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棋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江棋生文集]->[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二]
江棋生文集
·《和平宪章》之我见
·在清明节的光天化日之下
·诉诸公民意识 争取首要人权
·欲 与 王 山 对 话
·让我们尊重逻辑
·为不稳定性正名
·建 设 性 断 想
·从陈希同下台说起
·中国社会正在自我解放
·一封给友人的信
·拒绝谎言:灵魂的生存权
· 我看一国两制与中国统一
·天怒有余 民魂不足
·致联合国人权工作小组的公开信
·江棋生访谈录
·善待中国的母亲河——长江
·公民运动:通往自由之路
·五四前夕读报随想
·就科索沃问题我说三个不
·江泽民的新衣
·聊 说 十 六 大
·神州之大缘何容不下一个鲁迅?
·我的心路历程(一)
·我的心路历程(二)
·我的心路历程(三)
·我的心路历程(四)
·一幅老照片
·给何频、高文谦先生的信
·公民意识、公民行动与中性互动
·呼唤良知 打破沉默
·人权、特权与分权
·蒋医生,我在等你的电话
·悲情悼紫阳
·一次迟到的吊唁
·从官方拒不批毛说开去
·给伯恩斯坦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和台湾同胞说个事
·怀念耀邦 拥抱自由
·痛悼宾雁先生
·猴年马月搞普选
·汲取文革教训 不容践踏人权
·人自重 人重之
·就林牧先生猝然逝世发出的唁电
·林老与三份历史性文件
·与林牧、马晓明和汤致平在大雁塔下的合影
·大雁塔见证了一段难忘的经历
·岁末读书随想
·为邬书林一辩
·再评温家宝的《同文学艺术家谈心》
·法国记者并没有误解温家宝
·一个老三届人的春日感怀
·拒绝遗忘:我与六四抗暴者的二三事
·回首,为了重新出发
·关注六四抗暴者
·一国良制 人间正道
·与“左派”过招,和谢老商榷
·评点历史唯物主义
·老包,一路走好
·包遵信葬礼缺席者声明
·周钰樵先生的这段话与事实不符
·我的一点人生感悟----《一生说真话》——江棋生文集
·一吐为快迎新年
·让奥运宗旨长驻中国
·庸医马克思
·写在“两会”前夕
·简评温家宝答记者问
·左得出奇的青岛二中校方
·黄金72小时中的痛上加痛
·我与天安门母亲共命运
·六四夜,我们抗议警方对刘晓波先生施暴
·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改变自己的活法
·让我们践行索尔仁尼琴的主张
·说说故乡先贤翁同龢
·谎者阿扁 挥刀自宫
·坚毅前行是对晓波最好的声援
·有一些事情永远历历在目
·狱中“互联网”
·牢是可以这么坐的
·说两件我与《零八宪章》的事
·我在西城区拘留所
·穿越电子柏林墙
·愚人节后说真故事
·江棋生看“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之花”
·1989年六四镇压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一)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二)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三)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四)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五)
·哈耶克的睿智和马克思的悲剧
·反思历史不能没有假设
·众推墙才倒
·公民之志不可夺也
·晓波受难 我们如何共担责任
·百度一下,出来了什么?
·温家宝钟爱的“让”字经是个好东西吗?
·以公民行为见证和书写历史
·莫少平律师为我作无罪辩护
·让人权洼地隆起来
·米奇尼克,我们的真朋友
·温家宝的深圳讲话值得一读
·我为民主派分分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二

杨伟东:我们采访的有些学者谈到宪政问题,您是怎么看的?
   
   江棋生:提宪政,为什么他们要提宪政?就是因为现在不是宪政。宪政就是用宪法对统治者进行规范,对政府权力进行规范、进行约束,把统治者关到铁笼子里头去。你要说现在“宪政”一点儿也没有,似乎也不是,中国的宪法中间也写了几条。但是,宪政有一个不可或缺的标志,那就是三权分立。为什么要有宪政?就是人们对这个公权力不放心。公权力为什么危害大呢?因为权力滥用出自人的本性。那么怎么来监督权力、制约权力呢?民众拥有监督权这是一条,另外,对权力进行分割,谁也不能垄断最高权力,这样就会有效阻遏权力的滥用。这样的宪政,中国不仅显然没有,而且当局还再三声明不搞。现在人家提宪政,我理解是一种策略。宪政民主,说白了就是多党民主,是不是?不让存在反对党,哪有宪政?如果他们今天提多党民主,那当局明天就不干;提宪政,当局不太好意思下手。目前看来,宪政是体制内学者可以提的,还没有看到官方正式对宪政这两个字有明确表态。
   
   我要提一下最近冒出来的宪政社会主义。胡星斗先生还有另外几个人,刻意地说他们的宪政社会主义不要三权分立,避开当局的红线,这个我觉得就过了。没有三权分立就没有宪政,必须权力制衡权力,再加上社会监督权力,两块加起来才有宪政。但是,我从来没有公开批评他们,因为提宪政毕竟当局不舒服,提宪政毕竟会引导人们关注什么是宪政,对吧?我曾当面对胡星斗说:你提宪政社会主义,是两头不讨好。你提宪政,胡锦涛不舒服;你提社会主义,我不高兴。社会主义这个玩意,从马克思开始到现在,已经成了很臭的东西,再怎么挽救、再给它抹粉都没用,你没这个必要了。他说:我在体制内,我要不提社会主义,不好说话。就像《炎黄春秋》也提宪政社会主义,要是提多党民主,明天就会关张。他的苦衷,我理解。你看我从来不公开批评“宪政社会主义”,你来采访我,我就放开说几句。

   
   杨伟东:毛泽东先生在1940年前后曾经写过一些关于宪政的文章,不知道您看过没有?
   
   江棋生:应该说我年轻时候看过,我通读过毛选四卷。我知道毛泽东和共产党的一些表态,包括毛泽东曾经说过要搞美国式民主等等。后来这类表态就被共产党的另一套话语完全冲掉了。什么话语呢?就是列宁的话,我们搞的是无产阶级民主,比资产阶级民主要民主一百万倍。你看,毛泽东他们内心要搞的无产阶级民主,那可是好得不得了,而美国人那种民主,不就成狗屁了吗?一百万倍!开玩笑,那资产阶级民主不是可以完全舍弃了吗?不过,我要说句实事求是的话,当时在反蒋的时候,共产党内的确有一部分人真心向往西方式的那种真正的人类民主;但是作为毛泽东,作为毛泽东这个人,作为以毛泽东为代表的共产党的主流,实际上是铁了心的,是要按照马列的那一套办的,那是他们的主心骨。美言西方多党民主是为了反蒋,为了争取民心,这对于夺权来说是一个很好的策略,但并不是内心真正要做的,这已是无可争辩的事实。不是想做却被美国漠视和拒绝,没办法才一边倒,倒向苏联的。不是那么回事。
   
   杨伟东:您觉得1949年的政治协商会议和现在的政协会议有区别吗?
   
   江棋生:我感觉应该有区别。那个时候要倒蒋,为了倒蒋共产党做过一些公开的承诺,要搞一个政治协商会议,要搞得跟蒋不一样,表明共产党是有胸怀的,是要搞联合政府的。所以那个时候的政治协商会议,处在这个诺言刚说出来还没有凉,写出的字墨迹还没干的时候,他即便心想变卦,起码表面上还要做一些比较像样的东西。等到反右以后,不,事实上还没到反右,等到大权在握、局面已定,毛泽东就要把民主党派一个一个打趴下;当时斯大林劝他:你这个不好,过河拆桥不好,要忍让。毛泽东忍到57年反右。反右以后的政治协商会议,那完全就是花瓶了,到现在为止一直是花瓶。1949年的政协还有点样子,虽然内心阴毒得很:谁跟你共享政权?!我们就是独裁,就是不允许你乱说乱动,这是最要紧的。后来到现在,样子都不装了。多党合作,你们一个一个都是花瓶,想参政、议政可以,要与我共同执政,门都没有。不仅不许你共同执政,你连执政的愿望都不许有;你发展什么党员,我们共产党给你派指标计划生育,你得拿给我批;不批就发展,我把你的楼都收了,你连办公地方都没有。说真的,我为政协里的人感到悲哀,在里头混不容易,不见得没有良知,但是每次去开会前都要纠结半天,不说真话不行,真话说多了不行,违心话不说也不行。当然,现在的政协跟毛时代的政协也很不相同。文化大革命把政协砸得一塌糊涂,我们那里中学红卫兵把政协礼堂都砸了。资产阶级的政协,还留着干什么,是不是?现在样子上还有,政协礼堂都修得挺气派,但实际上那是花瓶七个八个。
   
   杨伟东: 就我的个人经历而言,我从20岁以后就没有参加过选举,不知道选谁,也不知道谁被选。现在这些人大代表是怎么被选出来的,我们不知道。您有过选举经历吗?
   
   江棋生:我在北航读书的时候参加过一次选举,那一次选举正好碰上相对开放的时期,尤其是高校可以自荐,可以有独立候选人,北大就有人被选上,北航也有一个姓赵的老师被选上。那次选举比较像回事,有动了真格的竞选活动,我看到一些人在食堂开饭的时候,站在长凳上,围脖一甩,像五四时代青年那样发竞选纲领。真像也就像过那么一回,北大还把李淑娴选上去了,方励之的太太。那一次北航选举,我自己投了弃权票,后来我就再没参加过任何选举。为什么呢?因为我看清楚了,那是假的。为什么是假的?一切不尊重言论自由、没有真正竞选的选举,都是假选举。一方面不开放竞选,另一方面又装模作样地说,有十位选民以上联名,就可提出非正式候选人。这种假选举的猫腻在什么地方?就在那一大堆非正式候选人怎么变成正式候选人的黑箱操作中,共产党的猫腻全在那里头。你提的一大堆都没用,到时候一百个非正式候选人里出来三个正式候选人,全是他的人。说是让你行使选民权利,其实就是耍弄你一顿,有什么好选的?
   
   针对这种假选举,我曾一再写文章说,不要去投那么不神圣的一票。但还是有不少人屁颠屁颠去投。他去投,不是因为知道那一票还算神圣,他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次不去投,官方会没完没了地又来动员,又来说叨。在老家我也跟朋友说,你去投他干嘛,你又不认识他,都是官方推出来的。他说,投完拉到,还白吃一碗面。他不清楚不投的意义,他只知道投就省事,结果就配合这个官方,把官方安排的人选出来了。官方在这一点上很有底气,他敢说我的区县人民代表,那可都是选出来的。其实就是民众不当回事就给他投了,捧了他臭脚。毛泽东时代你不去投不行,你不敢不去,那可是大事,你对共产党政权抱什么态度?搞不好第二天就会变成四类分子,现在不投,能拿你怎么着?(杨:您指的四类分子?)是地主、富农、反革命分子和坏分子。现在不能拿你怎么样,不去投,你的现成话有的是,肚子疼、外边没回来、喝酒喝多了。再说,你也完全可以实话实说,你不认识他投他干嘛?让他代表你,你不觉得亏得慌?你说共产党统治很成问题,但你却配合他的统治。现在有一些人有点急,要用独立参选去冲击假选举。不过,独立参选比抵制假选举可就多跨了一步,独立参选给选民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要选民不仅不选官方提出来的,还要反过来选你,这样选民冒的风险大。而我不配合,我不投你那个阿猫、阿狗的,让你搞不成假选举,风险较小。
   
   虽然直选区县人民代表一般都很顺利,但共产党也鬼得很,他不敢再放开,直选乡镇长、区长他就不敢。通常他就玩到直选区县人民代表,别的他不玩了。一点都不玩,他脸上挂不住;就玩直选区县人民代表,玩了几十年了,应该说玩得很娴熟、很成功。谁都知道,在中国,官方是强势,百姓是弱势,绝大多数时候都是百姓去求官方;你看那些访民,那么多悲惨的故事。然而,访民们和其他人不明白,五年一次的选举,其实是官方求百姓的时候,这时你可以搭架子,你就不配合,你看官方会多么不舒服。要是30%的选区选不出所谓的区县人民代表,政治局常委就睡不着觉了;供他们选择的恐怕只有两招,第一是大面积彻头彻尾地造假,公然让社区一类的共产党干部填假票。但这样做政治风险很大,出现狗咬狗的几率不会小,就如同他们分赃不匀要咬出来一样;还有就是上级的把柄被下级捏在手中,如同王立军跟薄熙来反目成仇一样,随时都可能被引爆。第二是被迫假戏真唱,放弃假选举,搞真选举。什么叫看清后极权统治者的软肋?什么叫向统治者施加压力?看清软肋,施加压力,中国民众应当从抵制假选举做起,决不能让这个假选举再混下去了。
   
   在我看来,民间觉醒的第一标志当是尽量说真话;而第二标志应是抵制假选举。平时老觉得自己无奈和无力的民众,其实是很可以自主和有为一把的。抵制假选举几乎没有风险,官方好不容易求你一次,你把价码开大一点,行不行?共产党几乎不求老百姓,但因为它要装民主,所以他要每五年求一次百姓;然而很遗憾,民众配合他演这个假戏已经演了六十二年了。只要共产党这个假戏还能演下去,一党专政就还不会倒。
   
   杨伟东: 我们采访过法学家江平先生,他原来是全国人大常委,他说在区一级的普选中还能看到选举的影子,在全国那一级基本上就是指定的。今年两会就有一些明星参加,有的人只不过比普通人跑得快,居然就可以代表人民了。您怎么看这个现象?
   
   江棋生:用我的话来说,也是赵紫阳说过的话,直选区县人民代表就是假选举,因为它没有竞选,不开放真正的竞选就是假的。此外,在正式候选人的确定上,黑箱操作,猫腻极重,毫无程序正义可言。因此,要在官方指定的正式候选人圈子外诞生区县人民代表,恐怕只有万分之一的概率,所以它本质上也是指定的。而市一级的人大代表怎么出来的,就是以这些官方属意的区县人民代表投票决定的,那么这个就玩得更假了,市级人民代表怎么产生的,底层一点都过问不了。省市一级再选全国人大代表,越往上越假,越往上愈像指定。其实,底下也是变相指定的,只不过玩了猫腻而已。所以我认为,人民的觉醒,可以从抵制假选举做起。
   
   杨伟东: 两会每年一届,耗费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花的都是百姓的血汗钱。您觉得每次两会开支是不是应该公布告诉纳税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