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万润南
[主页]->[大家]->[万润南]->[孙立平:知识分子是如何被驯服的]
万润南
·记2009年中国年度汉字
·【七绝】枯木赞
·代课教师叹
·七绝四首叹时政
·宜兴万氏(1)义者宜也
·宜兴万氏(2)毕公苗裔
·宜兴万氏(3)毕万入晋
·宜兴万氏(4)始望扶风
·宜兴万氏(5)继炽江右
·宜兴万氏(6)兄弟渡江
·宜兴万氏(7)入籍勘合
·宜兴万氏(8)近亲旁支
·宜兴万氏(9)卜居万塔
·宜兴万氏(10)溪庄公诗
·宜兴万氏(11)古斋先生
·宜兴万氏(12)名垂青史
·宜兴万氏(13)明清之交
·宜兴万氏(14)文采风流
·宜兴万氏(15)晚清余韵
·宜兴万氏(16)二度劫难
·《宜兴万氏》缘起(代序)
·悠悠往事岂如烟
·致天安门母亲
·【五律】钉子户
·六四日记“很李鹏”
·致刘晓波(三首)
·关于晓波的点滴回忆
·【七绝】悼华叔
·【七绝】开罗茉莉花
·人间有大爱
·赠华泽——灵魂飘香
·【七绝】释放刘贤斌
·《四通故事》目录索引
·“小平头”刘迪走了
·悼哈维尔
·悼哈维尔
·薄公子三哭
·悼方励之先生
·輓方先生:悲从中来
·我的1989(1)悲剧序幕
·我的1989(2)钦老板
·我的1989(3)存亡之秋
·我的1989(4)风云突变
·我的1989(5)陈东采访
·我的1989(6)刘晓波
·我的1989(7)袁木其人
·我的1989(8)柯云路
·我的1989(9)烽火五月下扬州
·我的1989(10)处理家务
·我的1989(11)五周年
·我的1989(12)血要热、头脑要冷
·我的1989(13)宣布戒严
·我的1989(14)毁家纾难
·我的1989(15)流产的“凯旋在子夜”
·我的1989(16)张福森深夜相劝
·我的1989(17)橡皮图章企图硬起来了
·我的1989(18)SOTEC讲话
·我的1989(19)亚视采访
·我的1989(20)血要热、头脑要冷、骨头要硬
·我的1989(21)广场四君子
·我的1989(22)蛇口出境
·平反“六四”是中共的政治资源而不是包袱
·柴玲 vs 天安门母亲
·悼六四硬汉李旺阳被“自杀”
·山雨欲来(1)抢购风潮
·山雨欲来(2)三五八规划
·山雨欲来(3)一剂猛药
·山雨欲来(4)流言四起
·山雨欲来(6)人心躁动
·山雨欲来(5)喝茶聊天
·山雨欲来(7)商界聚会
·山雨欲来(8)新年布局
·山雨欲来(9)职工大会
·山雨欲来(10)香山会议
·山雨欲来(11)承包答卷
·山雨欲来(12)生存空间
·山雨欲来(13)南北对话
·山雨欲来(14)京丰会议
·“笨蛋,重要的是经济!”——袁剑谈中国经济的拐点
·中南海的高层在担心什么?
·慕容雪村:如秋水长天
·子夜:北京这一夜
·金钟:薄熙来可能的结局
·犀利公评吴思——王朝灭亡的三大原因
·羅征啟——夭折的接班人
·木然:权力的焦虑及化解之道
·张维迎:政府权力就像癌细胞
·荣剑:中国十问——决定中国未来命运的十个问题
·2012上半年无耻言论集锦
·慕容雪村:与高衙内通信
·万润南:薄谷开来案是政治审判
·老冷:神州又闹义和团
·犀利公:政制不修,焉能卫国?
·程晓农:邓小平不懂“发展”,枉谈“硬道理”
·翁永曦:“我们就是不改,你们怎么办?”
·龙应台:为什么台湾人不想统一
· 杨光:我看“温家宝现象
·中共度过了十八大常委安排的危机
·孙立平:知识分子是如何被驯服的
·芦笛:习近平“背伤”透出三分诡异
·解滨:不要怕日本!我来告诉你日本的几个死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孙立平:知识分子是如何被驯服的

   孙立平:知识分子是如何被驯服的

   

孙立平:知识分子是如何被驯服的

   
   说到49年后的知识分子,很多人都会想起马寅初,特别是那句“单枪匹马,战死为止”。但也凑巧,刚上大学的时候泡图书馆,翻阅旧的杂志,突然一标题引人注目:我愤怒控诉美帝国主义的走狗费孝通(大意)。作者:马寅初。这件事情在我内心里困扰了很长时间。这是怎么回事?


   
   民国时期有许多知识分子铮铮铁骨的故事。如前面提到的马寅初,经常骂蒋,蒋介石提出三个职务让其挑选:中央银行总裁、财政部长、全国禁烟总监。可马寅初丝毫不为所动,连面子也不给。傅斯年在公开场合大骂国民党政府是一堆大粪,蒋介石反而于不久的11月决定任命傅斯年为台湾大学校长。1937 年蒋介石在庐山举行国事谈话会时,请张奚若参会,在一次在例行的国民参政会上,张奚若言词激烈地抨击了蒋介石的独裁和国民党的腐败。蒋介石顿感难堪,于是打断他的发言,插话说:“欢迎提意见,但别太刻薄!”一怒之下的张奚若拂袖而去。等到下一次参政会再开会时,政府给他寄来开会的通知和路费,张奚若当即回电一封:“无政可议,路费退回。”
   
   1931年,鲁迅批判胡适,说同为安徽人,刘文典不称蒋中正“主席”,宁可被押,胡适却主动叫蒋“主席”,是典型的溜须拍马之徒。而新中国成立后,刘文典小心翼翼地颂扬新政权,他以亲身经历,夸赞对知识分子的思想改造运动。
   
   但是,就是再硬的骨头,到49年后也彻底地服了。有人认为这个过程实际上发轫于1951年的“知识份子思想改造运动”。根据于风政的《改造》的记载:在普遍“洗澡”之前,要排队,根据他们问题的多少与严重程度,确定洗“大盆”、“中盆”或者“小盆”。确定之后,要先开“控诉酝酿会”,背著要检讨的教师,在群众中收集他的材料,然后向他本人转达,要求他写出检讨报告或者发言提纲,先作启发报告或典型示范报告。在检讨大会上,个人检讨之后,群众提出批评,然后决定是否过关。问题轻、态度好的,一次通过;问题重、检查不够深刻的,要嘛再三检讨,要嘛“澡盆”升级。对那些有抵触情绪或“顽固不化”的人,要开展群众性的反覆批斗,直到认罪为止。
   
   问题是这个过程是怎么发生的。有人经常强调思想改造过程是如何的粗暴,也有人认为是皮毛关系导致的依赖性,因为除了依赖体制别无出路。但我认为并不尽然。有人其实是被改造得心服口服。现在很多人的回忆录都说自己当时是多么清醒,思想改造时是多么清醒,反右时是多么清醒,文革时是多么清醒,我看未必。这个问题恐怕要放到“塑造社会主义新人”的整个过程中去分析,才能找到答案。
   
   控制一个人想问题,可以有三种方式,一是告诉你结论,二是改变你想问题的方式,三是控制你想问题时所需要的资源或材料。第一种很简单,不说了。第二种,改变你想问题的方式。最主要的是提供一种新的思想框架。人们在面对特定的情景的时候,都有一个加框架的过程,即有人所说的framing的过程。改变了这个框架,你对一些问题的看法就不一样了。但我觉得最具奥妙的是第三种,即控制你想问题时所用的资源。加框架是需要资源的,没有资源怎么加?移风易俗,斗私批修等是为了什么,就是净化你想问题时的资源。有什么米就只能做什么饭了。文革时有过不止一个这样的例子,两口子由于政治观点不一致,加入了不同的造反组织,最后走到离婚的地步。如果放到今天来想,这算什么?还有比夫妻关系,家庭,老婆孩子更重要的吗?值得吗?但当时你用来进行思考的资源是非常有限的,只能集中在一根筋上。
   
   氛围与资源的重要性还可以见之于毛泽东与彭德怀在庐山的辩论。彭先说,大跃进错误是主要的。毛先说成绩是主要的,然后就是历史旧账。彭开始就历史旧账进行辩解。这时人们就会问,彭为什么不说“历史的旧账和现在辩论的问题有关系吗”?他不能这么说,因为当时的逻辑就是:历史上一贯错误的人是不可能说出正确的话来的。
   
   控制资源的重要性。经常看电视的和经常上网的,对许多事情的看法往往就不一致。所以,90年代初进行的国情教育,也是非常成功的。90年代的思想教育有两个重点,国情与国学。前者是材料,后者是框架。用国学的框架,使用国情的材料,就能思考出需要的东西来了。受过国情教育的一代,往往会根据教育中提供的国情特征来思考问题。你说这个问题如何如何,他说,要考虑中国的国情嘛。
   
   还应当注意到的一个因素,是一场巨大的革命所形成的“势”,在这种“势”的面前,人们很容易产生一种渺小和无力感。在这个过程中,至少可以形成几个东西。一个是渺小感,尤其是在一个个人面对一个强大的组织和“广大人民群众”时;二是原罪感,这个劳动价值论起了重要作用,牛什么牛?是劳动人民养活了你。三是“无理感”,确切地说是“小道理感”。毛主席说了,世界上的道理,有大道理和小道理之分,小道理是被大道理管着的。知识分子引为自豪的,是觉得自己懂点道理,现在让你明白,你的那点道理是被大道理管着的小道理。对梁漱溟就是这么说的。
   
   
   @
(2012/09/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