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共党极权专制暴政皆践踏法律司法暗无天日]
郭国汀律师专栏
***(16)《国际经济贸易法律与律师实务》郭国汀/高子才合著
·《国际经济贸易法律与律师实务》作者的话/郭国汀
***(17)《当代中国涉外经济纠纷案精析》郭国汀主编
·《当代中国涉外经济纠纷案精析》主编的话/郭国汀
***(18)《国际海商法律实务》郭国汀主编
·《国际海商法律实务》主编前言/郭国汀
***(19)《南郭独立评论》郭国汀著
·【郭國汀評論】第一集我為什麼要為法輪功辯護
·【郭国汀评论】第二集从自焚伪案看中共的邪教本质
·《郭国汀评论》第三集国际专家学者如何看待法轮功?
·【郭國汀評論】第四集:中共為何懼怕曾節明
·【郭國汀評論】第五集:憶通律師事務所遭遇停業的真正原因
·《郭国汀评论》第七集:江泽民是货真价实的汉奸卖国贼
·《郭国汀评论》第八集:从陈世忠的“第二种忠诚”看中共司法黑暗
·【郭國汀評論】第九集-苏家屯事件(盗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是中共的滑鐵盧
·《郭国汀评论》第十集:蘇家屯事件(活体盗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是中共的滑鐵盧(下集)
·《郭国汀评论》:第十二集:爱中华必须反共!
·《郭国汀评论》第十三集:为六四“反革命暴徒”抗辩
·《郭国汀评论》第十四集:什么是我们为之奋斗的民主?
·《郭国汀评论》第十五集:为邓玉娇抗辩(上)
·《郭国汀评论》第十六集 我为邓玉娇抗辩(下)
·《郭国汀评论》第十七集:强烈谴责中共暴政迫害中国人权律师
·《郭國汀評論》第十八集:中共专制暴政正在毁灭中国生态环境
·《郭国汀评论》第二十二集:论法轮功精神运动的伟大意义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政权的非法性《郭国汀评论》第23集
·郭国汀评论:论中共专制暴政下的酷刑
·郭国汀评论第二十八集:中共极权专制暴政下不可能有任何新闻自由
·中共暴政在重演萨斯疫骗局?!
·让人权恶棍无处可逃----评西班牙国家法院受理江泽民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和酷刑罪案
·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
·论反共与反专制暴政(下)
·颠覆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抗辩要点?
·简评刘晓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一审判决
·论冯正虎精神
·简评刘晓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一审辩护词
·郭泉博士其人其事以及颠覆国家政权案抗辩要点
·论刘晓波与郭泉案的辩护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七集胡锦涛向朝鲜学习什么政治?!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八集 胡锦锦向古巴学习什么样的政治?
·郭国汀评论第四十九集共产党政权全部是流氓暴政:越南及老挝共产党政权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集共产党没有一个好东西 秘鲁共产党的罪恶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一集尼加拉瓜共产党政权的罪恶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二集:共产党政权纯属流氓政权:安哥拉和莫桑比克共产党政权的罪恶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三集埃塞俄比亞共產黨政權的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四集阿富漢共產黨暴政的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五集虐殺成性的柬埔寨共產黨極權暴政罪孽
·郭國汀評論第五十六集波蘭共產黨極權暴政的罪惡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七集:东欧共产党政权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五十八集:人民為敵的蘇聯共產黨暴政的罪孽(一)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二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三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四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罪孽
·郭国汀评论第六十五集:与人民为敌的苏联共产党暴政的滔天大罪
***(20)《陈泱潮文集选读》陈泱潮著/郭国汀编校
·大器晚成——《陈泱潮文集选读》序
·《造化故事》陈泱潮文选第一集
·铁幕惊雷《特权论》陈泱潮文选第二集
·《偃武修文重新建国纲领》陈泱潮文选第三集
·《时政评论》陈泱潮文选第四集
·《天命前定》陈泱潮文选第五集
·《上帝之道》陈泱潮文选第六集
***(21)《国际互联网自由》郭国汀译
·互联网自由至关重要:中国屈居全球互联网最不自由国家亚军
·互联网自由度的测定方法
·自由之家2008年中国互联网自由检测报告:不自由
·互联网自由日益增长的各种威胁
·国际互联网自由调查团队
·国际互联网自由评价词汇表
·国际互联网自由评价表格和图示
·国际互联网自由评价目录
·古巴互联网自由评价
·伊朗互联网自由评价
·突尼斯互联网自由评价
·俄国互联网自由评价
·马来西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土耳其互联网自由评定
·肯尼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埃及互联网自由评价
·印度互联网自由评价
·乔治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南非互联网自由评价
·巴西互联网自由评价
·英国互联网自由评定
·全球最自由的爱莎尼亚互联网自由评价
***(22)《仗剑走天涯》郭国汀著
·我的真实心声
·面对十八层地狱,我的真情告白 /南郭 网友评论
·《仗剑微言—我的四十自述>
·相信生命—郭国汀律师印象
·赵国君 做一名人权律师——访郭国汀律师
·申请任专兼职教授与评审一级律师的故事
·志当存高远-我的理想与追求/南郭
·我的知识结构与思想/南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党极权专制暴政皆践踏法律司法暗无天日


   
   共产党极权专制暴政皆践踏法律司法暗无天日
   
   郭国汀编译

   
   共产党政权全部奉行“无产阶级专政”实质皆为共产党专政,因而其必然践踏法律,由于既不存在独立司法,也没有独立自由媒体,因而根本不可能有法治,必定极度不公不义,根本违背人类社会的最高价值:正义,因此酷刑恐怖,司法暗无天日是所有共产党暴政的必然结果。俄国马克思主义之父普列汉诺夫有句名言:“革命的利益就是最高法律”[1]。实际上为共产党奉行暴力恐怖提供了依据。不过,共产暴政司法暗无天日源于列宁主义。列宁说“罗蒙诺夫(即尼古拉二世沙皇)全家人必须干掉”!他还说“革命是一项艰难的工作,你不能戴着白手套,用干净的手为之,党不是淑女学校。我们需要流氓,正因为他是个流氓。”[2] 列宁强调“一个好的共产党员,同时也是个好的秘密政治警察”。[3]他形同流氓似地辩称“专政的本质乃是:专政是直接基于暴力和不受任何法律限制的统治。无产阶级的革命专政是通过使用暴力反对资产阶级赢得统治权并维护统治,该统治不受任何法律限制。”[4]高尔基曾确认:“列宁和他的同志们认为他们能犯任何罪行,诸如彼得格勒的群体屠杀,莫斯科风暴,取消言论自由,蛮横无理的逮捕;应当明白,列宁不是全能的魔术师,而是个冷血的诡计家,既不尊重也对无产阶级的生命莫不关心。”[5]因此,共产党政权皆犹如流氓强盗匪帮,与其祖师列宁的无法无天密切相关,因为全世界所有的共产党政权实质上皆是苏联的复制品。
   
   1、苏联滥用司法草菅人命
   
   1937年-1938年,1575000人被秘密政治警察(NKVD)逮捕,1345000人被判各种刑(84.5%),681691人被处死(51%)。(191)公 检特联合特别法庭(由检察长,公安局长和秘密警察头子组成)自1937年8月在各地成立。其旨在完成苏共中央政治局决议和指令。其往往一日内看数百个案件,审理越简单越好。从逮捕至处死的周期往往只有数周。判决不得上诉,执行仅在数日内。为了完成上级指标,地方当局往往将敌人的家属及任何 无辜者充数,以致被枪决者中有相当一批人属此种无辜者。1936-1939年关入古拉格集中营的人犯有高等学历者占人犯总数高达70%,证实苏共当局旨在迫害知识分子。191
   
   由于斯大林迫害党干是第一个被公开的罪行,赫鲁晓夫有意掩盖了苏共及斯大林迫害知识分子的罪恶。5名忠于斯大林的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139名苏共中央委员中的98人,1996名苏共17大代表(1934年)中的1108人,93名苏联共青团中央委员中的72人,385名苏共省委书记中的319人,2750名苏共区委书记中的2210人被逮捕。(192)
   
   列宁格勒的秘密警察头子下令逮捕了90%的苏共党干。乌克兰在赫鲁晓夫被提名为总书记后,仅1938年超过106000人被逮捕,且绝大多数被处决;200名乌克兰苏共中央委员仅3人幸存。相同的情形在其他各地大同小异。(192)
   
   直接针对富农的迫害仅是苏共迫害人民之冰山一角。1937年4月1日-9月18日,在奥伦伯格(Orenburg)由秘密政治警察主导的清洗托派,随着党的书记被清洗后进行。420名托派分子,全部是行政或经济专家,120名右派,全部是地方领导人,在 泽达诺夫(Zhdanov)到访后,另外598名干部被捕并立即枪决。普通党员和前共产党员则是最大的受害群体共有7500人被捕。
   
   1937年秋天之前,几乎所有的党干及著名经济专家皆被清除,各领 导岗位皆被新一代迅速取代。勃列日涅夫(Brezhnev)科西金(Kosygin)格罗米科(Gromyko)皆是斯大林大清洗的直接受益人,后来皆成为1970年代苏共中央政治局领导人。
   
   1940年2月, 在签署苏德友好条约后,570名在押的德国共产党员被苏联移交给德国盖世太宝!1937-1938年,波兰共产党被彻底清洗,12名任苏共中央委员的波兰共产党员及所有在共产国际中任职的波共党员全部被枪决。(195)
   
   1938年第24260号档案载明:“西德诺夫(Sidorov)因仇视苏联体制和布尔什维克 党,进行反苏宣传,说斯大林不会放弃权力,斯大林杀了大量群众,布尔什维克党专权,任意逮捕诚实的人民,你不能说他们,否则会被判25年刑。”经公检特联合特别法庭审判:死刑立即执行。佩特罗将军(Petro Grigorenko)于1967年5月 被捕并关入精神病院迫害;1970年代勃列日涅夫时代,每年均有几十人被关入精神病院服刑。
   
   2、朝鲜刑法中可判死刑的法条高达47条,但中共刑法涉及死刑的法条共有77至81项。据法律专家Kang Koo Chin估计:1958年至1960年期间,至少九千名党员干部被开除后经审判处决。据此推论,朝鲜迄今一共进行过九轮大清洗,至少有九万党员被处决。阶级出身对于处罚至关重要。所有的法官和几乎所有的律师皆依劳动党的指令行事,并严格按照马列主义指导。(553)Lisan Ok是一名负责为干部保留供应品的党员干部,被判十三年徒刑。她作证说:她所在 的监狱关押有六千名犯人,其中二千名是女犯。每天凌晨5.30分 至夜12点被强迫将奴隶般劳动,任何女犯若怀孕皆被强制打胎,若 生下则立即窒息而死或割喉而亡。(553)在朝鲜若一人犯罪则牵连祖孙三代。 自1953年第一次清洗即开始实行该蛮制度。KangChul Hwan 9岁时与他父亲,一个哥哥和祖父母一起被关入监狱。起初所有的死刑均公开进行。但自1984年始,所有的处决均秘密进行。女犯几乎很少被平静地处死,总是要经受各种羞辱和残暴野蛮的 刑罚。An Myung Chul作证说:我看见女犯的乳房被割掉,阴道被用拖把插入。(556)看守每抓获逃犯,可获入党及上大学的奖励,致有的看守强迫犯人爬围墙然后击毙之以邀功请赏。逮捕通常秘密进行,没有法律程序。 亲属和邻居均不知道真情,当得知某人失踪后,都避免谈论,以避免自己陷入麻烦。(557)朝鲜还在西伯利亚设立了一个至少关 押22万犯人的特大监狱,自1968年以来,那里每天平均死五人,一年至少死亡36500人,46年来(截止于1995年)合计死亡至少150万人。
   
   3、在古巴La Loma de Los Coches监狱,超过1000名反革命被处死。(654)Martin辞去农业部部长之职后,试图组建一个反对派组织Foco,随即被捕,并判死刑。他母亲求卡氏怜悯看在老战友的份上饶他一命,卡氏答应饶其命,但数日后Martin仍被外决。(654)自1960年始司法被中央政府控制从而彻底丧失独立地位。
   
   PedroLuis Boitel竞 选大学生联盟主席,输给了由卡氏兄弟支持的Cubella,Boitel是个反Batista政府的斗士,也是个坚定的反卡氏政权者。不久他便被捕并判十年徒刑,关入极严酷的Boniato监狱,他举行过多次绝食抗议,要求改善政治犯待遇均未果。1972年4月3日,他举行了最后一次绝食抗议,要求享有 南美其他所有专制政权均给予政治犯的待遇。45天后,他的身体变 得极脆弱;49天进入植物人状态,当局仍继续拒绝采取任何措施。5月23日即绝食53天后他死了,当局拒绝他母亲看他的遗体!(654)
   
   1960年代镇压期间,约7000至10000人被屠杀;30000人因政治原因被捕。军事生产协会MUPA(1964-1967年)是首个利用犯人作为强制劳动创利的组织。自1965年11月始,组建集中营,任何被认为有害社会 者,皆被投入集中营。包括天主教,清教,耶和华见证人。两年后,由于广泛的国际抗议,该组织被关闭,但由军事性组织取代。青年人被迫作农业式建筑工,常在恶劣条件下每小时仅7比索,相当于1997年的30美分;
   
   对犯人常用精神心理和肉体酷刑,电棍刑常用,犯人子弟被剥夺受高等教育权利,犯人配偶经常被开除公职;刑期时常被监狱当局加刑;凡是拒绝着号服,绝食抗议者,法院视此种行为为对抗国家,因 而加刑一至二年。犯人通常均服加1/3或者1/2刑期。Boitel原判十年,最后却实际服刑41年!(657)设计关押两人的牢房通常关押七至八人。高危险犯人被关入地下牢房,近年来,精神心理酷刑取代肉体酷刑;学自苏联的剥夺睡眠刑被广为运用。狱方时常威胁犯人其家人正在受到迫害,或将剥夺与家人会见权。
   
   Q-2中心有个特殊温控牢房,可以 每20分钟定期使犯人醒一次,关进此种温控牢房者通常长达数月,往往使犯人受到极严重的精神心理酷刑折磨。古巴最著名的La Cabana监狱,1982年还枪决了100多人,1985年被关闭。其他地方仍继续存在处决犯人的情形。在Boniato监狱有些政治犯用粪便涂抹自 已,以免被他犯人强奸。Boniato是关押死刑犯的监狱,条 件更恶劣,食物被污染,传染病普遍,诸如斑珍伤寒和麻风病相当普遍。结果,数百犯人死于饥饿和缺乏医护。1995年政治犯与普通犯人举行了一场长达30天的绝食抗议,但未取得改善。(658)
   
   有些监狱仍使用铁牢。铁笼一米宽,一点八米高,十米长,没有水或卫生设施,犯人关入其中达数周甚至数月。有的监狱迫使犯人赤身裸露会见亲 人,女犯人时常成为看守性攻击和侮辱的对象。自1959年超过1100名妇女因政治原因被关入监狱。她们时常被迫在看守面前赤身洗澡或被欧打。Dr. Martin Frayde 是卡氏的老朋友,他描述哈瓦那Nuevo Amanecer监狱时说:犯人通常被强迫劳动12至15小时;此种监狱制度显然有巨大的经济利益;1978年有15000至20000名良心犯。1986年12000至15000名政治犯被分别关押于55个区监狱。今日卡氏 政府仅承认关押有400至500名政治犯。1997年春发生另一波逮捕潮。古巴人权代表称:今日古巴已不再有酷刑,大赦国际认为1997年古巴政治犯至少还有980至2500人。
   
   4、尼加拉瓜共产党政权。1982年6月,大赦国际估计4000名皇家卫队及数百名政治良心犯被关押;一年后政治犯上升到20000余人。更为惊人的是大量反革命失踪,及在逃亡中被杀。1983年成立专门审理政治案的法庭,法官均由共产党政权任命,他们多与秘密警察有密切联系,律师多仅作走过 场的秀辩;法庭通常接受任何法外允许的有罪证据。
   
   5、秘鲁毛派共产党,1980年12月23日,秘共毛派实施首例“大众司法正义”,暗杀了一名叫做梅迪那(BenignoMedina)的地主,虽然此时其仅有200至300名成员,它迅速展开消灭中产阶级和上流社会及国家安全部队的行动。1982年8月,毁坏农业研究和实验中心,屠杀动物,放火烧毁仪器设备;一年后,技术研究所亦被袭击,所 长阿兰萨亚(TinoAlansaya)被杀害。随后8年,600名在农村的工程师被杀。1988年美国公民康 斯坦汀(Constemtin)被杀害;同年12月4日两名法国援助工人被杀。1982年1月秘共桑德罗马列派在学生面前屠杀两名教师;数月后,67名叛徒被“人民法庭”随意公开处死;1983年4月,55名秘共游击队员控制Luconamanca地区后,用斧头屠杀了32名叛徒和其他被抓获的逃跑者,共67人(包括儿童)被屠杀。这次屠杀旨在显示桑德罗的权威与冷酷无情。1984年至1985年,桑德罗马列派侵犯对象扩大致政府官员,1983年11月,暗杀了矿区佩斯科(Cerro de Pesco)市长,因政府没有及时作出反应,该地区的好些市长副市长因而辞职逃亡。1982年桑德罗马列派屠杀了200人,1983年杀了2000人,1984年共发动240次行动,超过400名军警丧生;1985年,马列派秘共残杀了7名地主,他们的耳朵,眼睛,舌头被割除;他们还用塑胶炸药暴炸在Cuzco Arequipa的发电中心。桑德罗在Amazonia建立起集中营,惩罚任何背叛者。自1983年起,被奴役的农民便试图逃离桑德罗占领区,任何被抓住的逃亡者被立即处死,被关入集中营者被强制学习,蒙受饥饿与奴役与剥夺之苦。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