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中外共识:中共政权面临瓦解 ]
独往独来
·鹰派罗援将军上微博,被网友揭底脱库,露出一屁股臭屎
·张洞生:不认可俞可平的‘突变是一个民族的灾难’的说法
·钱伟长交信事件
·千家驹:追随中共的报应
·凌峰:习近平军权:银样蜡枪头?
·方忠謀被兒子出賣而死
·实现“不流血”政治转型的中华伟人
·某大人的‘强军富国梦’与访俄的自取其辱
·何清涟: 《人民论坛》调查摧毁了北京的制度自信
·中共应急小组绝密报告泄露 全面应对政权大崩溃
·朱忠康:红色公主们
·资中筠:‘以史为鉴’的不同出发点--人民和朝廷哪个是目的?
·余杰:习近平
·中国网络观察:习总、金三与洗澡
·张洞生:张三一言:对‘让党内一部分人先民主起来’的否定看法
·何清涟等:9号文件、7不准讲与社会绝望
·万里:中共要兑现宪政承诺
·习近平内部讲话曝光 批‘宪政’是引蛇出洞
·素颜格格:请不要和我谈祖国
·郎咸平在清华大学的演讲
·资中筠: 革新中国传统历史观
·柯云路:毛8次接见红卫兵
·许志永:你自信什么?
·习近平炮轰改革派和伍凡评论
·李伟东:从毛泽东到习近平
·辛浩年:中共在抗日战争中做了什么?
·罕见的历史资料:中共‘筹款须知’
·普京和梅德韦杰夫是怎样清算史达林的
·王康铁流:还原抗日战争真相
·杨天石在北大演讲评蒋介石
·【批毛2】。古镜:千古一魔
·【批毛3】以老毛为首的叛徒团伙
·普京的讲话还真一针见血直击中共命门了
·【批毛4】朱忠康:大饥荒与毛的荒淫无耻
·岑超南: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
·【批毛6】丁抒:人祸
·中共向普世价值挑战,和平演变美国的阴谋不会得逞
·【批毛8】文革红8月纪实。250万人逃港
·张洞生:对习大大要把薄苍蝇和周老虎关进笼子扬起来的感想
·【批毛9】老毛与中共‘宁赠友邦无与家奴’的卖国远超满清
·【批毛10】《延安日记》证实毛共假抗日真,卖国
·【批毛11】朱忠康余杰:毛是最大卖国贼
·独家录音:薄熙来自曝江泽民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批毛12】。甘当儿子党的卖国自供状
·张洞生:习近平卸下面具,亮相证明无愧是中共‘黑社会’的正牌老大
·【批毛13】毛远新处死“反革命”张志新真相
·沙叶新惊世反腐檄文:“腐败”文化
·【批毛15】毛泽东宠妃泄性丑闻绝密 就是一个大妓院
·【批毛16】卢弘:毛与一对姊妹花
·【批毛17】杨开慧留下亲笔证词:毛是双料流氓==政治流氓+生活流氓----
·【批毛18】茅于轼指毛泽东奸污好多妇女 中南海为何干瞪眼?
·【批毛19】外面大饥荒 毛性欲变本加厉
·【批毛20】贺子珍死后 新华社悼词曝光毛泽东荒淫
·张洞生:习搞毛体邓用,只能‘加速送党进鬼门’
·铁流阿三士等:毛泽东思想的血腥
·【批毛24】铁流:刘雪庵的悲催人士
·【批毛25】从毛暴君如何对刘周林看毛暴政
·【批毛27】傅纪辉,张洞生,曾伯炎:整杀知识分子毁中华文化是毛共的传家宝
·【批毛28】张戎:毛鲜为人知的故事(一)
·【批毛29】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二)
·【批毛30】张戎:毛泽东鲜我人知的故事(三)
·【批毛31】张戎:毛鲜为人知的故事(四)
·尚秋:再揭中共对海外渗透
·【批毛32】张戎L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五)
·【批毛33】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六)
·鲍彤 :三中全会与习仲勋100年纪念
·【批毛34】张戎:毛鲜为人知的故事(七。完)
·朱忠康编辑:对薄熙来案说透
·张洞生:揭露新老独裁者的谎言欺骗及其残暴罪行以唤醒民众
·【批毛36】祝世华:从冤案探索真实的毛泽东(一)
·张洞生:评刘亚洲上将效忠当今圣上的投名状
·张洞生:对中共高层内斗大戏应‘坐山观虎斗’
·【批毛40】祝世平:从冤案看毛的本质(六)
·【批毛42】祝世华:从冤案看毛泽东本质(七)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1)
·习梦斯撕人--中共历史民间版(2)
·习梦斯撕人--中共历史民间版(3)
·【批毛45】祝世华:从历史冤案看毛的本质(十完)
·张洞生 :侃侃三中全会后的政治形势和走向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3)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5)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 (一)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二)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三)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6)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7)
·【批毛46】朱忠康编辑:百家评述毛泽东
·习梦撕人:(8完)“习胖”学“金胖”,“强军”仿“先军”
·张洞生:中共建立‘东海防空识别区’是打错了算盘, 得不偿失
·【批毛50】大陆出书披露封存近半世纪丑闻 史学界哗然
·张洞生:恶魔周永康是邪恶的共产党制度制造的正宗产品
·中国国情最新数据分析
·郭选年诗词集(二):第五篇 倡廉反腐;第六篇 亲友 先贤
·【批毛53】笑死人不偿命--解放前的党报
·张洞生:中共统治奴役中国和世界人民的骗人的‘中国复兴美梦’必定会被粉粹
·【批毛55】刘家驹:我经历的朝鲜战争
·张洞生 :习主上‘庆丰包子铺’是想托‘喜庆丰收包得龙子’的吉言
·张洞生:世界反‘活摘人体器官’大风暴来临,中共加紧准备对日美战争
·世人被蒙在鼓里的中朝关系
·司马璐:我所认识的毛泽东
· 刘少奇主持“朱德批判会”耐人寻味的众生百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外共识:中共政权面临瓦解


   中外共识:中共政权面临瓦解
   
   2012-09-03
   

    《华盛顿邮报》社论版副编辑杰克逊迪尔在最近一期的美国双月刊杂志《全球事务》上撰文说,中共政权面临瓦解。专栏作家、时事评论员张粟田和民主党人士陈树庆说,中共解体是必然、是大势所趋,现在连外国人都看到这点了,说明中共离解体不远了。
   
   文章说,中共将经历一场经济危机和一次戏剧性的政治变天,而2012美国大选的两位总统候选人奥巴马和罗姆尼对此却丝毫没有任何准备,这两位总统候选人的短视可谓是前所未有的。文章说,中共体制改变已不可避免,它的发展已经到达一个转折点,这将是一个“战略”和“根本性的改变”。中国的政治系统和经济系统已经精疲力尽、上气不接下气了。
   
   张粟田对文章的观点给予了肯定。他说:【录音】“现在中共政权它的经济改革和政治体制改革都走到了尽头,再改不回去了。政治体制改革它基本上没有动,而经济体制改革也改到头了,它就像一个瘸腿鸭一样,一只腿在蹦。它经济体制改革受政治体制改革政体的约束,所以它也是畸型的经济。那么,政治体制改革如果现在要动的话,它也不敢轻意动。它一旦真正的启动政治体制改革,按赵紫阳当时设计那样以法治制国以民主制国,那中共很可能就会解体,所以现在它基本是不敢动的,而支撑一个国家的经济和政治两大体系在中共政权里基本接近于崩溃状态。”
   
   而面对目前的经济困境,中共自己也无法解决。陈树庆说:【录音】“经济危机在市场经济当中是一个很正常的情况。通常政府在有效干预的情况下,能够缓解经济危机带来的很多弊端。市场它自己也有一定的消化吸收能力,一般都能够度过,但是中共它这个制度,一旦碰到大的经济危机,它无法采取正确的决策。一旦采取正确的决策,譬如减税,或是削减公务员人员工资,反正种种就是涉及到当权者他自己的利益的话,他们不愿意做出这样正确的决策。一旦做出这样的决策,它也无法贯彻。因为刚性体制无法解决大的经济危机。”
   
   《全球事务》这篇文章说,胡锦涛和温家宝准备在10月份将权力交给习近平和李克强,但是现在有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中共表面的稳定是站不住脚的。
   
   张粟田说,现在中共意识型态早已经不存在了,只是党内的一些人为了权利地位,披着共党的皮死撑着这个即将崩塌的政权。
   
   【录音】“现在当权者胡锦涛和习近平在进行交接班,他们可能是不想结束中共政权,还想要继续,但是从历史的潮流看,中共解体是大势所趋。现在连外国人都看出来,以前外国人看不明白中共体制怎么回事,这就说明中共政权已经很疲惫了,再也没什么动力能够支撑他们继续下去,所以现在中共正在交班,只是一场戏而已,中共政权还能持续多久?什么时候崩溃?它可能明天就会崩溃,所以现在谁也保不了中共这个政权,他们更无力回天。因为中国人对中共政权已经失去信心,一个政权它本国人民都对它失去信心情况下,它已经失去了最基本的执政合法性,所以中共解体是必然,只是时间问题,但是我相信很快。”
   
   陈树庆也认为,中共垮台是迟早的事情。
   
   【录音】“中共迟早要跨台的,这个体制是维持不下去的,这是必然趋势,现在越来越明析了。因为中共要跨台,不仅是民间,甚至老外也有这样的看法。中共它内部现在自己说要政改,现有体制维持不下去了。要改革的话,必需拿自己开刀,但是拿自己开刀又涉及到既得利益又不大可能。它的各种社会问题,经济问题、自己内部腐败问题、权利斗争问题、官民对立问题各种情况,对中共这个体制都是个死结,它无法解决的死结。”
   
   《全球事务》的文章还指出,独裁政权俄罗斯也将面临同样的命运,文章警告美国下届政府应该作好准备,并鼓励中俄两国变天。
   
   裴敏欣:中国一党制能维持多久?
   
   【 阿波罗新闻网2012-09-04讯】
   
    在今后10到15年内,中国最重要的变革将不是经济的持续高速发展,而是从一党专制向民主的转型。这一预测在许多人眼中可能被看作异想天开或一厢情愿。但是根据比较政治学中有关民主化的理论和过去近40年中民主转型的历史经验,中国的民主转型不仅是一个时间问题,而且是一个可以被预测的高概率事件。
   
   我们先从民主转型理论来分析为什么中国一党制在今后10-15年内将会被民主体制替代。比较政治中有关民主转型的理论对民主转型的起因有如下的解释。
   
   一是 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总体来说,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水平越高,专制体制越难生存。比较政治学者们用量化研究得出的基本结论是,在人均国民所得(用购买力计算)低于1000 美元时,专制体制相对稳定;在人均国民所得处于1000-4000美元时,专制体制的稳定程度就会大大降低;一旦人均国民所得超过4000美元,专制体制的稳定程度更低。
   
   绝大部分的专制体制会在1000-6000美元的“转型区域”中被民主化。人均国民所得超过6000美元后,民主转型的可能更大。但是,人均国民所得超过6000美元的专制国家也比较稳定,但是这类国家基本都是产油国(定义是石油和天然气的收入占政府税收的一半以上)。产油国的专制政权不需要靠对人民征收高额的税赋,因此可以维持专制体制。
   
   虽然经济发展的指标和民主制度的存在(并不是民主制度的出现,见下)呈正相关,但是学者们在经济发展如何通过政治途径来促成民主转型这一问题上有各种不同意见。比较流行的说法是经济发展创造中产阶级,然后中产阶级为了保护其基本人权和产权而要求建立民主制度。另一种理论上经济发展分散了政治经济资源,使民间力量拥有以前没有的财力,技术,社会动员能力,和道德权威, 从而有能力和专制政权抗争。
   
   二是专制政权的政治危机。用经济发展来解释民主转型有一个严重的缺陷,即这一理论无法确定转型的具体时间。而且,一个专制政权在1000-6000美元这一转型区域可以生存多年,很难预定在哪一个发展水平上会出现民主转型。通过检查历史数据,学者们发现专制到民主的转型在任何一个发展程度都会发生。其原因很简单,即使在很贫穷的国家,一个专制政权的垮台就会创造民主转型的契机。由于这一因素,比较政治学者们把注意力放到政治因素上去,通过分析专制政权的危机来解释民主转型的时间性。由此得出民主转型的理论的基本结论是民主转型的起因是专制政权的政治危机。
   
   导致这一政治危机的因素有多种:经济表现不佳(包括经济危机),军事失败,独裁者去世,民间抗争,镇压成本过高。危机一旦出现后,专制统治精英内部会分化,出现强硬派和改革派。强硬派会主张维持现状,改革派则认为现状无法维持,只有改革才能挽救专制体制。在这一场专制政权内部的斗争中,如果改革派赢了,就会出现政治自由化,从而迈出民主转型的第一步。
   
   如果我们用这两个转型理论来分析中国民主化的前景,不难看到中国在今后10-15年内一党制将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从经济发展水平上来看,中国现有人均国民收入是8400 (购买力)或5400美元(汇率),早已超过6000(购买力)这一水平。再过10-15年,中国的人均国民收入一定会超过10000 (购买力)。由于中国不是产油国,政府必须通过征税来维持专制体制的运行(纳税人目前出钱维持共产党的组织运作的庞大费用),这将不可避免地进一步激化和广大民众的矛盾。从专制政权的政治危机这一角度来看,现在许多迹象已经很明显,如维稳(即镇压)成本过高不可持续,国家社会冲突日增,政府权威衰落,信息革命为人民创造的巨大的舆论资源和政治动员能力,政治精英危机感深重等。这种趋势在今后10-15年内将进一步发展,最终导致统治精英内部的分化。
   
   通过回顾第三波民主转型的历史经验,我们也可以领悟到中国在今后10-15年内转型的极高的可能性。在 1974年葡萄牙的民主转型开始了第三波民主化。至今已有80个国家从各种不同形式的专制体制(军政权,一党制,和个人独裁)转变为民主制度。当然,这些新民主国家并不是所谓“高质量”的民主政权,但是大部分新的民主政权能够生存下来。第三波民主转型有许多经验,这里没有时间一一列举。最重要的有三个。
   
   第一是转型的突发性。许多转型的政治起因十分突然。一些被认为是十分稳定的专制政权一夜之间会丧失合法性,甚至垮台。这就是说,引起转型的重要因素之一是心理因素。 一旦一个专制政权被大众认为是不可被容忍的非法政权,广泛的民众的政治动员会瞬间发生(如阿拉伯之春和东欧1989年的革命)。专制政权合法性的消失呈几何状态(以倍速消失),而不是线性状态(即逐渐消失)。
   
   第二是如果统治精英在反对势力政治动员起来之前进行民主改革,他们有更大的控制转型的能力,渐进转型的成功概率较高,统治精英还能通过和反对派谈判保护自己的利益甚至获得某些法律豁免权(如不必对其当政期的所作的迫害人权的行为追究法律责任)。在民主转型成功后,这些精英仍然有政治生命,通过民主竞争参政。
   
   第三是共产党政权的自我转型成功的实例没有。在前苏联,戈巴乔夫的有限民主改革触发了民主革命 (其最根本的原因是在戈巴乔夫开始改革时,转型起步太晚,苏共已过于虚弱,在政治上丧失控制转型的能力)。在东欧,由苏联红军维持的共产党政权毫无合法性,一旦苏联不再支持,这类政权一夜都活不了。
   
   我们从上面的分析分析可以得出一个基本结论,即中国的一党制在今后10-15年内被民主制度替代的可能性很高。如果中国共产党现有领导层看到这一历史必然规律而趁早开始转型,他们仍有机会避免苏共的悲剧。
   
   北京夜店声色 五千年未有的奢靡 裸体男模走台
   
   【 阿波罗新闻网2012-09-04讯】
   
      当下在北京可以看到五千年未有的奢靡,为什么北京的“声色犬马”大多是公关性的活动而非富人志趣偏好性的消遣?
   
    “美丽的灯光,美丽的装潢,美丽的CHIVAS,美丽的音乐,美丽的舞蹈,美丽的调酒师,美丽的DJ,当然最重要的是美丽的姑娘。3人喝了4瓶马蹄仕,1080元一瓶,真贵,不过我们不用花钱。哈哈,喝醉了,在音乐里晕忽忽地蹦迪,感觉还可以……”
   
    这是 “小瞌睡龙”写在自己博客上的一篇网络日志,“美丽会”是北京一家知名夜店。《小康》调查,散布在北京的大大小小无数这样的 “声色”场所,正日日上演着这样的陶醉和满足。
   
   北京的夜从晚9点开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