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中外共识:中共政权面临瓦解 ]
独往独来
·《曾庆红家产百亿元——众元老批曾富豪是伪君子》 记者:罗冰
·张洞生:中国现在是中共权贵裸官的殖民地,政治局常委就是N国联军司令部
·人性与人生——杨伟东采访建筑史家萧默
·红楼小姐爆赖昌星红楼内幕
·红楼小姐爆赖昌星红楼内幕(续)
·盯住那个割破张志新喉管的人 周秋鹏
·张洞生:中共拿“被迫”当遮羞布、造假、颠倒黑白,就只能‘被迫’灭亡
·张洞生编选: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其倒台【010203】
·潘汉年、扬帆案
·张洞生编辑:中共联俄反美,比加速其倒台【040506】
·俞平伯研究“红楼”遭批判,胡风成了“首犯”去坐牢
·张洞生编辑: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其倒台【070809】
·张洞生:中共卖国祸国疯狂地向外撒钱远超满清,结果却花钱收买了一大堆敌人
·张洞生编辑: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中共倒台【101112】
·余杰:胡锦涛是勃列日涅夫的中国版
·张洞生选编: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其垮台【131415】
·1998年7月17日,叶利钦忏悔书很短,但字字千钧.
·张洞生选编:中共联俄反美,必加速其倒台【161718】(完)
·张洞生:中共以‘孤立事件’为权贵脱罪,维护高层稳定,势必加速中共崩溃
·明镜月刊:最不歧视中国人的 受到中国人的谴责最多
·张洞生:胡毛左掩盖权贵罪行,投靠权贵,维护‘一党专政’,似乎是在‘下一
·张洞生:如果习随胡规,走强化‘一党专政’的老路,18大将成为末世王朝
·中外共识:中共政权面临瓦解
·铁流:毛泽东就是“文革”的元凶,“浩劫”的首恶,必须清算
·张洞生:忠党爱毛的胡锦涛在北戴河会议上失势后,对18大形势的一点预测
·刘静:偌大中国可有如此高官夫妇?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中共淫官
·赵楚:薄熙来倒台背后的妻子、客卿与走狗 等等
·张洞生:‘从保钓反日闹剧’的迷雾中看中共高层江胡习3大派的权斗
·《林豆豆口述》:揭示毛泽东时代绞肉机本质
·开放杂志:习近平与胡锦涛摊牌冷战 耍脾气不想做接班人
·独家:薄熙来案与习近平背伤真相(上)
·张洞生:中共2012年3次‘翻盘’的权斗闹剧后,18大和习近平将何去何从?
·余杰:苏共既已灭亡,中共岂能独存?
·张洞生:胡侃‘特色社会主义’何时了?中共‘特色’淫魔知多少?
·樵夫:温家宝要求调查:如果贪污愿意接受公审!温家宝要求调查:如果贪污愿
·张洞生:中共18大和习近平敢放‘快速有效收拾人心’的3把火吗?中共18大和
·朱忠康:大饥荒与荒淫无耻
·苏明:中共垮台的一切条件已具备
·朱忠康余杰:乇与日本战犯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肖磊:我所知道的“特殊案件”
·李鹏家族被爆撤离中国 向国外洗钱时暴露
·揭秘中共近年高级间谍
·张洞生:18大‘胜利’闭幕,谁‘胜利’了?中共的垂死挣扎和习近平的出路
·罗瑞卿女儿罗点点回忆录揭秘中南海的权力游戏
·邵正祥:毛泽东的12种身份
·史海:中共不敢公开的宋美龄的信
·王毅:文革中人性的扭曲和残酷行为超出人类素质最低标准
·夏明:厚黑党国现形记
·李锐:我看民主群星的陨落
·徐恩曾:揭秘中共党员是怎样叛变的
·陈少文:89年天安门毛像污损案真相
·曹长青:中国人所不了解的李登辉
·张洞生:18大新官上任要放4把虚火,能挽救中共奔向黑暗的地狱?
·易中天:走进顾准----中华脊梁
·王思想家:南京大屠杀从来不是国耻
·熊培云:世界离独裁只有五天
·吴洪森:周恩来之谜
·“第一批中国官员财产公示”网络疯传
·路志高:1946 八路军的骗术与毒招
·侃侃俺的中国
·张洞生编辑:数目字使人惊醒,暴露了中共的邪恶本质和必然走向崩溃灭亡
·张洞生:对‘空谈误国实干兴邦’的质疑
·彭博社:8大家族是资本主义权贵
·网报中国2012年中国人渣排行榜和10大禁文
·张洞生:对中国民主转型过程中的问题的几点拙见
·沙叶新编剧:江青和她的丈夫们
·吴洪森:中央党校解答周恩来之谜
·朱忠康:文革血仇谎言的造假运动
·胡星斗:毛泽东真相
·张洞生:面对重重危机不可救药的中共,习近平‘亡党兴邦’才是正路
·刘悦声:《温家宝全传》摘要
·常艳:一朝忽觉京梦醒,半世浮沉雨打萍
·习近平。温家宝
·太子党们!
·陈伯达儿子评论中共60年
·2013年中国流年不利,1.5月连遭6次大耳光打击,正加速走向崩溃
·鹰派罗援将军上微博,被网友揭底脱库,露出一屁股臭屎
·张洞生:不认可俞可平的‘突变是一个民族的灾难’的说法
·钱伟长交信事件
·千家驹:追随中共的报应
·凌峰:习近平军权:银样蜡枪头?
·方忠謀被兒子出賣而死
·实现“不流血”政治转型的中华伟人
·某大人的‘强军富国梦’与访俄的自取其辱
·何清涟: 《人民论坛》调查摧毁了北京的制度自信
·中共应急小组绝密报告泄露 全面应对政权大崩溃
·朱忠康:红色公主们
·资中筠:‘以史为鉴’的不同出发点--人民和朝廷哪个是目的?
·余杰:习近平
·中国网络观察:习总、金三与洗澡
·张洞生:张三一言:对‘让党内一部分人先民主起来’的否定看法
·何清涟等:9号文件、7不准讲与社会绝望
·万里:中共要兑现宪政承诺
·习近平内部讲话曝光 批‘宪政’是引蛇出洞
·素颜格格:请不要和我谈祖国
·郎咸平在清华大学的演讲
·资中筠: 革新中国传统历史观
·柯云路:毛8次接见红卫兵
·许志永:你自信什么?
·习近平炮轰改革派和伍凡评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外共识:中共政权面临瓦解


   中外共识:中共政权面临瓦解
   
   2012-09-03
   

    《华盛顿邮报》社论版副编辑杰克逊迪尔在最近一期的美国双月刊杂志《全球事务》上撰文说,中共政权面临瓦解。专栏作家、时事评论员张粟田和民主党人士陈树庆说,中共解体是必然、是大势所趋,现在连外国人都看到这点了,说明中共离解体不远了。
   
   文章说,中共将经历一场经济危机和一次戏剧性的政治变天,而2012美国大选的两位总统候选人奥巴马和罗姆尼对此却丝毫没有任何准备,这两位总统候选人的短视可谓是前所未有的。文章说,中共体制改变已不可避免,它的发展已经到达一个转折点,这将是一个“战略”和“根本性的改变”。中国的政治系统和经济系统已经精疲力尽、上气不接下气了。
   
   张粟田对文章的观点给予了肯定。他说:【录音】“现在中共政权它的经济改革和政治体制改革都走到了尽头,再改不回去了。政治体制改革它基本上没有动,而经济体制改革也改到头了,它就像一个瘸腿鸭一样,一只腿在蹦。它经济体制改革受政治体制改革政体的约束,所以它也是畸型的经济。那么,政治体制改革如果现在要动的话,它也不敢轻意动。它一旦真正的启动政治体制改革,按赵紫阳当时设计那样以法治制国以民主制国,那中共很可能就会解体,所以现在它基本是不敢动的,而支撑一个国家的经济和政治两大体系在中共政权里基本接近于崩溃状态。”
   
   而面对目前的经济困境,中共自己也无法解决。陈树庆说:【录音】“经济危机在市场经济当中是一个很正常的情况。通常政府在有效干预的情况下,能够缓解经济危机带来的很多弊端。市场它自己也有一定的消化吸收能力,一般都能够度过,但是中共它这个制度,一旦碰到大的经济危机,它无法采取正确的决策。一旦采取正确的决策,譬如减税,或是削减公务员人员工资,反正种种就是涉及到当权者他自己的利益的话,他们不愿意做出这样正确的决策。一旦做出这样的决策,它也无法贯彻。因为刚性体制无法解决大的经济危机。”
   
   《全球事务》这篇文章说,胡锦涛和温家宝准备在10月份将权力交给习近平和李克强,但是现在有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中共表面的稳定是站不住脚的。
   
   张粟田说,现在中共意识型态早已经不存在了,只是党内的一些人为了权利地位,披着共党的皮死撑着这个即将崩塌的政权。
   
   【录音】“现在当权者胡锦涛和习近平在进行交接班,他们可能是不想结束中共政权,还想要继续,但是从历史的潮流看,中共解体是大势所趋。现在连外国人都看出来,以前外国人看不明白中共体制怎么回事,这就说明中共政权已经很疲惫了,再也没什么动力能够支撑他们继续下去,所以现在中共正在交班,只是一场戏而已,中共政权还能持续多久?什么时候崩溃?它可能明天就会崩溃,所以现在谁也保不了中共这个政权,他们更无力回天。因为中国人对中共政权已经失去信心,一个政权它本国人民都对它失去信心情况下,它已经失去了最基本的执政合法性,所以中共解体是必然,只是时间问题,但是我相信很快。”
   
   陈树庆也认为,中共垮台是迟早的事情。
   
   【录音】“中共迟早要跨台的,这个体制是维持不下去的,这是必然趋势,现在越来越明析了。因为中共要跨台,不仅是民间,甚至老外也有这样的看法。中共它内部现在自己说要政改,现有体制维持不下去了。要改革的话,必需拿自己开刀,但是拿自己开刀又涉及到既得利益又不大可能。它的各种社会问题,经济问题、自己内部腐败问题、权利斗争问题、官民对立问题各种情况,对中共这个体制都是个死结,它无法解决的死结。”
   
   《全球事务》的文章还指出,独裁政权俄罗斯也将面临同样的命运,文章警告美国下届政府应该作好准备,并鼓励中俄两国变天。
   
   裴敏欣:中国一党制能维持多久?
   
   【 阿波罗新闻网2012-09-04讯】
   
    在今后10到15年内,中国最重要的变革将不是经济的持续高速发展,而是从一党专制向民主的转型。这一预测在许多人眼中可能被看作异想天开或一厢情愿。但是根据比较政治学中有关民主化的理论和过去近40年中民主转型的历史经验,中国的民主转型不仅是一个时间问题,而且是一个可以被预测的高概率事件。
   
   我们先从民主转型理论来分析为什么中国一党制在今后10-15年内将会被民主体制替代。比较政治中有关民主转型的理论对民主转型的起因有如下的解释。
   
   一是 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总体来说,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水平越高,专制体制越难生存。比较政治学者们用量化研究得出的基本结论是,在人均国民所得(用购买力计算)低于1000 美元时,专制体制相对稳定;在人均国民所得处于1000-4000美元时,专制体制的稳定程度就会大大降低;一旦人均国民所得超过4000美元,专制体制的稳定程度更低。
   
   绝大部分的专制体制会在1000-6000美元的“转型区域”中被民主化。人均国民所得超过6000美元后,民主转型的可能更大。但是,人均国民所得超过6000美元的专制国家也比较稳定,但是这类国家基本都是产油国(定义是石油和天然气的收入占政府税收的一半以上)。产油国的专制政权不需要靠对人民征收高额的税赋,因此可以维持专制体制。
   
   虽然经济发展的指标和民主制度的存在(并不是民主制度的出现,见下)呈正相关,但是学者们在经济发展如何通过政治途径来促成民主转型这一问题上有各种不同意见。比较流行的说法是经济发展创造中产阶级,然后中产阶级为了保护其基本人权和产权而要求建立民主制度。另一种理论上经济发展分散了政治经济资源,使民间力量拥有以前没有的财力,技术,社会动员能力,和道德权威, 从而有能力和专制政权抗争。
   
   二是专制政权的政治危机。用经济发展来解释民主转型有一个严重的缺陷,即这一理论无法确定转型的具体时间。而且,一个专制政权在1000-6000美元这一转型区域可以生存多年,很难预定在哪一个发展水平上会出现民主转型。通过检查历史数据,学者们发现专制到民主的转型在任何一个发展程度都会发生。其原因很简单,即使在很贫穷的国家,一个专制政权的垮台就会创造民主转型的契机。由于这一因素,比较政治学者们把注意力放到政治因素上去,通过分析专制政权的危机来解释民主转型的时间性。由此得出民主转型的理论的基本结论是民主转型的起因是专制政权的政治危机。
   
   导致这一政治危机的因素有多种:经济表现不佳(包括经济危机),军事失败,独裁者去世,民间抗争,镇压成本过高。危机一旦出现后,专制统治精英内部会分化,出现强硬派和改革派。强硬派会主张维持现状,改革派则认为现状无法维持,只有改革才能挽救专制体制。在这一场专制政权内部的斗争中,如果改革派赢了,就会出现政治自由化,从而迈出民主转型的第一步。
   
   如果我们用这两个转型理论来分析中国民主化的前景,不难看到中国在今后10-15年内一党制将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从经济发展水平上来看,中国现有人均国民收入是8400 (购买力)或5400美元(汇率),早已超过6000(购买力)这一水平。再过10-15年,中国的人均国民收入一定会超过10000 (购买力)。由于中国不是产油国,政府必须通过征税来维持专制体制的运行(纳税人目前出钱维持共产党的组织运作的庞大费用),这将不可避免地进一步激化和广大民众的矛盾。从专制政权的政治危机这一角度来看,现在许多迹象已经很明显,如维稳(即镇压)成本过高不可持续,国家社会冲突日增,政府权威衰落,信息革命为人民创造的巨大的舆论资源和政治动员能力,政治精英危机感深重等。这种趋势在今后10-15年内将进一步发展,最终导致统治精英内部的分化。
   
   通过回顾第三波民主转型的历史经验,我们也可以领悟到中国在今后10-15年内转型的极高的可能性。在 1974年葡萄牙的民主转型开始了第三波民主化。至今已有80个国家从各种不同形式的专制体制(军政权,一党制,和个人独裁)转变为民主制度。当然,这些新民主国家并不是所谓“高质量”的民主政权,但是大部分新的民主政权能够生存下来。第三波民主转型有许多经验,这里没有时间一一列举。最重要的有三个。
   
   第一是转型的突发性。许多转型的政治起因十分突然。一些被认为是十分稳定的专制政权一夜之间会丧失合法性,甚至垮台。这就是说,引起转型的重要因素之一是心理因素。 一旦一个专制政权被大众认为是不可被容忍的非法政权,广泛的民众的政治动员会瞬间发生(如阿拉伯之春和东欧1989年的革命)。专制政权合法性的消失呈几何状态(以倍速消失),而不是线性状态(即逐渐消失)。
   
   第二是如果统治精英在反对势力政治动员起来之前进行民主改革,他们有更大的控制转型的能力,渐进转型的成功概率较高,统治精英还能通过和反对派谈判保护自己的利益甚至获得某些法律豁免权(如不必对其当政期的所作的迫害人权的行为追究法律责任)。在民主转型成功后,这些精英仍然有政治生命,通过民主竞争参政。
   
   第三是共产党政权的自我转型成功的实例没有。在前苏联,戈巴乔夫的有限民主改革触发了民主革命 (其最根本的原因是在戈巴乔夫开始改革时,转型起步太晚,苏共已过于虚弱,在政治上丧失控制转型的能力)。在东欧,由苏联红军维持的共产党政权毫无合法性,一旦苏联不再支持,这类政权一夜都活不了。
   
   我们从上面的分析分析可以得出一个基本结论,即中国的一党制在今后10-15年内被民主制度替代的可能性很高。如果中国共产党现有领导层看到这一历史必然规律而趁早开始转型,他们仍有机会避免苏共的悲剧。
   
   北京夜店声色 五千年未有的奢靡 裸体男模走台
   
   【 阿波罗新闻网2012-09-04讯】
   
      当下在北京可以看到五千年未有的奢靡,为什么北京的“声色犬马”大多是公关性的活动而非富人志趣偏好性的消遣?
   
    “美丽的灯光,美丽的装潢,美丽的CHIVAS,美丽的音乐,美丽的舞蹈,美丽的调酒师,美丽的DJ,当然最重要的是美丽的姑娘。3人喝了4瓶马蹄仕,1080元一瓶,真贵,不过我们不用花钱。哈哈,喝醉了,在音乐里晕忽忽地蹦迪,感觉还可以……”
   
    这是 “小瞌睡龙”写在自己博客上的一篇网络日志,“美丽会”是北京一家知名夜店。《小康》调查,散布在北京的大大小小无数这样的 “声色”场所,正日日上演着这样的陶醉和满足。
   
   北京的夜从晚9点开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