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新中华
[主页]->[现实中国]->[新中华]->[中国文革浩劫本质]
新中华
·汪洋公开胡温矛盾
·李瑞环贪污受贿的钱肯定超过他的捐款
·李瑞环贪污受贿的钱肯定超过他的捐款
·六四内幕:邓小平亲自拍板,李鹏命陈希同格杀勿论
·胡的“不折腾”是麻痹江曾的韬晦术
·李瑞环不是好东西
·李瑞环受贿证据竟成“慈善家”善品,咄咄怪事!
·视民命如草芥的胡锦涛必须立即滚下台!
·邓小平是中国的千古罪人
·胡锦涛是导致中国大倒退的罪魁祸首
·胡锦涛想不做中国千古罪人都难
·历史上最大的贪官家族——邓小平家族
·中共政治局无权开除陈良宇的党籍和公职
·“邓小平纪念馆”因骂帖太多被迫关闭
·邓贼的十大罪恶
·邓贼的十大罪恶
·胡锦涛要求“净化”网络 信息控制升级
·邓贼是犯上作乱的乱臣贼子
·中国腐败带头人就是邓贼家族
·汪洋拖累胡锦涛垂帘十八大的野心
·邓小平镇压八九民运的必然性
·温家宝撰文纪念胡耀邦,加剧十八大前的排班站队\高申文
·廖祖笙︰胡锦涛已难漂白自己!
·胡锦涛迫害袁腾飞就是纵容毛派邪恶势力
·胡锦涛的伪善与病态人格
·抗议汉奸胡锦涛“割股奉美”
·邓贼镇压八九民运的必然性
·胡锦涛是腐败与屠杀的庇护者
·杨尚昆和杨白冰罪有应得
·薄熙来要实行阳光法案,挑战北京利益集团
·邓贼是“反右”急先锋
·六四是邓贼拍板戒严
·土地流转问题上胡、温争斗的实质
·1983年严打的法制缺陷
·邓贼反右思想源远流长
·李克强不是恰当的常务副总理
·邓贼是罪大恶极的千古罪人
·「张宝顺现象」捅破「政党崇拜」
·半文盲与十八大
·李克强应为毒奶粉事件辞职
·《华国锋同志生平》颠覆了邓贼
·中国网络论坛公开批判邓贼思想
·邓贼思想批判: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
·邓贼思想批判之二:《发展不是硬道理》
·李鹏揭露邓矮狗十大罪恶
·七言诗评邓贼小平
·温家宝再劝汪洋勿添乱
·假若温家宝是总书记
·邓贼成了罪魁,邓家族后代要遭殃?
·借势“六四日记” “双血统”温家宝成为最有实权总理
·面对工潮,王兆国无动于衷
·胡锦涛发动的「媒体战」
·胡耀邦与华国锋关系真相
·胡锦涛发配刘晓波
·控告李鹏诉状及补充材料(1999年)
·胡锦涛早走,中国才有希望
·历史上最大的贪官家族——邓贼家族
·李克强保守无能劣质
·从李克强升迁看中共“团派”的用人标准
·毒奶粉-胡春华-李克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文革浩劫本质

   曾是孩子的我们,半世已矣,应该认真告诉我们的孩子:文革究竟是什么?
   
   


   
   岳 建 一


   
   文革浩劫实质,乃是对中华民族进行精神、文化、道德、伦理上的种族灭绝!一并灭绝者,及至常识、个性、情操、知觉、记忆、尊严。至此,莫说夸父精神、刑天意志、精卫风采、女娲气度、庄周境界、孟轲襟怀、荆轲侠义、聂政贤勇、田横高节、嵇康风骨、徐锡麟愤天下公愤、谭嗣同"请自嗣同始"......即中华元文化诞生的一切丰富斑斓的精神、人格、英气、情操,乃至个中特质、博蕴、结构,乃至一代又一代中国布衣创造的诗意人格、心灵大美、绝代风流----曾经达到人类精神价值极限,文革其时瓦解殆尽,几近彻底绝迹至今。
   
   文革其时,每一希望都是绝望,每一诚实必是死亡,每一命运不能选择,每一爱情都有悲剧,每一青春在劫难逃,每一土地积冤、积贫、积愚、积骗、积辱深重。其时,文网恢恢,荒诞苛密,动辄思想罪、言论罪、恋爱罪、成分罪,一句玩笑,一次鞠躬,一个表态,一夜收听外国广播,皆有可能遭到劳教、囚禁、判刑、流放、捆绑、吊打、批斗;批斗五花八门——文斗、武斗、陪斗、游斗......并被勒令作出各种丑陋姿势。其时,出卖告密、摇尾争宠、落井下石、同室操戈......应有尽有。其时,险恶四伏,虐杀四伏,危机四伏,人人活在巨大恐惧中,人人又成为他人恐惧;人人投身谎言最无耻的炫丽,更投身自我阉割、互相阉割的灵魂屠场。其时,人人迷信、愚忠、奴性、苟安、虚伪、无耻,活得像小丑、像奴隶,像罪犯,成为最虚弱、最盲目、最卑琐、最无情而又最不堪一击的动物,却无动物同等生存权利。其时,灵魂驯化、畸化、愚化、兽化臻极,罕有逃生。其时,苛求血统纯正、忠诚纯粹、履历纯净,荒诞而又虚伪,一切蒙昧、黑暗、屠戮、丑陋、无耻,皆以最动人、最神圣、最革命、最人民的名义。其时,生命中一切实质生命尽被劫掠殆尽,活着竟比死去更为艰难。其时,中国古大陆一如时间尽头,数穷未变,暗极不明,无昼无夜,唯红色玉皇大帝意志太极太真,凌驾一切苍生、一切蔚蓝、一切衍化之上。
   
   正是红色玉皇大帝——毛泽东蓄意制造的现代个人迷信,为着一己之私,焚林而猎,涸海而渔,致使整个中国陷入丛林帝国、江湖造反,专制粗暴、粗蛮、粗鄙至极而不返,且由专制暴虐基因而专制暴虐习性而专制暴虐哲学而专制暴虐术数而专制暴虐文化及至制度,直至常识劫持、思想凌迟、精神车裂、文化畸变,直至人性愚化、奴化、痞化、兽化、腐化得亘古不有。
   
   迷信是恐怖、自卑、无知、蒙昧、滑稽乃至排他的产物。迷信从来不有任何悲悯、理性和节制,而现代个人迷信——当称红色迷信,尤具极端排他性——拒绝人类一切深刻经验,拒绝认可文化伟大旨意,拒绝一切高贵理性、情感、精神和世俗逻辑,永远视民主、科学、法制、宪政、自由、平等、博爱以及一切文明进步为异端,是一种粗俗、躁动、混乱、浅陋、残忍、充满谎言、不够严肃和不够宗教层次的半原始性邪教,不伦不类,是没有精神没有伦理没有真正价值体系的一种体制精神,不仅具有浓厚的原始神秘主义巫色彩,且又予其神圣化、工具化、真理化、绝对化和天、人、政、教合一化,此乃一切现代专制世界必经过程、理论源泉和包罗万象总纲、道德核准、奖惩依据,是人类鸦片,是形形色色红色闹剧根源之一。
   
   红歌与派性、武斗、抄家、夺权、下乡、流放、大字报、忠字舞、红海洋、血统论、言出祸随、红色恐怖、个人迷信一起,成为文革闹剧最为主要标志。
   
    其时,文革闹剧总导演者——毛泽东如是说过,"武斗有两个好处,第一是打了仗,有作战经验,第二个好处是暴露了坏人......再斗十年,地球照样转动,天也不会掉下来"(召见首都红代会负责人的谈话,1968年7月28日)。还说,"我才不怕打,一听打仗我就高兴,北京算什么打?无非冷兵器,开了几枪。四川才算打,双方都有几万人,有枪有炮,听说还有无线电"(召见首都红代会负责人的谈话,1968年7月28日)。如是年代,如是集政制权威、道德权威、文化权威于一身者,如是吐一言可以祸国殃民,动一念能使万物失序者,一旦自己伟大、光荣、正确,宇宙皆会渺小,仅凭信口雌黄,便使掌上区区东方古大陆顷刻陷入万劫不覆。于是,其时参与人斗、派斗、权斗、文斗、武斗者,数亿以计,一时血雨腥风,万姓以祸,地暗天昏;一时兔惊狗洞入,鸡鸣梁上飞;一时四海苍生哭不敢,谁问乾坤浊到骨?!
   
   其时,偏有红色龙子凤孙,自命不凡,自诩红色后代、红色血统,自称"红红红","红透了","代代红",自号解放全人类,埋葬地修反,消灭贫富差别,打倒地富反坏右及其一切有产阶级。他们遵奉"革命是暴动"、"与人斗其乐无穷"之红色御旨,北上,南下,东征,西进,壮志颠覆常识与伦理,颠覆中国和世界。他们以"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为帜,划分黑、红五类,制造新的人种歧视、贱民阶级乃至无数冤案。他们振臂纵声红歌去,万众紧随共呼来,声震天地:"杀!向一切反毛泽东思想的混蛋,杀!""踏着国际歌的鼓点,驰骋在欧巴洛的每一个城镇、乡村、港湾!""红旗插上白宫顶!""待到解放全人类,饮马泰晤士河!""投身最后消灭剥削制度的第三次世界大战!"然而,40年倏忽过去,他们没有解放全人类,唯是无限解放了自己;他们口口声声否定文革,却严控、严禁言说文革、反思文革至今。至今,他们终于成为最大有产集团,学名权贵集团。正是权贵这个集团,置民间识者无数谆谆告诫不顾,一年一年,由蓄意遗忘文革而强制遗忘文革,由垄断、兼并民间记忆而围剿、挟持、阉割、凌迟民间记忆,直至文革亲历者一个一个、一批一批、一代一代故去,直至整个中华民族成为自己旷古劫难及至血泪体验最麻木、最冷漠、最可悲、最无耻看客,直至这种集体遗忘成为太阳系这颗行星自有人类以来最大规模、最为深远、最为无耻的集体遗忘,堪谓国耻。
   
    不知该有怎样的麻木、愚昧、健忘和没有心肝,竟然指示全国中小学生必须“学唱红戏”在先(文革样板戏),后有带领全市人民集体大“唱红歌”为继,一如被诛九族幸存者谢恩屠夫,竟颂屠夫。最令我震惊者,红戏红歌一如文革在中国各地卷土重来,某些和尚竟也不甘寂寞,身披袈裟,嗷嗷唱红,集体歌啸不已。呜呼,僧何僧矣?俗何俗哉?当世何世?情何以堪?
   
   40年倏忽过去,四顾寂寥,文革历史一片荒芜,罕有凭籍。我们民族集体善于遗忘历史,勤于规避真相日深。真相缺失,如此横绝万世历史必成巨大空白,遑论变历史不幸为民族复兴巨大资源,而以不讳己痛己耻述写真实亲历填补历史空白者,茫茫中国,天高地迥,不过老鬼、鲁礼安、任国庆......与你(即谢春池先生)寥寥数人也!
   
    不要期待权贵集团解禁反思文革,虽然其与文革始作俑者……中国最大腐败分子……毛泽东曾经离离合合,恩恩怨怨,却是同出一宗,同自一源,同志一营,同脉一息。解禁反思文革之于这个权贵集团,可谓与虎谋皮。
   
   正是这个权贵集团,每一毛孔尽皆透着铜臭乃至权腥,尤以神话般贪婪、邪恶、厚黑,巧取豪夺,从强行代表百姓根本利益,到鲸吞百姓根本利益,已将贫富差距拉大到神话般境地,史无前例。其当年所唱红歌,与形形色色红色空话、谵语、导论一起,不过是其红色牌坊,巍哉峨哉,忽兮悠兮,云中霄里,而去而来。
   
    亦应指出,他们的红色太孙一辈——今称官二代,更是了得,无能而极贵、未劳而巨富、不功而占尽天下之利,挥无数民脂民膏如土,其祖孙几代咒骂不绝的"万恶西方世界",到处可见其留学、享乐、抢购豪宅、穷奢极欲倩影。40年倏忽过去,腐败已成这个权贵集团制造的浩浩国家景观。
   
    尤应指出,腐败,从来就是这个权贵集团灵魂,从来就是这个权贵集团核心利益,从来就是这个权贵集团中流砥柱,从来就是这个权贵集团血肉结构,权谋所向,闹剧基质,终极归宿;从来就是这个权贵集团全部道德底蕴,全部精、气、神、髓所在。他们高喊反腐,不过当年故伎重演尔,倘若上当,甚至期之,不啻又一与虎谋皮谋骨谋肝胆。
   
   真正反思文革与否,早已经是科学与愚昧、民主与专制、改革与守旧、良知与邪恶、远瞩与近视、公义与谋私、磊落与猥琐、进步与反动之基本检尺。
   
   我深以为,人类文明进程已经并且仍在证明:唯是直面历史,直面自我,直面并且遵从天下大道——普世价值,是望,是为标本兼治。
   
   我深坚信我们民族尚存的底色。我深感受得到爱到痛心的大汉民族血脉深处涌动的阳光尚在哗哗流响,不死而生生。我深知晓,人类命运,本质乃是精神历史;人类历史,本质乃是文化过程;一如江河行地,不为尧存,不因桀亡,岂能枉其一时。是知刚肠热,荒年共柔怀,永不绝望,永不放弃。

此文于2012年08月01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