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张成觉文集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张成觉文集]->[“我们不再受骗了”?]
张成觉文集
·中日總理/航母何用
·鵲巢鳩占/三代北大人
·我看辛子陵
·董橋一瞥
·董橋一瞥
·也談未未(二則)
·高瑛的話(二則)
·競爭力排名(二則)
·變色龍的自畫像---評點蕭默《一葉一菩提》(之一)
·已被洗腦/事出有因
·林彪自食其果
·陳總長何需難受?
·勇哉90後/南北呼應
·眾說紛紜話“改正”(之一)
·旋轉全憑華、葉功---《眾說紛紜話“改正”》(之二)
·平反阻力在鄧、李---《眾說紛紜話“改正”》(之三)
·石油美元/中印模式
·飲用“奶茶”?/火山處處
·太子黨面孔各異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從“血肉長城”到“送你蔥”
·“兩制”之優越性
·“風波”22週年有感
·滅亡前的瘋狂
·石在,火種不滅
·真真假假是為何?---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二)
·李娜封后隨想(兩則)
·如此高官(兩則)
·貌似公允實藏禍心---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三)
·虛構故事何荒唐---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四)
·虛構故事何荒唐---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四)
·肆意編造匪夷所思---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五)
·必字斷案用筆殺人---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六)
·小說筆法兜售私貨---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七)
·“歷史的選擇”透析
·“中國模式”論可以休矣
·九十與三十
·港人選舉權豈容剝奪
·自我拔高 恬不知恥---評點《一葉一菩提》(之八)
·文革沉渣其來有自---評點《一葉一菩提》(之九)
·忠言逆耳 旁觀者清---評點一封“日本人寫給中國人的信”
·說得做不得的高見---致恆均的公開信
·“一盤散沙的社會生長一盤散沙的人”---評點一封“一個日本人寫給中國人的信”(續)
·有感於日女足奪魁(兩則)
·
·
·強辯“力挺”適得其反---評點《唱衰京滬高鐵別有用心》
·憂心忡忡話高鐵
·“偉光正”的“大愛”
·影帝影后的大愛風範
·臉厚心黑侈談感情
·匪夷所思的“陰X部長”(外一則)
·話語權與土改
·差之毫釐,失之千里
·涇渭分明兩世界
·動口還是動手?
·折戟沉沙40年
·梧桐一葉落,天下共知秋
·雷鋒移居花旗國?
·毛陰魂不散
·毛陰魂不散
·毛陰魂不散
·馮京作馬涼
·反思“九一一”
·如何評價林彪父子---點評章海陵先生兩篇大作(之一)
·如何評價林彪父子---點評章海陵先生兩篇大作(之二)
·如何評價林彪父子---點評章海陵先生兩篇大作(之三)
·豈能如此頌毛?
·我們的使命
·反思“九一八”
·再談“九一八”
·毛感謝皇軍喚醒國人?
·《活著》的續集
·《活著》的續集
·同病相憐
·閱港聞二則有感
·華國鋒不是焦大--與李劼先生商榷
·希望環球時報好好做“黨的喉舌”---評點《環球時報》社評
·希望環球時報好好做“黨的喉舌”---評點《環球時報》社評
·毛有別於李浩---與恆均“兄”商榷
·好處說好,壞處說壞---關於華國鋒評價的通訊
·光明網的“光”與“明”
·毛睡衣上的補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们不再受骗了”?

   对于鲁迅所撰《我们不再受骗了》,现年七十或以上的国人应不陌生,盖此文曾收入大陆高中语文课本。文中鲁迅先反驳“苏联知识阶级挨饿”说,继为“民众排长队购食物”巧辩,再举“实业党首领获轻判”彰显当局施仁政。八十年后的今天,重读此一1932年5月6日发表的针对“帝国主义”之檄文,令人感慨万分。简言之,“我们”受骗了,鲁迅也受骗了。
   
   鲁研专家朱正针对该文,搜集有关资料加以披露,证明上世纪30年代苏联不少知识人挨饿,乃铁的事实;“实业党”係斯大林亲手炮制之大冤案,首领拉姆仁(今译列•康•拉姆津)为热工学院院长、热工学和锅炉制造问题专家,当局一直用其所长,宣判四年后拉姆仁荣获列宁勋章。
   
   有关文中所提“(鲁迅)新近看见一本小册子,序上说‘苏联的购领物品,必须排成长串,现在也无异于从前’。”朱正写道:


   
   鲁迅的辩辞,要比这高明得多。首先,他承认,苏联确实存在排队购物的现象,他也承认,这排队购物是物资匮乏的表现。至于匮乏的原因,鲁迅的解释是这样的:“因为苏联内是正在建设的途中,外是受着帝国主义的压迫,许多物品,当然不能充足。”这同苏联官方历来的解释是一致的:国外是帝国主义包围和战争威胁,国内是正在建设的途中,目前的吃苦正是对于未来幸福生活的投资,想起日后建设成功的种种幸福,甚至目前的吃苦本身也有某种幸福感了。
   
     鲁迅是一位文章高手,他不满足于重复苏联官方的这个宣传公式,别出心裁地举出另外排着的两个长串,来和苏联商店门前排着的购物者的长串作对比。这篇文章说:
   
     但我们也听到别国的失业者,排着长串向饥寒进行;中国的人民,在内战,在外侮,在水灾,在榨取的大罗网之下,排着长串而进向死亡去。
   
     这进向饥寒、进向死亡的两个长串,难道不是比排队购买食物的那一长串更令人悲悯么?对比起来,这排队购买食物,就不但是可以忍受,甚至还是值得艳羡的生活了。
   
     这当然是极其雄辩的文章,词强足以夺理。可是慢着,排在苏联商店门前购买食物的长队,是触目可见的现实,而鲁迅拿来作对比的那进向饥寒进向死亡的长队,却只是一种比喻和象征的说法。人不但会在内战外侮水灾榨取这些祸祟中进向死亡,即使是在幸福丰足的生活之中,人不也是每过一天即接近死亡一天了么?在这个意义上说,每一个人从母腹来到世间,他就排入了进向死亡的长串之中。这情形,鲁迅自己在《热风•随感录四十九》中早就说过了:“新的应该欢天喜地的向前走去,这便是壮,旧的也应该欢天喜地的向前走去,这便是死。”用这样一个反映大自然中新陈代谢规律的想象中的排队,来作现实中购物排队的对比,多少总有些不伦吧。
   
     苏联物资匮乏的原因,鲁迅的这篇文章说了内外两个方面。多年以来,在鲁迅以前和以后,许多出版物都是这样解释,这样宣传的。实际情况是不是真是这样呢?不是的。在苏联解体之后,人们从解密的档案中可以看出那些被长期掩盖的真相,反思了这一段历史,认识到了僵硬的计划经济体制不能适应人类社会,集体农庄制度对农业和畜牧业造成了大破坏,这才是物资匮乏的真正原因。
   
   此外,还应该提到一个附加的原因,就是对外贸易的影响。在这篇文章里,鲁迅赞扬说:苏联“小麦和煤油的输出,不是使世界吃惊了么?”他半个月以前写的《林克多〈苏联闻见录〉序》中,也是用这两者的出口来为苏联的国力作证的:
   
     去年苏联煤油和麦子的输出,竟弄得资本主义文明国的人们那么骇怕的事实,却将我多年的疑团消释了。我想,假装面子的国度和专会杀人的人民,是决不会有这么巨大的生产力的……
   
     鲁迅注意到了苏联的小麦出口,大约他没有去想一想,这些本来应该供应居民的口粮,拿去换取硬通货了,对于国内食品供应的紧张,更是雪上加霜。
   
   朱正文章末尾称:
   
   “鲁迅生前,无法看到苏联的秘密档案,无法获知现今人们多少知道了的苏联真相。这样倒也好,他临终之际就不必为《我们不再受骗了》这篇文章感到不安了。这大约也是做梦比梦醒了要幸运一些的意思吧。”(朱正:《重读鲁迅》)
   
   或者可以说,基于历史的局限,明察秋毫的大师鲁迅上当受骗了。至于“我们”受谁人之骗,为尊者讳,似不宜指名道姓。也许把账记在“伟光正”头上比较容易为各方接受。
   
   这样做不算硬栽罪名给大陆当局。更远的不说,中共建政以来,名不副实,诓骗国人的事还少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共和”何在?改称“中共党国”不是最贴切吗?
   
   “一切权力属于人民”,自1949年9月通过的《共同纲领》,至1954年以来历次《宪法》,白纸黑字都是这么写的。然而,毛王朝不是毛说了算?之后是邓说了算,现在九常委说了算。“人民”算个屁!
   
   “工人阶级(通过共产党)领导”,括号里才是真的,工人阶级顶着“领导阶级”之虚名,从来就不是什么“国家主人”,近期更成了“弱势群体”,与为数不下五亿的农民和农民工一起,位列新“黑五类”,属“维稳”矛头所向的对象。
   
   “人民民主专政”或“无产阶级专政”,虚虚实实,虚实参半。“人民民主”不存在,“无产阶级”不知是谁。但“专政”则毫不含糊,如假包换,比珍珠还真。军队、武警、公安真枪实弹之余,治保会、居委会乃至戴红袖章的小脚老太太,星罗棋布,无远弗届。
   
   “公有制”看不见摸不着。近二十年的“国有资产”算一目了然的。不过只由一小撮权贵牢牢控制。十三亿芸芸众生靠边站,干瞪眼。
   
   孔子说:必也正名乎!名不正则言不顺。神州大地亟需正名,循名责实,名实相符,中华民族方能复兴。
   
   最后借用“伟大领袖”对胡风一案的批语:假的就是假的,伪装应当剥去。文革期间广被征引的这个“最高指示”,值得记取,不宜因人废言。
   
   例如,中国的“社会主义”是假的,“各尽所能,按劳分配”并无其事。说它搞“资本主义”也是假的,实行“毛邓主义”才是真的。
   
   要中南海决策者不再骗人,大概办不到。但我们自己努力明察是非,辨别真伪,应该还有可能。未知有意推动大陆民主宪政的诸君以为然否?
(2012/08/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