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鸽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艾鸽文集]->[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一章]
艾鸽文集
·蟾宫曲:为波尔布特而题
·夜飞鹊----1979年5月真理标准讨论
·为二战时为中国牺牲的美国士兵而题.
·临江仙----为孙中山先生而题
·水调歌头-----平民冤
·忆秦娥------2007年4月为山羊题
·油画人韵
·油画梦寐
·鹧鸪天
·一个人的背影
·现代诗《跪吻》
·现代诗心房
·油画飘逸
·现代诗悠远
·现代诗失声的连衣裙
·别了,我的阳光
·现代诗秋天的脉搏
·花的最后陈述
·附艾鸽的照片一张.
· 年青的岑寂
·帝台春------为“贞观王朝”的李世民而题
·秋雨朦胧
·女学生黄绢之死
·路过你的黄昏
·走近幽兰
·诗:会走路的植物
·组画天使的挽歌
·组画天使的挽歌
·组画天使的挽歌之三
·组画天使的挽歌之四
·诗歌艺术的殿堂
·合氏壁
·艾鸽在巴黎凯旋门
·诗歌我的心我爱你
·大海 我的柔怀
·照片艾鸽拥抱大海
·你与我
·漂浮的冰块
·诗歌《春痕》
·300名中学生之死
·我的心 你要去哪里流浪
·诗:等待金栗兰
·诗:风衣
·觅你
·巴黎画展
·巴黎画展照片之二
·巴黎画展照片之三
·挑战者1号
·以人的名义活着
·地球村公民
·诗歌:深秋浅黄
·习惯生存
·走向未来
·心灵角落
·月光再回首
·秋天的咏叹
·《再见吧 秋兰》
·屋檐
·我的翅膀
·远方在落雪
·图形的天空
·踪影
·艾鸽《人祭》三部曲之一《死亡地带》及封面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0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3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4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5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6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7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8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59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0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1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2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3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4
·长篇诡谲派小说:《死亡地带》6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一章

   
   
   艾鸽长篇小说《不合时宜的女人》第一章
   
    长江象一个难以悬浮的地龙,东游西荡,一不小心,钻到了G市的鼻子面前。而市委书记朱富此时正在擦鼻子上的冷汗。


    G市财政支出出现严重赤字,朱富决定来一次非正常的大扫黄运动,工商局副主任陈旭被临危受命。朱富特别提醒:“既要有法律头脑,更要有经济头脑。收入60%归市财政,10%归市府特别开支,另外30%由工商局、公安局和文化局各提成10%为办案经费。”
    陈旭自称是处女办(专管扫黄处理妓女的办公室)主任,还有两个副主任。一个是市公安局副局长张廷,另一个是市文化局副局长李湘,他们是临时机构,为了打击大量的隐藏在娱乐中心、歌舞厅、洗头房、桑拿浴等地的暗娼,需要三家配合。工商局掌握是否吊销或换发经营者的营业执照的权力,公安局有搜查或逮捕的权力,文化局有是否给歌舞厅等娱乐中心的小姐们发放“舞蹈教练证”“表演证”的权力。陈旭让手下把近期涉黄的案子都报了上来,后来,他的目光停留在一个个体户的申请表格上。
   
    居然有这种公然申请做妓女的女孩子!
    原来该市有一名女高中毕业生,给工商局来了一封信,还附带填了表格,在职业栏目上写道:做妓女。她在信中的大意是说:高中毕业后一直未找到工作,原因是凡去的单位,领导都无一例外地提出,因为她长得太漂亮,不要求她做别的,就要求她陪睡觉。她灰心丧气之际,觉得既然社会风气如此,为救她唯一的亲人---病榻上的母亲,她就干脆申请做妓女。并保证不欺客,定期检查身体,按章缴税。等等。陈旭鼻翼一颤:“笑话,简直可以当笑话看!”他虽然嗤之以鼻,但还是把女孩子寄来的照片及家庭地址收了起来。他决定特事特办,自己亲自处理。一天,他忙中偷闲,来到那令他神魂飘逸的地方。果然看见一个长相不错的女孩子。她名叫秋阑,才18岁。
   
    一阵唏嘘后,他自我介绍是政府部门的官员。那工作证一晃,秋阑还未看清楚,他已经收起来了。不过,那雄伟的肚皮,绝对是政府官员的派头。秋阑受宠若惊。陈旭的眼睛上下扫描一番后,最后几乎是贴在了一个地方:“你这么迷人的臀部,简直就是榨果汁机的摆设,不做妓女真是男人们的损失。可如果……不献给我,你的这东西即便水灵灵的也只能是个摆设。”秋阑一听这话,马上明白了官员大人的意思,她用手绕了绕发辫:“可是……可是……”陈旭的眼镜已经钻进她的肉里了:“可是什么?”秋阑低垂眼帘:“执照还没办下来,我怎么可以接男人?”陈旭在她的圆球上捏了一把:“我是领导,不是嫖客!”秋阑连连道歉:“我的嘴长得不好,真该死!”陈旭又掐住她的嘴:“不,你的嘴长得真美!”他直接把她的嘴塞进了自己的舌头上面,同时,双手开始突破衬衣的重围,进山扫荡。秋阑惊叫了一声,她在隔壁病榻上的母亲也发出一声叹息。可陈旭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他非但没有退缩,而是大踏步前进了。他压在秋阑身上,如在剥笋:“你不是申请做妓女吗?还在乎男人!”秋阑极不情愿地:“可我还是处女……”陈旭得寸进尺:“这就更对了!处女献身领导,是聪明的选择。”玉阑的眼球在鼓胀:“那……执照……真的拿得下来吗?我不想偷偷摸摸的。”陈旭一阵鏖战后了了心愿,提起裤子开始打官腔:“这个问题嘛,有人说从社会学的角度出发,有助于减少社会犯罪。可我们是从文件出发,不是从社会出发。当然,我确实体验到你的美艳非同一般。我会为你努力争取。不过呢?我这里是头一关,你还得过几关,公安局、文化局的领导你都得摆平呀!”秋阑捡起被撕开扔掉的短裤,擦了擦身上的血:“哎……我是命苦女孩,也离不开带病的妈妈。找不到工作,唯一的这间套房,就想出卖自己挣钱给妈妈治病!”她听到了隔壁房间妈妈的抽泣声。
   
    陈旭玩女人是从来不付钱的,这次也不例外。他把头发抹平:“你的母亲真让人同情。可我又无论如何不能付钱给你。但因为一旦付钱给你,我不就成了嫖客了。所以,我们之间的性质是领导考察员工的素质,你要正确理解,正确对待!”玉阑虽然缺钱,可压根也不敢跟他要钱。非但如此,还希望那另外几关赶快过去。只要有一个正规的营业执照,一切都会好起来。第二天,陈旭与张廷约在咖啡馆见面。两人不但以前认识,而且早就对这个行业烂熟于心,其中的潜规则心照不宣。陈旭提到秋阑的事:“我去见过她,长相绝对不亚于天上人间的小姐,可惜了,居然犯下大错,公然向市工商管理局申请做执牌妓女!不过,你也应该去见见她,开导一下。我已经开导过了。”张廷一听就明白到裤子里去了。第二天,他放下身段,也去开导了一下秋阑。秋阑刚被迫破了处,本来想休息几天,可领导亲自登门拜访,不敢怠慢。张廷十分注意地考察了她的身段,心中思忖着:“怎么让他给抢了先?”秋阑心想:就当前几个客人都是领导吧!一分钱没有。但眼泪也只有往肚子里填。又过了两天,李湘在张廷那里也闻到香味,又来登门考察了一番。由于领导们都不愿说名字,秋阑只知道是非常有权势的三个领导身体力行地考察过自己,而她连对方叫什么名字都说不清楚。可她希望自己的血没有白流,自己的肉体会换来一张执照。
   
    终于有一天三个重要领导联合办公了。他们在会议上研究和提出了各种扫黄的方案。最后,附带研究了一下对秋阑的处理意见。因有一些工作人员在场,他们都一本正经。陈旭品着茶:“最近出了件怪事,一个女孩子居然向工商局申请做妓女。大家可能也都听说了。我了解了一下,她家境贫穷,估计经济处罚也付不出来。象这种不合时宜的女孩子,各位的处理意见如何?我意送她劳教一年吧。”张廷也不想把她粘在手上,还有着更多的漂亮的卖淫女等着处罚。他淡淡一笑:“这女孩子与社会主义的精神文明建设背道而驰,我的意见再加半年。”李湘也非常清楚,这女孩的作用就是要让几个领导以后一个鼻子出气,下一步的工作才好开展。他深明大义地笑笑:“这女孩子的风气不可长!全国的暗娼恐怕已经有几百万了,如今有人还要做明的,那还得了?马列主义还要不要?我的意见再加半年,凑个整数。”会议最后决定:判秋阑劳教两年,理由是:这样的女人一定有卖淫史了。秋阑盼星星,盼月亮,没想到盼来个劳教两年。她被送走的路上一直在哭,有个执行的警察略带同情地:“你如果还是处女,或许还有唯一的证据证明你的清白。其它的别人都认为是在瞎掰。”秋阑一听哭得更厉害了。
   
    ----未完待续---
(2012/09/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