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由《旧制度与大革命》想到的]
罗列
·我看陈光诚与高智晟事件
·由罗素的回答想起中国的教育
·由罗素的回答想起中国的教育
·《 燃烧的罂粟》序
·2006年我最感谢什么?
·2007年我最想读的十本书
·我为什么会在声援陈光诚先生的请愿书上签字
·燃烧的罂粟[1—5]
·燃烧的罂粟[6——10  ]
·燃烧的罂粟[11——15 ]
·燃烧的罂粟 【16——20】
·燃烧的罂粟 【21——25】
·燃烧的罂粟【26_30】
·燃烧的罂粟【26_30】
·河,车,吉米•卡特及其它
·燃烧的罂粟【32——35】
·【小说】在想象的异国中生活
·燃烧的罂粟【36——40】
·燃烧的罂粟【41——45】
·燃烧的罂粟【46——50】
·燃烧的罂粟【51——55】
·燃烧的罂粟【56——60】
·燃烧的罂粟【61——65】
·《燃烧的罂粟》跋
·也想为秦中飞的"彭水诗案"说两句
·一封友人的信(存档1)
·为纪念王小波逝世十周年而做
·《远方的呼唤》序
·远方的呼唤[1——5]
·远方的呼唤[6——10]
·远方的呼唤[11——15]
·远方的呼唤[16——20 ]
·读叶弥的《月鸣寺》
·远方的呼唤[21——25]
·远方的呼唤[26——30]
·原创小说:大舅
·原创小说:大舅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6——40
· 微型小说:问路
·远方的呼唤[41——45]
·远方的呼唤[45——50]
·远方的呼唤[51——55]
·远方的呼唤[56——60]
·远方的呼唤[61——65]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远方的呼唤[66——70]
·远方的呼唤[71——75]
·远方的呼唤[76——80]
·远方的呼唤[81——85]
·远方的呼唤[86——90]
·远方的呼唤[91——95]
·写在六四十七周年来临之前
·[散文]故乡的野菜
·远方的呼唤[96——100]
·远方的呼唤[101——110]
·我看《色,戒》
·[散文]回忆一个地主家庭
·远方的呼唤[111——115]
·远方的呼唤[116——120]
· 远方的呼唤[121——125]
·远方的呼唤[126——130]
·对《博讯》的疑惑
· [书评]她们展现了现代的夏瑜
·[民谣]:人啊,都不讲实话
·我所知道的赵俪生先生
·远方的呼唤[131——135]
·一张传单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罗列:远方的呼唤[136——140]
·远方的呼唤[141——145]/罗列
·远方的呼唤[146——150]/罗列
·远方的呼唤[151——155]/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远方的呼唤》跋
·《帘卷西风》序/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6——10]
·我其实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帘卷西风》[11——15]
·帘卷西风[16——20]
· 远方的呼唤[21——25]
·岂是"煽动"二字了得
·帘卷西风[26——3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由《旧制度与大革命》想到的

    - DW 听众园地

    2012年9月15日 听众园地主要内容:闲话九月天; 回答好学不倦的听友提问:有关德国之声网上德语课程内容以及适合盲人学习的德文教材; “有话大家说”单元:由《旧制度与大革命》想到的; 九月有奖征答题目

   

    德国之声和歌德学院合作出版的包括初级、中级与高级的多套德语教材,已全都放入德国之声的网页里,在网上有配套的MP3音频和PDF文字档可下载。所以电台语言教学部不再印制纸板以及配套CD的教材。其中最新的一套《语音辅导课程》,通过这套共有100课的语音练习课程,若认真学习,便可有效的掌握德文日常词汇、基本句型,并提升口语表达能力。听友来信提到“从11课到100课里的文字材料不全”,针对这个问题,语言教学部给我们的解释是,这是特意的安排,让学习这套教材的网友,利用配套的MP3音频,听写出缺空的德文部分。

   

    “有话大家说”单元

   

    黑龙江罗列听友:“由《旧制度与大革命》想到的”

   

   

    有朋友说,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向知识界推荐过法国历史学家托克维尔写的《旧制度与大革命》,我找到这本书及相关资料看了一些,见上面说“法国大革命的爆发,不是在经济最苦难的时候,反而是在各种状况比以前相对好转时,那时民众中潜眠的能量被社会的变革所激醒”!

    好几个看过这本书的读者,感叹那时的法国与当今的中国极其相似—而我对法国大革命的了解,主要是肤浅的高中课本里归纳的简单的条条框框,后来阅读狄更斯的《双城记》,则对法国大革命有更感性的直观了解,从小说里我感到那时与现在的中国的确很有一些相似,如那时有马车狂奔撞死平民的孩子随便扔几个钱就若无其事的贵族,现在则有宝马车撞死卖菜农妇毫无顾忌的贵妇,那时政府非法关押有良知的人士如莫奈特医生,现在的国家则严厉打压如高智晟那类敢言的律师群体!

    革命这词在当今中国似乎十分敏感,自从李泽厚、刘再复们《告别革命》发表后,知识界视革命如瘟神的氛围似乎越来越浓。革命总得需要土壤,在中国社会下层群体,只要有一口吃的,他们就会努力地活下去,绝不会揭竿而起,至于如四川什邡、江苏启东以保护生存环境为目标的群体性维权事件,政府只要稍微一使手腕变通措施,民众就很容易暂时满足从而烟消云散。

    冷兵器时代已经过去,我认为中国在未来相当一段时间内,不会再发生如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或北非茉莉花那样暴风骤雨式的革命,现在的执政党高喊改革,实际上改革的神话已经破产,政治体制改革“只听雷声响,不见雨下来”,地方政府高压统治甚至胡作非为和中央政府历来的对媒体的严厉管制,又使受侮辱受损害的弱势群体找不到畅通表达的渠道,我所担心的恐怕是,远的比如北京杨佳刺警,近的如湖南邵阳、黑龙江杜蒙县那类,以个体生命孤注一掷,直接攻击给自己的生存利益带来威胁的权势者的事件会越来越多!

    ——写于2012年9月9日

   

    ——2012年9月15日载于“德国之声”有话大家说

(2012/09/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