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万润南
[主页]->[大家]->[万润南]->[狼协:谈钓鱼岛冲突——大家还是洗洗睡吧]
万润南
·宜兴万氏(14)文采风流
·宜兴万氏(15)晚清余韵
·宜兴万氏(16)二度劫难
·《宜兴万氏》缘起(代序)
·悠悠往事岂如烟
·致天安门母亲
·【五律】钉子户
·六四日记“很李鹏”
·致刘晓波(三首)
·关于晓波的点滴回忆
·【七绝】悼华叔
·【七绝】开罗茉莉花
·人间有大爱
·赠华泽——灵魂飘香
·【七绝】释放刘贤斌
·《四通故事》目录索引
·“小平头”刘迪走了
·悼哈维尔
·悼哈维尔
·薄公子三哭
·悼方励之先生
·輓方先生:悲从中来
·我的1989(1)悲剧序幕
·我的1989(2)钦老板
·我的1989(3)存亡之秋
·我的1989(4)风云突变
·我的1989(5)陈东采访
·我的1989(6)刘晓波
·我的1989(7)袁木其人
·我的1989(8)柯云路
·我的1989(9)烽火五月下扬州
·我的1989(10)处理家务
·我的1989(11)五周年
·我的1989(12)血要热、头脑要冷
·我的1989(13)宣布戒严
·我的1989(14)毁家纾难
·我的1989(15)流产的“凯旋在子夜”
·我的1989(16)张福森深夜相劝
·我的1989(17)橡皮图章企图硬起来了
·我的1989(18)SOTEC讲话
·我的1989(19)亚视采访
·我的1989(20)血要热、头脑要冷、骨头要硬
·我的1989(21)广场四君子
·我的1989(22)蛇口出境
·平反“六四”是中共的政治资源而不是包袱
·柴玲 vs 天安门母亲
·悼六四硬汉李旺阳被“自杀”
·山雨欲来(1)抢购风潮
·山雨欲来(2)三五八规划
·山雨欲来(3)一剂猛药
·山雨欲来(4)流言四起
·山雨欲来(6)人心躁动
·山雨欲来(5)喝茶聊天
·山雨欲来(7)商界聚会
·山雨欲来(8)新年布局
·山雨欲来(9)职工大会
·山雨欲来(10)香山会议
·山雨欲来(11)承包答卷
·山雨欲来(12)生存空间
·山雨欲来(13)南北对话
·山雨欲来(14)京丰会议
·“笨蛋,重要的是经济!”——袁剑谈中国经济的拐点
·中南海的高层在担心什么?
·慕容雪村:如秋水长天
·子夜:北京这一夜
·金钟:薄熙来可能的结局
·犀利公评吴思——王朝灭亡的三大原因
·羅征啟——夭折的接班人
·木然:权力的焦虑及化解之道
·张维迎:政府权力就像癌细胞
·荣剑:中国十问——决定中国未来命运的十个问题
·2012上半年无耻言论集锦
·慕容雪村:与高衙内通信
·万润南:薄谷开来案是政治审判
·老冷:神州又闹义和团
·犀利公:政制不修,焉能卫国?
·程晓农:邓小平不懂“发展”,枉谈“硬道理”
·翁永曦:“我们就是不改,你们怎么办?”
·龙应台:为什么台湾人不想统一
· 杨光:我看“温家宝现象
·中共度过了十八大常委安排的危机
·孙立平:知识分子是如何被驯服的
·芦笛:习近平“背伤”透出三分诡异
·解滨:不要怕日本!我来告诉你日本的几个死穴
·中共的当务之急是收拾人心
·萧功秦:高调民族主义非中国之福
·芦笛 :中国即将从辅导员时代进入红卫兵时代?
· 狼协:谈钓鱼岛冲突——大家还是洗洗睡吧
·麦克法考尔:毛泽东既狡猾又浪漫
·麦克法考尔:中共的脆弱
·傅国涌谈近代实业家的历史角色
·马小冈:从莫干山会议到京丰宾馆会议
·所谓谣言皆是真——记谷、王判刑之后
·何清涟:中国当真“需要一场战争”吗?
·解滨:薄熙来的完蛋救得了中共吗?
·毛泽东与薄熙来有什么共同点?
·曹思源:薄熙来的要害是极左政治
·林海:美国官员财产申报制度的由来
· 林培瑞:北京的危险游戏
·解滨:在中国,婊子为什么那样红?
·温家宝家族敛财案提供推动政改机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狼协:谈钓鱼岛冲突——大家还是洗洗睡吧

   
   首先我明白,我只是一个屁民。东海上的那个小岛,轮不到我来说话。作为一个中国人,我当然希望它为中国所有。但是我也明白,钓鱼岛是不是为中国所有,跟我这个屁民关系并不大。在这个国家成为一个真正的公民社会之前,钓鱼岛是否属于中国也没我什么事,我还真不能太把自己不当外人。所以这里说的,不过都是一个局外人的身份扯闲淡,比较“理性”。木得办法。《沙家浜》里俺们海归派的先辈刁参谋长对胡司令说:“这个队伍你当家,可是皇军要当你的家”!
   
   大多数老百姓其实何尝不是这样。至于现在抗日浪潮汹涌,那是做不得数的。这个民族要真这么有种,真这么仗义,就不会有那无数的闹市之中众目睽睽之下对抢劫、落水、凶杀乃至强奸袖手旁观无人救援的事情了。中国人的民族性之一就是其表演天赋。君不见五四火烧赵家楼的爱国青年梅思平,和西安事变后捕杀东北军将领王以哲、于学忠等的孙铭九、苗剑秋等激进派,后来都当了汉奸,便是明证。至于砸自家同胞的汽车来爱国,就更是笑话了。 这帮勇敢的烂仔,要是把他们叉到前线去跟日寇打仗,保证全尿裤。说实话我对中日两国的民族性都有看法。中国人是视别人的生命财产如草芥,所以对于同族人来说,是挺可怕的事情。但因为长于内斗,所以对别的国家来说,则并没有那么可怕;而日本人是连自己的生命财产都视如草芥,所以对于别的国家来说,挺可怕,所以美帝得摁着点儿,不能让他们武装。中国人爱国,但是偷渡移民最多的国家;日本人爱国,似乎情愿随着那个熔岩上的狭小岛屿一起沉没。在核泄漏灾难后,日本国土的辐射严重超标,咱海归网的九哥赶紧跑到米国去买房子准备逃离,但他在日本好几房老婆和孩子,却都死都不肯离开,直让九哥徒呼奈何。
   国家大事自有领导们操心。抗战胜利后,蒋委员长两次拒绝接收冲绳列岛,这可是比钓鱼岛(自然包括钓鱼岛)大的多的领土和领海。不过后来江山易帜,人民日报1953年一月八号的文章说“尖阁群岛”属于冲绳,中国六十年代地图把钓鱼岛划归日本,那就不能算数。个别同志犯的错误,又不是外交契约行为。反正双方都有不少理由说这个岛“自古以来”都是自己的神圣领土。当年老山法卡山打的那么厉害,死伤那么多人,最后还不是给人家了。还有藏南,九万多平方公里,资源丰富的国土,差不多三个台湾那么大,打了一仗,都占领了,还退出来,拱手还给阿印。现在印度阿三向“阿鲁恰克邦”大肆移民,在那里繁荣昌盛,实际占有了几十年,想要收回,乃至“争议”,比登天还难。


   
   所以“自古以来”这种口水仗没嘛用,爱国烂仔砸自家多少车更没用。领土争端,从来靠实际控制,最后靠经济军事实力,而这还跟国际地缘政治相关。所以我觉得所谓设立非军事区,逮捕所有两国上岛人员,或者大打人民战争,派无数渔船上钓鱼岛去,都是过家家的想法。中国要是没有钓鱼岛的实际控制权,你怎么逮捕上岛的日本人?派渔船去,是否派军舰护卫?如果派军舰,那干吗还要多此一举,脱裤子放屁?如果不派军舰,为什么领土或者领海争端,只是平民的事?如果平民为护土被撞被抓,国家防卫力量何在?
   
   钓鱼岛现在是日本实际控制,他们不太可能后退,所以问题最后归结为中国方面是否决心将手伸进去,扩大冲突。这必须有最后付诸武力的决心。否则,重复以前无数次被人家撞船抓人的故事,那么叫的越凶,就越丢人。现下的中国,并不是九一八前的日本,甚至也不是50年和79年的中国。这次各地的暴乱,不过是中国社会情绪的冰山一角。如果说这种砸自己家当的暴乱能是给日本增加压力,显示肌肉的好牌,恐怕各国都会笑掉大牙。两国冲突,有如两船对撞,比的不仅仅是船的吨位和马力,更是船身结构材料的坚固。中日两国的对撞,谁会先散架?
   
   在钓鱼岛付诸武力,可不是在中越边境的老山法卡山玩过家家。两个山头上的陆军捉迷藏,地域有限,对手的实力有限,战争手段有限,冲突的规模有限,影响也有限。钓鱼岛海域的武力冲突,堪比于第二次甲午海战。如果输,输得起吗?至于经济制裁,就更搞笑了。 作用力一定等于反作用力,单边“制裁”的好事儿恐怕不太容易。有人说日本的损失要比中国大,有点一厢情愿。就算如此,日本断两条腿,中国没了一只胳膊,如何?我看结果也是没有一个国家能拿到钓鱼岛,即使拿到了也无法开发。这是双输的结局。日本残了,还有美帝、苏修呢?鹬蚌相争,渔翁得利。领导上还要考虑中国社会结构和矛盾所潜藏的风险,是否值得为了疥癞之疾去伤害自己的根本利益?
   
   同学们复习一哈决策树的两个基本要素之一,是得失的价值衡量,就应该狠清楚该咋办鸟。那么得失的概率呢?中国的赢面有多少?我们且不说甲午前中日两国的国力军力的对比和现在中日两国国力军力对比的衡量,也不说中国社会所面临的种种问题和危机,就只看美帝的立场就清楚了。日本战后之所以成为经济的巨人,军事的侏儒,是因为美帝的压制。美帝只要稍微松绑一点,日本的军事能力将在短时间内有可怕的提升。这可是连美帝都惧怕的事情。所以美帝不会希望在中日之间发生大规模的军事冲突。劝解不了,就隔离。比如采用当年第七舰队进驻台湾海峡的方式。那台湾可是中国的神圣领土,没嘛争端。但实力相比太悬殊,所以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敢在朝鲜跟美帝死磕,但却拿第七舰队毫无办法。对美帝来说,最符合他们利益的,是防止中日军事冲突的发生和扩大,但维持这一地区的适当紧张局面,以维持日本的附庸地位。
   
   综上所述,钓鱼岛冲突的走向最终取决于两个因素:中国社会结构和美国的全球战略。这两个因素在相当的时间内(比如十年)都没有改变的迹象,所以钓鱼岛的现状在短期内也不会改变。邓伯伯敢打越南,但对钓鱼岛却主动说“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是个明白人。现在双方不过就是骗骗自己的老百姓,弄些口水出来,顶多伸拳撸袖,做一下姿态。我党不是老佛爷,心里头明白义和团能干多少事。大家还是洗洗睡吧。
   

此文于2012年09月19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