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蒋经国日记(一)]
拈花时评
·蒋中正文集(169)
·蒋中正文集(170)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71)
·蒋中正文集(172)
·蒋中正文集(全文终)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1)
·阴阳陌路-严正学(2)
·阴阳陌路-严正学(3)
·阴阳陌路-严正学(4)
·媒体对我的案件的报道和事实真相揭露
·媒体对我的案件的报道和事实真相揭露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5)
·阴阳陌路-严正学(6)
·阴阳陌路-严正学(7)
·媒体对我的案件的报道和事实真相揭露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8)
·阴阳陌路-严正学(9)
·阴阳陌路-严正学(10)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11)
·阴阳陌路-严正学(12)
·阴阳陌路-严正学(12)
·阴阳陌路-严正学(13)
·阴阳陌路-严正学(14)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15)
·阴阳陌路-严正学(16)
·阴阳陌路-严正学(17)
·阴阳陌路-严正学(18)
·阴阳陌路-严正学(19)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20)
·阴阳陌路-严正学(21)
·阴阳陌路-严正学(22)
·阴阳陌路-严正学(23)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24)
·阴阳陌路-严正学(终)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1)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2)
·拈花一周微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3)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4)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5)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6)
·拈花一周微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7)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终)
·1949年至1976年间中国知识分子及其它阶层自杀现象之剖析
·1949年至1976年间中国知识分子及其它阶层自杀现象之剖析(2)
·拈花一周微
·49年至76年间自杀现象之剖析-终
·红朝末政-隐山(1)
·拈花一周微
·红朝末政-隐山(2)
·红朝末政-隐山(3)
·红朝末政-隐山(4)
·红朝末政-隐山(5)
·红朝末政-隐山(6)
·拈花一周微
·红朝末政-隐山(7)
·红朝末政-隐山(7)
·红朝末政-隐山(终)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1)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2)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3)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4)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5)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6)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7)
·能发文吗?试试。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8)
·雪山狮子的呻吟-汉人罗桑扎西(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2)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6)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0)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蒋经国日记(一)

出版说明
   
     本书收集了蒋经国的六部日记,录自蒋经国著作大陆解放前的版本和台湾版本,取名为
   
     《蒋经国自述》。

   
     《我在苏联的生活》,是作者记述他一丸二五年至一九三七年在苏联学习、工作和生活
   
     的情况。《训练日记》,是他任赣南行政区督察专员期间,于一九四○年举办赣州干部讲习
   
     会,运用从苏联学回的方法,对所属干部进行政治和军事训练的真情实录。《伟大的西
   
     北》,记述他于一九四一年夏天,作为蒋介石特命的“西北宣慰团”的成员,在我国西北国
   
     防前线的所见所闻。《五百零四小时》,是作者记述他于一九四五年秋担任国民党政府外交
   
     特派员,在长春与苏联红军谈判从苏军手中接管东北的详细过程和自己的种种感想。《沪滨
   
     日记》,写的是他于一九四八年奉命去上海管制经济,企图通过打“老虎”等办法,解决上
   
     海物价飞涨、投机倒把等类严重问题,结果上海反出现抢购风潮,他高兴而去,败兴而归。
   
     《危急存亡之秋》,是作者在大陆的最后一部日记,记载一九四九年国民党政府在土崩瓦解
   
     时所进行的种种最后努力,记载蒋介石“引退”后与李宗仁的矛盾与斗争,记载卢汉准备扣
   
     押蒋介石,及蒋氏父子撤离大陆的情况。
   
     本书出版时,对原版本印刷上的文字错讹进行了校正。书中的一些攻击性词语,如“共
   
     匪”、“匪军”,一律改为“共党”、“共军”;个别地方略有删节,以“……”表示;余
   
     皆力求保持历史资料的原貌。至于蒋经国在字里行间所表露的反共反人民的立场和唯心史
   
     观,以及美化蒋介石的言论,相信读者自会明察,不屑一顾。原版本中有”××、××
   
     ×”,当是作者公开发表其日记时改的,今一仍其旧。
   
     蒋经国的这些日记,对于了解蒋经国的生平、他的思想和政治性格等等,是最直接的资
   
     料,对于研究民国时期的政治、经济和外交方面的历史,也具有参考价值。
   
     亦凡书库扫校
   
   我在苏联的生活(1925——1937)
   
   莫斯科大学
   
     (一九二五年十二月三日)
   
     “胸部向前挺,两手叉腰,开始呼吸。”
   
     红场的大钟很响亮的打了七下,克立姆宫城上的天色渐渐发出红光,四十多个中国的男
   
     女青年,整整齐齐排在莫斯科大教堂前面上早操。这是孙逸仙大学的劳动大学生,每天的第
   
     一课。
   
     莫斯科十二月的气候,已经非常寒冷,地上的雪已有三四尺厚,今天早晨的温度,是摄
   
     氏寒暑表零度以下三十九度,街上的电线,已经变成白色,过路的车辆,都发出一种“格
   
     格”的声音,路上的行人,都是俯着头,好像有什么紧急事情一样的很快跑过。我们中国人
   
     都以为冬天有太阳的日子一定暖和,不料在莫斯科完全相反,今天太阳很早就出起来了,所
   
     以天气特别寒冷。两星期前我上了早操之后,回到寝室中,鼻子忽然变成白色,两手都疼起
   
     来了。现在渐渐冻惯了,气候虽冷,但觉早晨寒冷的空气非常清爽。所以一天不上早操,就
   
     觉得精神不快。
   
     二十分钟早操之后,学生就各自回校,这个时候,学校前面街上的行人,渐渐多起来
   
     了。一群一群的工人很快地往莫斯科河对岸的糖果工厂跑,夹着皮包的大学生,向莫斯科大
   
     学方面快走。路上根本看不见一个无事的人。这时候的街道,好像一条急流的大河。后面来
   
     了一大队红军,唱着壮严的军歌,走过学校门口。这是我第一次亲眼看到红军,他们的精神
   
     非常雄壮。
   
     当时没有知识的我,就很奇怪的问俄国朋友:“为什么红军所穿的衣服与戴的帽子,并
   
     不是红的?”我的朋友告诉我:“我们苏联称自己的军队为红军,是在主义方面讲的,共产
   
     主义的旗帜是赤色的,我国军队是为共产主义而奋斗的,所以称为红军。”
   
     我听了朋友解释之后,觉得对苏联认识的幼稚,非常自愧。
   
     今天我是第四号寝室的值日生,我们的寝室中共有十二张床铺。毯子、枕头、被单,都
   
     是一式的,由学校发给,每星期更换二次。每个学生除了床铺之外,还有一个小柜,其他物
   
     件,及私有零碎物件,都存于储藏室内。每天早起后,学生自己整理床位,扫除房间。值日
   
     生之责在于检查监督寝室中之清洁整齐。俄国人无论冬夏,都是用冷水洗脸,并且不用脸
   
     盆,都是在自来水龙头下洗的。所以在开始的时候,有许多学生洗不习惯。
   
     八点钟早餐。每个学生有一本饭票,每月发一本。每日饭票分早午晚饭三张。每人可用
   
     饭票到发饭处领饭。饭莱并无优劣之分,完全一律。今天早餐是面包、白脱油、香肠炒蛋。
   
     饭堂里面的布置,非常美丽。除鲜花之外,壁上挂着孙总理及列宁的遗像。两旁挂着用中俄
   
     文写成的两个口号“中俄联合万岁”、“中国革命成功万岁”。吃过早餐之后,我们有一小
   
     时的空时间,有的看报,有的自修。在我们教室的火炉旁边坐着一个工人,他在那里看读数
   
     学,每天他作搬运柴炭火炉的工作。最初我以为他是一个无知识的苦工,今天和他谈话之
   
     后,才知道他是莫斯科大学的学生,他姓依物纳夫,过去是五金工厂的工人,去年在工厂学
   
     校毕业后,考入莫斯科大学化学科一年级,从前作工的时候,每月可领六十五卢布,现在读
   
     书虽然用不到钱,但是每月只可领二十卢布,所以很难维持生活,因此每天在外面作数小时
   
     苦工。这是当时俄国大学生一般的情形。依物纳夫同时对我说:“从前能够读书的,只是富
   
     家子弟,现在每个劳动者都有读书的机会。当然的,现在我们国家还很穷,所以我们还很
   
     苦。但是人人都知道我们国家有光明的前途,亦都是非常乐观。现在我们莫斯科大学中的学
   
     生百分之八十九是工人。这都是将来为人民创造幸福的人们,我今天虽然很苦,但是前途是
   
     很幸福的。一个人总要有忍耐性,没有忍耐性的,一定无事可成。不知道苦楚的,亦决无业
   
     可立。”后来我问他吃过早饭没有?他从袋中拿出一个黑面包,二个洋芋艿对我说:“这就
   
     是我的早饭。”我看了非常自愧。我是外国人,不化一个钱,在他们的国内吃得这样好,而
   
     他们自己的大学生,却这样吃苦。
   
     他又说:“你们是中国的革命青年,我们对你们的唯一希望,是能够很快的把中国民族
   
     解放。”我后来又问他将来一生的目标。他说:“我想成为一个军器发明家。”上课的铃晌
   
     了,我们的谈话就断于此。(不过后来我每日与依物纳夫谈论一切时事,借此机会,学习俄
   
     文,我们俩成了好朋友。)今天第一课是社会科学。前天上社会科学课的时候,教员指定我
   
     在今天上课的时候,作一报告。题目是:“人类社会的发展。”
   
     今天我就向各位同学报告:“人能生存于世,就非制造衣、食、住、各物不可。但是有
   
     了工具和材料之后,才能造成物件。“工具、机器、材料,在科学上称之为生产工具。原始
   
     社会时代人的唯一生产工具,是木棍与石头拼起来,就成为石斧、石枪。工具既然如此简
   
     单,若各个人欲各自来反抗凶强的自然力,一定要被其消灭,所以人都渐渐聚合起来。“原
   
     始社会的范围并不大,以血统相传的宗族是当时社会的基础。收集植物、捕鱼、打猎,是当
   
     时社会主要的生产。在原始社会中,人口非常稀少,生产工具非常不发达。“生产工具,与
   
     社会人力互相的集合,在科学上称之为生产力。人的劳动力,是人类社会生产力的主要成
   
     分。“在原始社会时代,因为工具的不发达,所以人人所得的生产物,只够消费,毫无积蓄
   
     剩余。后来人类渐渐的将生产工具改良,所得的生产物,亦就随之而增加,社会生产力,亦
   
     随之而提高。因为社会进化,事工复杂,一人兼任,势所不能,就不得不分工。开始是男女
   
     分工,男的在外捕鱼打猎,女的在家烧饭作衣,后来因为各个种族所住的地方不同,各地有
   
     各地的特产,譬如甲地多鱼,乙地多畜牧,于是就开始互相交换,这就是社会上分工的开
   
     始。后来因为生产工具的改良,每个人所得的生产物,除了养活自己以外,还有多余的,于
   
     是就互相交换各自的剩余物品。同时每人把自己所制造的生产工具,当作自己私有品,这就
   
     是私有财产制度的起源。从前打了胜仗之后,所捕来的俘虏都是杀完烧完,因为在那时候的
   
     人,根本就没有多大的用处。后来因为生产方法改良,打胜仗的就利用俘虏作工,而他们自
   
     己则坐而食之。于是就造成二个阶级——主人与奴隶。这就是后来社会分剥削阶级与被剥削
   
     阶级,压迫阶级与被压迫阶级的开始……。”
   
     第二课经济地理,第三课是俄文。下午三时吃中饭,中饭吃完,莫斯科天已经黑暗了。
   
     饭后学生有半小时的休息。我和几个朋友走到街上去买东西。莫斯科没有大的商店,满街都
   
     是小商人的店铺。商店有国家与商人开办之别。我问一个俄国朋友说:“你们是无产阶级专
   
     政的国家,反对商人与资本家的,为什么还有私有商业的存在呢?”他对我说:“革命之
   
     后,我们就实行军事共产主义,一切商业工业都由国办,所有私人资本完全充公。但是在革
   
     命时期中,经济破坏非常厉害,倘使只靠国家资本,经济很难恢复起来,所以我国共产党,
   
     决定实行新经济政策,尽量发展国家工商业,同时允许私有资本的存在。但是调剂的权力,
   
     完全集于国家手中。这并不是永久的允许私有资本在我国内发展,不过一时将他们利用一
   
     下。将来整个国民经济恢复之后,我们政府自然而然的要将私有资本完全消灭。有许多人认
   
     为新经济政策,是我国无产阶级向资产阶级让步,这是不对的,这不过是过渡时期中的一个
   
     政策。”在国家商店内我们买了四件东西,商店职员用铅笔和拍纸簿,算了半天才算出总数
   
     来。我的一个朋友胡先生在旁边说:“我们中国商人的算盘多么快呀!”我的俄国朋友是懂
   
     中文的,他就把胡先生的话翻给职员听。后来职员对我们说:“我是一个铁匠,从来没有做
   
     过生意,我们工厂的党部就派我来此学习,只要会吃苦有桓心,今天算得虽慢,明天就会快
   
     起来的;今天国家虽弱,明天就会强起来的。最要紧的,是不要把国家的总算盘算错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