   在南中國海問題上,菲律賓曾已與中國發生過緊張的外交關係, 明確的它正獲得以美國結為軍事同盟的支持。
   
   越南和美國軍隊加強交流的行動可能將使他們依靠山姆大叔的資助,一旦與中國發生衝突。
   
   惠特教授在其書中也曾提及這一點。 一種劇本:在南中國海上因某事越南和中國發生交戰,河內向美國求助。
   
   這樣將使得緊張急昇和造成中美發生核戰爭的可能性。
   
   這也正是河內進退兩難的局勢, 若他們又須再在南中國海上與北京交戰。
   
   他們將看到自己被困在不可取勝的局面: 依賴美國和造成緊張昇級,抑或是臣服於中國和再一次被拖捲入中國軌道的危機。
   
   
   
   全文完

   
   
   
   嶺南遺民譯

   
   2012年9月3日
   
   

此文于2012年09月03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