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薄熙来所犯的罪是中共利益集团的共罪/陈维健]
陈维健文集
·曼久嘎追拉(Majnu Ka Tilla)的祈祷声
·习近平正在延续中共的罪恶历史
·习近平以意淫方式推行民族复兴
·2013年文章
·新年伊始习李南北两记杀威棒/陈维健
·从南周事件展望未来之中国
·不得不说的纽西兰圣诞大餐华人之丑闻
·把权力关进笼子首先是把民众从笼子里解放出来
·灰霾从老天爷讨债 看欠债总是要还的
·天 哭地哀的访民“春晚”
·养虎成患朝鲜核爆中国无可奈何
·尼泊尔:从藏人的庇护所到受难营
·从台湾“二二八”想到“六四”
·“两会”已成“万年国会”
·小李新婚奇遇记
·左派右派齐声唱“社会主义制度就是好”
·死猪投江与死猪不怕开水烫
·中国梦何处梦 藏人自焚汉人也自焚
·习近平访俄中国恋苏旧情复发
·中国政治逆转回走毛的路线
·中美联合干掉金家政权正当时机
·“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罪恶与三位第一夫人
·波士顿爆炸彰显中国反美失败
·没有真相的新疆巴楚县恐怖事件
·善款挪用抚恤吝啬捐款人寒心
·赵红霞被起诉 习近平反腐露真相
·中国“枪手”入侵纽西兰
·琉球再议引火西藏再议
·习近平正在引领中国走向坟墓
·“六四”:枪声一响变偷为抢
·中美庄园会谈软实力碰到软钉子/陈维健
·厦门巴士纵火陈水总犯罪政府有罪
·“促进汉藏民间交流奖”得奖感言
·请倾听一下达赖喇嘛的声音再抗议
·庆祝达赖喇嘛生日遭枪击的诡异
·习近平誓做毛二世中国只有革命路一条
·逼迫胡佳 关押许志永温和道路无路可走
·从薄案看中共封建专制帝皇化
·天下围 城 保家卫国
·纽西兰“恒天然”奶粉污染应作如是观
·请中共宣布当年反独裁要民主是欺骗人民
·“环时”哪知“民运”鸿鹄之志
·审判薄熙来 抓小放大掩盖中共集团罪恶
·将军——你大胆地往前走呀!
· 开刀石油帮是否放过周永康?
·“两院”网络诽谤释法非法之法
·判薄熙来罪 举薄熙来旗 开习近平时代
·杀了小贩夏俊峰枪杀了人间正义成就中国革命
·革命形势呼出牢底的革命首领王炳章
·习近平祭父又颂毛首鼠二端
·女职员投怀送抱奥克兰市长包上了中国二奶
·为“新快报”二根穷骨头精神鼓 与呼
·天安门恐怖袭击背后的中共民族政策
·“三中会会”算了吧!不要再相信共产党
·菲律宾风灾看中国离负责任的大国还有多远
·中共强迫藏人插五星红旗是占领军心态
·“航空识别区”中共军国主义路线受挑战
·北京“井底人”
·金正恩杀人立威习近平集权走向独裁
·雾霾中国命在旦夕13亿人逃无可逃
·习近平祭毛安倍参拜靖国神社有得一拼
·2014年中国大地看不见太阳
·革命何须真刀真枪有网络有键盘足矣
·清除周永康势力红二代全面专权
· 中共反腐拒绝民主刮骨如何疗毒
·“藏宝图”曝光许志永重判中共丧心病狂
·习近平的“维权”与“维稳”/陈维健
·习近平“反腐”两面开战焦头烂额
·中国留学生集体居留二十周年的无耻之恩
·乌克兰变天共产党将被取缔中共何去何从?
· 中共新疆政策是昆明血案的始作俑者
·习近平大权独揽社会矛盾急剧恶化面临失控
·应该平和理性地来看待马航“失联”
·从台湾的民主之父到心灵的教父 ————拜访李登辉先生/陈维健
·美丽岛囚徒依然美丽 ————拜访施明德/陈维健
·九号文件中国全面走向反动/陈维健
·滥杀无辜你们是暴政者的帮凶/陈维健
·与“恐 怖份子”一起开会/陈维健
·没有周永康的政法委中共镇压异见更猖狂/陈维健
·时间改变不了中共屠夫的本质 ------纪念六四二十五周年
·习近平宇宙真理论的圣战
·伟哉港人!唯有斗争才有民主/陈维健
·陈光标“慈善餐会”一场中国式的闹剧/陈维健
·公民抗命当如港人
·习近平的红卫兵外交政策一败涂地
·学校向学生施暴沦落到与城管同流
·巴士爆纵火为哪 般?
·从马航被击落看国际社会道义的陨落
·“文革”再来 借官二代人头救红二代江山
·习近平打虎一发而不可收
·从周永康孙女被幼儿园开除看习近平的株连政治
·《邓剧》篡改历史习近平戏弄毛泽东
·习近平二手都狠 二个都要
·达赖喇嘛朝圣五台山愿望与开启解决西藏问题
·吹响保卫香港实行真普选的集结号
·扮萌装纯恬不知耻的红二代
·“环时”助俄之说是“武装保卫苏联”的翻版
·有容乃大 一场文明的独统公投
·重判伊力哈木绞杀和平 是国家恐怖主义
·藏族三少女被撞死中共对藏族政策汉人有持无恐
·香港处在关键时刻 中国处在关键时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薄熙来所犯的罪是中共利益集团的共罪/陈维健

   
   九月二十八日,中共确定召开“十八大“日期的同时,薄熙来一案也终于有了一个明确的定性。新华社报导说:薄熙来的行为造成了严重的后果,极大损害了党和国家的声誉,在国内外产生了非常恶劣的影响,给党和人民的事业造成了重大的损失。政治局会议决定将薄熙来开除党籍、公职移交司法部门处理。其主要犯罪三条,一是在谷开来杀人事件中滥用职权,二、通过家人收受他人巨额贿赂。三、与多名女性发生或保持不正当性关系。
   可以说中共对薄的处理,令外界相当的意外,第一、撇开了政治路线问题,第二、把受贿和性关系当作重罪处理。众所周知,薄熙来对中共来说,最大的问题是为了问鼎最高权力,剑出偏锋,以“唱红打黑”为名,对胡温的政治路线发起进攻。这一文革式政治路线虽被历史证明,对中国社会无论党内党外都是摧毁性的,但由于中国积三十几年的社会症结,而无所突破,从而为民间不满 情绪提供了出路,使之有了相当的社会基础。但由于中共既得利益集团,对文革那段历史的惨痛教训,对薄熙来咄咄逼人的姿态相当地不安,他们十分清楚,如果让薄熙来的路线在全国展开,就是一场新的“文革”,对权贵,对现有的秩序都会是一场灾难。温家宝在人大记者会上,已把薄的问题点得非常的清楚。但为何在半年多的权衡后,对薄虽然下了重手,但对薄的路线问题只字不提呢?这是一个较为复杂的问题。在毛的罪行没清算的今天,中共根本无法将薄的那套定罪,而且从中共的原教旨来说,薄所持的是中共正统路线,当今中共的路线完全背离了毛的主义,是毛所认定的党内资产阶级。另一方面,薄还有相当多的追随者与一定的社会基础,以路线定罪必然引起强烈的反弹,这次反日游行出现毛像,红卫兵装,文革口号充分说明这一点,这是当政者十分顾忌的。以刑事定罪就避免了这个问题,而且可以让薄的粉丝,看看他们的精神领袖是一个什么样的货色。但是打薄只要不涉及政治路线,还是会留下遗患,文革路线有朝一日东山再起。对薄以刑事定罪,事情果真简单一些,但又会自出其臭,以政治局来说,从陈希同,陈良宇到薄熙来已经是第三个委员贪污腐败以刑事判罪了,以比例来说中共政治局成了犯罪最高的群体,对中共杀伤力不可说不大。但是中共权衡二害取其轻,最后还是以刑事为薄画上了句号。
   薄的三项罪,且不说众多的中共大小官员,仅以中共25位政治局委员来说,按在他们身上都恰如其分。他们中哪一个没有滥用职权,哪一个没有通过家人受贿,哪一个没有几个婚姻以外的女性。不正当的性关系,是个人的私生活,除出强奸更无法定罪,而以当今的中国社会,象薄熙来这样的高官有染的女性,个个自愿,人人心甘,争都还争不来呢。通过家人受贿,这是目前大多数中共官员共同受贿的方式,这个方式,胡锦涛有,温家宝有,习近平也有,虽然目前还是谣言,但现在的谣言,是遥遥领先,薄的这些罪也是从谣言开始的。薄熙来的家产日本媒体透露的是60个亿,而现在中共正式确定的是二千万,如果以薄书记之权位,只受贿区区二千万,中共所有的县委书记们都要笑弯了腰,中国人民也真要送一块“清正廉洁好干部”的扁给薄书记了。仅以薄瓜瓜在海外读书,这二千万人民币恐怕还不够他零花钱。以二千万定论,显然是考虑社会的影响。至于滥用职权,中共从来都没有给自己的干部有一个明确的职权范围,特别是地方的书记,只要是他管辖区,一把手就是王,根本不存在滥用不滥用的问题。
   薄熙来违反党纪国法,是从大连市委书记开始算起的,哪么在这么长的犯罪过程中,共产党的党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法到哪里去了?中共对自己的干部都有严密的监控,每一次官员的调动升迁,都会进行严格的审查。因此,对薄违反党纪国法应该十分清楚。那么为何那个时候,不但不拿下法办,而让他继续升迁呢。这个问题恐怕共产党不好解释,这是共产党的难点,既不能说不知道,说不知道那就是纪检部门的失职,说知道了,那就是组织部门任用干部的标准问题。因此,薄的犯罪从大连市委书记算起,这个罪不是他个人的罪,而是纪检,组织部门的罪。而实际上中共集团是一个官官相护,狼狈为奸的一个犯罪共同体,每一个官员所犯的罪,都是这个集团的共罪。


   从薄案我们可以窥一而见中共全豹,积三十年中国之发展,中共权贵早已将国产当作胜利果实瓜分贻尽。在现有的瓜分来看,薄家与其它家族相比份额应该不是最大的,这到不是薄不够贪欲,而以薄之政治野心,不在意那几个钱,他要的是整个国家,此为窃国者。可悲的是窃国大盗,被当作窃勾之贼诛之。
   “日薄熙山不再来,彻查几个能清白”,从薄案来看,中共党内不管左派,右派,都是窃国掠财之贼。对于这些贼,我们常常为他们那副道貌岸然的扮相所震惊。薄说:我和我夫人没有任何财产,几十年就是这样下来的,并称颂夫人为自己作出牺牲,辞去工作做家务,他非常感动。信誓旦旦,大言不惭,胡是这样,温是这样,习也同样,一个个金满 箱,银满箱,红灯帐里卧鸳鸯的中共官员,统统都是这样。但是我们相信,一个腐败透顶的执政集团,一个逆历史潮流而动的政权,不会因清除一个薄熙来而有改变,更不会因处理了一个薄熙来,能挽狂澜之既倒,扶大厦之将倾。中国的出路只有民主化一条,其它只能是自欺欺人的死路。
(2012/09/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