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南郭:关于孙文评价与网友们的争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27)《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郭国汀编译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
·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2)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3)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4)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5)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6)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7)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8)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9)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0)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1)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2)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3)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4)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5)
·列宁不为人知的故事(16)
·列宁是天真无知与考茨基的远见卓识
·马克思私生子考评
***(28)《苏俄革命》郭国汀编译
· 列宁共产主义实践的恶果
·极权主义术语的由来
·苏俄十月革命真相
· 列宁首创一党专制体制
· 卖国求权的布列斯特和约
·革命的真实含义
·支撐沙皇的五大政治力量--俄國革命前夕的历史格局
·1917年俄国二月革命
·权欲知识分子与苏俄革命
***(29)《基督教与人类文明》郭国汀编译
·《基督教与文明》
·基督教是自由资本主义之母
·基督教与共产党暴政
·天主教皇与犹太人
·纳粹和法西斯极权主义与基督教及罗马教皇
·极权主义是基督教文化的产物吗?
·纳粹决非极左而是极右也非国家社会主义而是国家资本主义
·恐怖主义与反犹太主义
·纳粹极权兴亡简史
·进化论与基督教信仰
·西班牙宗教法庭
·中国基督教发展简史
·基督教与现代语言
·基督教与理性
·基督教的慈善爱与大学文化教育
·罗马帝国为何迫害基督教?
·基督教与诗歌文学音乐绘画建筑艺术文化美学
·基督教与科学和利玛窦
·基督教与法学
·基督教与哲学
·基督教与自然科学和人文教育体制
·基督教的人人平等和反奴隶制
***(30)《近现当代真实的中国历史》郭国汀译著
·为抗日救亡战争血洒长空的美国空军飞虎队
·蒋介石打输国共内战的七大原因
·西安事变真相
·宛南事变真相:毛想迫斯大林支持他与蒋介石争权同时借刀杀项英
·史迪威与蒋介石的命运
·腐败无能的满清屈辱史
·宛南事变真相
·西安事变真相
·到底是谁领导了抗日救亡战争?
·抗日救亡战争简史
·毛泽东再批判
·郭国汀 毛泽东批判
·国民党比共产党好得多,蒋介石比毛泽东高贵得多
·文革是人类历史上最荒唐最愚蠢最无知最残暴之举/郭国汀
·老毛和中共是中华民族的千古罪犯
·赫鲁晓夫评论毛泽东
***(31)《孙文传奇》郭国汀译著
·南郭:关于孙文评价与网友们的争论
·有关孙中山评价的争论
·孙中山、蒋介石与苏俄
·孙中山蒋介石与苏俄的原则性区别
·《孙中山传奇》郭国汀编译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郭国汀编译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身世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3、孙文共和民主革命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6、日本政要支持孙文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8、义和拳乱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9、革命派与改良派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0、孙文革命与华侨和留学生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1、晚清的改革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传奇》12、四处筹资促革命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3、黄花岗起义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4、保路运动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5、武昌起义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6、袁世凯趁虚劫权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7、辛亥革命的意义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8、捍卫革命精神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19、宋教仁遇刺
·《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20、二次革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南郭:关于孙文评价与网友们的争论

南郭:关于孙文评价与网友们的争论

   

   写在辛亥革命一百周年孙中山辛灏年批判大纲(--叶宁—节选自十月八日中国高光俊主办的纽约各界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和十月十日由民主中国阵线美东分部纪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研讨会上的演讲)

   南郭按:信箱中收到一篇署名为叶宁的批判大纲,完全不能苟同此文的主要论断,更不敢苟同此文的文风。没有证据,没有举证, 没有论证,唯有信口开河式的论断。如此论文断事岂有不误大事之理?辛灏年博士是对中国近现代史有真实深入研究的专家学者,也是中国人中罕见的正直诚实正义的学者,其《谁是新中国?》是研究中国现代史必读佳作,决非如作者所贬损的那样。此文文风极为恶劣,仅供各位读者引以为诫。

   叶宁先生,请问此篇大作是您的真作吗?如果是,我认为缺点不少,通篇没有证据,没有论证仅有片面性结论。如果你有详细论证,不妨公示,以支持你的结论。此外,你为何对辛灏年先生如此深痛恶绝?愿闻其详。我认为对孙文的评价恐怕不宜以如此,共产党从来对孙中山是虚情假意而非真推崇,共产党串改伪造孙文之”联俄容共“为联俄联共扶助工农三大政策的新三民主义是事实。有关孙文吹牛皮说大话的毛病其实是实际政治家的通病,孙文为拉资助信口承诺予资助者丰厚回报的事 件确实不少,然而无一兑现,至多仅有口头出卖国家利益之嫌。但结合当时的现实情况,多少情由可原。无论如何,我认为你不应当如此批评辛灏年先生,我认为辛 灏年的当代史研究是相当严肃认真的,他有关孙中山及中国近现代史的研究成果是非常有价值的。

   叶宁:国汀兄,中山二次革命,不断革命,践踏法制,祸乱民国,叛国卖国,暗杀同志,记者,鼓吹极权主义,甘当马列子孙儿皇帝,开门揖盗,引苏俄极权主义侵华势力 之恶狼入室,陷中华民族于极权主义浩劫,铁证如山。对此,我会以专著给各位一个交代。对辛,我只有一句话:“都快活到进棺材的年龄了,知道怎么做人吗?” 叶宁

   

   查建国先生的看法是有道理的,也是中肯的。但同时也应该看到,蒋介石对共斗争频频失误,对中共情特的渗透全面失控。对乱党镇压不力,在意识形态的斗争中常 常处于失语状态,处处被动挨打。+对共作战中,组织涣散,用人无方。治军不严,瞎指挥,乱指挥。此公守土有责,失地有罪,陷大陆数百万国民党同志于中共迫 害屠杀而不顾,更陷六亿大陆同胞于极权专政之奴役而苟安于一隅海岛,难道不应该查究问责?而任由辛灏年这样的忽悠“史学家”用报喜不报忧的党八股曲笔任意 涂抹?外交方面更是驱使一帮碌碌无能之奴才,致使一个旧金山公约的共同发起人,二战之五大战胜国之一的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中华民国竟然以“蒋介石集团”的不 雅之名于1971年十月被不体面地“驱逐出”联合国以及联合国安理会,放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联合国及其安理会的席位。顺便讲一句,“恢复”一 语,联合国当年使用的话语忽悠,一如日后忽悠历史学家辛灏年“教授”数百次使用的忽悠话语“复辟”一样滑稽,一样畅行无阻。查中华人民共和国在1971年 之前,从无在联合国的在位记录,何言“恢复”?查国史纪录,一九四九年之前,马列主义极权主义的流氓无产阶级专政从未在中国大陆在位与被推翻之记录,何言 “复辟”或“反复辟”?(1931年十一月七日在江西瑞金的那个苏联傀儡国倒是有过在位和消失的纪录,但显非辛灏年“复辟”所指。)叶宁

   郭国汀:叶宁兄,您好!坦率地说,我不敢赞同您对孙文的彻底否定性评价,也不能同意您对蒋介石的评价;既然您有专著问世,不妨届时再论。

   

   有关孙文与蒋介石,兄弟我也多少有点了解,我的研究资料全部源自英美大学中国问题专家的专著,我对孙、蒋的评价可能与您相反。孙、蒋皆有不少毛病缺陷是事实, 但他们本质上属仁心有余的正人君子,他们皆是真正为中华民族的根本长远利益奋斗终身之人;国民党与共产党有本质的区别;前者是尊重传统文明,遵从自然法和人性的正常社会,后者是反传统,反自然,反人性的颠倒是非的反常社会。因此决不能将孙蒋与毛邓江湖或将国民党与共产党相提并论。

   

   指控孙文叛国卖国,暗杀同志记者鼓吹极权主义,恐怕与事实不符,没有任何可信的确证可以证明孙文有过任何此类情事。至于俄国共产主义引入中国,决非孙文之过,引入共产党者是李大钊,全世界孙文只有一个,但苏联的共产国际在全球建立了90个共产党,其中44个一度夺取了政权,可见,是否有孙文无关紧要;孙文之所以最后联俄国容共,是一种为了经济军事援助的权宜之技,孙文的错误在于过于自信,他以为自已完全能控制共产党,属于严重过错,而非故意犯罪;孙文最大的毛病并非所谓卖国,而是他可能因为知识不足,为了游说外资,屡屡有吹牛皮说大话及反复无常的坏习惯,从而严重损害了(尤其对西方国家)他的政治信用,导致西方国家,除了日本和德国没有一个资助孙文。

   

   共产党渗中国是历史的必然,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共产党早在1920年7月便已由共产国际维津斯基在北京引入,孙文最终决定联俄是在1923年1月, 且直到此时及直到他病故,孙文一直未停止争取与西方民主国家的资助努力;将中共极权暴政的罪孽归因于孙文根据严重不足,且与历史史实严重不符。

   

   我基本赞同辛灏年先生的历史研究的主要论点,学者不可避免会有自已的政治立场,恐怕全世界的学者概莫能外。大家既然都是反共志士,同道间应当相互宽容,妥 协协商为要,千万不要动辄指责嘲讽挖苦,不要将对付中共流氓的方法运用于同道之间。既便有所得罪,宽宏大量为要。无论如何,学术观点可以不同,甚至相反, 但应当以理服人,以证据证明,而非以势力压人。大家应当多检讨自已的不足,宽容同道的缺陷。祝好!国汀

   叶宁:国汀兄,我非常理解你对孙中山,蒋介石难以割舍的心结。但君可知否:墨写的谎言不能掩盖血写的事实。在中国从满清的皇权专制走向共产极权暴政的腥风血雨的一百年历 史转折过程中(从坏的专制变成更坏的公产极权),有一位扮演了无人能够取代的,承前启后关键角色的人物:孙中山。此人实为“一国国贼,两党党父(冯胜平语)三姓家奴,十恶不赦。”

   

   孙中山狂热鼓吹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被极权主义魔鬼附体,散见于孙中山文集,训话,和书信中。白纸黑字,历历在目。孙中山组建中华革命党试图实行个人独裁,遭到党内同志抵制唾弃。孙中山游戏二次革命,践踏法制,祸乱民国,失道寡助,不一月全军覆没,自己狼狈出逃。孙中山毫无心肝,为了对陈炯明泄愤,竟不 顾下属劝阻,悍然亲手向无辜的广东市民开炮,造成和平市民多人死于孙大炮的飞来横祸,犯下战争罪。孙中山伙同蒋介石暗杀光复会创始人陶成章,早已是定论, 至于宋教仁是否为孙暗杀,孙由极大的嫌疑。孙中山叛国卖国,于1912年和日本签订卖国11条,主动割让东三省主权与领土,从1923年孙越宣言到 1924年国名党一大前后,孙中山彻底投靠苏俄极权主义侵华势力,甘当马列子孙儿皇帝,开门揖盗,引苏俄极权主义侵华势力之恶狼入室,陷中华民族于88年之久的极权主义浩劫至今,铁证如山。孙大炮就是石敬瑭,吴三桂式的人物。凡此种种,怎么能以“仁心有余”来敷衍搪塞?史学是研究后果的,动机有那么重要吗?再说,此人的动机有那么纯洁吗?看看他1912年二月的皇陵祭文就知道了。君声称“研究资料全部源自英美大学中国问题专家” 对这班英美大学的中国问题专家,我可不敢恭维。从费正清到科恩,除了误导本国政府造祸中国人民以外,很少有说清醒话的时候。这“中国问题专家”还不如你郭国汀自己来当更为稳妥。

   

   辛灏年治史,主题先行,一面倒。语境混乱,写的是“反复辟”演义。确实忽悠成分居多,哪里是正经做学问。此人一再耍弄朋友,缺德。

   郭国汀:叶宁兄,因现在得全力以赴读书,故暂时没有过多时间辩论,尽管我认为你对孙文的评价明显过头且证据可信度严重不足,你的分析可能存在片面性及先入为主等主观态度,我不会反对你持自已的观点,我当然也不会轻易改变我的观点与立场。

   

   不过有关孙文真相,我本人只是2009年以来才有所研究,你若有兴趣不妨看看我编译之《共和革命之父孙中山》,主要作者是以色列耶路撒冷大学历史教授,对孙文的评价相当客观公正;有关蒋介石真相请参阅吾编译之《还原蒋介石》,主要作者是日本中日关系研究专家Keiji Furuya, 他的蒋传应当是最俱价值的一部,同样相当客观公正;编译这两本传记过程中,我查阅了图书馆中所能找到的所有相关同类专著;一般而言西方大学历史教授专家学者,没有利害关系,纯属做学术研究,故相对比中国人自已更客观公正,而且我并未援引任何费正清或科恩教授有关孙文或蒋介石的说法,此外,西方大学非常讲究学术规范,因此,我完全不采信大陆体制内所谓教授的论著,因为他们必定被阉或被迫自宫。

   

   正是在研究孙文和蒋介石过程中,我得出结论:孙和蒋其实都是仁心有余的正人君子,尽管他们也有不少毛病与缺陷,但都是人性的自然不足,而非如共产党那样的邪恶基因。在我看来孙文和蒋介石均是中华民族最优秀的儿子,随着孙、蒋研究的深入,将会日益证明这一结论。必须指出的是:中共纪念孙中山纯属为了抢夺政权法统的合法性之需,事实上,中共历来任何串改伪造孙文的思想理论。最典型的正是“孙文晚年已将”民族民权民生的三民主义“改为联俄联共扶助工农的三大政策的 新三民主义,中共一贯欺骗成性,千万不要采信中共流氓暴政的任何说法,也不能不加分析论证地相信任何中共体制内的所谓“教授,学者,专家”的说法(诸如杨天石,袁伟时之类)。

   

   无论如何,孙文是共和革命之父是公认的历史事实,孙文是中国革命的象征,而当今中共暴政唯有革命一途方有可能终结之。顺颂安好!国汀

   叶宁:国汀兄,由于决定和缺德寡信的小人辛灏年打一场笔墨官司,我确实存在主题先行的问题。也正是为了和缺德寡信的小人辛灏年打一场笔墨官司,所以我正在拜读你的大作。 打开你的文库,我楞住了:我被展示在我面前洋洋大观,百科全书般的著作镇住了。你推荐的那些著作我都拜读了,你没有推荐的,我大多也读了。你让我少走很多 弯路。辛灏年和你不在一个层次上。你们俩的治学态度也不一样。基于你对于极权主义的深刻的理论分析,我相信你终究会对“反复辟”山寨体忽悠史学嗤之以鼻。 复辟反复辟对我们重要吗?今天的英国子民和美国公民不都是自由公民吗?但我们就不一样了,摊上一位不断折腾“反复辟”的“革命国父”,我们同胞今天受尽共 产极权奴役。为什么我要批判被国共两党共同供奉的同一块牌位孙中山呢?当年(1925)章太炎给孙文的挽联很说明问题:举国尽苏联,赤化不如陈独秀;满朝皆义子*,碧云**应继魏忠贤***。我相信人品学问有如郭兄者,我们终究会越走越近!叶宁拜上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