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胡锦涛裸退为上策]
陈破空文集
·邓小平电视剧,荒诞不经的“真实”
·摆平香港,习近平将对台湾下手
·江泽民已经死亡?
·达赖喇嘛转世与否,北京很在意
·整肃山西官场,泄露最高机密
·存活65年,北京统治手法的翻转
·北京高声批港,骂给中国人听
·占中运动十大看点
·打击“伊斯兰国”武装中国处于机会主义阶段
·子夜里的一盏明灯——追思陈子明先生
·四中全会,习近平受挫
·梁振英背后的外国势力
·大国领袖习近平的臭脸外交
·美国中期选举与中美关系
·奥习瀛台夜宴有深意?
·连胜文惨败,习近平不安
·审判周永康,死缓还是死刑?
·大闹亚航,中国人仅仅是“任性”?
·中国出了个习皇帝
·谜团重重的令计划桉-再析习近平神隐之谜
·江泽民东山演戏,趣味十足
·我们是不是查理?
·习近平紧张,最大问题在党内
·陈破空司马南交锋,司马南输在哪里?
·政商分离,太子党的脱身之计
·提前处死刘汉,又是杀人灭口
·军警特乱套,习近平惊魂
·2016,看好蔡英文
·习理论出台,继续数字游戏
·本书可能让部分中国人不高兴
·外国人不了解中国人
·果敢,另一个克里米亚?
·李光耀不值得高捧
·新加坡掠影
·起诉周永康,为何变低调?
·毕福剑事件的关键词
·日中开战:鏖战钓鱼岛
·习王反腐受挫,若退却,后果严重
·《西藏白皮书》,中南海的标题学
·中韩沉船:制度对照,文明落差
·恭贺达赖喇嘛八十大壽,感怀尊者的道德力量
·谁的核心利益?谁的安全?
·官府对律师,谁是「死嗑派」?
·与王沪宁分道扬镳 -读夏明《红太阳帝国》
·伟大的民主先生,推倒这堵牆吧!
·江泽民已从领导人行列中除名
·天津大爆炸,炸穿了大中国
·大阅兵,排解不去的尴尬
·北京:大阅兵上众生相
·这是一个没有希望的国度-悼蒋培坤先生
·TPP:围堵中国?还是帮助中国?
·第三场大阅兵,只有一个外宾
·同种同文不同质--《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前言
·例外的中国人--《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后记
·一拖三年,揭秘习近平军改意图
·委内瑞拉变天,谁是中国「全天候好朋友」?
·徐明和谷开来:一死一生的意义
·《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国人》
·周子瑜,周子瑜,周子瑜!
·美中实力消长,世界失序 -从朝鲜“氢弹试验”说起
·拒绝达赖喇嘛,北京失败的民族政策
·习近平斗了江派,又斗团派
·蔡英文不必回應「九二共識」
·文革50年:一个失去了反省能力的国家
·傲慢与偏见:中共外长的惊悚表演
·中國「核心利益」,誰的「核心利益」? -《傾斜的天安門》(100個常識)之
·銅鑼灣書店: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英國人公投,拷問中國人統獨思維
·南海仲裁,北京輸光,下不了台
·喧囂中國,失控的「愛國主義」 ---- 南海,趙薇,戴立忍、、.
· 習近平有沒有未來? -《習近平之謀,共產黨之死》後記
·《炎黄春秋》,蒙难于中南海左倾比赛
·《环球之音》发长文,习近平担心政变
·杭州,G20峰会,与中国人民何干?
·达赖喇嘛,站立在世界舞台的中心
·毛泽东孙子谈民主,颠覆印象
·美國總統大選,首場辯論中的盲點
·力挺川普,中國人心態分析
·中共訕笑美國大選,一黨專政優於民主制度?
·美國大選,如果按照中國的邏輯
·習「核心」勉強,習近平未獲全勝,外國和港台媒體充滿誤讀
·“習核心”出爐:威脅、妥協與交易
·解讀“習核心”:境外媒體過於簡單化
·特朗普強勢上臺,中美關係面臨大考
·特朗普驚奇大勝,全世界看走了眼
·與台灣總統通話,川普是敢作敢為的勇者
·川普
·搶奪潛航器,北京對川普玩老把戲
·把世界拉回冷戰,都是中共惹的禍 --寫在《徹底解說被誤讀的中國》出版
·警惕川普家族與北京權貴的利益交換
·川普上任前夕,俄羅斯因素困擾美國
·中國領導世界?除非太陽從西邊升起
·北京對付川普,妥協與讓步,悄悄進行?
·北京對付川普,拉攏與收買,能否見效?
·川普與習近平通話,“一個中國”,各自表述
·金正男被殺,習近平有苦難言
·川普重話敲打北京:我動手,你們就完了!
·五千共諜撒台灣?不止!警惕重演1949
·軍事解決朝核威脅,川普將名垂青史
·捍衛母親,于歡是真男兒,13
·利誘庫什納,安邦受挫,中國公司的海外企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锦涛裸退为上策

   八月中旬,中共中央组织部公布十八大代表名单,但拒绝公布会期,说明中南海缺乏安全感,依然如黑社会一般,开黑会,见不得光。至于政治局常委人数,组织部副部长回答“我也不知”,证明,中共官职,并非“服从组织安排”,而是服从权力斗争结果。
   
   
   留任军委主席,并无制度依据
   


   权力斗争的疑问之一:胡锦涛是否会留任军委主席?有关新一届常委和军委名单,网络上流传若干版本,均显示,未来军委主席并非胡锦涛。这类流传名单,固不足采信,但胡全退、裸退的可能性极大。
   
   首先,从制度上而言,并无留任之依据。毛泽东任党主席兼军委主席,直至死亡,那是终生制;华国锋任党主席兼军委主席五年,遭解职时,同时交出这两个职务,虽是在权力斗争中败北,但在相当程度上,象征终生制的终结与任期制的开端;邓小平凭厚黑权术挤倒华国锋之后,将华兼任的党政军职务一分为三,自取军委主席一职,拥兵自重,权倾一时。
   
   
   江泽民恋权,遭党内外舆论轰下台
   
   一九八九年,“六四”镇压后不久,邓小平知趣退休,交出军委主席一职,江泽民得以兼任党政军三职:总书记、国家主席、军委主席。到2002年“十六大”江该退下时,弄权留任军委主席,企图效法邓,独掌军权。
   
   
   
   然而,江威权远逊于邓,江的恋栈,遭到党内同仁抵制,不仅与他同资历的乔石、李瑞环、朱镕基等人,对其嗤之以鼻,连接班的胡锦涛本人也耿耿于怀,每每以邓语录“废除领导干部终生制”相暗讽;江厚颜恋权,更遭党内外抨击、国内外炮轰,一时下不了台。
   
   最后,江亲信曾庆红出面打圆场,才劝退江。江原计划留任至少一届军委主席,即五年,却不得不在留任两年后,中途尴尬交权。有江泽民丑例在先,威权进一步弱化的胡锦涛,任期届满后,要想留任军委主席,难度更大,既无制度依据,也无权力基础。
   
   
   若有自知之明,胡裸退为上策
   
   
   胡锦涛自己,不会不恋权,肯定会为留任而挣扎,但形势不由人。纵观遭切割、缩水处理的薄熙来谷开来案(谷仅被起诉一桩罪、仅判死缓,且只字不提薄熙来),其雷声大雨点小、虎头蛇尾,就可明了胡的处境:心志何其迷茫,权力何其薄弱,进退何其艰困。
   
   是否有另一种可能--胡锦涛和倒薄派以退为进,以轻饶薄熙来为筹码,与挺薄派讨价还价,力争在“十八大”人事安排上,捞取更多权力份额,甚至于,允胡再留任几年军委主席?--如果存在这种交易,可能性也很低。
   
   2002年,江胡交接班,曾被称为中共历史上首次和平有序的权力交接,但江留任军委主席,留下一个难看的尾巴,画蛇添足,前功尽弃,等于下了一着臭棋。胡若有自知之明,应以江为教训,避免自讨没趣。“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胡锦涛全退、裸退,才是上策,至少在中共权力交接程序化、制度化方面,留得个比江泽民较好的名声。如能从此结束老人政治,也算功莫大焉。
   
   有人主张胡留任军委主席,甚至说“胡锦涛留任军委主席,有利于政改”。且不说,胡何曾表现出任何政改意向?从来就不是一个改革派的胡锦涛,任期十年都无意推动政改,自号“不折腾”,又怎么可能在其任期结束时,或者,留任军委主席时,才来推动政改?笔者轻声奉劝这些学者、专家、作家:切莫拿自己的主观愿望,代替客观“预测”。其实,真正的政改,必须以终结老人政治为前提。
   
   
   权力斗争十年,胡技不如江
   
   撇开制度不谈(中共根本不讲制度),就论权力斗争,胡实在是技不如江。回顾2002年,江胡交接权力的的十六大,政治局常委由七人扩大为九人,就是江一手操弄的结果,目的是最大程度地稀释胡的权力。九名政治局常委:胡锦涛,吴邦国、温家宝、贾庆林、曾庆红、黄菊、吴官正、李长春、罗干,江系人马就占了七人;八名中央军委:江泽民、胡锦涛、郭伯雄、曹刚川、徐才厚、梁光烈、廖锡龙、李继耐,江系也占了七人。
   
   到2004年,江虽交出军委主席一职,却又趁机以“调整充实”为名,将中央军委扩大到十一人:胡锦涛、郭伯雄、曹刚川、徐才厚、梁光烈、李继耐、廖锡龙、陈炳德、乔清晨、张定发、靖志远,名为军委主席的胡锦涛,被十名江系或亲江系的将领团团包围,动弹不得。
   
   2007年,中共召开十七大,胡锦涛进入第二任期,九名政治局常委组成:胡锦涛、吴邦国、温家宝、贾庆林、李长春、习近平、李克强、贺国强、周永康,江系人马仍占半数或近半数,其中的新“四人帮”,吴邦国、贾庆林、李长春、周永康,更是江泽民铁杆,看死胡温。十一名中央军委:胡锦涛、郭伯雄、徐才厚、梁光烈、陈炳德、李继耐、廖锡龙、常万全、靖志远、吴胜利、许其亮,江系人马仍有七人。
   
   连西方情报机构都发现个中诡谲,总结道:在过去十年,中共领导人与军队的联系大幅度减弱。中南海的过去十年,就是胡锦涛与江泽民权力斗争的十年,结果显示,胡技输一筹,始终落败于江。甚至于,胡不得不中途放弃自己属意的接班人李克强,而眼睁睁地看着由江泽民、曾庆红临时拱上去的习近平后来居上。
   
   
   放变色,中南海设计“看死内阁”
   
   关于十八大,有传言胡亲信令计划、胡春华可能“入常”,其实又是个别人士的主观期待。胡锦涛经营十年的“团派”,未必能压倒“太子党”,能将汪洋保送入常、使常委中保有三名“团派”即李克强、李源潮、汪洋,就算胡派最大的成绩了。
   
   如今的中共高层,派系对立,计有江系、团派、太子党,中南海趁机为自己脸上贴金,美其名曰“党内民主”,其实,还是笔者从前那句话:有意图的权力斗争,造成非意图的民主表象。强调“党内民主”,就是堵死党外民主;以伪民主代替真民主。
   
   中共“常委制”,越来越沦为老人政治的工具。笔者曾于另文指出:习近平出线,乃是作为党内各派最大公约数;习近平被圈定继位最高领导人,乃是党内老人基于过去十年对胡锦涛的同样假设:他只是一个平衡器,平衡党内各派纷争,保障党内各派利益;如同胡一样,围绕在习身边、伴随他任期始终的,并非都是协助他实现自我施政理念的“自己人”。
   
   实际上,老人们并不需要他拥有自己的施政理念,只要他维持局面、维持现状就行。当然,习近平面对的老人,已经不仅是江泽民或江系,还有胡锦涛或胡系,以及其他杂牌系。国际上有“看守内阁”的概念,换到中国,就是“看死内阁”。一代看住一代,如此设计,定稿于“上海帮”帮主江泽民,其中心思想,就是“不变”、“防变”,“防止党和国家改变颜色”。
   
   (原载香港《开放》杂志,2012年9月号)
(2012/09/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