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6)欧阳非等]
拈花时评
·用Google translate翻译出来的主文章
·用Google来翻译的原因
·This is just another day again
·一群装腔作势的废物
·I was invited to be the chief operational office by a subsidiary of a multi-national company
·Are these all my imagination?这些都是我的想象吗?
·It is funny that the pc in the the netbar are reinstalled twice
·熊培云:黑窑与装甲车考验国人的想像力 南方新闻网
·我的工作又没了 I lost another job opportunity again
·又见了一份不错的工作
·面对逆境,我坦然
·一个网友的说辞
·举报网站一直不能打开
·读《容斋随笔》一则有感
·可笑的事情又发生了
·Document rescued from blocked blog--谢谢你们
·读《随园诗话》有感
·Document rescued from blocked blog--其实两年前我就发觉有人入侵
·俞可平:民主是个好东西
·文摘并评论:景凯旋-让公众说错话,天不会塌下来
·我的博客My blogs
·Recovered document from blocked blog从被封的博客救回来的文章
·读《曾国藩家书》一则
·救回来的文章-宛如惊弓之鸟的贱狗 Those cheap dogs are like birds which ha
·救回来的文章-贱狗们实在害怕我上QQ
·救回来的文章-似乎公开化了
·救回来的文章-我用的火狐
·救回来的文章--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
·救回来的文章-我又能够上来了,用的是我自己的电脑
·抢救回来的文章--今天用上USB 的即插即用虚拟键盘和鼠标
·抢救回来的文章-贱狗的电脑技术
·抢救回来的关键文章Rescued article--All pieces have fallen into places.
·救回来的文章--talked with my son for three hours on Saturday. 周六我跟儿
·房产的黑幕!绝妙的文章(ZT)
·救回来的文章-贱狗的百般相逼
·救回来的文章-贱狗的百般相逼
·盛世诤言2
·救回来的文章--看大卫牙擦骚
·救回来的文章--看大卫牙擦骚
·救回来的文章--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社会
·抢救回来的文章--网络的力量
·可笑的恐吓 Funny threaten
·盛世诤言3
·盛世诤言4
·【转载】默克尔坦率--中方则以诚相待--"黑客"阴霾被吹得荡然无存
·外交部驳斥中国军方黑客攻击美国防部传言
·否认?否认得了吗?
·明天我又要去见工了Another interview for me again.
·兵匪一家? Are they from the same family of police and robbers?
·对网络的控制
·文摘并评论: 朱元璋心狠手辣杀贪官 却奈何朝杀暮犯
·致各位MSN的网友To all friends
·毛的功绩?
·评论网友的文章:《毛主席的哲学思想与实践—学习札记》
·与网友的评、答
·读《政党制度》白皮书
·我的今天
·小论“共产主义”乌托邦
·对中国的发展现状的见解
·又一场辩论
·与网友的交流
·与网友的讨论
·引用 关于中国的24个为什么?
·一场辩论
·一个生白血病的孩子
·对话网友
·关于媒体监督的讨论
·辩来辩往
·答辩
·与网友对话
·有趣的辩论
·文摘并评论:公安为了别墅这块肥肉可谓挖空心思
·所谓权力制约机制
·讨论
·文摘并评论:中级法院院长腐败现象突出 成各界“公关”重点
·三权分立?又一座贞节牌坊而已
·关于春晚和其他
·文摘与评论-吴睿鸫:石油巨头获财政补贴,人大同意了吗?
·未来的中国
·问题的关键
·与网友交流
·关于司法制度的讨论及其他
·中国要和平过渡到民主社会有那么难吗?
·关于国内政治与国际政治的区别
·明君梦与清官梦
·从“大部制”谈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
·文摘并评论-行贿者连任法院院长 反腐不过逢场作戏
·无我之境界-梁启超
·文摘并评论:当官员立志要成为千万富翁之后
·文摘:论舆论与自由
·永远都是肮脏的政治
·无耻之尤,网络真相
·引文并评:从假奶粉到肠道病:阜阳吸取教训了吗?
·数千年治乱怪圈,我们能走出来吗?
·受执法人员教育后这些人怎么都死于心脏病
·总理说,我就一句话,是人民在养你们,你们自己看着办
·文摘并评论:希望小学483名学生全部存活 愿创出更多此类奇迹
·文摘并评论:汉龙小学无人死亡背后
·看都江堰当地领导如何向家宝总理撒谎
·茅于轼: 纳粹都不如
·浅谈当局的灾害信息处理手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6)欧阳非等

附录
   1、器官移植的技术难关
   器官移植是活性移植,要取得成功,技术上有3个难关需要突破。
   
   一是移植器官一旦植入受者体内,必须立刻接通血管,以恢复输送养料的血供,使细胞赖以存活,这就要求有一套不同于缝合一般组织的外科技术,而这种完善的血管吻合操作方法,直到1903年才由A.卡雷尔创制出来。

   
   二 是切取的离体缺血器官在常温下短期内(少则几分钟,多则不超过1小时)就会死亡,不能用于移植。而要在如此短促的时间内完成移植手术是不可能的。因此,要 设法保持器官的活性,这就是器官保存。方法是降温和持续灌流,因为低温能减少细胞对养料的需求,从而延长离体器官的存活时间,灌流能供给必需的养料。直到 1967年由F.O.贝尔泽、1969年由G.M.科林斯(均为美国人)分别创制出实用的降温灌洗技术,包括一种特制的灌洗溶液,可以安全地保存供移植用 肾的活性达24小时。这样才赢得器官移植手术所需的足够时间。
   
   三是医疗上用的器官来自另一个人。但是受者作为生物有着一种天赋的能力和机 构(免疫机构),能对进入其体内的外来“非己”组织器官加以识别、控制、摧毁和消灭。这种生理免疫过程在临床上表现为排斥反应,导致移植器官破坏和移植失 败。移植器官正象人的其他细胞一样,有二大类主要抗原:ABO血型和人类白细胞抗原(HLA),它们决定了同种移植的排斥反应。ABO血型只有4种(O、 A、B、AB),寻找ABO血型相同的供受者并不难;但是HLA异常复杂,现已查明有7个位点,即HLA──A、B、C、D、DR、DQ、DP,共148 个抗原,其组合可超过200万种。除非同卵双生子,事实上不可能找到HLA完全相同的供受者。所以,同种移植后必然发生排斥反应,必须用强有力的免疫抑制 措施予以逆转。到1960年代才陆续发现有临床实效的免疫抑制药物:硫唑嘌呤(1961)、泼尼松 (1963)、抗淋巴细胞球蛋白(ALG,1966) 、环磷酰胺(1971),这以后才能使移植的器官长期存活。1962年美国J.E.默里(1990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第一次进行人体肾移植获 得长期存活,器官移植作为医疗手段,才成为现实。
   
   移植排斥反应主要表现为三种不同的类型:
   
   超急排斥 超急排斥(Hyperacute Rejection)反应一般在移植后24小时发生。目前认为,此种排斥主要由于ABO血型抗体或抗Ⅰ类主要组织相容性抗原的抗体引起的。受者反复多次接 受输血,妊娠或既往曾做过某种同种移植,其体内就有可能存在这类抗体。在肾移植中,这种抗体可结合到移植肾的血管内皮细胞上,通过激活补体有直接破坏靶细 胞,或通过补体活化过程中产生的多种补体裂解片段,导致血小板聚集,中性粒细胞浸润并使凝血系统激活,最终导致严重的局部缺血及移植物坏死。超急排斥一旦 发生,无有效方法治疗,终将导致移植失败。因此,通过移植前ABO及HLa 配型可筛除不合适的器官供体,以预防超急排斥的发生。
   
   急性排斥 急性排斥(Acute Rejection)是排斥反应中最常见的一种类型,一般于移植后数天到几个月内发生,进行迅速。肾移植发生急性排斥时,可表现为体温度升高、局部胀痛、 肾功能降低、少尿甚至无尿、尿中白细胞增多或出现淋巴细胞尿等临床症状。细胞免疫应答是急性移植排斥的主要原因,CD4+T(TH1)细胞和CD8+TC 细胞是主要的效应细胞。即使进行移植前HLA配型及免疫抑制药物的应用,仍有30%~50%的移植受者会发生急性排斥。大多数急性排斥可通过增加免疫抑制剂的用量而得到缓解。
   
   慢性排斥 慢性排斥(Chronic Rejection)一般在器官移植后数月至数年发生,主要病理特征是移植器官的毛细血管床内皮细胞增生,使动脉腔狭窄,并逐渐纤维化。慢性免疫性炎症是导致上述组织病理变化的主要原因。目前对慢性排斥尚无理想的治疗措施。
   
   2、两家与军方关系密切的医院的手术成果图
   天津东方器官移植中心在网站首页上显示的“肝移植成果”图:70
   
   天津东方器官移植中心在网站首页上显示的“肝移植成果”
   (2004肝移植例数世界第一)71
   
   解放军第二军医大学第二附属医院(上海长征医院)网站上显示的该院“肝移植例数”:72
   
   解放军第二军医大学第二附属医院(上海长征医院)网站上显示的该院“肝移植例数”
   
   3、中国移植专家队外公布的器官移植数量
   中国器官移植每年及总的数量并没有准确的数字,不同的专家根据自己掌握的数据给出的估算互相有些出入,但是都显示出大陆器官市场的飞速发展。比如,《健康报》报道,中华器官移植学分会常委、全军器官移植中心主任石炳毅认为至2005年总共有约九万宗移植案例,2005年就进行了近万例肾移植、近4000例肝移植。73 石炳毅在另一篇《科学时报》的采访中说2006年达到历史最高峰,这一年就有2万例。74 石炳毅在2009年9月做客新华网时,说中国现在每年进行肾脏移植八、九千例,肝脏移植三四千例。75 中国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称2004年中国的器官移植达到最高峰,光是肾和肝的移植数量就近1万5千例。76 中国《财经》杂志2009年第18期披露,截至2008年,中国肾和肝的移植数量超过10万例。77
   
   (原文被删,截图取自国际互联网档案中心的存储备份 http://web.archive.org/web/20060826070646/http://www.transplantation.org.cn/html/2006-03/394.html )
   
   4、地下医院器官移植
   移植医院泛滥的后果,就是出现了不少地下医院,为了牟取暴利,也挤进器官市场。
   
   《三联生活周刊》2006年4月在“器官移植立法之难”一文中透露,解放军器官移植研究所所长、上海长征医院器官移植中心主任朱有华告诉记者:“2005年完成181例肾移植和172例肝移植,接受在地下医院器官移植失败的患者二三十例……”。“东方器官移植中心沈中阳介绍,中心接收的因移植过程处理不当、操作不规范导致二次移植的病例占器官移植总量的10%~20%。”78
   
   这是一个不能不提到的事实,就是地下医院移植的器官,很可能是没有计算在黄洁夫等人的器官数量中,那么,在2003-2006年间的实际移植数量将会超过我们公开谈论的数据水平。
   
   5、黄洁夫和石炳毅提供的器官数量
   中国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等曾在国际医学杂志《柳叶刀》(The Lancet)上发表文章“中国器官移植的政策”。79 其中有一副1997 年-2007年器官手术数量分布图。
   
   (此图是在原图的基础上,把黑条框所示的肝移植数量用白条框累加到肾移植数量上,并用红线勾画出增长趋势)
   
   (注:黄洁夫采用的2003-2006年的数据是不完全统计、保守的,其他专家给出的数量比黄的数据高出很多)
   
   事实上,在我们收集到的大陆移植专家公布的器官数量中,黄洁夫提供的数据是处于相对保守一端的。全军器官移植中心主任石炳毅认为2005年就进行了近万例肾移植、近4000例肝移植,2006年达到历史最高峰,这一年就有2万例。2008年的数据来自他在新华网的采访。(数据来源参见附录2)
   
   6、世界各国器官移植数量是比较稳定的
   世界各国移植的数量在这十年间基本都是比较稳定的。加拿大从1997年到2007年的器官移植数量大概是从1500例增加到2200例,美国的移植数量从1997到2008年是从2万例增加到2万7千例。
   
   加拿大1997-2007器官移植数量图:
   
   (加拿大1997-2007器官移植数量图)80
   
   美国1997-2009年10月的器官移植数量图:
   
   (美国1997-2009年10月的器官移植数量图)81
   
   7、中国医院器官平均等待时间
   下面几幅截图是中国几个医院在其网站上公布的器官等待时间。
   
   东方器官移植中心(天津):病人平均等待时间为两周。
   
   (来源:原文被删,国际互联网档案中心备份 http://web.archive.org/web/20060207021805/http://www.ootc.net/ )
   
   解放军第二医院解放军器官移植研究所(上海长征医院):肝移植病人的平均等候供肝时间为一周。
   
   (来源:原文被删,国际互联网档案中心备份 http://web.archive.org/web/20050210151434/www.transorgan.com/apply.asp )
   
   活摘器官曝光之后,该网页被修改为:患者一旦入院,我们会尽快安排手术时间。
   
   (图片来源:http://www.transorgan.com/apply.asp )
   
   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国际移植(中国)网络支援中心(沈阳):一般肝脏移植,最快只需一个月,最慢不超过2个月左右。肾脏移植最快一周,最长不超过一个月即可以寻求到HLA相匹配的供体。如有问题在一周之内再次进行移植手术。
   
   (来源:原文被删,互联网档案中心备份 http://web.archive.org/web/20041023183012/zoukiishoku.com/cn/jueding/index.htm )
   
   8、关于器官移植的收费标准
   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国际移植(中国)网络支援中心的费用表:
   
   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国际移植(中国)网络支援中心的费用表
   (该网站已关闭,截图来自国际互联网档案中心备份
   http://web.archive.org/web/20060422143018/en.zoukiishoku.com/list/cost.htm )
   
   该网有日文,俄文,英文,中文版,在活摘器官曝光后,该网站已关闭。
   
   9、供体质量是如何保证的
   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国际移植(中国)网络支援中心在网站上对其器官移植质量的说明,强调用的是活体:
   
   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国际移植(中国)网络支援中心对器官质量的在线问答
   (该网站已关闭,截图来自国际互联网档案中心备份
   http://web.archive.org/web/20041023193430/zoukiishoku.com/cn/wenda/index.htm )
   
   10、“中华器官移植分会”的网站消失了
   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情在2006年3月9日被知情人披露出来之后, “中华医学会”下面的“中华器官移植分会”的网站很快消失了。从2006年3月到目前(2009年11月)还没有恢复。“中华医学会”总网站上的“器官移植分会”被指向了“中华医学会”本身的首页。“中华医学会”的网址是 www.cma.org.cn,“中华器官移植分会”网址是 www.cstx.org (CHINESE SOCIETY OF TRANSPLANTATION)。如果到国际互联网档案中心(www.archive.org)查询,还能找到 www.cstx.org 过去的备份,最后一期停留在2006年2月。该网注明“主办:中华医学会器官移植分会 承办: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器官移植研究所”。 中华医学会器官移植学分会至今仍然经常在大陆主办各种研讨会,很多活跃的移植专家都是该学会会员,网站为何消失成为一个秘密。当然,不排除今后再恢复,那是另一回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