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著名学者李江琳新著问世]
藏人主张
·
亚洲未来水源争夺战
·为什么要保护雪域高原?
·印度未来水源困境
·论西藏水电大开发
·追踪观察西藏生态现况
·联合国纪录片揭示喜马拉雅山平川快速融化
·青藏高原生态环境问题研究
·“亚洲水塔”的消融13亿人的水源噩梦
西藏主义(特别推荐)
(上)
·西藏主义 —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1)
·西藏主义 ——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2)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3)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4)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5)
·西藏主义—纪念拉萨起义三十周年(终)
(中)
·嘉央諾布:用更廣闊的視野看待自焚
·为何藏人不敢苟同地方自治?
·解决西部少数民族自治区困境、死结的唯一出路
·美國議員羅何巴克致洛桑僧格總理
·西藏復國—太多的血淚、白骨和苦難為之獻祭的深情
·讓「自由亞洲電台」得自由!
·保護袞頓,RFA得自由
·青海数千藏人师生连署要求中共停止汉化政策
·美议员为阿沛事件再次致信外交委员会
·羅何巴克致眾議院撥款委員會羅杰斯主席
(下)
·藏區土鼠年和平革命
·李克先参选2016年“司政”大选声明
·因言获罪的新学派作家上诉状被曝光
·寻找班禅喇嘛转世灵童
·历史赋予我们的重任:独立!
·网上流传藏人焚身抗议者的遗嘱
蔡贡加事件
·著名藏人前政治犯蔡贡加再次被任意拘捕
·西藏前政治犯蔡贡加被中共指控分裂罪
·西藏人权组织呼吁中国政府释放蔡贡加和扎西旺秀
东赛特评
·举世瞩目的学懂(东)事件
·评“噶玛巴卷入印媒间谍指称”
·台湾唤回国魂的一座桥梁
·中共金钱奖励藏僧还俗目的
·藏僧频繁自焚的深层原因
·中共污蔑藏僧焚身—“放火人喊得比救火人高”
·简析“自焚浪潮使西藏流亡政府陷入困境”
·浅论非战场的正当防卫权
·评“温家宝对藏人燃身抗议的表态”
·试析中共的垂死挣扎—兼答“七问达赖喇嘛”
·《看中国》关于自焚专访安乐业
·追踪探讨藏人频频自焚始因
·评阿沛.晋美被解雇的闹剧
·自决权是藏人的护身符
·安乐业谈其研究自焚新书
·破解中共对藏政策
·藏人解讀香港爭取真普選
·從「駐京西藏活佛」看中藏關係
·中印互動中的西藏問題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
·探讨藏人敢于自焚抗议的精神渊源
·西藏的出路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焚身抗議與全藏共識
·《杀佛》作者驳斥嘉乐顿珠先生企图否定中共谋杀十世班禅大師的声明
·亚洲水争夺战恐怕无可避免
·从达兰萨拉困局反观民进党基层盲动
·從保護一位「農奴」到失蹤一群書商
·「西藏獨立」何時在中文出現?
·西藏的悲剧在香港重新上演
·一代枭雄平措汪杰逝世
·破解中共对藏政策(增补)
·中共铁手伸向藏区新学派
东赛诗谣
·老板娘——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1 )
·赛跑——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2)
·夏季澳洲——零碎打工中的感受(之3)
·风摇醒了海
·无界——致想我的人。
·山下随笔
·紧箍咒———邀诗人井蛙同题。
·起飞
·回信——致拉妹
·挑战沉默—— 写在《骚动的喜玛拉雅》推荐连载。
·蓝山
·零八头饰
·面对太平洋
·穿行澳洲牧场
·今天是你的生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著名学者李江琳新著问世

   《当铁鸟在天空飞翔——1956-1962青藏高原上的秘密战争》这本书已由联经出版社独家出版。这是相关资讯:
   
   http://www.linkingbooks.com.tw/lnb/top/9789570840629p1.aspx
   
   不久前我在四川、甘肃、青海藏区旅行了一个多月,专程前往书中写到的几场战役的地点。 到达青海西宁后,恰逢本书清样传到,遂为本书加了付印补记和达赖喇嘛尊者1999年在中央公园演讲时率听众共颂的祈祷词。 因此,这本书以莲花生大师预言始,以达赖喇嘛尊者祈祷词终。


   
   
   
   付印补记
   
   本书完稿后,我回国探望母亲。到家后不久,我再次向中国政府某机构提出申请,要求得到去拉萨旅行的许可,申请当即被拒。然而,在法律上,西藏周边四省藏区,即安多和康区,仍然是开放旅行的。于是,我收拾简单行装,驱车在云南、四川、甘肃、青海藏区旅行。
   
    就这样,几年来从资料和采访中熟知的地点,一一出现在我的眼前。在高山、深谷、草原,我寻找那些饱经沧桑的村寨部落,那些曾经辉煌的神圣寺院。我看到了设在寺院大门里的公安派出所,看到以震慑为目的的无数标语和宣传。朋友们曾再三关照我,涉及西藏的话题如今在国内是最为“敏感”的,弄不好就会有人为此进监狱,说话一定要小心。但是,每到一处,我依然随缘顺性,向萍水相逢的藏人老少问询,同体制内干部、生意人、退休老人、活佛僧侣、农夫牧民聊天。我能感受到素不相识藏人的疑虑,他们的恐惧、压抑、悲哀和怨屈,清楚地写在脸上。我用以打破隔阂的工具,是对当地历史的熟悉,特别是1958年“宗教改革”时毁寺事件的了解。
   
    1958年,四省藏区几千座寺院被毁,几无幸免。僧众被批斗,被驱散,被迫还俗,甚至被杀害。藏人以全民族之力,竟一千多年时间积聚于寺院的财富被劫掠,被毁坏,被盗运到不知何处。藏民族千年文明的物质载体,几乎被毁灭殆尽。
   
   藏区从八十年代初开始修复寺院,历经三十余年,尽管各地政府把一些重点名寺作为发展旅游业的“面子工程”,投入一定数量的资金,尽管藏民族的普通民众又一次倾力捐款捐物于寺院,如今藏区寺院,仍然不及1958年毁寺前规模的四分之一。在深谷高山或偏远草原上,大片寺院废墟至今仍清晰可见。藏人作为西藏周边四省藏区的主要民族,如今仍然生活在严密监控之下。中国政府强力推行的“爱国教育”、“安居工程”、言论禁忌和逮捕监禁的危险,在威胁着藏民族的生活方式和藏文明的生存。
   
   但是,藏民族并没有屈服,他们的精神并没有死亡。在几乎所有寺院,在很多藏人的家里,我都看到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尊者的照片。高压之下,人们依然在向他们的精神领袖顶礼致敬。这是一个信仰佛教的民族,只要佛法不灭,这个民族就不会灭亡。
   
   
   作为这段惨痛历史的研究者,我无法像一个普通旅游者一样,心情轻松地在藏区旅行。一路上,历史与我形影相随,满目皆是半个世纪前那场惨烈战争的遗存。
   
   途中,我特地来到四川和甘肃交界的欧拉草原。连续几天的秋雨使道路泥泞不堪,汽车在寒风冷雨中艰难前行,像一个伤痕累累,举步维艰的部落汉子。我站到高坡上,遥望远处的黄河大湾,不禁悲从中来。五十多年前,几个牧民部落的近万男女老幼赶着牲畜聚集在这里,欲图渡过黄河逃往安全的地方,却遭到中共军队的包围屠杀,曾经有数千藏人倒卧在这片丰美草滩上。
   
   我来到附近的一座寺院。除了新建的经堂之外,这座偏僻寺院仍是一片废墟。连绵细雨中,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妇人弯着腰,步履艰难地围着佛塔转经,一圈又一圈。她,想来就是那场大屠杀的幸存者。她的父兄和丈夫在哪里?半个世纪过去了,除了她,还有谁记得他们?
   
   
   冰冷的雨水顺着我的头发和脸颊往下淌。我将一条来自达兰萨拉,尊者亲手挂在我颈上的哈达系在经堂门环上,默默告慰五十年前那场战争的亡灵:我已经将你们的苦难告诉了世界,你们,不再会被遗忘了。
   
   
   
    2012年8月29日,青海
   
   
   
   愿贫穷者获得财富,
   
   愿忧伤者获得欢乐,
   
   愿绝望者获得希望,
   
   获得持久的快乐与富足。
   
   
   愿恐惧者获得勇气,
   
    愿被缚者获得自由,
   
   愿弱者获得力量,
   
    愿人们的心在友谊中相连。
   
   
   --------- 1999年8月11日,第十四世达赖喇嘛丹增嘉措在纽约中央公园演讲后,率五万余听众共颂的祈祷词
   
   
   
   
(2012/09/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