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西藏主义]
藏人主张
·全球奴隶人口印度中国名列前茅
· 中美關係在多方面的衝突和對抗
·中国版马歇尔计划述评(2)
·科技巨头向中国政府低头
·台湾九合一选举
·西藏文化受到的冲击
·《西藏地位》作者重现意义重大
·涉伊力哈木案七学生周二全体出庭受审
·防止人民幣自由兌換
·从藏木水电站看西藏面临的生态危机
·祝贺绿营的指标性胜利
·印学者呼吁莫迪重审印度对藏态度
·学生领袖宣布“无限期”绝食
·美议员讲香港民主不能等下去
·台灣真普選
·何清涟谈中国新战略
·中国临近第二次文革
·邀請您參加12月袁紅冰新書發表會
·關於《意境性存在—屬於心斓恼鎸崱
·袁紅冰第一部短篇小說作品讀後感徵文啟事
·中共用网络狱镇压少数民族学生
·知名西藏学者扎西次仁在拉萨过世
·西藏反腐的政治因素大于实际腐败
·佔中被清場台灣應聲援
·为何哈达不提名为诺奖候选人?
·为何各国政要不愿会见达赖喇嘛?
·李克强会下台?
·不要再做政府的说客
·中国过渡政府第341-342次新闻发布会纪要
·藏人自焚再起村长被害
·日本的第三次重大变革
·伍凡评周永康被捕
·袁紅冰新書發表會現場網路直播
·谁有权决定达赖喇嘛转?
·失败还是胜利
·面对中国苦难无法纯文学
·西藏东部又发生一起焚身抗议
·《意境性存在》新書發表會新聞稿
· 網友讀者稱袁紅冰為「政治先知」真的不是喊假的!
·《台灣生死書》與令計劃相關章節
·《意境性存在》讀後心得
·缅甸在呼唤
·瞬間即永恆絕美即永生
·关于在《西宁市建立藏文小学的提议》
·属于天的将再度归于天
·中國經濟下滑新常態
·藏人精英重申西藏主义
·中國過渡政府二〇一五年元旦文告
·毛澤
·西藏自治区草原生态环境不断恶化
·專訪中國流亡作家袁紅冰
·美国真的曾经是中国的救星吗?
·中共為何封鎖Gmail
·下一個「老虎」或為郭伯雄
·中共网络文学作者实名制
·藏人抗议考试不公又青年多嘉被捕
·内蒙蒙古族民众应享有平等权利
·中共全面实施网络实名制
·中共對基督教政策收緊倒退加強迫害
·习近平在测试西方国家强弱
·禄曲县请愿藏民仍等待解决问题
·你有英文名字嗎?
·中国的大变局
·台湾民主的挑战与前景
·中共权斗延烧西藏
·《查理周刊》堅持言論自由絕不退縮
·中国对全球民主的六大消极影响
·中国宗教自由陷入文革后最黑暗时期
·中共的蒙骗和要挟
·中國今年可能會發生金融危機
·情报人员在富商名义骗达赖喇嘛
·以後只談一制不講兩國
·中共正進入危險時期
·六四事件后中國高校大清洗
·習近平“特使”欺騙達賴喇嘛
·中共百年战略忽悠计划
·香港青年人的“政制梦”到“创业梦”?
·留学生走私冰毒在澳大利亚获刑
·大陸知識份子面臨空前浩劫
·中国经济逼近悬崖
·祝大家新春快乐
·袁紅冰:痛哭趙紫陽
·是什么驱动华人地区“去中国化”?
·2014年西藏要闻报道
·美国务院首次举办藏历新年庆祝活动
· 西藏新疆镇压加剧
·什么是美国价值
·中美關係的臨界點正在接近
· 掀起中国的“蓝色革命”
·肖国珍律师致信高瑜
· 中美在南海近期會發生軍事衝突嗎?
·政治局會議後的中國經濟走向
·昂山素季的缅甸与中国
·蔡英文的昇華和自由台灣的前途
·伍凡評范長龍訪美
·王岐山為何被美國調查?
·伍凡短評周案和法轮功迫害
·抛弃俄国知识分子的毒药方
·分析輕判周永康的背景原因和目的
·《岛屿天光》遭大陆官方封杀
·中美戰略關係前景不明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藏主义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2)
   2012-09-07 00:34 《看中国》
   
   作者: 刚炯•德东朗杰
   【正体版】 【打印机版】
   
   二、拉萨起义与博民族的历史
   
   三十年前拉萨人民的英勇起义及其前后整个博民族反抗中国新旧政府的侵略和奴役的一切斗争都是完全正义的。其所以是正义的,就因为博民族从来就是以独立和主权产生和发展起来的,博民族自身整体的存在本身就是一部独立和主权的光辉灿烂的历史!
   
   一切考古发现証明,我们博民族有着自己的漫长的古猿变人的历史,有着自己的新旧石器时代,有着自己古老的一脉相承的独特的文发展史,也有着自己自古以来一脉相承的独特的政治的和经济的发展史。一句话,我们博民族有着自己的古老的祖国,有着自己的光辉灿烂而波澜壮阔的历史——独立和主权的祖国的历史!
   
   仅从直接以博这个概念命名的国家以来到现在也已经有了二千五百二十八年的历史了。公元前539年(阳水狗年)以博国为名号的第一位国王(赞普)聂赤赞普登基建立布德博国(即鹘提勃悉野),由此开始,到公元630年(阳金虎年)松赞干布登基亲政之前,已经有三十一代国王,历时一千一百五十六年。松赞干布亲政后,挥鞭跃马,统一全博,建立了高原大一统“蕃勤波”国家,定都拉萨,建筑举世闻名的布达拉宫为全国的心脏。从此,布达拉宫就是博国独立的政治标志!从松赞干布到朗达玛之间共传十一代,历时三百年。吐蕃王朝使博国政治日益修明、经济日益繁荣、文化日益发展、法制及国家机器日益臻于完善,军事力量由此而得到高度强大,并以这些作为有力的后盾,使吐蕃雄居世界屋脊,威服八方,谊结四邻。使吐蕃社会真正达到过牛无穿鼻,马无绊脚,门前无狗,人内善外健,男勇女贞,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社会道德风尚。
   
   尽管从公元宵906年(阳火虎年)国王朗达玛被刺后,吐蕃国家重新陷入了分列的局面。但是,分列后的各割据王国的国王仍然是吐蕃王室的直传后裔。如朗达玛的两个儿子玉丹在俄茹立国,其子孙由此繁衍开来;沃松在哟茹立国,其子孙由此繁衍开来,这就是史书所谓一个王族分成两个支系。可见,长达近两个世纪的分列局面,其各割据王国的国王仍然是吐蕃王系,其王国也不是什么仅仅部落的酋长管辖,而是明确的整个博域大一统国家在精神和心理上公认前提下的各个割据王国,即都从各王国的角度承认和维护着作为整体的博国统一,并都将自己作为这个统一国家的合法代表而又无力去实现统一全博。正象十九世纪上半叶以前的德意志民族的状况一样。
   
   经过了延续长期的分列割据局面,全博上下人心思统一,要求统一。这时,随着佛教再次在博域传播,各种教派如雨后春笋般地形成起来。过去的世俗贵族已经早已不能承担起统一全博的重任,社会和政治的重心已经移向宗教寺院。于是世俗的力量和寺僧的力量结合起来,由此寻求博刚坚全域的核心和统一的途径。公元十一世纪前后形成起来的萨迦教派以其自身逐渐建树起来的威望,被历史发展的必然推到了统一全博的地位。萨迦王朝的建立,就是全博统一的必然趋势与萨迦派自身威望的巧妙结合,被博民族的僧俗共同尊奉为“萨迦公玛”(即“萨迦皇帝”)。因此,在博国历史上把萨勤 贡嘎聂波、洛本 索朗则莫、杰赞 札巴坚赞、萨班 贡嘎坚赞、帕巴 洛主坚赞合称为“萨迦五皇”。萨迦王朝以公元1073年(阴水牛年)昆根曲甲布在萨迦地方建立的萨迦大寺为首都建立和发展起来的。从萨勤贡嘎聂波被尊为“萨迦五皇”的第一位皇帝来看,萨迦王朝应从公元1111年(阴金兔年)贡嘎聂波登上寺主王位开始算起,到公元1358年帕姆主巴大司都 祥曲坚赞灭掉萨迦王朝而建立帕主王朝止,萨迦王朝建朝主政二百四十七年。从萨迦王朝开始,在博域正式建立严格意义上的政教合一的政府,开始了教权政治,教皇就是全博僧俗最高领袖,下设池巴总理教务,设本勤总理政务。尤其是从帕巴(即八思巴)与蒙古建立供施关系,帕巴与忽必烈建立师徒关系后,帕巴在博域三部的行政建制上仿照蒙古方式,建立百户、千户、万户,并由萨迦中央自设官员管理。萨迦王朝的建立,再次统一了全博,结束了自朗达玛被刺以来延续近三百年的分列割据局面,萨迦皇帝号令刚坚南北,总领博域上下,政治、经济、文化和法制在整个博国得到统一的建制和发展。
   
   自公元1358年(第六绕迥阳土狗年)大司都祥曲坚赞以乃东为首都,建立了德侍帕莫主巴王朝,对全博上、中、下三大部的统一国家取得了政教统治全权。在德侍帕主王朝统治的二百零七年时间里,由于仁崩巴势力逐渐形成和发展,到札巴迥尼当政的1435年后,德侍帕主的大权实际上已经旁落,由仁崩巴在事实上统治全博。因此,说到乃东皇帝时,其前期是指帕莫主巴,其后期则是指仁崩巴了。甚至我们在史料记载中直接看到“德侍帕主皇帝”和“德侍仁崩皇帝”之称。因此,整个二百零七年的历史实际上是两个王朝的历史。这段历史正是在萨迦王朝奠定和发展起来的全博统一基础之上的博国中兴时期。大司都 祥曲坚赞建立德侍帕主王朝,取得博域全国政教大权后,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如废除原萨迦王朝的千户、万户制,恢复了宗制,从上部阿里到下部朵康共建十三个大宗,并对原萨迦王朝的法律及法制也进行了改革,新制定了十五条“夏杰”,同时又产生了对每条“夏杰”的解释的若干法律。经济上这时出现了“谿卡庄园”经济,并得到大司都皇帝的支持和推行,使全博各地都先后出现了谿卡庄园。还在各大河上建造大桥,制作渡河皮船,同时扩建乃东城,修建乃东宫殿,等等。
   
   公元1566年(阳火虎年)雄霞巴才旦多吉在藏地方起兵推翻了仁崩巴政府,建立了藏国,定都桑主则,并连年向卫地军事进攻,逐步取得全国政权。先后由拉旺多吉、丹松旺波、彭措南杰、噶玛丹迥主政,凡一百三十六年,史称德侍藏巴甲布,也由于这一朝的主政者是噶玛巴,因此又称噶玛王朝。由于噶玛王朝的当权者们不能正确对待其它教派,采取过分的压抑、迫害和摧残政策,结果导致了自己的灭亡。第五世达赖喇嘛洛桑嘉措借助固始汗部推翻了德侍藏巴王朝(噶玛王朝),建立了噶丹颇章王朝。由此开始达赖喇嘛世系取得了整个博国三大区十三州政教全权。
   
   第五世达赖喇嘛于公元1642年(阳水马年)建立噶丹颇章王朝后,其下设池巴一人总理教务,设德巴一人总理政务。桑结见措任德巴期间,修定了法制、官制,改革和明定了噶丹颇章王朝政府的中央和地方的各级行政机构,特别是限制蒙古和硕特的权力;扩建和修缮了布达拉宫,并将第五世达赖喇嘛移驻其中。由此,布达拉宫又重新成为全博中央政府所在地,拉萨也重新恢复了全国首都的历史地位。雪山环绕的刚坚博域,以拉萨为中心,以布达拉宫为心脏,全博政治、经济、文化、宗教、军事的一切号令、法制、规章皆由此发出。并且,五世达赖当政之时,致力于发展外交关系,于1653年出访满清盛京,与觉吉甲布通好,同周围邻邦的关系也得到进一步的改善。从1642年到1959年,噶丹颇章王朝的博国政府在整个博域全权掌政凡三百一十七年。其间都是以五世后的历代达赖喇嘛为政教最高领袖,有自己的完备的中央政府组织和地方政府组织,有自己的完整的法制、官制、军制。一直到1950年共产党中国的军队入侵和占领拉萨,1959年拉萨起义失败,博国中央政府不得不流亡国外。即使如此,第十四世嘉伍仁波勤丹增见措及其领导下的博国中央政府在国际上仍以独立的政府而存在着。
   
   由上可见,自聂赤赞普以来到1950年共产党中国完全占领博国之前长达二千四百八十九年的时间里,博民族都是以自己独立主权的政治、经济、宗教、文化、军事等一切方面的综合完整的国家实体而存在。其间虽然有过蒙古军队的侵害,也有过满清政府的干预,而且也有过英帝国主义的侵略,但是,始终存在着自己政治独立的象征——博国中央政府机构总是以不同王朝的形式存在着。而任何一个王朝在自身的政治体制、法法律制度、军事组织、宗教派别等都是古今一贯的一脉相承的博制。其间也当然地有过同蒙古、同满清、同中国的宗教的联系、政治上的交往、经济文化的交流,但绝对不是什么“中央”与“地方”的关系,根本不存在什么“领属关系”。只是共产党在中国执政后,才编织了一套所谓的“中央”与“地方”关系的弥天谎言,因而也才泡制了所谓的“自古领土论”的虚假论据。尽管他们鼓起癞蛤螞的眼睛振振有词的重复着什么“西藏从来就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藏族人民从来就是中华民族大家庭中的成员”之类。然而,遗憾的是共产党执政的中国当局实在找不出稍微能够支持这一谎言的历史根据,于是乎便采用了强词夺理、流氓无赖的下流手段,编造了所谓的“历史根据”,说什么“西藏领土早在元朝时就正式隶属于中国版图”云云。
   
   这个谎言本身就隐含了三个破绽:其一,中国的元朝是由蒙古人建立的,是蒙古帝国征服中国的结果,是中国的皇统中断的朝代,是中国人给蒙古帝国做奴隶的时代,中国当局没有理由以蒙古铁蹄作为开拓疆域的根据,如果硬要这样做,那只不过是以祖宗的耻辱当作自己的荣耀罢了。其二,尽管在蒙古铁旋风扫掠欧亚之际,博国和中国都深受蒙古侵略之害,但博国和中国的受害程度不同:蒙古帝国灭掉南宋之后,由和林迁都北京,以蒙古人当皇帝,完全征服了中国;而博国则不同,蒙古人只是派军队侵害,并没有征服,倒是博的宗教征服了蒙古帝王的心,使其归心向佛。于是博和蒙古建立了友好关系,博国萨迦王朝何种国元朝建立了上层供施关系,尤其是帕巴 洛主坚赞(即八思巴)与元帝忽必烈汗建立师徒关后,元朝积极扶持和保护博国萨迦王朝的存在,并且在史料中萨迦皇帝与蒙古皇帝在称谓上并列平行,相互尊敬。这在当时与一切蒙古军队征服之地建立汗国,由蒙古人即可汗位不同,惟独博国保留自己的王朝,并由自己民族任皇帝全权管理自己的国家,这种绝无仅有的事例足以证明博国本民族皇统的延续不断。
   
   其三,姑且以元朝作为中国的汉家皇统,也姑且算元朝将博国“正式隶属中国版图”,那么,请想一想如下的问题:什么叫“正式隶属”?既然是“正式隶属”,那就是更加鲜明地证明不是什么“自古领土”,如果是“自古领土”,那就根本不存在什么半路“隶属”的问题;如果是半路“隶属”,那么就说明“正式隶属”之前就是独立自主的,难道不是这样吗?而且,所谓的“正式隶属”背后掩藏着的恰恰是血与火的兼并,正义与非正义的较量。在这里,如果将凭借某一军队的力量,用暴力镇压与征服来吞并另一个独立主权的民族及其国家算作是一种“正义行为”,作为领土归属问题的“合理依据”,那么,全世界各民族及其国家的历史都应3重新书写。因为,现今存在得民族及其国家,哪一个没有一段反抗侵略、抵制征服、英勇顽强地自卫以求生存和发展的惊心动魄的历史呢?!这其中也当然地包括了中国的自己的历史。这一自相矛盾、破绽百出的唯一的“历史根据”正是由可怜的牙含章之流提供的。北京的中共当局自以为抓到了“钢鞭”,不幸的是,这根钢鞭恰恰鞭打了中国当局自己!而且,只要它们一天不停止重复这一所谓的“历史根据”,那么它们就一天也免不了这根钢鞭的鞭挞!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