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網絡作家更的的《鱼挂到臭,猫叫到瘦》出版]
更的的空間
·更的的:《小馄饨》
·更的的:《伞》
·更的的:《鞋子》
·更的的:《电视机》
·更的的:《头发》
·更的的:《杨玉环》十則
·更的的:《洗车铺》二則
·更的的:《茶馆、旁边》
·更的的:《镜框里的字画》
·更的的:《不同的男人 同一个梦想》
·更的的:也來說說韓寒(兩則)
·更的的:《土地庙》
·更的的:《女娲》------写在妇女节
·春 三則/更的的
·更的的: 《一个老板》
·更的的:《奶酪》
·更的的:《今天的午饭》
·更的的:《小狗狗》
·更的的:《指甲》
·更的的:《菜场》
·更的的:《一条路》
·更的的:《小木桥》
·更的的:《新市桥》
·更的的:《真诚》
·更的的:《 无缘无故的爱》
·更的的:《朋友》
·更的的:《韩寒的文化》
·更的的:《啼笑皆非说“常识”》
·更的的:《教育,不是为了培养人才》
·更的的 故事新編:《出关》
·故事新編:《后羿》/更的的
·故事新編:《夸父追日》/更的的
·故事新編:《精卫》/更的的
·故事新編:《白虎节堂》/更的的
·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快活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水泊梁山》/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大人国》 /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豕啄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两面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犬封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劳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怡红院》/更的的
·故事新編:《栊翠庵》/更的的
·故事新編:《潇湘馆》/更的的
·故事新編:《盘丝洞》
·故事新編:《思过崖》 /更的的
·故事新編:《丽春院》
·《不醉无归》
·《夕阳西下》
·《燃烧的心》
·《剑客站着》
·《抽丝马洞》
·《再说抽水马桶》
·《有句方言不大好听》
·《金蛋还是银蛋》
·《我能证明!》
·《说说这个超市》
·《一个男人购物》
·《生活在别处》/更的的
·《好姐妹职介所》/更的的
·《清平山》/更的的
·《多瑙河之波》/更的的
·《钟楼怪人》/更的的
·《猫眼看人》/更的的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更的的
·《One night in Beijing》 /更的的
·《雪山》 /更的的
·《丝绸之路》 /更的的
·《黄水谣》 /更的的
·《生活在别处》(二)/更的的
·《金陵塔》/更的的
·《行街》/更的的
·《二泉映月》/更的的
·《江河水》/更的的
·《阳春白雪》/更的的
·《山间铃响马帮来》/更的的
·《老妈发飙》 /更的的
·《笑傲江湖》/更的的
·《良宵》/更的的
·《绣荷包》/更的的
·《懒画眉》/更的的
·《暗香》/更的的
·《采茶扑蝶》/更的的
·《杨柳叶子青》/更的的
·《对花》/更的的
·《什么是男人》/更的的
·《 男人的外表》/更的的
·《再说外表》/更的的
·《还是外表》/更的的
·《依然是外表》/更的的
·《再再说外表》/更的的
·《外表的困惑》/更的的
·《眼睛》/更的的
·《男人的服装》/更的的
·《还是服装》/更的的
·《再说服装》/更的的
·《几十年前的流行》/更的的
·《棉毛裤》/更的的
·《小菜》/更的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網絡作家更的的《鱼挂到臭,猫叫到瘦》出版

2012年08月21日 02:37 路艳霞 来源:北京日报 本报讯(记者 路艳霞)知青小说《鱼挂到臭,猫叫到瘦》近日由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出版。在前天举行的研讨会上,曾经有过知青经历的评论家,赞该书是知青经验的智慧表达。该书原本是一部网络小说,由于其对知青生活的“质感”描写而受到读者喜爱。为了想办法回城,知青不敢接受爱情和婚姻,于是“鱼挂到臭、猫叫到瘦”,青春飞快流逝,他们在等待中渐渐人老珠黄或者白了少年头。而该书作者更的的,曾经有过知青经历,目前还是个神秘人物,公开资料甚少。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张抗抗称该书很真实,没有声嘶力竭的血泪控诉,没有暗无天日的无边苦难,“写的就是生活,这个生活跟人的生活是密切相关的,不是大事件。”“对知青的经验怎么表达,需要智慧。这些年我们对那段历史的表达,缺乏智慧,缺乏像作家王小波那样的智慧,现在增加这本书,感觉是很有智慧的。”中国人民大学人文学院院长孙郁说,他要向更的的表达敬意。

   张抗抗点评:更的的——不奇而新,怪了 读完更的的长篇《猫叫到瘦,鱼挂到臭》,叹服。更的的叙事文字简省,多一字不可。更的的对“插青”及乡民衣食住行、日常劳作情景的描述不厌其烦,少一字不可。更的的行文腔调平稳,絮絮悠悠笃笃定定,还原了20世纪60年代沉重缓慢的乡村节奏。更的的讲故事不动声色,知青生活与乡村人物交叉融合,犹如塘水清清,灌渠浊浊,猫伏岸边,鱼沉浅底,各得其所。更的的语言不着色不用力,轻轻松松勾勒出一幅苏南地区贫穷秀美、素淡安稳的乡俗水墨图景,颇有汪曾祺之风。更的的不屑以新、奇、怪的情节设置诱人,小说内容并未溢出以往知青文学作品的内容范畴。他只是在茅屋南北的薄墙上对角凿穿了两个窗框洞,使得光线的明暗有了对比,让濡湿沉闷的空气开始对流,于是往常被遮蔽的暗角里隐匿的压抑与欢娱,兀然凸显出来。只须换一个新视角,无须猎奇,目光即可洞穿旧天空的新云彩。 更的的古体诗词的功夫了得,这个老知青比较有文化。好的语言不在于你说了什么,而在于你能怎样让语言自己说。更的的把少时读过的文学经典、苏联歌曲、文革时期的标语口号、领袖诗词等所有时代的标记物,点点滴滴天衣无缝地杂糅镶嵌于字里行间,作品的年代与背景,便都浸透在其中了。说是知青小说,更的的其实包藏了“越界”的心思,他详尽记下乡村四季农田劳作的工分账单,记下当年衣物食品的价格明细,记下“竹窝里”家家户户的来历与去路,也就记下了文革时期“国民经济”的真实状况与社会文化形态,无意或有意为那个时代留下了一份珍贵的备忘录。更的的假借知青的炉灶,煮出了一锅文革城乡世相的新米饭,再添一把柴,人性焦糊的锅巴就有了嚼头。其实我一开始并不喜欢这个以乡间俚语 “猫叫到瘦,鱼挂到臭”命名的书名,我曾误以为是一部俗滥的言情小说。读完该书,洗心革面,脑子里跳出一个词“空耗”。 “空耗”的不全是青春期蓬勃的情欲,而是人的生命能量、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身体与精神资源,在庸常乏淡昏黑饥饿的等待中,白白损耗、消磨、直至萎顿溃灭。那是何等“反人性”的曾经。于是,“猫叫到瘦,鱼挂到臭”——便成为一个时代的形象特征。30多年前,我曾在杭嘉湖北部一个富庶的小村,短暂插队三个月,与该书描述的太湖流域以北的苏南农村生活,属于同一文化圈,因而颇感亲切。那一带民风开化,乡间的男欢女爱,确有摸“亲家母”(即情人)之风。我的医生外公曾是颇受多位女性喜爱的“亲家公”。或可证实更的的此说并非杜撰,经得起读者检验。知青文学30余年后,更的的以新的面目悄然而来。好小说自当不断超越前人,这是没有什么道理好讲的。(文章来源:新京报)

   江湖各位大侠点评

   更的的非常擅长用精细而又自然的笔触描写知青生活,知青苦恼,及如何苦中作乐。因他没有禁区,自由地运用丰富多彩的词汇和讲故事的才能。所以在他的笔下,中国农民和城市青年——这些“不速之客”——无不有血有肉、栩栩如生、活灵活现。读者很自然地走进他笔下的生活,历史距离和地理距离似乎已不存在,不同年龄和不同文化背景甚至不同国家的人都被触动。虽然他到现在依然低调神秘,而且这几年才开始在网上发表著作,但是更的的,这个不平凡的作家,会把他不平凡的名字刻在知青文学这块碑上,而且是很高的位置。——法国汉学家 知青问题研究专家 清华大学教授 潘鸣啸

    真实的农村,赤裸裸地、残酷地、毫不留情地剥去宣传、装饰的外衣,把几百万天真、单纯的心灵放在太阳下暴晒,放在贫穷中锤炼,放在愚昧中煎熬……这才是知青上山下乡的意义。 毛泽东没有想到,他把知青们送到的不是农村,而是送进了炼狱。他希望他们完成“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体力锻炼,而他们却开始了突破思想樊笼的探索;他希望他们认识到“脚上有牛屎的农民最光荣”,他们看到的却是愚昧和落后;他希望他们看到真实,他们却用这真实戳穿了谎言。—— 凤凰网高级顾问 华尔街日报中文网专栏作者 乔海燕

    读此书“让人有一种类似观赏苏绣、工笔画或者天鹅绒、波斯地毯一般的细致质感。那个叫“竹窝里”的江南水乡日常生活场景里的鸡飞狗跳,家长里短,烟波水光山色,粪桶鸡窝鹅圈,雾气酒气汗气……完全是有色有味、可触可感的,仿佛是原生态状似的一大把、一大把地掼摔到你面前,刚一开卷,读者就不自觉地被“忽悠”进去了——” 这本书把底层世态的纷繁多彩,特定时代的荒诞与荒芜,饮食男女的人性阴暗与明媚,越写越细,越抠越深,越进到内里越让人心惊;你不需要使劲就已进入了历史言说的“规定情境”,但却要静下心来细读慢嚼,才能品出个中回眸反思、痛定思痛的深邃滋味。然后,你就不由得为作者出手不凡的老辣笔力,暗暗吃惊。—— 旅美作家 耶鲁大学东亚系教授 苏炜

    更的的这本书把琐琐碎碎的农村生活,家长里短,写得这样真切、细致、动人,包括摸亲家母这样违背中国礼教的野俗,全然不猥琐,那些大胆追求爱情和性的农村小媳妇,让人感受到她们的纯朴、善良、热烈,我觉得宛如读《诗经》的“风”。 知青阿毛是个好青年,他有理想追求,聪明又能干,善良又侠义,他爱过人,也被很多漂亮的女子心仪,然而他的爱情是那样坎坷,最后只能在摸亲家母中宣泄。阿毛的爱情和理想都在现实中销蚀了。—— 香港作家联会理事 香港版《鱼挂到臭 猫叫到瘦》编辑 金虹

    更的的,一个有点儿怪的网名。不仅自己看,也要求做知青研究的学生看。 《鱼》的文笔功夫首先体现为很会“泡生活”。作者“泡”在他所描写的生活中,也引领读者“泡”在他所描写的生活中。作者似乎不急于说故事,而是叨叨絮絮说生活——乡村的生活、知青的生活、农民的生活。不疾不徐、不紧不慢、自自然然、轻轻松松、琐琐碎碎,细细腻腻。你不得不佩服作者的语言驾驭能力了。娴熟自然的表达,各式词汇的运用,从局部或个案来说,不露痕迹、自然天成、出神入化、炉火纯青之类的誉词也可以用得上。——台湾中央大学中文系教授 王力坚

    这本书生动地重写了知青故事,写出这代人在土地上扎根的不平凡的经历,尤其是知青一代人与农民建立的温馨而浪漫的关系,笔法幽默、妙趣横生却又常有令人心酸之笔,是一部难得的精彩之作。——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陈晓明

    《鱼挂到臭 猫叫到瘦》,是我看到的关于知青题材的一本好书。真实,不做作。作者有一个独特的视觉,就是关于知青的爱情婚姻问题。这样一个尖锐的矛盾,随着时间的推移,愈来愈尖锐,但是他们无法选择,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等待一个机会的出现。机会虽然渺茫,但是等待是他们与命运抗争的唯一手段。对爱情的渴望,对异性的渴望,每天都在啃噬着他们的精神,啃噬着他们的肉体,这种煎熬,这种对人性的摧残,是这本书对当年知青下放历史的最深刻批判。——北京大学教授 陈浩武

    一部知青的情史,一曲青春的挽歌,荒诞时代的荒唐,让人心旌摇动的性爱,令类的语言,把插队生活描写的出神入化炉火纯青。用明清笔法书写知青小说是一大奇迹,俚语土语文革用语,信手拈来,诙谐幽默妙趣横生,你不得不为作者辛辣老道的功力叹服。一边是男知青,一边是女知青,青春萌动,却要强行压抑各自的本能;一边是鱼,一边是猫,近在咫尺,却不敢相爱。“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借用曹雪芹不朽的诗句,来探讨大有红楼遗风的此书也许并不为过,透过露骨的情色,时代的伤痕,留下的是点点知青泪。——作 家 冷明

    张艺谋买下《山楂树之恋》拍电影,据说拍得纯净非凡。这令我疑心。知青群体不纯净,在那非人岁月里所有人不可能纯净。不纯不净才是正态常态。所有的理想,经过文革的摧残,早已崩塌。相比下,更的的笔下的知青,表现更为真实,行为更为驳杂,言行更为可信。书中出现的“挂屌汉”,有男知青,有男村民,常受性的驱使去寻找女性;书中的女知青,为了脱离贫瘠的农村回城,虽然有青春的冲动,却不敢接受这群“饿猫”野性的呼唤,强行抑制本能,活生生把自己“挂”起来,其中的委屈、悲哀、惶恐,催人泪下。书中农村的年轻妇女,对男知青的爱慕和爱护,虽近性乱,亦传出丝丝温暖,令人尊崇。——出版人 黎服兵

    这是一本描写人性的书,是从江南乡土中拔地而起的著作,甚至带着泥土的潮气、野性与腥味。作者在宏大的历史框架中游刃有余地拾掇着生活表层的细枝末节,这无疑是一项繁复而细致的工作,同时又是作为一个书写者庄严而神圣的任务,因为这不止是知青的记忆,更是不可磨灭的国家记忆。——著名出版人 贺雄飞

    这部书是一代人的集体记忆。作为知青,它真是而准确地敲击着我们的灵魂和神经。阅读它,我几乎无话可说,只有深深的泪水。祈望八零后的知青后代能够幸运地读到它,那样,就会触摸到父辈心底那一道道痛苦和焦虑的皱折。——著名出版人 安波舜

    本书之前的所有知青文学都不敢触及到性,彷佛弗罗伊德的理论在中国知青一代身上全无应验。 上世纪中叶,近三千万青春勃发的青年男女被送到人世间最底层“接受再教育”,剎时间基因繁衍自己的本能和“吃了上顿没下顿,熬过腊月愁春分”的生存环境展开了你死我活的博弈。承担教育者重責的贫下中农们用“鱼挂到臭,猫叫到瘦”一语道破了知青们“想爱而不敢爱,想性而不敢性”这一代人生命中最重要的困境和抉择。——作者是香港知青出版社编辑、香港知青艺术团团长 老三

    这是一部知青小说。但是,它与我们曾经熟悉的知青小说是如此不同。它没有声嘶力竭的血泪控诉,没有暗无天日的无边苦难。它着意书写的是知青时代在竹窝里的日常生活、饮食男女和极富浪漫色彩的风俗风情。在更的的讲述的故事里,我们看到的是曹雪芹、沈从文、汪曾祺、王小波文学传统的承继和延续,他为知青小说的讲述方法提供了崭新的经验,它是一部具有标志性意义的知青小说。——著名文学批评家 孟繁华

   《扬子晚报》点评: 历史总重于时代的变化,轻于人的命运。也罢,在历史洪大的潮流之中,人不过蝼蚁海粟,区区悲欢,何足挂齿。然幸有佳作,让人穿过历史的洪流,感触历史的某个犄角旮旯里一些实实在在的人灵魂的幸福与孤独。更的的写的《鱼挂到臭,猫叫到瘦》即是如此。 一群唱着《西波捏》、《蝴蝶夫人》、《红河谷》的青年人,在“戴花要戴大红花,骑马要骑千里马,唱歌要唱跃进歌,听话要听党的话”时代中,带着“此生不宜高考”的痕迹,被推入到贫下中农的广阔原野中接受“再教育”。于是,“屎窖”、“烧浴锅”、“莳秧”、“挂屌汉”、“挣工分”、“摸亲家母”“车水”……带着古老的野性与粗犷,扑面而来。这些脏剌剌,腥膻膻描写,让人心生惊讶。却又不得不钦佩于作者笔力的粗犷和细致。 在这里,吃饭是最高的底线。“天大地大,生存最大”,“家里还有半瓮头芥菜,月牙潭里有的是水……人生如此,夫复何求”。然而,人是不甘的,不甘于生命寂寞,不公,不甘于人生的被遗忘与孤独。 在现代人的立场上,看历史中的人,目中的沉重总是混淆了轻松与洒脱,甚至会有些浪漫的想象。未历之事,未历之人,总趟不透历史血脉里的肮脏、纯情、浓烈或者冷漠。作者却老辣地卸下历史的浓帐,让人毫无防备地就以一颗赤裸的心,扑向那个叫做“竹窝里”“栗树窝”的世界中。未经历此段历史的我,却也与那“鱼挂到臭,猫叫到瘦”的世界,产生了强烈而奇异的共鸣。“鱼挂到臭,猫叫到瘦。”前队长如此描述知青男女的感情问题。男女情欲是作品的浅层主旨,若仅限于男女情欲之事,就显得作者太求异、太狭窄。小说是畅销书,但作者给了读者一个永恒的主题。这也是特定历史,能激起现代人强烈共鸣的原因。 莫名其妙陷入无法逆转的历史陷阱中,等待耗费了整整一季的青春。此中原因,人人了然于心,作者自是不动声色地揭其荒唐可笑与残忍。但又并未限于对其的批判,而是在等待的苦痛中,透出美好的影子。于是:土剌剌的村子,原始的人性,与不可遏制的清醒和无限美好的理想。那些最肮脏的又是最纯粹的,最痛苦的又是最愉悦的……被等待搁置的青春,还是无法被沉默的青春?我犹豫着,并不知道,哪一种描述更合适它。青春将过的人,胸中却又激荡起辣腥腥的青春的感觉。(徐翠翠 《扬子晚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