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蒋经国日记(14)]
拈花时评
·蒋中正文集(84)
·蒋中正文集(85)
·蒋中正文集(86)
·蒋中正文集(8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8)
·蒋中正文集(89)
·蒋中正文集(90)
·蒋中正文集(91)
·蒋中正文集(92)
·蒋中正文集(93)
·蒋中正文集(94)
·蒋中正文集(95)
·拈花一周微(上周)
·拈花一周微(本周)
·蒋中正文集(96)
·谁是造谣者-拈花蒙冤记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97)
·蒋中正文集(98)
·蒋中正文集(99)
·蒋中正文集(100)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1)
·蒋中正文集(102)
·蒋中正文集(10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4)
·蒋中正文集(105)
·蒋中正文集(106)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7)
·蒋中正文集(108)
·蒋中正文集(109)
·蒋中正文集(110)
·蒋中正文集(11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2)
·蒋中正文集(113)
·蒋中正文集(114)
·蒋中正文集(11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6)
·蒋中正文集(117)
·声援失去自由的维权律师-唐吉田
·营救失去自由的人权律师-唐吉田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8)
·蒋中正文集(119)
·蒋中正文集(120)
·蒋中正文集(12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2)
·蒋中正文集(123)
·蒋中正文集(124)
·蒋中正文集(12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6)
·蒋中正文集(12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8)
·蒋中正文集(129)
·蒋中正文集(130)
·蒋中正文集(13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32)
·蒋中正文集(133)
·蒋中正文集(134)
·蒋中正文集(13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36)
·蒋中正文集(137)
·蒋中正文集(138)
·蒋中正文集(13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0)
·蒋中正文集(141)
·蒋中正文集(142)
·自由亚洲电台对我的采访和报道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3)
·蒋中正文集(144)
·蒋中正文集(145)
·各地媒体对我案件的报道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6)
·蒋中正文集(147)
·蒋中正文集(148)
·蒋中正文集(14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0)
·蒋中正文集(151)
·蒋中正文集(152)
·蒋中正文集(153)
·蒋中正文集(15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5)
·蒋中正文集(156)
·蒋中正文集(15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8)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蒋经国日记(14)

人情反复 世路崎岖
   
     十月一日
   
     共党本日在北平成立伪政府,毛浑东竟效儿皇帝刘豫之所为,不顾一切,傀儡登场,此

   
     诚中华民族数千年历史之奇耻大辱。
   
     二日
   
     昨日奉命自广州飞往香港,访俞鸿钧先生,今日即返广州。
   
     今日为共党的政权成立之第二日,俄帝即宣布正式承认,并自广州召回其外交代表。父
   
     亲认为:“俄帝之承认共党伪政权,实乃既定之事,且为必有之事;而其所以如此急速,盖
   
     以我在联大控俄案通过,彼乃不能不出此一着,以作报复之行动耳。今后俄帝必与共党订立
   
     军事同盟,助共党建立空军与海军,则我为势更劣,处境更艰,此为最大之顾虑。”
   
     汤恩伯总司令由厦门来电,以李宗仁反对其任闽省主席之声明,使其丧失威信,无法指
   
     挥部属,故不能再驻厦门作战,“决自今日远行”云云。词极愤懑。父亲甚表同情,且以汤
   
     总司令正在与当面共军拼命作战之时,亦不可走马换将,应即设法劝慰,俾得继续作战。
   
     三日
   
     俄国通知我驻俄大使馆,与我中央政府绝交。其外交阴谋及狰狞面目,业已全部暴露于
   
     世人之前。我政府外交部亦于本日正式声明“对俄断绝邦交”,并呼吁联合国,应充分注意
   
     俄帝侵略我国,威胁远东之行为。美国国务院亦于同日宣布:“继续承认中华民国政府。”
   
     父亲今晨六时乘机离开广州,上午十时安抵台北。抵台后不及半小时,强烈的台风即已
   
     登岸,而飞机未发生任何意外,亦幸事也。
   
     五日
   
     我外交部本日又发表声明,与俄帝附庸之波兰,捷克两国断绝邦交。到此,敌我双方壁
   
     垒森严,即妄人亦不再作“和谈”之迷梦矣。
   
     昨日过分疲劳,终夜酣睡,直到天明。今晨七时起床,即驾车上草山。
   
     六日
   
     今日为中秋佳节,如果是太平盛世,人们必在家园共享天伦之乐。今则世乱时危,已无
   
     这等清福。母亲在美从事国民外交,尚未返国,我乃携同妻子乘车前往基隆,上华联轮陪父
   
     过节。下午二时启碇,我亦抛妻儿,独自随父去厦。父亲此行目的在解决汤恩伯将军之任命
   
     问题,予以劝慰,并部署闽厦军事也。夜间在般上赏月,想起父亲身为全民领袖,如此仆仆
   
     风尘,席不暇暖,食不甘味,重要节日亦不能在家稍息,而一般人尚在醉生梦死,争权夺
   
     利,良可叹也。
   
     七日
   
     韶关又告失守,白崇禧所部已全部向广西撤退。今日风浪极大,上午十时三十分,船抵
   
     厦门。在港口即闻大陆炮声隆隆作响,此地与共军相隔不及九千米,父亲身系国家安危,竟
   
     如此冒险犯难,亦无非为国家尽最后之心力耳。下午四时登陆,父亲即在汤恩伯总司令寓所
   
     召集团长以上人员加以慰勉,并会见当地绅老。八时后回船,与汤总司令话别,再予以劝慰
   
     鼓励,并切嘱其在厦门击退来犯之共军,巩固金、厦,为公私争气,再言其他也。
   
     八日
   
     今日上午八时,华联轮抵达马公。九时,随父改乘飞机,十时十分抵达台北,父亲忽接
   
     洪兰友先生电称:“广州危急,李宗仁有‘知难而退’之意。”又接顾总长墨三电称:“粤
   
     省西北与湘、黔军事,已趋劣势;请毅然复任总统,长驻西南”云云。父亲对此尚无表示。
   
     九日
   
     奉命迎于右任、吴礼卿二先生来台北。
   
     整个西北陷入共军手后,毛昭宇等六人在宁夏被共军扣押,迫飞北平附共。不料毛等忠
   
     贞不屈,竟在起飞之顷,设计反击共军之监视人员,夺机飞来台北。此亦反共抗俄战争中之
   
     一英勇事迹也。
   
     父亲以其忠勇可嘉,于上午十时特予召见,面加奖励。
   
     下午吴礼卿先生来见父亲,报告与李宗仁谈话经过,李希望父亲“复位”。吴先生亦以
   
     为一旦广州失守,政府迁渝,情势更为混乱,父亲倘不复出,将使国家前途陷于不可收拾之
   
     境云。
   
     十日
   
     本日为双十节,父亲发表告全国同胞书,揭橥反共抗俄国策,斥责共党伪政权系俄帝一
   
     手导演,志在灭亡我国;并指示全体军民救亡图存,公理正义必胜强权。
   
     十一日
   
     华北、西北、西南各重要地区相继失陷;海南与舟山两地,已成孤立无援地带。今后对
   
     此两地之运输补给困难尚在其次,而“以寡敌众”的形势,恐终将为共军所蚕食也。
   
     今日接获报告称:“舟山之六横、虾峙各岛业已放弃,金塘亦因之失陷。”父亲不得不
   
     亲自前往该地视察。下午一时四十五分飞往定海,我亦随行。
   
     此为我本年内来定海的第四次。此间情形是一次比一次差,今则共军已占金塘岛,定海
   
     大门敞开,形势益见危急矣。
   
     十二日
   
     政府宣布本日自广州迁重庆办公。
   
     上午六时半,我乘B-25机至金塘、大榭、梅山诸岛,穿山半岛,镇海与宁波上空观
   
     察。
   
     父亲于上午十时召见桂永清、石觉、周萼等海陆空军将领会谈,研究防卫定海,收复金
   
     塘、六横岛之计划。
   
     十三日
   
     大嶝岛为共军所占,金门方面大受威胁。李宗仁于本日离穗飞桂,广州即于此时失守。
   
     父亲对广州之保卫战,真空费一番心血了!
   
     上午九时,父亲乘车出定海西门,复步行二三里,至天童山麓。沿途视察驻军阵地,一
   
     连一排的走至敦头营部,又约有十余里矣。
   
     十四日
   
     上午,父亲乘机由定海起飞,十二时二十分安抵台北。父亲此次定海之行,对于情报工
   
     作人员多能奋斗不懈,空军亦能尽职作战,甚觉欣慰。李宗仁本日由桂林飞抵重庆。
   
     十六日
   
     中共与苏俄双方订立“哈尔滨协定”与“莫斯科协定”,规定共党之军事、经济均受俄
   
     帝控制,毛泽东之“一面倒”的卖国政策已经进一步地实行。
   
     晨间接获报告,谓共军已多方面袭击厦门,且已有部份登陆。晚间复接厦门情势混乱之
   
     报告,但又称“共军已有撤退之迹象”。或亦战况激烈,屡进屡退,乃有此纷歧之战报欤?
   
     结果国军终于主动撤离厦门,退守金门。
   
     上午九时,革命实践研究院举行第一期开学典礼,父亲亲往主持,并作一小时之训话。
   
     父亲着手研拟党政军制度纪律之建立,并制定经济、社会、教育等政策与其实施方案。
   
     父亲认为:“军事教育应着重下列三点:(一)军队战胜之基本条件在以主义与信仰为军人
   
     之灵魂;以纪律、组织、理论与学术为精神;以主管长官与党员(忠实)为骨干;以政工与
   
     党部为核心(负责与示范)。(二)战争目的:为谁而战?为维护民众自由,保卫国家独立
   
     而战;为实行三民主义,扫除革命障碍,提高人民生活,减租减息,反对剥削,反对专制压
   
     迫,反对侵略,反对汉奸而战;为平均地权,耕者有其田,实现民生主义而战。(三)军队
   
     生活方式:官兵一体,生活一致,经理、人事公开,一切都是从人民及国家民族利益着想。
   
     十八日
   
     上午十一时,父亲与张晓峰先生谈及出处问题,旋即召集中央设计委员会议,研讨“复
   
     行视事”问题之利弊。父亲认为:“个人的出处事小,国家的存亡事大,此时应研究,应该
   
     不应该再起,不能问再起后之利害得失,只要对人民军队与国家有再起之必要,即不必研究
   
     外交或其他关系问题,一切只有自立、自强,始能获得外援,倘自己内部无可救药,即有外
   
     援,亦无能为力。”
   
     大多数皆主张父亲“复行视事”。晚间,父亲又约党国元老丁惟汾、于右任、吴礼卿诸
   
     先生商讨此项问题,佥认必须李宗仁出于至诚,自动退职,再行“复位”。
   
     二十二日
   
     金门岛离大陆共军阵地,不过一衣带水,国军退守此地之后,父亲以其对军事和政治均
   
     具极大意义,必须防守。因于午间急电驻守该阵地作战之汤恩伯将军,告以“金门不能再
   
     失,必须就地督战,负责尽职,不能请辞易将”。此所谓“置之死地而后生也”。
   
     卢汉今日再请辞职,父亲即复电勉以道义。但此人反复无常,朝秦暮楚,态度变幻莫
   
     测,恐收效甚微,亦姑尽人事而已。
   
     二十六日
   
     今晨,接汤恩伯总司令电话报告称:“金门登陆之共军已大部肃清,并俘获共方高级军
   
     官多人。”我于本日奉命自台北飞往金门慰劳将士,十一时半到达金门上空,俯瞰全岛,触
   
     目凄凉。降落后,乘吉普车迳赴汤恩伯总司令部,沿途都是伤兵、俘虏和搬运东西的士兵。
   
     复至最前线,在炮火中慰问官兵,遍地尸体,血肉模糊。看他们在极艰苦的环境中英勇作
   
     战,极受感动。离开前线时,我军正肃清最后一股残匪。下午四时,飞离金门,但脑中已留
   
     下极深刻的战场印象。到达台北,已万家灯火矣。
   
     金门登陆共军之歼灭,为年来之第一次大胜利,此真转败为胜,反攻复国之“转折点”
   
     也。甚愿上帝佑我中华,使我政府从此重振旗鼓,得以转危为安,转祸为福,幸甚幸甚。
   
     二十七日
   
     父亲上午召见桂永清总司令,说明海军之急务与海南岛榆林港根据地之重要性。并着将
   
     刘安棋部队由粤之阳江运驻定海之进山及海南岛方面。旋得不幸的消息,刘安棋部已在阳江
   
     失败,致调动计划完全落空。
   
     三十一日
   
     父亲决定以陈辞修先生代理革命实践研究院的院长职务,责成专门为国家造就人才,以
   
     应反共复国之需要,完成国民革命未竟之大业。
   
     本日为父亲六十三岁华诞,晨起拜寿。九时随父由草山乘车出发,经新店坪林而达宜兰
   
     县境,在礁溪午餐。下午四时由礁溪乘火车返抵台北。夜间,父亲在日记中曾作自省云:
   
     “本日为余六十三岁初度生日,过去之一年,实为平生所未有最黑暗、最悲惨之一年。惟自
   
     问一片虔诚,对上帝、对国家、对人民之热情赤诚,始终如一,有加无已,自信必能护卫上
   
     帝教令,以完成其所赋予之使命耳。”又作“六三自箴”曰:
   
     “虚度六三,受耻招败,毋恼毋怒,莫矜莫慢。
   
     “不愧不怍,自足自反,小子何幸,独蒙神爱。
   
     “惟危惟艰,自警自觉,复兴中华,再造民国。”
   
     父亲救国救民,念兹在兹。其操心之危,虑患之深,虑境之苦,谋国之忠,岂一般人所
   
     能了解于万一乎!
   
   不顾成败 护党卫国
   
     十一月一日
   
     上午,父亲约见陈辞修先生研讨定海防务,共军在浙江沿海一带积极征集轮船、木船,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