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民族英雄蒋介石》76 英勇的太原保卫战 ]
郭国汀律师专栏
·岂能将英雄义士杨佳与希特勒、哈尔曼、唐永明相提并论?!
·杨佳案7名涉案警察证人和杨佳的母亲必须出庭作证
·郭国汀预言死刑将造就更多杨佳
·杨佳略传六则一揽
·悼颂杨佳
·杨佳依自然法无罪而且是个值得国人敬重的英雄!
·郭国汀再谈杨佳案的辩护
·郭国汀律师的臭文
·正义、尊严、公道与犯罪----杨佳有罪吗?
·敬请关注声援失踪的律师英雄张鉴康
·强烈谴责中共胡氏当局非法剥夺人权律师张鉴康的执业权
·坚决支持李国涛先生的义举,反对极权专制独裁政治!
·严正责令胡锦涛及中共当局——立即无条件释放民运志士李国涛!
·强烈谴责中共恶意迫害自由战士杨天水、许万平/郭国汀
·强烈谴责中共流氓暴政政治迫害冯正虎先生
·历史耻辱柱上的中国法官
·中国律师受迫害的根源何在?-—声援支持高智晟律师
·良知律师朱久虎被刑拘突显中国司法制度的流氓化/郭国汀
·闻小乔遭警方驱逐毒打有感
·强烈谴责中共专制暴政纵容黑社会暴力侵袭郭飞雄先生的暴行!
·敬请各界朋友们关注声援支持正在为全民族承受无边苦难的英雄郭飞雄
·郭国汀敦促胡锦涛立即无条件释放人权英雄郭飞雄、高智晟的公开函
·强烈谴责上海市当局非法拘禁李剑虹 郭国汀
·专制流氓暴政本质的再暴露——强烈谴责中共流氓黑社会企图暗杀高智晟律师
·严正责令胡锦涛立即无条件释放朱宇飙律师!
·评论严正责令胡锦涛立即无条件释放朱宇飙律师!
·强烈谴责中共专制暴政迫害人权律师杨在新!
·强烈谴责胡氏专制暴政滥施淫威迫害当代中国最高贵的人吕耿松
·中共专制暴政再次公然指鹿为马!——我为陈树庆先生抗辩
·强烈谴责中共流氓专制暴政悍然施暴人权律师李和平!
·谁是精神病?!敬请关注自由思想者贺伟华先生
·郭国汀敬请全球华人关注自由思想者贺伟华
·强烈谴责胡氏专制暴政对中国知识分子的政治迫害!---我为荆楚抗辩
·严正警告胡锦涛:立即无条件释放高智晟律师!
·郭国汀谈胡佳案
·恶法不除,国无宁日/郭国汀
·严正学先生何罪之有!
·中国涉外案件没有一起获得执行 郭国汀
***(50)坎坷人权律师路
·郭国汀致中国律师网全体新老网友的公开函
·成为一名人权律师!---郭国汀律师专访
·令我热泪横流的小诗 郭国汀
·无知缺德者当权必然造成人为灾难--正视科学尊重科学
·我们要说真话-答红旗生的蛋 郭国汀
·出身论,成份论应当休矣!
·民族败类!你是否中国人?
·说句心里话
·孔子当然伟大.郭国汀
·时代不同了! 郭国汀
·可敬的国安公安或网警请自重!
·我们决不再沉默! 郭国汀
·秋池君倡议创立中共中国律师网上支部有感/南郭
·我有罪,我可以再作一次自我辩护吗?
·错兄你该醒醒了!
·给某北大高材生的公开函
·答"语文大师"之指责
·答错别字的终结者/南郭
·吾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捍卫阁下的自由表达权。错兄的贴还是应当保留
·答龙吟君/南郭
·答紫兄质疑/南郭
·答醉翁
·答迷风先生/南郭
·驳上海当局特务造谣抵毁郭国汀律师的谎言/南郭
·答紫兄质疑/南郭
·吾不同意你的观点,但坚决捍卫阁下的自由表达权。
·郭国汀:我向错兄致歉--同时为错兄说句公道话
·我的观点与立场--驳非法入侵
·郭国汀 汝吹牛!
·南郭不但会骂人而且必将把“乡愿,德之贼”型的小人骂得狗血喷头!
·纯属多余的担忧
·伟大的中华文明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答孟庆强
·我看郭国汀律师
·剥放屁狗们的皮----公安国安网警与郑恩宠
·亦曰将无同,兼斥郭国汀、刘路之类,并向相关版主求教
·对内直不起腰者别指望其对外挺身而出
·南郭/对周树人的评价吾深以为然
·世上最美丽者莫过于大自然——人的本质、伟大
·令郭国汀律师老泪纵横的真情
·南郭:为当代中国人的幸福而努力奋斗
·心里话三步曲/郭国汀
·致刘路及中律网友们新春祝福/郭国汀
·驳上海当局特务造谣抵毁郭国汀律师的谎言/南郭
·我的声明与立场------南郭与中律网友们的对话
·语言与民族密不可分——奉旨答复小C:/南郭
·致刘路及中律网友们新春祝福/郭国汀
·学习方法与读书计划答小C网警同志/南郭
·英雄伟人与超人/郭国汀
·中共党奴的“学术”
·我倒宁可相信李洪东仅仅是因为无知/南郭
·愿王洪民先生的在天之灵安息!/郭国汀
·堂堂正正做个真正的中国人!/南郭
·中国律师朋友们幸福不会从天降!/北郭
·令我感动的赞美!/南郭
·谢谢网友们关注天易律师事务所的命运
·公开论战化敌为友——新年致词/新南郭
·中国涉外案件没有一起获得执行 郭国汀
·宣战演讲名篇
·中共外逃贪官大多是政治斗争牺牲品问 采访郭国汀
·就宗教论坛封郭国汀笔名事致小溪的公开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族英雄蒋介石》76 英勇的太原保卫战

    《民族英雄蒋介石》76 英勇的太原保卫战

   

   郭国汀译著

   

   

   1937年11月19日国军不战放弃苏州;第15和第21集团军从江阴到无锡建立了一道防线,日军突破之,常州11月29日陷落,丹阳12月3日沦陷;蒋介石已将多数政府部门迁往重庆,将军事部门迁至武汉,蒋下达详细的保卫南京的命令。[1]日军第一军1937年9月17日攻占北平,24日取保定。蒋介石坐镇武汉指挥,10月8日,日军取Chengting,10月10日占石家庄;11月4日-6日经小战取安杨和Taming,汤恩伯未经命令,擅自率部撤入山西,但由于他是黄浦系高官,未受纪律处分。1937年9月24日,日军第2军取苍州(Tsangchow);山东军阀韩复渠避战,因拟投敌,阻止李宗仁部进入山东;10月15日,德州沦陷。1937年12月24日,韩复渠放弃济南,带上金银财宝和银棺材及省财政现金乘列车南逃,数日后青岛市长步其后尘亦南逃;1938年1月10日,青岛沦陷;韩复渠最后放弃军队逃往开封,随即被诱捕,经军事法庭审理于1月24日判处死刑(1929年冯玉祥,阎锡山,汪精卫联手反蒋之中原大战,是因为蒋用贿赂手段收买韩复渠,他背叛了冯玉祥率部投诚蒋介石,从而瓦解了反蒋联盟)。一名四川军阀亦经军事法庭审判后处决,共有九名不可靠的将军被审判后处决,另30名将军被解除职务。

   

   1938年初,从江苏到山西前线,超过60万国军投入战斗。在北方有些国军打得不错,但旧的地方利益很快抬头,阎锡山拒绝与中央军协作,旨在保存自已最精锐部队。同时关东军侵占内蒙。1938年2月12日第3路军奋力反击令日军震惊,国军收回济南部分地区,国军51路军试图收复蚌埠但未果。蒋调第20路军至徐州,从山西调来第2路军,并令第3路军从后部袭击日军。1938年3月14日,日军第10师,攻占太县等三座县城,但一一遇到国军顽强抵抗。

   

   太原保卫战中日双方伤亡均惨重。1937年忻口会战爆发前,第9军军长郝梦龄鼓励官兵“此次战争为民族存亡之战争,只有牺牲。此谓我死国活,我活国死。”战争打到白热化阶段,他亲自到前线督战,告诫官兵,“现在我同你们一起坚守这块阵地,决不先退。我若是先退,你们不管是谁,都可以枪毙我!你们不管是谁,只要后退一步,我立即枪毙他。”郝梦龄将军是抗日战争中国军牺牲的第一位军长。1937年11月2日,日军7万人直扑太原,66军65师196旅旅长姜玉贞奉命死守原平等待援兵。“有我姜玉贞在,就有原平在,我姜玉贞誓与原平共存亡!”他和5000官兵下定决心,血战到底。与日军在此血战十日,反复进行拉锯战,姜玉贞亲自率领敢死队冲锋。后阵地上只剩下二三百人,姜玉贞奉命突围,但在突围途中中弹牺牲。国军在原平的死守为忻口会战歼敌2万赢得了时间。日军爆炸一个矿山,突破太原城墙。太原守军多四散而逃,剩下傅作义部顽强坚守。直至11月8-9日,日军经狂轰烂炸无数生命后占取太原。[2]曾参加徐州会战、太原会战的川军第一纵队司令,第45军军长邓锡侯1937年9月5日,四川举行万人“各界民众欢送出川抗敌将士大会”上发表演讲:“川军出川抗战,战而胜,凯旋而归;战如不胜,决心裹尸以还!”“我们是踏着先烈们的血迹前进的,后方的人民,要勇敢地踏着我们的血迹而来。前赴后继,一定能战胜敌人!”

   

   炸黄河堤事件:台儿庄会战后,随后日军增兵河南,1937年11月,日军抵达安杨地区,国军从第一战区抽调最精锐部队,在东西两线迎战日军。国军于1938年5月27日将日军D部赶出廊坊。商城的第32路军血战6日,但开封仍于6月6日失守,郑州危在旦夕,武汉告急。两天后,日军骑兵抵达新城,逼近郑州;蒋介石被迫下令炸开黄河堤以阻止日军势必不可挡的进军攻势,洪水淹没河南、安徽和江苏大部地区,决堤的黄河水宽20里,600万人受灾,数万人死于水灾,水灾随后又引发瘟疫和饥荒,上百万人或淹死,或死于本来就已极缺生存资源的状况,因此灾区人民对国民政府非常仇恨。[3]蒋介石有意利用黄河作为战略手段是首次。从短期效果析,他的策略是成功的,此举迫使日军退回东部,为政府撤至重庆及迁徙大量工厂设施赢得了宝贵的时间。对蒋介石及国民党精英和多数受过教育的公众而言,炸堤是可以接受的全面抗战焦土战略手段。从长远看,他忽视农民生命的做法,为共产党反对国民政府创造了某种条件。[4]

   

   [1] Edward L.Dreyer, China at War,1901-1949, Longman, London and New York, 1995, p.219

   

   [2] Edward L.Dreyer, China at War,1901-1949, Longman, London and New York, 1995, p.224

   

   [3] Jonathan Fenby, Chiang Kai Shek,China’s Senoralissino and the Nation He Lost (Carroll & Craf Publishers NewYork, 2004) P.321.

   

   [4] Edward L.Dreyer, China at War,1901-1949, Longman, London and New York, 1995, p.229

(2012/09/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