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蒋经国日记(15)]
拈花时评
·滕彪:夏俊峰案二审辩护词(新版)
·拈花一周微
·中国农民调查(6)(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7)(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8)(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看看共产党那肥硕的身躯
·中国农民调查(9)(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10)(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zt-前苏共腐败没落的内幕
·走在内乱边缘的中国
·中国农民调查(11)(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他们终于又开枪了
·拈花——好一个”天下未乱蜀先乱“
·拈花一周微
·哈哈,维基泄密说胡锦涛搞过小三
·中国农民调查(12)(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便纵有GDP第一,更有何用处?
·中国农民调查(13)(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中国农民调查(完结篇)(朱熔基推荐的禁书)(陈桂隶/春桃)
·拈花一周微
·读《容斋随笔》一则有感
·中苏关系内幕记事-彼德琼斯(1)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2)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3)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4)
·拈花一周微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苏关系内幕记实-彼德琼斯(最终篇)
·中共壮大之谜(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2)(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3)(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4)(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政府已经成功地转型为牟利型政府
·中共壮大之谜(5)(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6)(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7)(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8)(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9)(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10)(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拈花一周微
·中共壮大之谜(11)(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中共壮大之谜(最终)(作者谢幼田,明镜出版社出版)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6)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0)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7)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8)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1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2)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3)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1)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蒋经国日记(15)

附录一 盛岳(美):“四一二”政变时的蒋经国
   
   很多俄共领袖和共产国际的官员对中国事态的逆转毫无准备。例如:一九二七年四月五
   
   日,即上海反共政变前一周,斯大林还在说,没有必要试图去驱除国民党右派。蒋介石是服

   
   从纪律的,共产党人需要国民党右派,在国民党右派中有能干的军事领袖。整个三月,《真
   
   理报》都在鼓吹蒋介石不得不服从革命群众意志的老调。很难使人相信,斯大林等人事前没
   
   有得到中国局势的情报,他们就丝毫没有嗅出从中国飘送过来的大屠杀的气味来。也许事件
   
   的变化比他们预料的要快,同时也许由于同托洛茨基的斗争,托洛茨基老早就预见过有大难
   
   临头。斯大林宁可怀疑任何消息,那怕是证实托洛茨基主张的私下流言。毫无疑问,斯大林
   
   用了很大力气要拉住蒋介石。
   
   一九二七年四月十二日,国民革命军开始屠杀冒着生命危险三次支持革命军的上海工人
   
   了。这个消息像夺取了上海的消息一样迅速地传遍了世界。上海事件来得如此突然,不啻给
   
   莫斯科和中山大学的学生们当头一棒。共产国际和中山大学对政变事先都没有接到任何警
   
   报。四月十二日晚,我们举行了另一次集会,会上不是二十天以前的欢庆气氛,而是激怒的
   
   气氛笼罩着整个大厅。在我们每个青年的脸上没有丝毫的笑容。我们以极大的义愤通过这一
   
   项决议,致电武汉革命政府,要求严惩革命的叛徒。电报说:
   
   “当前中国革命的发展引起了帝园主义及其忠实走狗的反击。假革命的蒋介石及其一伙
   
   违背了党的原则和纪律,他们背叛了我们的革命,屠杀上海的革命工人,从而成为帝国主义
   
   的走狗。现在他们成了我们革命道路上的障碍。但是我们有信心,得到我们工人群众和革命
   
   军队支持的国民党中执会和国民政府一定会勇敢坚定地进行反对反革命的蒋介石及其一伙的
   
   斗争。我们确信我们会得到最后胜利。
   
   中山大学的全体国民党员和共产党员
   
   在电报通过以前,很多学生,包括国民党要人的儿子们在内,都发表了演说,他们走上
   
   讲坛严厉批判上海的“四·一二”政变。蒋经国是登台演讲的学生之一,当时他是中国社会
   
   主义青年团团员。他那雄辩的演说赢得了全体学生雷鸣般的热烈掌声。一九二七年四月十六
   
   日,《消息报》在一篇描述中山大学学生对政变的反映的文章中发表了这篇演说的情况,
   
   “……蒋介石的儿子鼓动学生们到共产国际大厦前游行示威。不久前,他在一次中国青年的
   
   会议上说:‘我在这里不是作为蒋介石的儿子,而是作为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的儿子来讲话
   
   的。’”几天之后,蒋经国发表了一个公开声明,谴责他的父亲蒋介石是他的敌人。这份声
   
   明被塔斯社译为多种文字广泛散发,全文如下:
   
   “蒋介石的叛变并不使人感到意外。当他滔滔不绝地谈论革命时,他已经逐渐开始背叛
   
   革命,切望与张作霖和孙传芳妥协。蒋介石已经结束了他的革命生涯。作为一个革命者,他
   
   死了。他已走向反革命并且是中国工人大众的敌人。蒋介石曾经是我的父亲和革命的朋友。
   
   他已经走向反革命阵营,现在他是我的敌人了。”
   
   他在中山大学学生集会上的演说和他所写的谴责他父亲的声明,可能是他年轻和受压处
   
   境下的产物。然而这一抛弃他父亲的行为却使他受到中山大学学生和俄国人民的尊敬。这个
   
   声明发表后,我们无论走到哪,都碰到人们以极大的关注问我们:“蒋介石的儿子在哪
   
   儿?”一夜之间,他成了一个有名的大红人,而倒霉的是我们没有一个像蒋介石那样的父
   
   亲。“四·一二”政变后,我们的地位一落千丈了。不仅不再有俄国姑娘们向我们卖弄风
   
   情,而且我们到处都受到俄国人的轻蔑。俄国人不光指着我们喊“张作霖”,而且还给了我
   
   们一个新头衔:“蒋介石”。不久以前,他还被当作中国的民族英雄和革命家来赞美,而现
   
   在则被贬低到和张作霖一样的反革命军阀。我记得很清楚,莫斯科五一节筹备委员会原来准
   
   备在莫斯科五一游行队伍中,陈列一个大型的蒋介石模拟像,以向蒋介石表示敬意。中山大
   
   学为了庆祝五一节也给制了一个齐身的蒋介石的大画像。可是一接到“四·一二”政变的消
   
   息后,局势的突变使俄国人和中山大学学生真是像发了疯一样,立即把蒋介石的模拟像和画
   
   像全都烧毁。
   
   经过这一切事态发展后,我认为中山大学学生很少有人感到中国革命的道路非依赖共产
   
   国际和苏联领袖们的英明领导不可了。斯大林和布哈林在我们许多人心目中的威望一落千
   
   丈。这种局面当然为对托洛茨基寄予同情的学生和教员改善了处境。他们可以提出托洛茨基
   
   的立场来批评斯大林和共产国际,只有忠于国际派的强硬核心还敢于出来同他们辩论。这
   
   样,在这个问题上,托洛茨基主义在中山大学获得了最初的冲劲,当时在推进托洛茨基事业
   
   的人当中,就有蒋经国。他经常在演讲台上露面,常常带着一堆书,从中引证来支持托洛茨
   
   基的立场。在这种会议上,每个演讲者只准讲五分钟。小蒋讲话好比机关枪,飞快地翻书,
   
   找到和宣读针对问题的适当引文,然后再讲,再找下一段引文。他是个出色的有条理的演讲
   
   者,能最大限度地使用分配给他的时间。同时,他写了许多有力量的短文,张贴在学校的布
   
   告栏里。
   
   我们将在后几章讨论中山大学托派的命运。在这里,我想先说一点。蒋经国并没有因为
   
   他公开拥护托洛茨基而受到惩罚,尽管有些比他讲得不那么露骨的人,尚且受到了粗暴的对
   
   待。相反,他反被从中山大学送去列宁格勒的一所军政学院学习。那时我们有些人猜想,苏
   
   联当局这样做是出于原谅他年轻,政治上偶尔疏忽。后来我才领会到,斯大林很可能是想把
   
   蒋经国抓到手里,当成将来同蒋介石可能谈判时的筹码。也可能是,斯大林仅仅是指望通过
   
   蒋经园来同孩子的父亲保持某种联系,以便一旦有事将来可以加以利用。在抗日战争中及战
   
   后一小段时间,实际上后一个考虑确实就是那么一回事,不过这不是本书在这里要谈的事
   
   了。
   
   不管怎样,中山大学有许多在这一艰难的时期转而同情托洛茨基立场的学生,最后都成
   
   了托络茨基反对派的正式成员。但对于我们这一伙人来说,尽管我们的信心受到了痛苦的考
   
   验,我们还是忠于共产国际的领导,希望国际和俄国的领袖们确实从他们的错误中得到教
   
   益,在估量中国革命的要求和发展方面更加成熟老练。
   
   一九二七年“四·一二”政变,标志着现代中国历史的一个转折点。从那一天起,国民
   
   党的政策重新回到了一九二四年一月国民党改组前的那种状态。孙中山的联俄、联共、抉助
   
   农工三大政策突然中断执行。同样也从这一天开始,形势迫使中国共产党人清算陈独秀的软
   
   弱路线领导,奉行武装斗争的强硬路线。一九二七年四月十二日后,共产党人在上海和其它
   
   大城市所遭受的一系列长达数年的失败,成为中共转变政策的决定因素,从以组织城市工人
   
   为主要任务转为在农村进行武装土地革命。他们形成了先占广大农村再逐个吃掉城市的军事
   
   战略。过了好久,正是这一战略,他们坚持应在全世界推行,以取得世界革命的胜利。
   
   (摘自《莫斯和中山大学和中国革命》一书,文题是编者加的。)
   
   附录二 覃异之:我所认识的蒋经国
   
   本文关于蒋经国在赣南部分,主要是根据李以劻先生所提供的亲身见闻及曹云霞女士的
   
   赣南回忆录;关于蒋经国和表扬军部分,以笔者亲身见闻为主;关于抗战胜利后蒋经国在上
   
   海、南京的情况,以笔者当时直接所了解到的为主;关于蒋经国的早所和在苏联的情况,是
   
   根据所搜集到的资料写成的。本文中错误和遗漏之处,希望知者予以指正和补充。
   
   一 蒋经国的早所经历
   
   蒋经国于一九一○年三月十八日出生于浙江奉化溪口镇。六岁时入溪口镇武岭学校从塾
   
   师顾清廉、王欧声受启蒙教育,读了六所的四书五经。据顾清廉的评价,他“天资虽不甚
   
   高,然颇好通读”(见毛思诚《民国十五所前的蒋介石先生》)。一九二一年夏,蒋介石把
   
   经国接到上海,托塾师王欧声、姑丈竺芝珊监护,王还在课外为经国补习国文。一九二二
   
   所,先入万竹小学高年级,后转入浦东中学。一九二五所五月三十日,上海发生了“五卅”
   
   惨案,反帝怒潮高涨,蒋经国曾因积极投入这个运动而被学校当局以“行为越轨”的罪名开
   
   除学籍。当时进步学生都以赴苏联留学为荣,蒋经国征得他父亲的同意,赴北平入吴稚晖所
   
   办的“海外补习学校”学习俄文(见《吴稚晖年谱》)。蒋经国到北平才数月,又因参加反
   
   对北洋政府的示威游行,被北平警察局关押两周,获释后便于一九二五年八月到广州黄埔探
   
   亲(见毛思诚《民国十五年前的蒋介石先生》)。当时黄埔军校正派一批学生赴苏留学,蒋
   
   经国参加这批留苏学生的行列,于一九二五年十月由广州乘苏联轮船经海参崴转西伯利亚铁
   
   路前往莫斯科。
   
   蒋经国进入莫斯科孙逸仙大学不久,于一九二五年十二月加入共产党。一九二七年秋,
   
   进入列宁格勒托玛卡红军军政学校。毕业后,于一九三○年夏要求回国,被拒绝;申请分发
   
   红军中工作,又遭到否决。后来苏联把蒋经国的安排交给第三国际中共的代表处理。中共代
   
   表派他到列宁大学(即原来的孙逸仙大学)担任中国学生的辅导员,曾奉命率领学生到外高
   
   加索、乌克兰等地参观旅行。回到莫斯科后,因重病入院治疗。据《蒋经国在苏联》记载,
   
   蒋经国因受家庭出身及当时左倾路线的影响,一九三一年二月被派到“狄拿马”电汽工厂做
   
   学徒,后又被下放到莫斯科附近的石可夫农村劳动,因表现较好,曾被选为村苏维埃副主
   
   席。一九三三年一月调到埃尔他金矿场主编《工人日报》。同年十月调到斯夫洛斯克“乌拉
   
   重型机械厂”任副厂长。一九三四年与铁路工人的女儿(孤儿)乌拉厂的女工费纳结婚。一
   
   九三六年一月,共产国际中共负责人召蒋经国到莫斯科,要他发表谴责蒋介石的公开信。该
   
   信发表于《真理报》,《纽约时报》曾于一九三六年四月二十九日刊其摘要(原文收入波多
   
   野墘一著《中国共产党史》)。
   
   一九三六年西安事变后,蒋介石被迫接受中共提出的“停止内成、一致抗日”的主张,
   
   国共两党开始第二次合作。蒋介石一再向苏联提出,要蒋经国回国,终于得到苏方的同意。
   
   一九三七年三月,蒋经国携妻及一子一女回到上海。
   
   蒋经国回国后,即到杭州谒见蒋介石,蒋介石给他的俄国媳妇取名“蒋方良”,给孙女
   
   取名孝章,孙儿取名孝文。这时张学良以“读书”名义被软禁在奉化溪口镇的雪窦寺,蒋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