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美国总统欧巴马在第67届联合国大会发表讲话(全文)]
匣子说话
·看!谋财害命 杀人越货之惯犯——毛共匪帮
·看!谋财害命 杀人越货之惯犯——毛共匪帮
·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3)
·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2)
·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1)
·〖跟帖〗回应鄭恩寵《新拆遷條例倒退沒有出路(上)》一文
·评:“暴力革命”一个似是而非的理论/吕洪来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序)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宣言)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5-6)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5-7)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7-15)
·【转发】孙文中正正义同盟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目 录 索 引
·〖跟帖〗回应何清涟《突尼斯革命缘于民众权利意识觉醒》
·〖跟帖〗再回应何清涟《突尼斯革命缘于民众权利意识觉醒》
·〖跟帖〗回应《徐文立的公开信》
·〖跟帖〗再回应《徐文立的公开信》
·〖跟帖〗回应陈泱潮《今日中国民主革命的两大任务与孙中山》
·〖跟帖〗回应《金鐘: 郎朗的自豪》
·〖跟帖〗回应《金鐘:拆毀中國的鐵絲網》
·跟帖郭国汀《國民黨比共產黨好得多,蔣介石比毛澤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2)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3)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7)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8)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4)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9)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7)GT回应裴毅然《毛派向胡温政权发难》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6)必须超脱悖论之泥潭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8) GT回复郭国汀《当代中国最伟大的军人徐勤先现身》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9) 斥李劼的“枭雄论”
·看!为毛共匪帮看家护院的一条恶犬——方滨兴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31)先网络革命,后“茉莉花革命”
·“茉莉花革命”必须缓行
·令人恐惧的“暴力革命恐惧症”
· 看!——全球最自由的中式方应看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GT开导一下温家宝及其帮哥儿们
· GT再开导一下温家宝及其帮哥儿们
·昔有哥白尼 今有黑匣子
·看!毛共匪帮从僵化走向僵硬之“喉舌”
·专制暴政并非“内政” 家庭暴力并非“家事”
·专制体制没有“内政”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三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四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五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六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七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八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九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一部分)
· 反共理当反毛,反毛理当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2)
· 反共首先反毛,反毛就是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1)
·反共必须反毛,反毛必须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3)
·反共惟有反毛,反毛惟有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4)
· 反共不反毛,等于放空炮——与郭国汀商榷(5)
·黑 匣 子 主 义—— 序
·致联合国秘书长的公开信/杨建利
·开除毛共匪帮“球籍”(一)
·意识形态空前混乱 普世价值荡然无存——中国政治形势讨论会发言稿
· 薄王内讧——究竟孰红孰黑孰是孰非?
· 大陆中国根本无所谓“政党”(大陆中国严重问题之一)
· 大陆中国根本无所谓“国家”
·黑 匣 子 主 义—— 序(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 必须攻克毛共匪帮所构筑的现代版“巴士底狱”!
· 这是为什么?这是嘛玩意?
·何谓“言简意赅”?——回复郭国汀GT《讨马讨毛讨共宣言》
· 共产主义,或曰马克思主义,究竟是嘛玩意? ——回应郭国汀《共产党犹如强
· 啊!——偌大一个大监狱
·“茉莉花革命”周年回顾
·是“民主转型”呢还是“告别革命”?——GT郭国汀《访宪政学者王天成 谈民
·毛泽东血腥反人民罪
· 反人民者并非杨继绳 而是毛泽东——GT张三一言《杨继绳没有必要反人民》
·甭管那什么苏格拉底——GT沈良庆“素质论的历史起源”说
·抗日战争究竟是八年还是十四年?——GT郭国汀《中央苏区政权与日本关东军军
·马克思主义究竟是暴力革命论还是暴力反革命论?
·毛泽东反人类 大兴文革大屠杀
·GT:斥侯工们
·瞧!——何等阴森恐怖的非人间
·GT:岂容毛共匪帮威胁与玷污世界和平
·GT:这是一个无与伦比的政治怪胎
·〖警世通言〗之三:莫指“毛共”为“腐败”(修订版)
·GT:莫把“毛共”称“中共”
·GT:"要改革 现在的执政者不行" /胡德华
·GT:郭国汀《中国正在被中共政权加速毁灭》
·GT:簿谷开来杀人案究竟说明了什么?
·GT:哈耶克的糊弄局
·GT:究竟是“政治审判”还是“魔教裁判”?
· GT:奴化教育 天理不容
·GT:马克思主义乃共产魔教主义异端邪说及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逻辑之集大成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总统欧巴马在第67届联合国大会发表讲话(全文)

〖编按〗 黑匣子主义认为,美国总统欧巴马在第67届联合国大会的讲话,确实值得一读,不过读完之后,又总觉得有点遗憾。遗憾的是,美国总统欧巴马对当今世界最大的邪恶轴心即独裁堡垒毛共匪帮,没有认识,也没有提及。


   
   

主席先生、秘书长先生、代表们、女士们先生们:

    今天我首先为诸位讲述一位美国人的经历,他的名字是克里斯・史蒂文斯(ChrisStevens)。

    克里斯出生在加利福尼亚州格拉斯山谷镇(Grass Valley, California),父母是律师和音乐家。克里斯年轻时参加了和平队(Peace Corps),在摩洛哥教英语。他对北非和中东人民的感情和敬意油然而生。他立志终身坚持自己的这份承诺。他作为一名外交官,足迹遍及埃及、叙利亚、沙特阿拉伯、利比亚等国。人们都知道,他常常在他工作的城市深入大街小巷,尝尝当地的食品,尽可能多地与居民见面,用阿拉伯语交谈和倾听,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在利比亚革命初期,克里斯搭乘一艘货轮前往班加西(Benghazi)工作。他作为美国的代表,帮助利比亚人民解决暴力冲突,为伤病员提供护理,同时酝酿了未来全体利比亚人的权利都应该得到尊重的目标。革命结束后,他支持新诞生的民主政体,此时利比亚人举行了选举,努力建设新的制度,在摆脱数十年专制统治后开始奋勇向前。
    克里斯热爱自己的工作。他为自己服务的国家感到骄傲。他在所见到的人们身上看见了尊严。 两个星期前,他前往班加西考察有关新建文化中心和一所医院现代化改造的计划。正在这个时候,美国使团驻地遭到袭击。克里斯曾为保全这所城市尽了力,结果和其他3 位同事在这里被害,时年52岁。
    我向诸位讲述这段经历,是因为克里斯・史蒂文斯体现了美国的最佳风貌。他与其他外交服务系统(Foreign Service)的官员一样,跨越大洋和文化架桥铺路,全身心投入联合国体现的国际合作。他十分检点自己的行为,同时坚持一系列原则 – 坚信人人都应该自行决定自己的命运,过上享有自由、尊严、公正和机会的生活。
    在班加西对平民的袭击就是对美国的袭击。我们感谢利比亚政府和利比亚人民给予的协助。毋庸置疑,我们将毫不留情地追查凶手,将他们绳之以法。我还感谢最近该地区其他国家—包括埃及、突尼斯和也门-- 的领导人采取行动保障我国外交设施的安全并呼吁人们保持冷静。全球各地的宗教机构也同样如此。
    然而,应该知道,过去两个星期发生的袭击不仅仅针对美国,而且也攻击了创建联合国的根本理想–人们可以和平解决分歧;外交可以取代战争;在全世界相互依赖的情况下,努力为我们的公民带来更多的机会和安全与我们所有的人都息息相关。
    我们如果认真坚持这些理想,就没有必要在使馆门口配备更多的警卫,也没有必要发布表示哀悼的声明,或者等待愤怒的情绪逐渐平息。我们如果认真坚持这些理想,就必须坦率地分析这场危机更深层的原因—因为我们面临着抉择,一边是助长我们分裂的势力,另一边是我们共同拥有的希望。
    今天,我们必须重申,我们的未来必将由像克里斯・史蒂文斯这样的人民决定—不应该被杀害他的凶手左右。今天,我们必须宣布,这种暴力和不宽容的行为在我们联合国决无立足之地。
    不到两年前,突尼斯一位小贩为抗议本国祸国殃民的腐败燃火自焚,引发了阿拉伯之春(Arab Spring)运动。从此全世界转型之风方兴未艾。美国也一贯支持变革的力量。
    突尼斯的示威活动推翻了专制统治者,使我们受到鼓舞,因为我们本身也相信走上街头的男女老幼的愿望。
    我们坚持埃及发生的变革,因为我们对民主的支持最终使我们与人民同心同德。
    我们支持也门的领导层过渡,因为腐朽的现状不再符合人民的利益。
    我们与一个广泛的联盟一起,根据联合国安理会(United Nations Security Council)的授权对利比亚进行了干预,因为我们有能力制止对无辜百姓的屠杀,因为我们相信人民的愿望有战胜暴君的力量。
    我们今天在这里举行会议之际,我们再一次宣布,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 政权必须下台,从而使叙利亚人民结束苦难,开始迎来新的曙光。
    我们采取这些立场是因为我们相信,自由和自决并不专属于某一种文化。这些并不专属于美国的价值观或西方的价值观—而是普遍的价值观。即使向民主的过渡仍将面临巨大的挑战,我坚信归根结底“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government 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and for the people)更有可能创造稳定、繁荣和个人机会,为我们这个世界的和平奠定基础。
    为此,让我们记住,这是一个取得进步的时期。突尼斯、埃及和利比亚几十年来第一次为推选新领导人举行可信的、经过竞选程序的公平选举。这种民主精神并不只限于阿拉伯世界。过去这一年,我们看到马拉维和塞内加尔出现权力的和平转移,索马里有了一位新总统。在缅甸,总统释放了政治犯,开放了封闭的社会,一位勇敢的持不同政见者被选入议会,人民正期待未来进行的改革。在全球各地,人民正在发出自己的声音,坚决要求维护固有的尊严和决定自己未来的权利。
    然而,最近几周的动荡局势再次提醒我们,通往民主之路并不止于选举投票。纳尔逊・曼德拉(NelsonMandela)曾说:“赢得自由并非仅仅要打破自身的枷锁,还要以尊重及增进其他人自由的方式生活”(掌声)
    真正的民主不允许公民因个人信仰而被投入监狱;真正的民主确保公司企业无需行贿就能开门营业。民主以公民不怀恐惧地发表言论和集会的自由为支撑,以确保所有人权利的法治和正当程序为支撑。
    换言之,真正的民主——真正的自由——要靠艰苦努力。当权者必须抵抗住镇压异见的诱惑。在经济困难的时期,有些国家一定会受到——可能会受到召集人民对抗国内及国外的臆想敌手的诱惑,而不去集中精力从事艰巨的改革工作。
    此外,总会有一些人拒绝人类进步——抓住权力不放的独裁者,一味维系现状的腐败势力,以及煽动仇恨、制造隔阂的极端主义分子。从北爱尔兰到南亚、从非洲到美洲、从巴尔干半岛到环太平洋地区,我们目睹了向一种新的政治秩序过渡时可能出现的动荡局面。
    有时,冲突起于不同种族或部族之间的分界线;但它们往往还起于调和传统及信仰与现代世界的多样性及相互依赖性时的重重困难。在每个国家中,都有一些人认为不同的宗教信仰构成威胁;在每种文化中,都有一些追求自身自由的人必须扪心自问愿意在多大程度上容忍他人的自由。
    这就是我们在最近两周看到的事态发展,一段粗制滥造、令人厌恶的视频在整个穆斯林世界引发强烈愤怒的情况。现在我已明确表示,美国政府与这段视频没有任何关系,而且我坚信所有尊重我们的共同人性的人都必须驳斥其意图。
    这不仅是对穆斯林的玷污,也是对美国的玷污——因为正如会场外面的这座城市所展现的,我们是一个热情接纳不同种族和不同信仰的人的国家。我们是全美各地虔诚礼拜的穆斯林的家园。我们不仅尊重宗教自由——我们还制定了保护个人不因外表或信仰而受到伤害的法律。我们理解为什么人们因这段视频而受到冒犯,因为这些人中包括我们的数百万同胞。
    我知道有些人会问我们为什么不干脆禁止这样的视频。这个答案铭刻在我国的法律之中:我国宪法保护行使言论自由的权利。
    在美国这里,冒犯别人的出版物数不胜数。大多数美国人和我一样是基督教徒,但我们不禁止亵渎我们最神圣的信仰的言论。作为我国的总统和我军的统帅,我接受人们每天都对我语出不敬的事实——(笑声)——而且我还会始终维护他们这样做的权利。(掌声)
    美国人民在全世界为保障全体人民表述观点的权利而奋斗乃至献身,哪怕是在我们完全不赞同有关观点的时候。我们这样做并不是因为我们支持仇恨言论,而是因为我们的建国先贤明白,倘若没有这样的保障,每个人表述自己的观点及奉行自己的信仰的能力都可能受到威胁。我们这样做的原因是,在一个多样化的社会中,限制言论的做法可能很快就会变成压制异议者及镇压少数派的手段。
    我们这样做的原因是,鉴于信仰在我们生活中的威力以及宗教分歧可能煽起的强烈情绪,遏制仇恨言论的最有力的武器不是镇压,而是各抒己见——发出团结人心反对偏执和亵渎行为的提倡理解和相互尊重的价值观的主张容忍的声音。
    但我知道,在这个机制中并非所有会员国都认同这种对于保护言论自由的理解。我们承认这一点。但在2012年,在一个任何持有手机的人只要动一动手指就能将冒犯性言论传遍世界各地的时代,那种认为我们能够控制信息流动的观点已经过时了。而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应如何予以回应?
    我们在这个问题上必须看法一致:任何言论都不能为滥用暴力开脱。(掌声)任何言词都不能成为杀害无辜的借口。任何一段视频都不能成为袭击一座大使馆的理由。任何诽谤之词都不能成为一些人或在黎巴嫩的餐馆中放火或在突尼斯砸毁学校或在巴基斯坦造成伤亡和损失的托词。
    在这个拥有现代技术的现代世界中,我们若采用那些手段回应仇恨言论,就会使散布仇恨言论的人能够借机在全世界制造混乱。我们若那样回应,就会让我们中间的败类得逞。
    广义而言,这两周发生的事件也提醒我们所有人必须要坦诚地对待西方世界与正在向民主迈进的阿拉伯世界之间的紧张关系。
    请让我说明:正如我们不能解决世界上的每一个问题,美国没有也不会试图左右外国的民主过渡的结果。我们不期望其他国家事事都与我们观点一致,我们也不认为两周来的暴力活动或某些人的仇恨言论代表着绝大多数穆斯林的观点,正如制作这段视频的人的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人民一样。但我坚持认为,每一个国家的每一位领导人都有义务高声地强烈谴责暴力和极端主义。(掌声)
    现在必须孤立那些即使没有直接采用暴力手段却仍将对美国、西方或以色列的仇恨作为政治煽动的核心手段的人。因为这样的手段只会为诉诸暴力的人提供掩饰,有时还会提供借口。
    那种类型的政治让东方与西方对立;南边与北边对立;穆斯林、基督徒、印度教徒、犹太人对立,它不会实现自由的希望。它给年轻人带来的是希望的假象。焚烧美国国旗丝毫无助于让孩子受教育。捣毁餐馆不会给人温饱。袭击大使馆不会创造任何就业岗位。那种政治只能让我们更难实现必须通过共同努力才能达到的目标:让我们的孩子受教育,为他们创造就业机会;保护人权,扩大民主的承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