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西藏主义]
藏人主张
·切阳什姐
·《袁红冰论当代中国民主大革命》网络发行预告
·
北京情势
·中共派系斗争的共同目的是维系中共统治
·新版中国护照引发外交风波
·温氏家族与平安崛起
·西方对薄熙来案新解
·部分汉人被强拆户自焚名单
·复邓路凸显中共已陷绝境
·外媒和微博夹击中共腐败
·《南方周末》得道多助
·一张中国财富秘密流动的路线图
·《南方周末》抗议结束,愤怒未了
·中共根本不可能进行政治改革
·《人類大劫難——關於世界末日的再思考》
·魔鬼對當代中國的詛咒
·中國即將進入萬年歷史中最黑暗的時期
·袁红冰谈“中国梦”
·习近平比薄熙来左吗?
·中国军方黑客卷土重来
·李克强的要求被印度总理当面拒绝
·西人评美中高峰會
·中美在网络安全方面仍有分歧
·伍凡展望2016年中國
·何清涟谈中国经济将硬着陆问题
·日本为什么侵略中国?
·中共如何回應索羅斯的挑戰?
·滑世代當道自己的視力自己救
·红色基因不能免除中共最大風险
·全世界下個獨立的國家?
·南海和朝核局勢加速中美關係惡化
·帝国晚期的传播失灵
·伍凡短評中美軍事對壘升級
·朝核和南海局勢嚴峻
金色革命
· 喇嘛接连自焚学者吁关注
·西藏殉道抗议令人担忧
·金色革命从东藏点燃
·阿坝格尔登寺的僧人绝望已极
·让我们见证绛红袈裟上腾起的火焰
·藏胞自焚乃中共罪孽
·悼念自焚藏胞,谴责中共暴政
·我们对西藏局势的声明和呼吁
·燃身奉起自由的今天
·西藏昌都大楼被炸疑点重重!
·达赖喇嘛对藏僧殉道表态
·西藏民选总理访问美国
·西藏问题说到底是共产党搞出来的
·从藏僧自焚看中共的“宗教自由”政策
·藏美互动—美国呼吁中共
·格爾登仁波切在美國國會發表演說
·万名藏人抗议中国西藏高压政策
·中国政府的镇压导致藏人的自焚
·只許自由不許獨立、、.暨語言問題
·美国务卿关注西藏和陈光诚
·噶玛巴呼吁“北京承担起对西藏的责任”
·黔驢技窮的中共治藏政策
·追求自由意愿似烈火般熊熊燃烧
·格尔登寺主持将自焚归咎于中国当局
·燃身抗议从西藏延伸到北京
·他们在诉说什么?
·格尔登仁波切向汉藏介绍西藏现状
·尼姑自焚视频场面震惊
·为焚身的藏民而作
·无德无以成大国-专访洛桑森格
·燃烧的西藏燃烧的自由
·西藏不相信眼泪
·阿坝自焚事件的背景
·澳洲各地藏人在中共使馆前举行集会纪念世界人权日
·短评“汉藏学生打群架事件”
·谨献给西藏佛国自焚的圣僧
·藏人焚身迎得一名中国人的同情
·藏人自焚,朱维群罪责难逃
·境内藏人是西藏真正的主人
·美国务院严重关切西藏暴力事件
·西藏问题特别协调员声明
·英国对藏区暴力冲突深表关切
·噶伦赤巴洛桑森格发布公开声明
·索巴仁波切自焚前录音的遗嘱
·写在藏人频繁自焚时
·藏汉交流及关注西藏局势
·中国无法避免阿拉伯之春
·雪域血红自由火
·西藏为何压不下去?
·世界对中共已深切愤怒与失望
·从藏人的反抗看中共的绝望
·未知死,焉知生?
·《一个藏族党员的公开信》
·懸在各民族頭上的一把刀
·西藏发生两起藏人自焚事件
·藏学家罗伯特谈藏人自焚
·青海军警向藏人开枪 一死二伤
·独立是争来的,不是恩赐
·噶伦赤巴洛桑森格博士在西藏抗暴起义五十三周年纪念集会上的讲话
·三名藏人在聯合國總部對面絕食抗議已進入了第21天
·阿坝和北京同一天发生燃身抗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藏主义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2)
   2012-09-07 00:34 《看中国》
   
   作者: 刚炯•德东朗杰
   【正体版】 【打印机版】
   
   二、拉萨起义与博民族的历史
   
   三十年前拉萨人民的英勇起义及其前后整个博民族反抗中国新旧政府的侵略和奴役的一切斗争都是完全正义的。其所以是正义的,就因为博民族从来就是以独立和主权产生和发展起来的,博民族自身整体的存在本身就是一部独立和主权的光辉灿烂的历史!
   
   一切考古发现証明,我们博民族有着自己的漫长的古猿变人的历史,有着自己的新旧石器时代,有着自己古老的一脉相承的独特的文发展史,也有着自己自古以来一脉相承的独特的政治的和经济的发展史。一句话,我们博民族有着自己的古老的祖国,有着自己的光辉灿烂而波澜壮阔的历史——独立和主权的祖国的历史!
   
   仅从直接以博这个概念命名的国家以来到现在也已经有了二千五百二十八年的历史了。公元前539年(阳水狗年)以博国为名号的第一位国王(赞普)聂赤赞普登基建立布德博国(即鹘提勃悉野),由此开始,到公元630年(阳金虎年)松赞干布登基亲政之前,已经有三十一代国王,历时一千一百五十六年。松赞干布亲政后,挥鞭跃马,统一全博,建立了高原大一统“蕃勤波”国家,定都拉萨,建筑举世闻名的布达拉宫为全国的心脏。从此,布达拉宫就是博国独立的政治标志!从松赞干布到朗达玛之间共传十一代,历时三百年。吐蕃王朝使博国政治日益修明、经济日益繁荣、文化日益发展、法制及国家机器日益臻于完善,军事力量由此而得到高度强大,并以这些作为有力的后盾,使吐蕃雄居世界屋脊,威服八方,谊结四邻。使吐蕃社会真正达到过牛无穿鼻,马无绊脚,门前无狗,人内善外健,男勇女贞,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社会道德风尚。
   
   尽管从公元宵906年(阳火虎年)国王朗达玛被刺后,吐蕃国家重新陷入了分列的局面。但是,分列后的各割据王国的国王仍然是吐蕃王室的直传后裔。如朗达玛的两个儿子玉丹在俄茹立国,其子孙由此繁衍开来;沃松在哟茹立国,其子孙由此繁衍开来,这就是史书所谓一个王族分成两个支系。可见,长达近两个世纪的分列局面,其各割据王国的国王仍然是吐蕃王系,其王国也不是什么仅仅部落的酋长管辖,而是明确的整个博域大一统国家在精神和心理上公认前提下的各个割据王国,即都从各王国的角度承认和维护着作为整体的博国统一,并都将自己作为这个统一国家的合法代表而又无力去实现统一全博。正象十九世纪上半叶以前的德意志民族的状况一样。
   
   经过了延续长期的分列割据局面,全博上下人心思统一,要求统一。这时,随着佛教再次在博域传播,各种教派如雨后春笋般地形成起来。过去的世俗贵族已经早已不能承担起统一全博的重任,社会和政治的重心已经移向宗教寺院。于是世俗的力量和寺僧的力量结合起来,由此寻求博刚坚全域的核心和统一的途径。公元十一世纪前后形成起来的萨迦教派以其自身逐渐建树起来的威望,被历史发展的必然推到了统一全博的地位。萨迦王朝的建立,就是全博统一的必然趋势与萨迦派自身威望的巧妙结合,被博民族的僧俗共同尊奉为“萨迦公玛”(即“萨迦皇帝”)。因此,在博国历史上把萨勤 贡嘎聂波、洛本 索朗则莫、杰赞 札巴坚赞、萨班 贡嘎坚赞、帕巴 洛主坚赞合称为“萨迦五皇”。萨迦王朝以公元1073年(阴水牛年)昆根曲甲布在萨迦地方建立的萨迦大寺为首都建立和发展起来的。从萨勤贡嘎聂波被尊为“萨迦五皇”的第一位皇帝来看,萨迦王朝应从公元1111年(阴金兔年)贡嘎聂波登上寺主王位开始算起,到公元1358年帕姆主巴大司都 祥曲坚赞灭掉萨迦王朝而建立帕主王朝止,萨迦王朝建朝主政二百四十七年。从萨迦王朝开始,在博域正式建立严格意义上的政教合一的政府,开始了教权政治,教皇就是全博僧俗最高领袖,下设池巴总理教务,设本勤总理政务。尤其是从帕巴(即八思巴)与蒙古建立供施关系,帕巴与忽必烈建立师徒关系后,帕巴在博域三部的行政建制上仿照蒙古方式,建立百户、千户、万户,并由萨迦中央自设官员管理。萨迦王朝的建立,再次统一了全博,结束了自朗达玛被刺以来延续近三百年的分列割据局面,萨迦皇帝号令刚坚南北,总领博域上下,政治、经济、文化和法制在整个博国得到统一的建制和发展。
   
   自公元1358年(第六绕迥阳土狗年)大司都祥曲坚赞以乃东为首都,建立了德侍帕莫主巴王朝,对全博上、中、下三大部的统一国家取得了政教统治全权。在德侍帕主王朝统治的二百零七年时间里,由于仁崩巴势力逐渐形成和发展,到札巴迥尼当政的1435年后,德侍帕主的大权实际上已经旁落,由仁崩巴在事实上统治全博。因此,说到乃东皇帝时,其前期是指帕莫主巴,其后期则是指仁崩巴了。甚至我们在史料记载中直接看到“德侍帕主皇帝”和“德侍仁崩皇帝”之称。因此,整个二百零七年的历史实际上是两个王朝的历史。这段历史正是在萨迦王朝奠定和发展起来的全博统一基础之上的博国中兴时期。大司都 祥曲坚赞建立德侍帕主王朝,取得博域全国政教大权后,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如废除原萨迦王朝的千户、万户制,恢复了宗制,从上部阿里到下部朵康共建十三个大宗,并对原萨迦王朝的法律及法制也进行了改革,新制定了十五条“夏杰”,同时又产生了对每条“夏杰”的解释的若干法律。经济上这时出现了“谿卡庄园”经济,并得到大司都皇帝的支持和推行,使全博各地都先后出现了谿卡庄园。还在各大河上建造大桥,制作渡河皮船,同时扩建乃东城,修建乃东宫殿,等等。
   
   公元1566年(阳火虎年)雄霞巴才旦多吉在藏地方起兵推翻了仁崩巴政府,建立了藏国,定都桑主则,并连年向卫地军事进攻,逐步取得全国政权。先后由拉旺多吉、丹松旺波、彭措南杰、噶玛丹迥主政,凡一百三十六年,史称德侍藏巴甲布,也由于这一朝的主政者是噶玛巴,因此又称噶玛王朝。由于噶玛王朝的当权者们不能正确对待其它教派,采取过分的压抑、迫害和摧残政策,结果导致了自己的灭亡。第五世达赖喇嘛洛桑嘉措借助固始汗部推翻了德侍藏巴王朝(噶玛王朝),建立了噶丹颇章王朝。由此开始达赖喇嘛世系取得了整个博国三大区十三州政教全权。
   
   第五世达赖喇嘛于公元1642年(阳水马年)建立噶丹颇章王朝后,其下设池巴一人总理教务,设德巴一人总理政务。桑结见措任德巴期间,修定了法制、官制,改革和明定了噶丹颇章王朝政府的中央和地方的各级行政机构,特别是限制蒙古和硕特的权力;扩建和修缮了布达拉宫,并将第五世达赖喇嘛移驻其中。由此,布达拉宫又重新成为全博中央政府所在地,拉萨也重新恢复了全国首都的历史地位。雪山环绕的刚坚博域,以拉萨为中心,以布达拉宫为心脏,全博政治、经济、文化、宗教、军事的一切号令、法制、规章皆由此发出。并且,五世达赖当政之时,致力于发展外交关系,于1653年出访满清盛京,与觉吉甲布通好,同周围邻邦的关系也得到进一步的改善。从1642年到1959年,噶丹颇章王朝的博国政府在整个博域全权掌政凡三百一十七年。其间都是以五世后的历代达赖喇嘛为政教最高领袖,有自己的完备的中央政府组织和地方政府组织,有自己的完整的法制、官制、军制。一直到1950年共产党中国的军队入侵和占领拉萨,1959年拉萨起义失败,博国中央政府不得不流亡国外。即使如此,第十四世嘉伍仁波勤丹增见措及其领导下的博国中央政府在国际上仍以独立的政府而存在着。
   
   由上可见,自聂赤赞普以来到1950年共产党中国完全占领博国之前长达二千四百八十九年的时间里,博民族都是以自己独立主权的政治、经济、宗教、文化、军事等一切方面的综合完整的国家实体而存在。其间虽然有过蒙古军队的侵害,也有过满清政府的干预,而且也有过英帝国主义的侵略,但是,始终存在着自己政治独立的象征——博国中央政府机构总是以不同王朝的形式存在着。而任何一个王朝在自身的政治体制、法法律制度、军事组织、宗教派别等都是古今一贯的一脉相承的博制。其间也当然地有过同蒙古、同满清、同中国的宗教的联系、政治上的交往、经济文化的交流,但绝对不是什么“中央”与“地方”的关系,根本不存在什么“领属关系”。只是共产党在中国执政后,才编织了一套所谓的“中央”与“地方”关系的弥天谎言,因而也才泡制了所谓的“自古领土论”的虚假论据。尽管他们鼓起癞蛤螞的眼睛振振有词的重复着什么“西藏从来就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藏族人民从来就是中华民族大家庭中的成员”之类。然而,遗憾的是共产党执政的中国当局实在找不出稍微能够支持这一谎言的历史根据,于是乎便采用了强词夺理、流氓无赖的下流手段,编造了所谓的“历史根据”,说什么“西藏领土早在元朝时就正式隶属于中国版图”云云。
   
   这个谎言本身就隐含了三个破绽:其一,中国的元朝是由蒙古人建立的,是蒙古帝国征服中国的结果,是中国的皇统中断的朝代,是中国人给蒙古帝国做奴隶的时代,中国当局没有理由以蒙古铁蹄作为开拓疆域的根据,如果硬要这样做,那只不过是以祖宗的耻辱当作自己的荣耀罢了。其二,尽管在蒙古铁旋风扫掠欧亚之际,博国和中国都深受蒙古侵略之害,但博国和中国的受害程度不同:蒙古帝国灭掉南宋之后,由和林迁都北京,以蒙古人当皇帝,完全征服了中国;而博国则不同,蒙古人只是派军队侵害,并没有征服,倒是博的宗教征服了蒙古帝王的心,使其归心向佛。于是博和蒙古建立了友好关系,博国萨迦王朝何种国元朝建立了上层供施关系,尤其是帕巴 洛主坚赞(即八思巴)与元帝忽必烈汗建立师徒关后,元朝积极扶持和保护博国萨迦王朝的存在,并且在史料中萨迦皇帝与蒙古皇帝在称谓上并列平行,相互尊敬。这在当时与一切蒙古军队征服之地建立汗国,由蒙古人即可汗位不同,惟独博国保留自己的王朝,并由自己民族任皇帝全权管理自己的国家,这种绝无仅有的事例足以证明博国本民族皇统的延续不断。
   
   其三,姑且以元朝作为中国的汉家皇统,也姑且算元朝将博国“正式隶属中国版图”,那么,请想一想如下的问题:什么叫“正式隶属”?既然是“正式隶属”,那就是更加鲜明地证明不是什么“自古领土”,如果是“自古领土”,那就根本不存在什么半路“隶属”的问题;如果是半路“隶属”,那么就说明“正式隶属”之前就是独立自主的,难道不是这样吗?而且,所谓的“正式隶属”背后掩藏着的恰恰是血与火的兼并,正义与非正义的较量。在这里,如果将凭借某一军队的力量,用暴力镇压与征服来吞并另一个独立主权的民族及其国家算作是一种“正义行为”,作为领土归属问题的“合理依据”,那么,全世界各民族及其国家的历史都应3重新书写。因为,现今存在得民族及其国家,哪一个没有一段反抗侵略、抵制征服、英勇顽强地自卫以求生存和发展的惊心动魄的历史呢?!这其中也当然地包括了中国的自己的历史。这一自相矛盾、破绽百出的唯一的“历史根据”正是由可怜的牙含章之流提供的。北京的中共当局自以为抓到了“钢鞭”,不幸的是,这根钢鞭恰恰鞭打了中国当局自己!而且,只要它们一天不停止重复这一所谓的“历史根据”,那么它们就一天也免不了这根钢鞭的鞭挞!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