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万润南
[主页]->[大家]->[万润南]->[所谓谣言皆是真——记谷、王判刑之后]
万润南
·悠悠往事岂如烟
·致天安门母亲
·【五律】钉子户
·六四日记“很李鹏”
·致刘晓波(三首)
·关于晓波的点滴回忆
·【七绝】悼华叔
·【七绝】开罗茉莉花
·人间有大爱
·赠华泽——灵魂飘香
·【七绝】释放刘贤斌
·《四通故事》目录索引
·“小平头”刘迪走了
·悼哈维尔
·悼哈维尔
·薄公子三哭
·悼方励之先生
·輓方先生:悲从中来
·我的1989(1)悲剧序幕
·我的1989(2)钦老板
·我的1989(3)存亡之秋
·我的1989(4)风云突变
·我的1989(5)陈东采访
·我的1989(6)刘晓波
·我的1989(7)袁木其人
·我的1989(8)柯云路
·我的1989(9)烽火五月下扬州
·我的1989(10)处理家务
·我的1989(11)五周年
·我的1989(12)血要热、头脑要冷
·我的1989(13)宣布戒严
·我的1989(14)毁家纾难
·我的1989(15)流产的“凯旋在子夜”
·我的1989(16)张福森深夜相劝
·我的1989(17)橡皮图章企图硬起来了
·我的1989(18)SOTEC讲话
·我的1989(19)亚视采访
·我的1989(20)血要热、头脑要冷、骨头要硬
·我的1989(21)广场四君子
·我的1989(22)蛇口出境
·平反“六四”是中共的政治资源而不是包袱
·柴玲 vs 天安门母亲
·悼六四硬汉李旺阳被“自杀”
·山雨欲来(1)抢购风潮
·山雨欲来(2)三五八规划
·山雨欲来(3)一剂猛药
·山雨欲来(4)流言四起
·山雨欲来(6)人心躁动
·山雨欲来(5)喝茶聊天
·山雨欲来(7)商界聚会
·山雨欲来(8)新年布局
·山雨欲来(9)职工大会
·山雨欲来(10)香山会议
·山雨欲来(11)承包答卷
·山雨欲来(12)生存空间
·山雨欲来(13)南北对话
·山雨欲来(14)京丰会议
·“笨蛋,重要的是经济!”——袁剑谈中国经济的拐点
·中南海的高层在担心什么?
·慕容雪村:如秋水长天
·子夜:北京这一夜
·金钟:薄熙来可能的结局
·犀利公评吴思——王朝灭亡的三大原因
·羅征啟——夭折的接班人
·木然:权力的焦虑及化解之道
·张维迎:政府权力就像癌细胞
·荣剑:中国十问——决定中国未来命运的十个问题
·2012上半年无耻言论集锦
·慕容雪村:与高衙内通信
·万润南:薄谷开来案是政治审判
·老冷:神州又闹义和团
·犀利公:政制不修,焉能卫国?
·程晓农:邓小平不懂“发展”,枉谈“硬道理”
·翁永曦:“我们就是不改,你们怎么办?”
·龙应台:为什么台湾人不想统一
· 杨光:我看“温家宝现象
·中共度过了十八大常委安排的危机
·孙立平:知识分子是如何被驯服的
·芦笛:习近平“背伤”透出三分诡异
·解滨:不要怕日本!我来告诉你日本的几个死穴
·中共的当务之急是收拾人心
·萧功秦:高调民族主义非中国之福
·芦笛 :中国即将从辅导员时代进入红卫兵时代?
· 狼协:谈钓鱼岛冲突——大家还是洗洗睡吧
·麦克法考尔:毛泽东既狡猾又浪漫
·麦克法考尔:中共的脆弱
·傅国涌谈近代实业家的历史角色
·马小冈:从莫干山会议到京丰宾馆会议
·所谓谣言皆是真——记谷、王判刑之后
·何清涟:中国当真“需要一场战争”吗?
·解滨:薄熙来的完蛋救得了中共吗?
·毛泽东与薄熙来有什么共同点?
·曹思源:薄熙来的要害是极左政治
·林海:美国官员财产申报制度的由来
· 林培瑞:北京的危险游戏
·解滨:在中国,婊子为什么那样红?
·温家宝家族敛财案提供推动政改机会
·寄语十八大(一)改“暗盘交易”为“差额选举”
·寄语十八大(二)是“裸退”,还是“恋栈”
·寄语十八大(三)让“阳光”普照“公仆”
·寄语十八大(四)是“去毛”抑或继续“尊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所谓谣言皆是真——记谷、王判刑之后

   所谓谣言皆是真——记谷、王判刑之后

   

判了夫人判酷臣


谁言薄少可全身


恢恢法网焉能漏


所谓谣言皆是真


   

胡平:王立军轻判了,薄熙来就该重判了

   
   日前,法广发表麦燕庭文章称:“王立军判监15年 预示薄熙来轻判”。文章说:“王立军判刑超轻,估计有包庇之嫌的薄熙来亦会获得轻判,且有甚大机会保住党籍,以维持政治平衡。”
   
   依我看,情况正相反。王立军轻判,说明薄熙来必判,说明薄熙来将会重判。
   
   如果王立军判得重,薄熙来倒有可能保住党籍免于刑责,因为那就意味着王立军的四项罪名都没有得到宽大处理。如今,王立军判得轻,说明他被宽大,而被宽大的理由就是因为他的叛逃是被逼的,是无奈,是情有可原,这就说明薄熙来犯有严重的滥用职权打击报复罪。另外,王立军被轻判也是由于他检举有功,被检举者自然包括薄熙来。薄熙来的问题越大,王立军检举的功越大,受宽大而减刑就越多。所以,综合这两点,王立军越是判得轻,薄熙来就越是逃不掉刑责,就越是会重判。
   
   除非又发生重大事件,否则从一个多月前判四警官罪就可看出薄的下场。
   
   下面是我先前写的一篇短文:
   
   从合肥两场庭审看薄熙来的命运
   胡平 2012年8月13日
    
   举世瞩目的谷开来杀人案于8月9日在安徽合肥开庭审理,被告谷开来和张晓军当庭认罪。 8月10日又开庭审理了重庆市四位警官涉嫌在办理尼尔·海伍德死亡案件中徇私枉法、包庇谷开来的案子,四名被告也当庭认罪。
   
   人们发现,在中共官方发表的有关这两场庭审的报道中,一次也没有提到薄熙来的名字。
   
   于是,有人说,看样子,当局是要把薄熙来和杀人案做切割。既然薄熙来和杀人案无关,那么薄熙来的问题顶多是知情不报而已。倘若有人搬出亲亲相隐的原则,亲属之间有罪不检举可以不论罪,那么薄熙来就更不可能受到什么严厉的责罚了。
   
   我认为这种推测是站不住脚的。不要忘了,整个薄熙来事件是由王立军夜投美领馆引爆的;而王立军之所以要投奔美领馆是因为他感到了来自薄熙来的人身威胁;而薄熙来之所以要收拾王立军,就是因为王立军向他报告了谷开来的杀人案。
   
   记得今年3月份,网上流传一段据说是“中共中央办公厅王立军事件通报”的录音,后来又出现文字稿。其中一段内容如下:
    
   “今年1月28日,王立军找薄熙来同志通报有关重要案件与薄的家人有关,由于办案人员为此感到了压力,已经接到辞职信,希望薄熙来同志予以重视,妥善处理。薄熙来同志对此十分不满,随后找市政府、市纪委、市委组织部主要负责同志商量,以多岗位全面锻炼为由,提出调整王立军工作。2月1日下午,重庆市委召开常委会,决定免去王立军的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职务。事先未按规定征求公安部的意见。王在市政府不再分管公安司法工作,调整为分管教育、科技等工作。为此,王立军想不通。2月2日,市委有关负责同志到市公安局宣布王立军不再担任党委书记和局长职务后,在薄熙来同志家人和身边工作人员的压力下,有关方面以各种名义违规审查王立军身边工作人员及有关重要案件的办案人员。王立军认为自己人身安全受到威胁,遂决定出走,并于6日下午在事先未按程序报批的情况下,独自进入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
    
   这就是说,就算薄熙来本人没有参与谷开来杀人案,但是,单单是他一再运用职权阻挠办案并打击迫害办案人员。其罪过就至少不比徇私枉法的四警官轻。既然四警官要依法惩办,薄熙来凭什么豁免?
   
   可以想见,接下来,中共当局将宣布开除薄熙来党籍,移交司法部门。对薄熙来的审判估计要在十八大之后了。
   
   对当局而言,如何处理薄熙来案件面临两个问题:
   
   一是如何判决?轻重不好拿捏,因此最好是把这个问题朝后推,以减少冲击力。
   
   另一个问题是如何给薄熙来问题定性?这个问题却不能再拖延。因为十八大召开在即,如果薄熙来的问题迟迟不能定性,党内免不了众说纷纭,万一在十八大上有人质疑有人发难,引发争议怎么办?毕竟,薄熙来在上层人脉很广,尤其是所谓太子党,虽然不少太子党不喜欢薄熙来,但是看到薄熙来垮台,多少总会有兔死狐悲,物伤其类之感。所以,当局必须赶在十八大之前给薄熙来问题定下性来,让党内那些可能替薄熙来说话的人无话可说。
   
   依我之见,这次审理谷开来审理四警官,与其说是做给民众看的,做给国际社会看的,不如说是做给党内上层看的。只要他们接受了谷开来的杀人罪,接受了四警官的徇私枉法罪,那么,他们就没法不接受薄熙来的滥用职权阻挠办案打击报复等罪名。他们不能不意识到,以后顶多在量刑宽严上还有讨论空间,薄熙来的政治生命已经无可挽回的终结了。这样一来,上层就不会有什么人再替薄熙来说话了。
   
   另外,当局现在这种做法,不追究薄熙来密谋夺位之事,因而那些与薄熙来关系密切的高官们只要和薄熙来划清界限就可以保住权位;不追究薄熙来贪污腐败之事,这就让无官不贪的上层皆大欢喜;不追究薄熙来搞刑讯逼供之事,其他的酷吏们也都吃了定心丸,如此等等。当局一再说薄熙来事件是孤立的事件,意思就是只拿掉薄熙来一个人,其余一切照旧。
   
   应该承认,当局的算盘打得很精。但唯其如此,它也就把自己的面子丢得一干二净。谷开来庭审公布后,不论是中国民间还是国际社会,一边倒的反应是批判是嘲讽。
   
   我猜想,这种舆论很可能给当局不小的冲击——因为他们原先的共识就很脆弱。眼下,他们很可能正在紧张地争论:这出戏是硬着头皮照原来的剧本演下去呢,还是再做点改动?
   
   

芦笛:中共是不講邏輯的

   
   剛才見到胡平推測薄熙來會重判,理由是如果王立军判得重,薄熙来倒有可能保住党籍免于刑责,因为那就意味着王立军的四项罪名都没有得到宽大处理。如今,王立军判得轻,说明他被宽大,而被宽大的理由就是因为他的叛逃是被逼的,是无奈,是情有可原,这就说明薄熙来犯有严重的滥用职权打击报复罪。另外,王立军被轻判也是由于他检举有功,被检举者自然包括薄熙来。薄熙来的问题越大,王立军检举的功越大,受宽大而减刑就越多。所以,综合这两点,王立军越是判得轻,薄熙来就越是逃不掉刑责,就越是会重判。
   
   貌似很有理,但他忘記了,中共是不講邏輯的,哪會考慮這麼周全,層層鋪墊?別的不說,那谷開來殺人的動機,有誰會相信?“去年11月那幾天,我擔心薄瓜瓜危在旦夕”居然能構成殺人理由,這只能出現在瘋人院裡,然而卻為中共法庭採信了。你說如果那夥人是講究說服力的,還會這麼幹嗎?
   
   胡平沒能解釋,為何薄熙來至今還是人大代表,輕判的王立軍都給迅速拿掉了這一保護皮,為何重判的薄熙來至今還穿在身上。他也沒解釋為何“薄熙來”三字竟然在審訊報導中成了敏感詞。不解釋這些矛盾之處,重判說就顯得依據不足。
(2012/09/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