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蒋经国日记(13)]
拈花时评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7)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8)
·拈花一周微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19)
·余杰:《中国影帝温家宝》(终)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1)
·拈花一周微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2)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3)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4)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5)
·拈花一周微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6)
·叶永烈-真实的朝鲜(终)
·蒋中正文集(1)
·秦永敏:同城圈子的历史与展望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
·蒋中正文集(2)
·蒋中正文集(2)
·蒋中正文集(3)
·蒋中正文集(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
·蒋中正文集(6)
·蒋中正文集(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
·蒋中正文集(9)
·蒋中正文集(10)
·蒋中正文集(1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
·蒋中正文集(13)
·蒋中正文集(14)
·蒋中正文集(1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
·蒋中正文集(17)
·蒋中正文集(18)
·蒋中正文集(1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0)
·蒋中正文集(21)
·蒋中正文集(22)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3)
·蒋中正文集(24)
·蒋中正文集(25)
·蒋中正文集(26)
·蒋中正文集(26)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7)
·蒋中正文集(28)
·蒋中正文集(28)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9)
·蒋中正文集(30)
·蒋中正文集(3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32)
·蒋中正文集(33)
·蒋中正文集(34)
·蒋中正文集(3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36)
·蒋中正文集(37)
·蒋中正文集(38)
·蒋中正文集(3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0)
·蒋中正文集(41)
·蒋中正文集(42)
·蒋中正文集(4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4)
·蒋中正文集(45)
·蒋中正文集(46)
·蒋中正文集(4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8)
·蒋中正文集(49)
·蒋中正文集(50)
·蒋中正文集(5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2)
·蒋中正文集(53)
·蒋中正文集(5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5)
·蒋中正文集(56)
·蒋中正文集(57)
·蒋中正文集(58)
·蒋中正文集(5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0)
·蒋中正文集(61)
·蒋中正文集(62)
·蒋中正文集(6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4)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蒋经国日记(13)

建立革命 复兴基地
   
     六月一日
   
     今晨在台北拜访吴稚晖老先生后,即登机飞冈山,途中遇大风雨,下午一时抵达。傍晚

   
     随父视察高雄要塞,登寿山岭视察形势,西为左营军港,南为高雄商淮,壮丽雄峻,诚不愧
   
     高雄之称。
   
     二日
   
     中央政治会议一致通过,以阎百川先生继何敬之先生任行政院院长。
   
     今日为端午节,大雨,在高雄要塞度节。想起屈原投江故事,更深国难严重之感矣。
   
     父亲研究台湾整军、防务、军政等问题。
   
     三日
   
     上午,父亲手拟当前政府应取之政策及用人行政方针,计八项,准备与阎院长百川面
   
     商,并约俞鸿钧先生等来见。下午。父亲考虑非常委员会人选及行政院改组时应注意的问
   
     题。台湾改革币制基金已经拨定,父亲认为今后应以台湾防务为第一。
   
     四日
   
     霪雨初晴,精神为之一振,但很快地又感觉到愁苦。连夜多梦,睡眠不安。父亲很想能
   
     扭转危局,但环境如此恶劣,包袱又太重,自然是非常艰苦,而又不能不忍苦奋斗也。
   
     中午和谷正纲、张道藩两先生在高雄小菜场饭摊吃饭,倒觉很有味道。
   
     六日
   
     父亲与黎玉玺司令乘永兴舰由高雄海关码头出港,沿海岸至左营军港及海军总部视察。
   
     再由陆路乘车回高雄。父亲面示:“共产党是决不会成功的,但我们本身能否成功,要看我
   
     们自己的做法。”我聆训之后,深受感动。
   
     九日
   
     昨夜月色澄朗,在住宅前静坐观赏。海天无际,白云苍狗,变幻无常,遥念故乡,深感
   
     流亡之苦。夜中梦见溪口住屋被共军所焚,而先祖母与先母坟墓亦被掘毁,惊呼而醒,不知
   
     是何征兆也。
   
     父亲一再追问组织如何策进,内心非常惶恐。
   
     下午,父亲批示《干部与训练要旨》。
   
     本日青岛国军刘安祺部安全撤抵海南、雷州,毫无损失,昆乃不幸中之大幸。同时国军
   
     关闭上海港口,警告外国船只迅速离沪。
   
     十四日
   
     今日是先祖母忌辰。清晨随父作祷告纪念。十二时卅分,随父自高雄出发,车行约一百
   
     一十公里,三时三十分到达四重溪。此地为恒春之风景区,四面环山,中有温泉,清甘可
   
     饮,更可涤身,周围景物,酷似江南。惟居民尚存日本式生活习惯,未克尽行改变耳。
   
     本日由台湾省政府主席陈辞修先生宣布台湾省币制改革。此为父亲自“引退”以来即苦
   
     心焦虑的稳定货币计划,今得实现,极可纪念。
   
     天气阴暗不定。上午,随父游台湾省最南部之鹅銮鼻,洪兰友先生同行。
   
     近来父亲最关心的事,是进行全国性之人事调查与考核工作,俾便选拔全国各省区的优
   
     秀干部,以达到用人唯才、综核名实和公平合理的地步。今日父亲更拟采取并力行唐代取士
   
     办法,即先以身、言、书、判为选拔之标准,后以德、才、业三者为任用之依据。体貌魁伟
   
     为身,言语清晰为言,笔洁秀美为书,文理密察为判。以此取土,自可达到“天下为公”的
   
     境界。
   
     十五日
   
     晨兴东望,见半天红霞,心境为之一爽。起身入浴后,先在四重溪村中散步,复乘吉普
   
     车到西乡纪念碑参观。闻本地高山族人曾在此抗日甚久,共杀死日人五百七十二名。四顾山
   
     水清奇,并无古战场之遗迹也。
   
     下午,随父返高雄。
   
     十六日
   
     本日为黄埔军校成立二十五周年校庆,亦为总理广州蒙难二十七周年纪念日。父亲回忆
   
     当时环境恶劣,赤手空拳而奋斗,卒获成功;以之观今日失败之余,情境艰危,自有今昔之
   
     感。以今日实力之大,基础之厚,固胜于往昔百倍而有余。但今日仇敌之顽强、恶毒与阴
   
     险,亦非当日军阀及其勾结之帝国王义者所可同日而语。要当以新的精神、新的制度、新的
   
     行动,以迎接新的历史、新的时代、新的生命,奠定新的基础,完成剿共救国的新任务。
   
     上午九时,随父往凤山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参加该校纪念会。父亲训词语多勉励,实具
   
     有重大历史意义。
   
     赣南及福州的军事情况已日渐紧张,共军可能于短期内南犯。我军之颓势已难挽回,无
   
     法阻止共军之进攻。本日李宗仁和阎院长百川联电父亲,坚请莅穗主持大局。李此时对内对
   
     外已深感束手无策了。
   
     十八日
   
     礼卿先生昨来高雄。自十六日李宗仁暨阎院长来电,请求父亲赴穗后,我个人始终觉得
   
     尚非其时,亦非其地。可是父亲仍于本日复李、阎一电,略云:“时局艰难,兄等待颠扶
   
     倾,辛劳倍尝,感佩之余,时用系念,辱承约晤,能不遵行?兹拟于短期内处理琐事完毕,
   
     决定行期,另电奉告。”父亲此时已受李宗仁种种诬蔑攻讦,仍本同舟共济之义,赤诚为
   
     国,个人恩怨,绝然置之度外,无介于怀。
   
     近来台湾地位问题,以及联合国托管的谣言,甚嚣尘上。父亲对此有其坚决的主张与立
   
     场。“英、美恐我不能固守台湾,为共军夺取而入于俄国势力范围,使其南太平洋海岛防线
   
     发生缺口,亟谋由我交还美国管理,而英则在幕后积极怂恿,以间接加强其香港声势。对此
   
     一问题最足顾虑,故对美应有坚决表示,余必死守台湾,确保领土,尽我国民天职,决不能
   
     交归盟国。如彼愿助我力量共同防卫,则不拒绝。”
   
     此时美国国务院内部,已有人主张承认共党,司徒雷登大使由京到沪,且发表其即将回
   
     国,作承认共党之建议,
   
     十九日
   
     今天又是星期日一周、一月、一年好像人生的肘指路碑。目前感觉背着沉重的担子,走
   
     着不尽的长途,愈走愈觉吃力,但只要信心不失,吃一点苦也是不要紧的。
   
     报载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将建议芙国政府承认共党政权,这是何等离奇的事。但平心
   
     静气想来,苦难的日子坯在后头,必须用最大的忍耐,方可撑得下去。
   
     二十日
   
     政府今日宣布,封锁共军控制之沿海各口岸。
   
     父亲接获我驻日本东京代表团来电报告,略称“盟总对于台湾军事颇为顾虑,并有将台
   
     湾由我移交盟国或联合国暂管之拟议”。父亲极为优虑,立即复电,请该团负责人就此事与
   
     麦克阿瑟元帅详谈,并郑重申说我政府之立场与父亲之态度以及对麦帅之期望。并指示谈话
   
     要点如次:
   
     “(一)台湾移归盟国或联合国暂管之拟议,实际上为中国政府无法接受之办法,因为
   
     此种办法,违反中国国民心理,尤与中正本人自开罗会议争回台、澎之一贯努力与立场,根
   
     本相反。
   
     “(二)台湾很可能在短期内成为中国反共力量之新的政治希望,因为台湾迄无共党力
   
     量之渗入,而且其地理的位置,今后“政治防疫’工作亦较易彻底成功。
   
     “(三)美国政府即令单从实际的利害上考虑,亦决不能承认中共政权,因为承认中
   
     共,决不能化中共为狄托,亦不能范围中共的行动。美国于一九四五年曾经抛弃在伦敦之波
   
     兰合法政府,承认苏联所制造控制之波兰政府,其结果只巩固了波共政权,毁灭了波兰反共
   
     力量。此事可为殷鉴。至于中国政府,无论在大陆与海岛,皆有其广大根据地,与中共持久
   
     作战到底,决不会成为类似伦敦波兰政府之流亡政府,余敢断言。
   
     “(四)基于以上考虑,余及中国政府深盼麦帅本其在东亚盟国统帅之立场,以其对于
   
     赤祸与东亚前途之关系,极力主张两事:
   
     “甲、美国政府决不考虑承认中共政权,并应本其领导国际之地位与力量,防阻他国承
   
     认。
   
     “乙、美国政府应采取积极态度,协助中国反共力量,并应协助我政府确保台湾,使成
   
     为一种新的政治希望。”
   
     父亲之如此公忠谋国,我想任何历史家都不能否认的。
   
     二十一日
   
     上午开会,商讨情报机构之统一与重建问题。下午三时三十分,随父离开高雄,四时十
   
     分自冈山起飞,五时二十分安抵桃园,转至大溪。
   
     二十二日
   
     .大溪镇有山有溪,风景与气氛很象家乡溪口,气候也比较凉爽,一夜安睡,精神更觉
   
     愉快。晨起,至溪边公园散步。
   
     二十三日
   
     数日来,父亲曾筹划“顾问会”之组织,因为人事关系不易解决,未能顺利进行。
   
     二十四日
   
     上午九时,随父离大溪,十时到台北,参加东南区军事会议。今日迁居草山。
   
     下午,父亲访吴稚晕先生。彼虽八六高龄,而谈吐自若,对政治、经济、外交等等之观
   
     察研究。皆能深入毫芒,决非任何人所可及,而其诙谐取譬,尤能引人入胜,敬仰无已。见
   
     稚老后,父亲决定“总裁办公室”之设置。
   
     二十五
   
     郑成功十九岁时,即下决心从军创业,二十四岁已能率领大军,从闽、浙海岸攻至南京
   
     附近。后虽败退厦门,但对明室效忠之心,并不稍衰,后于清顺抬十六年(一六六一年)率
   
     水师克复台湾,时仅三十八岁。翌年病殁于安平。论其丰功伟业,赤胆忠心,诚中华民族之
   
     英雄也。
   
     父亲准备“总裁办公室”之备案与成立,以及各组组长与设计委员之派定,并亲自研究
   
     毛泽东之《中国革命的战略问题》。一面研拟整党方案,一面研究统一战略思想,忠党爱
   
     国,竭心尽力,可谓无微不至矣。
   
     自本月二十日我政府宣布封锁共军占领区备港口后,不久英国商船“安其色斯”号,即
   
     被我空军轰炸。英报并宣传我海军在吴淞口外布雷消悬,共军及中外船舶皆不敢出入黄浦江
   
     口。本日我海军在上海口外,炮阻埃及货船行驶,检查后放行,各国均表惊异。但美国政府
   
     对于我封锁各港口命令,却表示不加反对。其西太平洋舰队司令且示好意与协助。由此可知
   
     美国政府并无承认共党之征候。但李宗仁之私人代责甘介侯,却在美国公然对父亲多方诽
   
     谤,并罗致一切不满份子,从事所谓“反蒋”工作,以破坏美国对我政府之支援。
   
     二十六日
   
     李宗仁暨阎百川院长又于本日来电,催请父亲赴穗。本党立法委员一百八十余人亦自广
   
     州联名函请父亲即日前往主持危上午九时三十分,随父自草山至台北市介寿馆,出席总理纪
   
     念周。父亲即席说明过去九次革命失败之经过与原因,并坚定地指出:“此次大难关必将打
   
     破,定能转危为安。”防者莫不动容。
   
     二十七
   
     四川省王方舟主席前来草山,向父亲报告四川近情,谓熊克武等以中间路线之姿态,作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