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由《旧制度与大革命》想到的]
罗列
·帘卷西风[106——115]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小说 )216病房/罗列
·想见张春桥的巨野
· 帘卷西风[116——125]
·帘卷西风[126——135]
· 帘卷西风[136——145]/罗列
· 一张纸币
·贾府里的焦大与党国治下的记者
· 帘卷西风[148——150]
·罗列/ 帘卷西风[151——155]
·帘卷西风[156——165]
·帘卷西风[166——157]
·帘卷西风[166——175]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转载胡平何清涟傅国涌关于米奇尼克的文章
· 帘卷西风[176——185]
·想起龙应台
·袁伟时:教育、历史、新左派和当前的改革
·辑录一封几年前的信
·晓波兄,有良知的中国人会为你骄傲
·挪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主席托尔比约恩﹒亚格兰的演讲词
· 游庐山记
·我也想谈一下艾未未
·帘卷西风[186——190]
· 马英九:2011年元旦贺词
·买《1984》记
·2011年十月散记
·《少数与多数》
·蔡英文总统大选第四阶段结论性讲话
·从孔教授的骂人谈一点我眼中的中国知识界
·哈维尔:我们每个人都是极权机器的共同建造者
·马英九元旦祝词:为下个世代点亮蜡烛
·春节前街头观察有感
·[散文] 五妹
·七律• 答友人《夜闻》①
·游滕王阁记
·遥祭方励之先生
·方励之:中国的失望和希望
·(奇文存档)新史记-薄公子熙来列传
·《非梦非烟》序
·如果我是总统
· 非梦非烟[1——20]
·一首诗在我记忆中的变迁
·买《历史决定论的贫困》记
·由《旧制度与大革命》想到的
·S
·也谈保钓反日浪潮
·非梦非烟[21——30]
· 非梦非烟[31——40]
·2012年10月德国之声关于中印战争50年征文
· 一个人给妻子的信
·非梦非烟[41——60]
· 非梦飞烟[61——90]
·记事散文:买菜
·非梦非烟[91——120]
·非梦非烟[121——140]
· 我眼中的十件2012年中国大事
· 非梦非烟[141——160]
· 非梦非烟[161——180]
· 夜读书之一——由章诒和女士父亲的建议想到的
·2012年11月中下旬的两封信
· 非梦非烟[181——200]
· 夜读书之二——历史与良心
· 非梦非烟[201——220]
·给T先生的一封信(2013年春)
·【小说 】那女人
· 罗列:对我雅虎邮箱几份邮件的备份
·【 小说】 那女人
· [随笔]谈一点张之洞
·[散文] 故乡浮影
·我与《红楼梦》
·(随笔) 家事
·[散文] 艾老师
· 松花江岸观水记
·转载徐文立、余杰、何清涟、包遵信的文章
· 由胡平对王蒙《中国天机》评析想到的
·非梦非烟[221——240]
· F城浮世绘之一——街上算卦的女子
· 写在林希翎女士去世后
·F城浮世绘之二——巷路上趟着的老人
· 亲情剪影
·F城浮世绘之三——嫂子
·[如是我闻]时间的碎片(两则)
·《史记•高玉伦列传》
·幼稚的英国BBC
· 福摩萨
·观余英时时先生在香港新亚书院成立65年的讲话
· 脱离恐惧的人是幸福的
· 风花雪月之一 ——荷
·《老生》常谈了吗?
·散文: H 庄
·【仿五四白话诗】孔子与毛泽东
·大选举中的小人物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一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由《旧制度与大革命》想到的

    - DW 听众园地

    2012年9月15日 听众园地主要内容:闲话九月天; 回答好学不倦的听友提问:有关德国之声网上德语课程内容以及适合盲人学习的德文教材; “有话大家说”单元:由《旧制度与大革命》想到的; 九月有奖征答题目

   

    德国之声和歌德学院合作出版的包括初级、中级与高级的多套德语教材,已全都放入德国之声的网页里,在网上有配套的MP3音频和PDF文字档可下载。所以电台语言教学部不再印制纸板以及配套CD的教材。其中最新的一套《语音辅导课程》,通过这套共有100课的语音练习课程,若认真学习,便可有效的掌握德文日常词汇、基本句型,并提升口语表达能力。听友来信提到“从11课到100课里的文字材料不全”,针对这个问题,语言教学部给我们的解释是,这是特意的安排,让学习这套教材的网友,利用配套的MP3音频,听写出缺空的德文部分。

   

    “有话大家说”单元

   

    黑龙江罗列听友:“由《旧制度与大革命》想到的”

   

   

    有朋友说,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向知识界推荐过法国历史学家托克维尔写的《旧制度与大革命》,我找到这本书及相关资料看了一些,见上面说“法国大革命的爆发,不是在经济最苦难的时候,反而是在各种状况比以前相对好转时,那时民众中潜眠的能量被社会的变革所激醒”!

    好几个看过这本书的读者,感叹那时的法国与当今的中国极其相似—而我对法国大革命的了解,主要是肤浅的高中课本里归纳的简单的条条框框,后来阅读狄更斯的《双城记》,则对法国大革命有更感性的直观了解,从小说里我感到那时与现在的中国的确很有一些相似,如那时有马车狂奔撞死平民的孩子随便扔几个钱就若无其事的贵族,现在则有宝马车撞死卖菜农妇毫无顾忌的贵妇,那时政府非法关押有良知的人士如莫奈特医生,现在的国家则严厉打压如高智晟那类敢言的律师群体!

    革命这词在当今中国似乎十分敏感,自从李泽厚、刘再复们《告别革命》发表后,知识界视革命如瘟神的氛围似乎越来越浓。革命总得需要土壤,在中国社会下层群体,只要有一口吃的,他们就会努力地活下去,绝不会揭竿而起,至于如四川什邡、江苏启东以保护生存环境为目标的群体性维权事件,政府只要稍微一使手腕变通措施,民众就很容易暂时满足从而烟消云散。

    冷兵器时代已经过去,我认为中国在未来相当一段时间内,不会再发生如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或北非茉莉花那样暴风骤雨式的革命,现在的执政党高喊改革,实际上改革的神话已经破产,政治体制改革“只听雷声响,不见雨下来”,地方政府高压统治甚至胡作非为和中央政府历来的对媒体的严厉管制,又使受侮辱受损害的弱势群体找不到畅通表达的渠道,我所担心的恐怕是,远的比如北京杨佳刺警,近的如湖南邵阳、黑龙江杜蒙县那类,以个体生命孤注一掷,直接攻击给自己的生存利益带来威胁的权势者的事件会越来越多!

    ——写于2012年9月9日

   

    ——2012年9月15日载于“德国之声”有话大家说

(2012/09/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