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槟郎前生为僧]
槟郎文集
·南铁的槟郎
·播种诗歌的槟郎
·隐龙湖的怀念
·祖堂山的槟郎
·一朵奇葩的槟郎
·遭遇辟支
·朱元璋和他的哥们
·在南都怀念髡残
·我眼中的诗人槟郎
·槟郎笔下的琵琶湖
·说说咱们的槟郎
·槟郎《方山记事》读后感
·浅析槟郎《献花岩之恋》
·槟郎其人
·小身材的大力量
·那段难忘的记忆
·咏方山八卦泉
·青岛海滨冲浪
·插花女的传说
·插花女的传说
·乡村医院
·青龙山中的三湖走廊
·巢湖西坝口
·我在黄龙埝
·登青龙山瞭望台
·拜谒李白墓
·谁杀死了夏俊峰
·遇到槟郎哥
·诗歌那扇门内——槟郎
·青龙山的野柿子
·记槟郎:借您一世苍凉
·唐木山人
·幕府山登高
·幕府山天池
·槟郎的隐逸情怀
·深秋的枫林
·笔会的意义
·我印象中的槟郎老师
·铁心桥的怀念
·记槟郎:追梦赤子心
·您好,槟郎先生
·误入地球的“外星人”槟郎
·咏江宁吉山
·重游将军山
·谈槟郎的散文
·别了,骆家辉
·闲谈槟郎其人
·放眼豁蒙楼
·走近槟郎的女神
·浅谈槟郞老师的散文
·旧都雾霾
·登狮子山阅江楼
·最难忘的槟郎老师
·故乡的葵花
·怀念耶稣
·耶稣找爹
·2013年底小结
·大四学生写给老师
·谁令除夕不是节
·故乡的紫薇洞
·寒假打短工
·槟郎诗歌的情与真
·东莞的技师
·考场外的莫愁湖
·槟郎在豁蒙楼
·终于遇到你
·辟支的路
·怀念穆罕默德
·赫蒂彻的小情人
·槟郎诗歌印象
·我要寻找阿拉丁
·支支的校园
·掠览槟郎诗歌
·易卜拉欣与儿子
·真性情的诗人槟郎
·怀念释迦牟尼
·旅游与诗歌中的槟郎
·我爱弥勒佛
·鸡鸣寺路的樱花
·浅谈槟郎诗歌《乡村医院》
·樱花的原乡
·李后主的樱花
·樱花中的诗人槟郎老师
·一个人的观音
·毕业前的记念
·文学院楼边的晚樱林
·老山怀念张孝祥
·春天的云儿
·谈槟郎的旅游散文
·多味的诗人槟郎
·我身边的真诗人槟郎
·游石塘竹海
·人间惆怅客槟郎
·槟郎的旅游文学
·躺在方山上
·南京一诗人槟郎
·始于情归于诗的槟郎
·我认识的槟郎老师
·亦师亦友的诗人槟郎
·我眼里的槟郎
·记我的老师李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槟郎前生为僧

   
   
   
   槟郎前生为僧
     槟郎


     
     五百万年前的喷发,
     地球心中燃烧着的血液。
     在惊天动地之后,
     沉淀为我脚下的方山。
     听扬子江、秦淮河的涛声,
     我在火山口的岩浆包上打盹。
     
     四周是茂密的树林,
     被夹在几座山峰间的台地。
     火山口啊,你不是凹坑,
     而是形如一个丘冢,
     埋葬了创世纪的多少秘密。
     相对无言,参得透禅机?
     
     以山巅的海慧寺为家。
     有一天,我在水池中淘米,
     有一条龙抓米于簸箕,
     从此我秘密地每天喂食。
     不想有一天突然被山民撞见,
     龙化为石,水中永露脊背。
     
     那天,我在山林打柴,
     看到两位老者以石棋盘对弈。
     我扁担拄地,观棋至日落,
     仍难分胜负。老者劝我归,
     忽无踪影。我大惊扁担腐烂,
     方丈惊怪我已失踪一年。
     
     山中有巨石裂成七块,
     能敲出七音色,叫三生石。
     情侣们携手共同触摸,
     可以终成眷属,情定三生。
     我爱过的樵家阿妹啊,
     它竟默然于你远嫁金陵城!
     
     晨钟暮鼓,过午不食,
     前生我在山寺送走无数日月。
     我记得我曾观看乾隆爷
     与知客长老在石棋盘下棋,
     那时满汉一家,出家人
     不需脑后拖古怪的长辫子。
     
     槟郎在海慧寺为僧,
     方山隐逸,何曾问过时政?
     梦幻泡影露电,皆是色空。
     那时想:来生我啥样呢?
     听扬子江、秦淮河的涛声,
     我在火山口的岩浆包上打盹。
     2012-9-2
     
     
(2012/09/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