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棋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江棋生文集]->[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四]
江棋生文集
·中国社会正在自我解放
·一封给友人的信
·拒绝谎言:灵魂的生存权
· 我看一国两制与中国统一
·天怒有余 民魂不足
·致联合国人权工作小组的公开信
·江棋生访谈录
·善待中国的母亲河——长江
·公民运动:通往自由之路
·五四前夕读报随想
·就科索沃问题我说三个不
·江泽民的新衣
·聊 说 十 六 大
·神州之大缘何容不下一个鲁迅?
·我的心路历程(一)
·我的心路历程(二)
·我的心路历程(三)
·我的心路历程(四)
·一幅老照片
·给何频、高文谦先生的信
·公民意识、公民行动与中性互动
·呼唤良知 打破沉默
·人权、特权与分权
·蒋医生,我在等你的电话
·悲情悼紫阳
·一次迟到的吊唁
·从官方拒不批毛说开去
·给伯恩斯坦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和台湾同胞说个事
·怀念耀邦 拥抱自由
·痛悼宾雁先生
·猴年马月搞普选
·汲取文革教训 不容践踏人权
·人自重 人重之
·就林牧先生猝然逝世发出的唁电
·林老与三份历史性文件
·与林牧、马晓明和汤致平在大雁塔下的合影
·大雁塔见证了一段难忘的经历
·岁末读书随想
·为邬书林一辩
·再评温家宝的《同文学艺术家谈心》
·法国记者并没有误解温家宝
·一个老三届人的春日感怀
·拒绝遗忘:我与六四抗暴者的二三事
·回首,为了重新出发
·关注六四抗暴者
·一国良制 人间正道
·与“左派”过招,和谢老商榷
·评点历史唯物主义
·老包,一路走好
·包遵信葬礼缺席者声明
·周钰樵先生的这段话与事实不符
·我的一点人生感悟----《一生说真话》——江棋生文集
·一吐为快迎新年
·让奥运宗旨长驻中国
·庸医马克思
·写在“两会”前夕
·简评温家宝答记者问
·左得出奇的青岛二中校方
·黄金72小时中的痛上加痛
·我与天安门母亲共命运
·六四夜,我们抗议警方对刘晓波先生施暴
·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改变自己的活法
·让我们践行索尔仁尼琴的主张
·说说故乡先贤翁同龢
·谎者阿扁 挥刀自宫
·坚毅前行是对晓波最好的声援
·有一些事情永远历历在目
·狱中“互联网”
·牢是可以这么坐的
·说两件我与《零八宪章》的事
·我在西城区拘留所
·穿越电子柏林墙
·愚人节后说真故事
·江棋生看“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之花”
·1989年六四镇压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一)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二)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三)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四)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五)
·哈耶克的睿智和马克思的悲剧
·反思历史不能没有假设
·众推墙才倒
·公民之志不可夺也
·晓波受难 我们如何共担责任
·百度一下,出来了什么?
·温家宝钟爱的“让”字经是个好东西吗?
·以公民行为见证和书写历史
·莫少平律师为我作无罪辩护
·让人权洼地隆起来
·米奇尼克,我们的真朋友
·温家宝的深圳讲话值得一读
·我为民主派分分类
·请查阅、下载我的12篇物理学论文
·鲁迅的《立论》绝非妙文
·承诺,不是用来忽悠人的
·有些话还是需要再说说
·立此存照:中国官方公然将“维权”污名化
·人权原则为一切权力设定禁飞区
·师傅永远跟徒弟走?
·说说人的理性失足这件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四


   
   
   
   

   杨伟东:您对恐惧怎么理解?
   
   江棋生:恐惧就是害怕,恐惧也是人的一种正常的心理状态。早期人类不懂打雷闪电是怎么回事,遇到电闪雷鸣,就吓得半死。这不就是恐惧?他弄不明白,弄不明白就害怕,害怕生命受到损害,害怕死,就有一种恐惧。就是说,心里没底就有可能产生恐惧。当然,如今在咱们语境中说恐惧,主要是指政治上的恐惧,祸从口出,让人恐惧,这是最突出的。炒股也有恐惧,我今天买入了,就会害怕股票下跌,跌了,那不就亏了。我们社会的一大特色,非民主社会的一大特色,是普通民众政治上的恐惧感。自由得不到保障,权利得不到保障,人就不能免于恐惧。人权得到保障的社会,说真话就没有恐惧,同人办报就没有恐惧,结社组党就没有恐惧。
   
   杨伟东: 您有过恐惧的感受吗?
   
   江棋生:有。为什么说是有呢?1989年我被关在秦城监狱,出来以后,我一开始写文章也是用笔名,我没有用真名。当时我有点拿不准,假如我用真名说,同样是说这个话,是不是马上又要给抓起来?这不就是一种恐惧吗?慢慢慢慢地,觉得不痛快,用笔名说真话不痛快,能不能再拿点勇气出来,试试看用真名说,爱咋的咋的。不见得当时已经很勇敢,但还是开始用真名说了。最后,你已经踏上这一步了,官方再来威胁你,你再写就要去坐牢,到那个时候,也就认了,你就不想退回去,不想再用笔名说实话了,即便为此坐牢,也认了。勇气是一点一滴增长的,恐惧是一步一步驱除的。
   
   杨伟东: 您怎么理解幸福?
   
   江棋生:我的理解是,一个人按照自己认定的价值观,按照自己选择的生活方式,能够那么做下去,这个人就算是幸福的。不见得是看他拥有物质财富的多少,或者精神财富的多少。有些人不倦追求精神上的东西,最后也许没有收获什么原创的东西,搞科研搞了一辈子,没有得到多少成果,但是只要他认为,追求的过程就很值,他就是幸福的;他认为不值,太没意义,就不会幸福。当然,企业家就不一样,他赚得多,就值。今年这个企业日子好过,他就觉得幸福。这完全能理解,因为他觉得他干了一年,没有白干,很值;这个过程他干了一辈子,是成功的,他觉得很值。所以说,什么叫值什么叫不值,不同的价值观给出不同的答案。但是要说幸福,一定是个人觉得自己的活法是可取的,值得的;愈可取,愈值,他的幸福感就愈强。
   
   杨伟东: 您现在生活幸福吗?
   
   江棋生:幸福。为什么幸福?我面对这么一种不合理的社会制度,我能够跟它叫板,同时能够相对从容、淡定地过日子,我觉得我活得很值,很值。我不是在等,等到那一天,一个大陆的“蒋经国”出来了,制度变好了,我舒服了;而在这之前,我别扭,我憋屈,我郁闷了几十年,我觉得这个活法不值,不值。我有付出,我付出是高了一点,但不是光付出,在这个付出的过程中,我很实惠。为什么说实惠?因为我身上每个细胞都是自由的,我每天都很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没有多大的纠结,没有负疚感,这很舒服,很舒服。
   
   杨伟东: 2009年第5版《现代汉语词典》对历史的解释是:历史是自然界和人类社会的发展过程。请您谈谈历史的作用。
   
   江棋生:历史的作用,我想起码有两条。一个是客观上的作用,由于先前的历史是这么过来的,后人接着走,就面临一个路径选择的问题。可供后人的选择,就在这么一个客观限定的范围之内,这是历史必然造成的一种限定,你不太可能超出历史造成的客观条件,去另行开辟新的路径。第二个历史的作用,是从主观上看,假如我提醒自己,我愿意以史为鉴,去借鉴历史,吸取点经验教训,参照参照,感悟感悟,把自己的路走得好些,这里历史就起了作用。有很多人不愿意这么做,活到哪是哪,历史我根本不关心,用不着费这种心思,按照限定的条件,按照常识生活,就行。那么我想,历史的作用就是有两条,一条是客观上来说,你意识到也好,没意识到也好,历史决定了你的选项。第二,你再主动地去以史为鉴,发挥历史的作用。当然,以史为鉴必须具备一条,就是敬畏历史。因为不在乎历史的人,他可以坏事干尽,死后哪怕洪水滔天都无所谓。很多人为什么在乎呢?因为做过的事,要上书的,历史会记一笔的,你胡来,那不行。这样他会有一种自律的精神,尤其是像我这种无神论者,只能靠敬畏历史来自律。有神论者信上帝或真主,上帝天天看着他,上帝管着他,他会自律。从根本上说,历史比较老实和无情。有些事官方可以瞒你一百年,一百年以上就不好瞒了。像朝鲜战争,说是南朝鲜发动的,瞒了几十年,瞒不住了,那是北朝鲜发动的么。说抗日战争是共产党打的,国民党一枪没放,瞒了几十年,也瞒不住了。历史它有这个好,比较公正,什么事瞒到一百年以上,我估计都瞒不住,留下来的,还比较真。
   
   杨伟东: 电影评论家罗艺军在接受我们的采访时说,真实的历史是相对的,历史常常是由胜利者来书写,如果这段历史对其有利,就会写得很清晰,如果不利,就会写得很模糊。如果是这样,真实的历史往往很残酷,甚至是血淋淋的。您认为这个理解对吗?
   
   江棋生:胜利者书写的历史,不完全是真实的历史,必定是这样。你败了,你还有什么资格写史呢?官史是一家之言,由胜利者书写,很难做到客观公正。但是,话要说回来,即便是官史,也有司马迁,也有董狐,是不是?总归还是写了瞎话、假话,站不住;太假、太瞎,还是不行。官史必然对真相有扭曲,但是事后会有澄清,有纠正。当然首先要看到,历来只有打胜的人有资格写。不过,现在时代不同了,有了互联网,没这回事了;有了互联网,官方垄断历史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野史、民间史能够真正挑战官史、向官史叫板了。没有互联网,老百姓干瞪眼,只能口口相传,且容易被官史误导。现在,胜利者和统治者该挠头了,普通民众可以写史,有良知的体制内的历史学家可以写史,持不同政见者更可以写史,胜利者和统治者书写历史的特权,已经难以为继了。
   
   杨伟东: 经济学家吴稼祥先生在接受我们的采访时说,专制主义国家是没有历史的,也没有真正的当代史。您怎么看这句话?
   
   江棋生:没有真正的当代史,我赞成;没有历史,我不赞成。专制主义国家中,被统治者再愚昧,内心必然有良知的成份。在毛泽东的极权时代,老百姓够愚昧的。老百姓愚昧,为什么呢?没有真实的信息,人就犯傻,提供给你的,就是一种东西,你不愚昧不成。但即便在那样的时代,也不能说老百姓没有良知,全是统治者的玩物,不能以自己的方式书写历史。我有一段亲身经历,1966年文化大革命起来以后,我在学校里跟文化革命工作组意见不一样,我坚持己见,工作组就把我打成小右派。坚持什么己见呢?工作组的意见是,你们这个中学校长就是反党反社会主义分子,毛泽东把干部分成四类,他就是第四类,坏人。我的看法呢?我说他是第三类,是犯了严重错误的干部。工作组说你不能这么看,你肯定是要跟我们一致的。我说我做不到,我眼里看出来只有这个,你再拿材料出来,否则我变不了。找我谈了三次,就不找我了,我成了小右派。那年秋天下乡劳动,班上就交待农民,说对这个学生得盯着点,他思想反动。开始我并不知道他们扎针的事,我照例按我的本色行事,踏实干活。几天以后,农民都跟我交了朋友,把他们怎么扎针的都告诉我了,并且还明目张胆地对扎针的人翻白眼。应当说,专制国家中被统治者是存有良知的,并以他们的行为书写着真正的历史;此外,统治者中间有些良知的人,也会以他们的方式书写历史。所以总体上说,统治者有办法不让有真正的当代史,成文的当代史,但不让有历史,他们肯定做不到。这个朝代写上个朝代,顾忌就比较少,真的东西要写上去,恐怕挡不住。写上去,历史就有了,即便带着太多的缺陷和遗憾。
   
   杨伟东: 有一句话,反思是智慧的开始。您能谈谈反思与忏悔的区别吗?
   
   江棋生:反思是人类理性的一门基本功,是对先前言行的审视和省察。而忏悔乃是反思以后的一种表现。反思有可能会促成醒悟,有可能会产生激励,也有可能会导致忏悔,等等。它会导致多种不同的结果,忏悔只是反思以后的一种结果。可以说,没有人不反思。普通的人,炒股买错卖错了,他会反思。任何人都会反思,今天这个菜卖得不好,今天被饭馆宰了一刀,都会有反思,只是深度不一样,内涵不一样而已。我这里要加一句话,很多人都说历史没有如果,这话不错,但我要强调说:反思历史不能没有如果,没有如果就没有反思。
   
   杨伟东: 冒昧地问一下,您有过忏悔的经历吗?
   
   江棋生:应该说没有。我对忏悔是这么看的,如果我做了良心有亏的事,我就要忏悔。我说过错话,做过错事,但是还没有觉得良心有亏。上个世纪60年代,我曾当过红卫兵,瞎批判老师,骂他们牛鬼蛇神,这个的确是做错了,但是我不是觉得太亏良心,因为不是昧着良心去做的。当时是把它作为正义的事情去做的。我当时还坚持不能打老师,我觉得打人没道理,批人有道理。但是,这个有道理也够呛,因为你剥夺了他的辩护权。按我的想法,如果你昧着良心去做了事,就该忏悔;当然,说了错话、做了错事,要认错。(在接受采访之后,我查了一下“忏悔”的释义,它是:认识了自己的错误或罪过而感到痛心,并决心悔改。因此,只要是做了错事,即便是没有昧着良心去做的,也应当忏悔。)
   
   杨伟东: 当下应该以怎样的视角去回顾和审视历史?
   
   江棋生:视角很多,你可以从制度的层面,从文化的层面,从社会的层面,从经济的层面,去回顾历史。视角很多,但是我在这里要强调的是,必须直面历史,真实地去面对历史,这样你才能有第二步,真实地去回顾和审视历史。直面历史,我相信民间几乎可以做到了,当然官方还做不到。现在中国的民间,无论是在自己的内心,还是在自己的朋友圈里,在一些半公开的场合,甚至某些公开的场合,面对历史已经百无禁忌了。只有在这样的前提下,才能够不带忽悠地回顾跟梳理历史。怎么回顾历史?人跟人不一样。一般人回顾自己生活的历史,研究历史的人可以回顾当代史、现代史、古代史。能做到直面历史了,回顾就很有意义。乌有之乡的人,对有些历史能直面,对另一些则不想直面。像三年大饥荒时期到底饿死了多少人?他不敢不承认饿死了人,但他利用没有精确的统计数字这一点,跟你搅合耍赖皮,说根本没那么多,哪有三千多万?!他们在极力淡化大饥荒的灾难后果时,忘了南京大屠杀。南京大屠杀死了三十万人,你数出人头来了吗?日本人不也可以拿这个说你,是不是?关键是官方不干这事,不愿意好好统计到底饿死了多少人。官方干这事,现在还完全来得及。《炎黄春秋》上有亲历者写的文章,证据确凿地表明安徽省某某村饿死了多少人。现在还来得及,底子还在,亲历者还在,官方愿意干,就是几个月的事情,究竟非正常死亡了多少人,一个村一个数字加起来,一个乡一个数字加起来,一个县一个数字加起来,一个省一个数字加起来,全国的总数字就出来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