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棋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江棋生文集]->[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一]
江棋生文集
·我的一点人生感悟
·江棋生:有人第二次冒用我的邮箱对外发电子邮件
·江棋生本人简介(英文)
· 说真话的自由
·一个持不同政见者的思考
·台湾政治转型意义试析
·台湾选举制度及大陆选举制度变革刍议
·也论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
·《和平宪章》之我见
·在清明节的光天化日之下
·诉诸公民意识 争取首要人权
·欲 与 王 山 对 话
·让我们尊重逻辑
·为不稳定性正名
·建 设 性 断 想
·从陈希同下台说起
·中国社会正在自我解放
·一封给友人的信
·拒绝谎言:灵魂的生存权
· 我看一国两制与中国统一
·天怒有余 民魂不足
·致联合国人权工作小组的公开信
·江棋生访谈录
·善待中国的母亲河——长江
·公民运动:通往自由之路
·五四前夕读报随想
·就科索沃问题我说三个不
·江泽民的新衣
·聊 说 十 六 大
·神州之大缘何容不下一个鲁迅?
·我的心路历程(一)
·我的心路历程(二)
·我的心路历程(三)
·我的心路历程(四)
·一幅老照片
·给何频、高文谦先生的信
·公民意识、公民行动与中性互动
·呼唤良知 打破沉默
·人权、特权与分权
·蒋医生,我在等你的电话
·悲情悼紫阳
·一次迟到的吊唁
·从官方拒不批毛说开去
·给伯恩斯坦先生的一封公开信
·和台湾同胞说个事
·怀念耀邦 拥抱自由
·痛悼宾雁先生
·猴年马月搞普选
·汲取文革教训 不容践踏人权
·人自重 人重之
·就林牧先生猝然逝世发出的唁电
·林老与三份历史性文件
·与林牧、马晓明和汤致平在大雁塔下的合影
·大雁塔见证了一段难忘的经历
·岁末读书随想
·为邬书林一辩
·再评温家宝的《同文学艺术家谈心》
·法国记者并没有误解温家宝
·一个老三届人的春日感怀
·拒绝遗忘:我与六四抗暴者的二三事
·回首,为了重新出发
·关注六四抗暴者
·一国良制 人间正道
·与“左派”过招,和谢老商榷
·评点历史唯物主义
·老包,一路走好
·包遵信葬礼缺席者声明
·周钰樵先生的这段话与事实不符
·我的一点人生感悟----《一生说真话》——江棋生文集
·一吐为快迎新年
·让奥运宗旨长驻中国
·庸医马克思
·写在“两会”前夕
·简评温家宝答记者问
·左得出奇的青岛二中校方
·黄金72小时中的痛上加痛
·我与天安门母亲共命运
·六四夜,我们抗议警方对刘晓波先生施暴
·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改变自己的活法
·让我们践行索尔仁尼琴的主张
·说说故乡先贤翁同龢
·谎者阿扁 挥刀自宫
·坚毅前行是对晓波最好的声援
·有一些事情永远历历在目
·狱中“互联网”
·牢是可以这么坐的
·说两件我与《零八宪章》的事
·我在西城区拘留所
·穿越电子柏林墙
·愚人节后说真故事
·江棋生看“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之花”
·1989年六四镇压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一)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二)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三)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四)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五)
·哈耶克的睿智和马克思的悲剧
·反思历史不能没有假设
·众推墙才倒
·公民之志不可夺也
·晓波受难 我们如何共担责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一

             
   
      
    江棋生 杨伟东
   

   
   2012年2月17日,独立制片人杨伟东夫妇前往北京西山脚下,对著名学者江棋生先生进行采访,遂形成这篇实话实说的答问录。
   
   
   杨伟东:首先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我们在小时候所接受的教育,到今天很多都已经变形,与过去的教育相悖了。这是我们策划、采访的初衷。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采访的?
   
   江棋生:你的采访提纲发来后,我一看,发现涉及的问题都很宏大、抽象,没有特别的针对性。不过,我最后还是理解了你的用意,因为你不是针对某个特定的人去采访,你给任何人都是这个提纲,因此就只能比较宏大,是吧?你的采访提纲是:
     1、什么是劳动?
     2、怎样理解人性?
     3、历史的作用?
     4、道德的标准?
     5、知识分子的品质 ?
     6、文化是什么?文化可以重建吗?
     7、我理解的世界?
     8、生命的意义?
     9、科学是什么?
     10、追求科学的过程也是在追求真理的过程?
     11、什么是信仰? 
     12、怎样理解价值观?
     13、什么是秩序?
   而面对同样的提纲,500个被采访对象会给出多元的、不尽相同的答案,这样我就理解了。如果你是专门来采访我一个人的,这个提纲就不合适。因为我肯定是有些特别的地方,有一些很个性化的感悟最深的地方。那么我理解以后呢,我就做功课。提纲上的那些大词我平时也不查字典,谁再去查它们是不是?平时大概其是知道的,对不对?只有做专门研究的学者,才会去琢磨这些词的释义,一般人就不去琢磨了。但是,这一次我还真查了。你给的那十几个大词,我拿出83年版的《现代汉语词典》来查,我没有别的版本,查完以后我就心里有点谱了,就是说,能够就你来信中的一段话谈点看法了。
     你在发来采访提纲的同时,还说了下面这段话:“翻阅对比1983年版与2009年第五版《现代汉语词典》,我发现,采访提纲中所列举的常识释义,在近三十年的中国社会发展中几乎没有任何改变——而中国人的思想和行为却正在发生巨大变化。是这些常识和定义需要重新诠释?还是中国人的思想和行为需要修正?这还不得而知。在此,我真诚期待对您进行采访,寻求答案!”我首先要说的是,相比于1976年前官方拿出来的那些东西,这个83年版词典中的释义,已经有了巨大的变化。毛死了以后有了巨大的变化,而文化大革命中间那一套说辞和释义,你根本没法看。所以说从这个角度,词典中的释义在那一阶段变化很大。其次我要说,在那之前还有一次是更大的,就是1949年以后,官方拿他们的一套意识形态强行改造了现代汉语,把他那一套都塞进来了。那是一个极大的变化。第三,从1983年到现在,你们说“几乎没有任何改变”,应该是相对于那两次来说变化太小。我没有2009年第五版《现代汉语词典》,但我相信词典该好好修了。
    为什么我说83年版跟毛死之前那一套变化很大呢?在毛时代,你不能提人性,人性无产阶级不承认,那是资产阶级的人性,那是荒唐腐朽的东西,而83年版承认了人性。但是我看了,它对人性的表述应该进行重大的订正。人权也是,在毛时代根本没法谈人权。毛死后邓小平还说人权是资产阶级的东西,我们无产阶级不提这个,我们无产阶级就提国权。83年版字典对人权作了正面肯定;但是,关于人权的表述极其单薄,勉强可以,58分、59分那样子,及格都不到,所以说很需要重新诠释了。如果这次我没去查,我就不知道它应该大修了,因为我平时不靠它生活,我靠自己已有的积累生活,再说我可以上网,更有翻墙软件在手,我根本不靠它这根拐棍。但是回过头来,我又是一个普通人,我还要跟生活在这个社会中的方方面面的人对话,我回到常熟要跟普通民众对话,在这儿我要跟国保警察对话,那我还是要熟悉和进入他们那一套话语系统是吧。所以这一次,你说是感谢我接受采访,而我昨天就跟太太说我要感谢你,不是你发来提纲说要采访,我不会做这个功课。做这个功课又梳理了一下我的人生感悟,这对我来说也是一个很大的收获,更不要说你还有五点承诺,要把我今天的话录下来后给我一份,这省了我不少事呢。现在,我对你的采访和《现代汉语词典》初步有这么一个看法。
     再说句题外话,要是让我去修订这部《现代汉语词典》,我会找上十来个人,肯定好好地给它修,修得官方没话可说。问题是官方不敢让我干。我要修得他心服口服,至少是口不服心服,但是他不敢,对不对?如果官方雇些人修,且不说官方定调子划杠杠,被雇的“专家学者”往往先就自己吓自己,自我设限,不敢好好修,对不对?他们不像你这么胆大,敢于独立制片,记录当代中国人真实的精神生活和心灵状态。所以这个《现代汉语词典》至今比较够呛,是不是?等到有一天中国民众冲破言禁重修词典,就一定会有一个特别好的现代汉语词典。
   
   杨伟东:您怎样看待提问题的呢?
   
   江棋生:提问题的人第一要做功课,对采访对象要有一个基本的了解。第二,问题要提得相当好。我经常被人提问,我明显感到会提跟不会提会引起我情绪上的很大变化。我有时候很克制自己,但不会提问的记者实在差劲的话,我会跟他翻脸,因为时间很宝贵。当然那是指太次的,功课不做,问的问题又薄汤寡水,没有意思。而那会问的,问得你打开话匣子就不想关,一不小心三小时就过去了,成了一种很好的享受。我觉得,让采访变成一种很有价值、很有意趣的过程,会问不会问很重要。每年三月我看温家宝开记者招待会,记者问的几十个问题中,在我眼里能有一到两个问得好的,就算不错了。中国记者不去说了,本质上都是托,他不做托也不会让他上。不能说他甘心当托,他们不当不行。这种托儿的顺溜提问和温家宝两三个字一顿、以十分之一杨锦麟语速所作的回答,按计划有比例地占去招待会百分之八十五左右的时间。获准出席招待会的外国记者原则上不该是托,照理可以问得很好,但每年问的十来个问题中,只有一到两个是问得好的。他们是吃这个饭不尽这个心。我想,要是我去问,温家宝就该没什么闲情吟诗作赋了。
   
   杨伟东:在我们采访的诸多学者中,有学者认为,这些问题比较宏大和空泛,也有学者认为,这些问题已经不在他们的思考范围之内。我们也在不断修正提问的方向。从根本上讲,我们提出的问题都是人生存的基础问题:如果社会现在已经解决了这些问题,那么再提出来就没有任何现实意义;如果社会没有解决,只是一些专家学者解决了甚至都已经不再思考这些,我就难免有一种困惑,他们的愤懑、争论、呐喊的基础在哪儿?
     在发出采访邀请的学者中,陈丹青先生回了邮件,他的回信对我们有重要的意义,他提出的几个问题也值得我们思考。在邮件里,他提出了三个质疑:第一,我们提出的这些问题六十年前已经被普遍讨论过了。也就是说,现在提这些问已经不新鲜了,没有现实意义。第二,接受采访的人有多少能说实话?第三,“六四”问题能谈吗?我也回信谈了四点:第一,对我们这种年龄来讲(我1966年出生),六十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并不知道,但这不是我们的问题,而是历史书写的问题。第二,在对历史不知情的前提下,我们提出这些问题有没有合理性?为什么六十年之后同样的问题又提出来了?第三,我们没有资格评判接受采访的人究竟是说了真话还是假话,他们选择出镜本身就是一种态度,采访结束了就是历史。第四,关于“六四”问题,我6月3号晚上就在天安门,我经历了那个晚上,如果陈先生愿意就这个话题进行探讨,我可以提供平台一起探讨。其实,我要告诉每一位受访者,我们这个平台是透明的,任何一种角度或立场都可以畅所欲言。
   
   江棋生:我的看法是,这些问题确有重新探讨的必要。之所以他们有这么一个顾虑,原因是官方肯定不喜欢人们进行这样深入、务真的探讨,于是有些学者认为现在不合适。其实我觉得,问题只是没有适当的平台。你用微博讨论肯定不合适。你写博客也不合适。讨论这些问题特别有必要,就看你如何来讨论。大的问题你可以切入进去,根据你的特殊感悟把它重新说出来。官方不喜欢这种讨论,所以它不提供相应的平台。另外,敢于接受你采访的人,我相信99%都是愿意说真话的人,可能说的过程中他有所保留,但最起码会做到这一点:不说假话。至于六四问题,我写文章经常谈,为了六四我当年就被抓到秦城监狱去了。1999年又被抓去还判了四年。法庭上官方指控我写了一篇《告全国同胞书》,题目是:点燃万千烛光 共祭六四英魂。我据理陈词,说得检察官和法官都脸红了,没话可说,但是他们按照上头的旨意,还是要判你。和莫少平律师一起坐在辩护席上的年轻的王刚律师,在我出狱以后特意来见我,说他当时有点不好想象,你怎么什么稿子都没有,什么东西都没带,一套一套地说得他们都没话可说。所以对我来说,我的言论边界,就是现在民主国家的言论边界;而共产党却在这个应有的言论边界之内,再构筑了一条言禁柏林墙。不过,在我眼里没有这个柏林墙,我是要穿越的,哪怕为之坐牢。但是轻易我不会再去坐牢。有不少愣头青冲在前头,是不是?去年中东茉莉花革命起来了,有人马上就要在中国闹革命,但我觉得不靠谱。如果我当时头脑一热,恐怕你今天就采访不到我了,我很可能又被关进二监。所以我是这么一个人,轻易我不想坐牢,但是,我不以不坐牢作为我的底线,实在必要的时候就该坐,像刘晓波这个牢就该坐,不坐怎么成?不能都跑国外去。跑国外去我能够理解,我不会批评,当然也不表扬。
     我认为,一党专政,倒是肯定的,早晚的事。因为它违背人性,违反人权这个基本的理念。但不是现在,现在它还能撑住,还有腾挪余地。
    现在,我们的选项应当是:坚守在这块国土上,变革这个社会,然后达到变革社会制度的目的。在这块国土上,我们来抗争,来活好,让后极权制度愈来愈玩不转,这是根本办法。你跑出去了,我尊重你的选择。但是,这样的后极权时代,正是我们立足大地、迎接黎明的曙光慢慢升起的时候。
   
   杨伟东:您怎么理解国家?
   
   江棋生:国家这个概念,我从小接受的就是马克思的那一套,国家就是镇压机器,就是阶级斗争的工具,谁掌权,国家就是谁的。你反对我,就镇压你;你拥护我的时候,你是人民,明天你反对我了,你就不是人民,把你从人民中间弄出去,先弄5%,剩下95%跟着我去把你整死。那5%被清理掉后,95%中间有人对我又有意见了,就从95%中间再搞掉5%……这是我先前接受的国家概念。现在这个概念不要说我是当然抛弃了,连共产党自己现在也不说了,而是说要“三个代表”,要“和谐社会”,要兼顾什么什么的。不过,虽然他嘴上不说了,但是实际上他坚持的,本质上还是那一套。按照现代政治文明,国家应该是体现全民利益,协调全民利益,为各种利益集团、为各种群体提供和维护公正的游戏规则,为全民提供公共产品这样一个东西。中国离开这个还很远。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