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习近平政改,拿薄熙来祭旗]
陈破空文集
·中美博弈,中南海软塌下来
·中藏谈判,中共对国民隐瞒了什么?
·中共政权:强大,还是脆弱?
·谷歌退出,中南海恐惧示范效应
·东南亚国家,谴责“中国人祸”
·山西煤炭黑,山西官员心更黑
·藏僧侣救死扶伤,中南海尴尬莫名
·上海世博会,风光下的掠夺
·没有一代“盛世”,如此恐惧地呈现
·温家宝的局限性与时代悲剧
·中南海治疆“穷得只剩下钱”
·平壤闯祸,祸根在北京
·陈破空:中南海治疆“穷得只剩下钱”
·台湾首富,北京打造
·李鹏日记,究竟要表白什么?
·李鹏六四日记,留下翻案漏洞
·中国经济转型的最大阻力
·ECFA:经济协议?还是政治诱饵?
·李鹏日记解禁“国家机密”
·美韩黄海军演,剑指中共
·东盟峰会,中国为何遭到围攻?
·建设性的反对派与破坏性的执政党
·北京突然增购日本国债,用意何在?
·无心政改,中南海的集体惰性
·深圳特区30年,还要特吗?
·多国军演 剑指北京
·谈“民主”,胡锦涛官腔十足
·共产党制造“两个中国”
·钓鱼岛,中国政府的复杂心态
·温家宝“撤弹说”,等于没说
·温家宝“政改”言论的心理动因
·“政改”的幻灭
·北京挑起货币战争
·上海大火,韓正何不引咎辭職?
·薄熙来已翻船,周永康动静成看点
·“政法委姓党”,周永康在暗示什么?
·胡温如不再跨一步,其祸不远
·薄熙来故事:文强故事的高级翻版
·强硬派搅局,陈光诚事态逆转
· 胡温不政改,难逃被清算
·陈光诚去国,正中共产党下怀
·党报歪谈政改,为“十八大”定调?
·全党腐败:中共“团结一致”的秘诀
·陈希同的坦白与天真
·陈光诚事件:风波暂息,谜团未解
·美国海军主力东移,剑指北京
·党报捧朝鲜,真假陷两难
·薄熙来倒台 动摇了中共基本盘
·中国害怕韩国崛起?
·写邓小平,傅高义误读中国
·习家族财富曝光,内情不简单
·天津大火,民众为何不相信政府?
·中国曝光真民意,有人大惊失色
·北京暴雨,冲击了政权稳定?
·薄案缩水,胡锦涛的盘算和失算
·黄金十年?蒙混的十年
·质问胡鞍钢:常委制优在何处?
·陈破空:究竟是谁要包庇薄熙来?
·钓鱼岛争端无解
·党报忽发“保钓害国论”
·胡锦涛裸退为上策
·美国大选,北京患“罗姆尼恐惧症”
·习近平失踪,现行制度失败
·反日风潮,操控者手法老到
·老人政治扼杀中国活力
·习近平政改,拿薄熙来祭旗
·薄熙来既倒,毛主席将如何?
·谢长廷登陆,牵动各方心态
·西哈努克,柬埔寨的奢侈
·美国大选,中国话题有多大?
·温家宝遭突袭,中共两派公开摊牌
·莫言获奖,难以平息的争议
·发挥想象力,解读十八大安保措施
·胡锦涛裸退,十八大唯一成果
·习李履新:反腐与改革,都是假命题
·朝鮮核試爆,爆出中南海心態
·巴基斯坦海港,北京的深远图谋
·安倍访美,中国媒体假装庆幸什么?
·中共网军曝光,潜伏上海浦东
·内外用力,习近平抓住军权了吗?
·美国须知中国人心向背
·中国军队腐败,不敢对日开战
·中国军队腐败,不敢对日开战
·中国军队腐败,不敢对日开战
·不可救药的中国形象
·察言观色,点评中南海新贵
·国共套近,台湾风险日增
·如果金正恩来真的
·国防白皮书:透明度还是威慑力?
·习近平整军,是否得法?
·波士顿惊爆,考验美国
·邓小平孙子排队接班
·习近平,利益集团的傀儡
·新疆仇杀,祸起胡子与面紗
·“六四”关口,习近平挣表现
·习奥庄园会,说是轻松,并不轻松
·斯诺登何去何从?三难
·闹钱荒,中国经济显露败相
·斯诺登逃港,北京先获利后犯蠢
·埃及变局,世界不必困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政改,拿薄熙来祭旗

   薄熙来一案,在经历了从高调到低调、从明朗到不明朗的大起大伏之后,终于峰回路转。9月2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宣布,对薄熙来双开(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并移交司法机关处理。
   
   习近平托病不出,激将法压垮薄熙来?
   
   与政治局会议相关的决定和报道中,官方列举了薄熙来几乎所有罪名:腐败,淫乱,滥用职权,谋杀案的责任,严重违纪;跨越薄从政的二十年;覆盖其任职的几乎所有时段:大连市,辽宁省,商务部,政治局,及重庆市。显示,薄熙来彻底覆灭,将受到党纪国法的严惩。


   
   这一宣布,结束了半年多来围绕薄案众说纷纭、扑溯迷离的乱象。戏剧性的转折,发生在习近平“神隐”的两周(9月5日至14日)之后。极大的可能是,针对薄案出现的僵持,习近平忍无可忍,决意背水一战,对高层同僚放话:如果不严办薄熙来,我就不接这个班了!随即托病不出。(另一坚定倒薄派人物贺国强也同期“失踪”。)
   
   在此之前,社会上,毛左派翻天捣地,恣意折腾,大声挺薄,气焰嚣张;中南海里,以周永康和江系为主的挺薄派力保薄熙来,部分倒薄派(如胡锦涛、李克强)出现动摇,以至于在谷开来和重庆高级警官案中,薄熙来被完全切割在案外,甚至传出“保留党籍”的风声。眼看薄熙来就要被“轻轻放过”,习近平、温家宝、贺国强等坚定倒薄派不免忧心如焚。
   
   放薄一马,等于养虎遗患,薄随时可能卷土重来,这对即将接任最高领导人的习近平,尤其利害相关,无异于为他埋下一颗定时炸弹。如果薄案拖到十八大之后,更严重影响习施政。已经备位王储五年的习近平,同时也是“九常委”之一,自有其“撂话”的资格和份量;而且,习所处位置,相对方便,如果他对江系发飙,胡派会支持,如果他对胡派发难,江系会背书,正好左右开弓。
   
   相信正是习近平撂出狠话并托病不出后,薄案才重新被讨论。整个中共高层,不论胡派还是江系,在经历了薄熙来一案的倒腾后,都再也经不起“习近平不接班”的震荡。倒薄派重新站稳脚跟。放过还是办倒薄熙来?哪一个选项更能避免中共的分裂?权衡之后,中南海最终决定办倒薄熙来,或者说,办倒薄熙来的意见,终于占了上风。习近平背水一战,成为压垮薄熙来的最后一根稻草。
   
   薄熙来受审,料在十八大前,不排除死刑
   
   达成倒薄共识与方案后,习近平才复出视事。如果上述这一切,还只是猜测性的推理分析,那么,前后两件事,则是有迹可循的证明。其一,习“神隐”期间,传出习近平与胡耀邦之子、太子党的改革派旗手胡德平对话,习表示要“高举包括政改在内的改革大旗”,并誓言要“按照党纪国法”处置薄熙来;其二,习近平于9月15日复出,王立军于9月17、18两日受审。不同于谷开来和重庆警官两案对薄的完全切割,王案庭审,薄首度被涉及而未被切割,在新华社随后发布的长篇“庭审纪实”中,虽未点名薄熙来,却以“重庆市委主要负责人”明指。
   
   法网终于罩向薄熙来,这是习近平的胜利。中共中央政治局随后宣布:将于11月1日召开十七届七中全会,11月8日召开十八大。这意味着,薄熙来一案,极可能在十月间了结,党纪处分既已公布,接下来,便是司法程序,庭审与判决。
   
   外界普遍感受两桩意外:薄熙来不是被轻轻放过,而将被重重法办;十八大不在十月而将在十一月举行。何以如此?就在于,中南海的激烈权争,远超外界想像,围绕薄熙来问题的交锋,剑拔弩张,迟迟难以定板,以至于,薄案一波三折。薄熙来最终被定案法办,已是九月底,原拟十月召开的十八大,被再度推迟,理由在于:中南海需要腾出一个月时间,审结薄熙来一案。
   
   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就在中共政治局公布对薄熙来“双开”处理前夕,最高检察院一名叫做王雪梅的资深法医突然通过微博发声,公开质疑英国商人海伍德死于氰化物中毒的结论。王的发声,应该是受到高层某派授意,似乎要说明:海伍德之死,另有蹊跷,或许,谷开来只是将海伍德灌醉放倒,是薄熙来随后派人将海伍德杀死。果如此,薄就是杀人同谋,而谷案也可能被下令重审。实际上,薄熙来被指巨额受贿和通过家人巨额受贿,就已经在经济犯罪方面,牵扯到谷开来,这点,也增加了重审谷案的可能性。
   
   至于政治局通报中的一句话“调查中还发现了薄熙来其他涉嫌犯罪问题线索”,可能包括传言中的薄为铲除政敌、不惜制造空难、造成112人枉死的罪行,鉴于迄今为止,薄王谷案,“谣言”或传言几乎一一成真(网友戏言:“谣言”,就是遥遥领先的预言),如此案坐实,或其他大案坐实,罪行远远大于谷开来和王立军的薄熙来,有可能被判处死刑。
   
   杀薄祭旗,习近平智囊为政改献计
   
   薄熙来覆灭,重创毛左派和守旧派,这本身,就是为可能的政改铺路。这是变革的前兆。纵观历史,新君开基,往往拿守旧派人物开刀问斩,为新政祭旗。习近平推行政改,正好拿薄熙来祭旗。
   
   今年八月底、九月初,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发表题为《胡温的政治遗产》的系列文章,分上、中、下三篇。上篇总结胡温十年的成绩,实为必要的客套;中篇列举胡温十年的问题,道出“问题比成绩还多”;下篇提出换届后新领导人如何解决这些问题。
   
   该文罗列胡温时代十大问题,突出三条:社会道德体系崩溃,意识形态破产,没有建立一个能有效说服人的主流价值观;救火和维稳式外交缺乏大视野、大战略和具体思路,未能有效利用国际大变动带来的机遇,导致自身被动;政治改革和民主化推进不力,与还权于民的期望有相当大距离。
   
   这几点归纳,与民间公共知识分子的看法几乎如出一致。而最后一个问题,被作者列为最关键问题,指出:“事实上,上述所有问题的解决,最后都可归结于政改的问题,系于政改的深度。”并以恳切的口气道:“所以,应该拿出勇气,走出政治改革和民主化的第一步。 ”
   
   考虑到习近平是中央党校校长,《学习时报》是该校机关刊物,作者、即该报副编审邓聿文,是习近平智囊,这组系列文章的出台,必定得到习近平本人的首肯。有人或许疑问:十八大还没有召开,领导人还没有换届,备位领导人的属下,就开始评说现任领导人,不符合中南海政治伦理,不智,甚至可能惹祸上身。这种看法,出于对中南海政治生态变迁缺乏敏锐感和洞察力。
   
   当今中南海,权威人物消失,号称“集体领导”,不仅九常委并立,互不相让,而且,世代交替,新人面对老人,也不再是那种小心翼翼、服服帖帖的姿态。习近平拒绝接受前任“大内总管”(令计划)留任,就是一个明显的例证;大胆玩“失踪”,也是对元老干政的无声抗议。所属中央党校机关刊物公开评说胡温十年,不仅显示胡锦涛提前跛脚,而且预示,老人政治的空间正在缩小。
   
   习近平政改,可能仿效缅甸模式
   
   近期有海外统战媒体危言耸听:如果习近平启动政改,会“牺牲个人、家庭、乃至身家性命”,理由是,权贵阶层所形成的利益集团,将虎视眈眈,准备随时阻拦、扼杀习的任何政改意图。其实,以当今之势,权贵集团的阻拦,未必能如愿。且不说,权贵集团,如今并非都掌握到关键的政治权力,比如李鹏家族,早已大权旁落,何况,公权力在专制体制内有不容挑战的威严,再说,各权贵集团之间,因为利益的纷争和冲突,早已四分五裂,未必能拧成一股绳,来抗衡中央权力。
   
   习近平被推上王储位置,原本作为各利益集团的最大公约数,平衡各派利益。由此,习近平的政改,也可能走一条稳妥的“中间道路”,既可以推行政改,又不必冒犯权贵集团,至少在政改的初期如此。
   
   《学习时报》那组文章,不仅大方论述政改,而且明确为习近平勾勒出政改时间表。指出,习上任后,如果立即推行政改,恐太急,因为,首先需要稳定经济,并“需要一个过渡期来摆平各种关系和牵制”,避免“引起前任势力的反弹”;但如果等到第二任期、即5年后再推行政改,则太迟,因为,“在目前社会矛盾非常大,民众对政改充满期待的情况下,公众未必有五年的耐心来等待。”因而明确建议:“从策略上考虑,继任者两年后开启政改的步伐,是最稳妥的做法。”
   
   该文的表述,已然暗示,习近平的政改,不必触动前任既得利益,实际就是缅甸模式。在缅甸,吴登盛出任总统后,不动声色地展开了有序政改。而吴登盛的政改,显然是在得到了手握实权的军头如丹瑞等人的同意或默许之后,同时,吴登盛的政改,也并未损及丹瑞等军头的既得利益。由当局主导、自上而下的缅甸政改,得到了包括昂山素季在内的反对派的善意回应与合作,双方摒弃前嫌,共建民主缅甸,这是缅甸之路、缅甸之福。
   
   薄案柳暗花明,“神隐”而复出后的习近平,投入繁忙国事,近乎意气风发。9月21日,习在南宁会见缅甸总统吴登盛,表示愿意同缅甸“开展治国理政经验交流”。诚如笔者从前多次预言,习近平政改,可能仿效缅甸模式。
   
   (原载香港《开放》杂志,2012年10月号)
(2012/09/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