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新中华
[主页]->[现实中国]->[新中华]->[蒋泥∶韩寒《三重门》真伪考 ]
新中华
·从赵紫阳回忆录看李瑞环的丑恶嘴脸
·再谈凶杀-团派的恶劣治理
·胡锦涛的团派安徽帮
·共青团帮派将是短命的
·胡锦涛金融卖国抢劫股民欠下累累血债
·毒奶粉-胡春华-李克强
·从李克强升迁看“团派”的用人标准
·李克强保守无能劣质
·三鹿“毒奶粉”受害家长香港起诉恒天然
·大地震-缺乏称职最高领导
·世纪大旱揭露「科学发展」是谎言
·李长江辞职-再次舍卒保车
·胡锦涛“防微杜渐”是逼民造反的找死折腾
·党匪头目李鹏窃国罪行录
·汪洋公开胡温矛盾
·李瑞环贪污受贿的钱肯定超过他的捐款
·李瑞环贪污受贿的钱肯定超过他的捐款
·六四内幕:邓小平亲自拍板,李鹏命陈希同格杀勿论
·胡的“不折腾”是麻痹江曾的韬晦术
·李瑞环不是好东西
·李瑞环受贿证据竟成“慈善家”善品,咄咄怪事!
·视民命如草芥的胡锦涛必须立即滚下台!
·邓小平是中国的千古罪人
·胡锦涛是导致中国大倒退的罪魁祸首
·胡锦涛想不做中国千古罪人都难
·历史上最大的贪官家族——邓小平家族
·中共政治局无权开除陈良宇的党籍和公职
·“邓小平纪念馆”因骂帖太多被迫关闭
·邓贼的十大罪恶
·邓贼的十大罪恶
·胡锦涛要求“净化”网络 信息控制升级
·邓贼是犯上作乱的乱臣贼子
·中国腐败带头人就是邓贼家族
·汪洋拖累胡锦涛垂帘十八大的野心
·邓小平镇压八九民运的必然性
·温家宝撰文纪念胡耀邦,加剧十八大前的排班站队\高申文
·廖祖笙︰胡锦涛已难漂白自己!
·胡锦涛迫害袁腾飞就是纵容毛派邪恶势力
·胡锦涛的伪善与病态人格
·抗议汉奸胡锦涛“割股奉美”
·邓贼镇压八九民运的必然性
·胡锦涛是腐败与屠杀的庇护者
·杨尚昆和杨白冰罪有应得
·薄熙来要实行阳光法案,挑战北京利益集团
·邓贼是“反右”急先锋
·六四是邓贼拍板戒严
·土地流转问题上胡、温争斗的实质
·1983年严打的法制缺陷
·邓贼反右思想源远流长
·李克强不是恰当的常务副总理
·邓贼是罪大恶极的千古罪人
·「张宝顺现象」捅破「政党崇拜」
·半文盲与十八大
·李克强应为毒奶粉事件辞职
·《华国锋同志生平》颠覆了邓贼
·中国网络论坛公开批判邓贼思想
·邓贼思想批判: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
·邓贼思想批判之二:《发展不是硬道理》
·李鹏揭露邓矮狗十大罪恶
·七言诗评邓贼小平
·温家宝再劝汪洋勿添乱
·假若温家宝是总书记
·邓贼成了罪魁,邓家族后代要遭殃?
·借势“六四日记” “双血统”温家宝成为最有实权总理
·面对工潮,王兆国无动于衷
·胡锦涛发动的「媒体战」
·胡耀邦与华国锋关系真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蒋泥∶韩寒《三重门》真伪考

(作者自注∶这是一篇严肃的论文,非是打情骂俏。总括以往成果,就当是我对韩寒事情的结尾吧。谢谢阅读。蒋泥致安)
   

一、几点常识和背景交代

   
   1、天生的禀赋可信,天生的学养未见。知识和学养需要渐进积累。

   
   2、老笔装嫩可以,嫩笔装老不行,如果嫩笔能够装老,那说明他不嫩。
   
   3、社会心理学研究告诉我们,一个人的社会生活经验、人性心理心态,是分年龄层次、阶段的,超越层次和阶段是不可能的。16岁的孩子,不可能具备四十岁中年人的生活经验、社会阅历、学养心理。
   
   4、韩寒完成《三重门》时仅仅16岁,据说花费的时间不到一年——更为牛逼烘烘的是,他14岁就发表小说《小镇生活》,咱们另文再来分析《小镇生活》是否韩寒创作。出版《三重门》时韩寒仅仅17岁,韩寒爸爸韩仁均43岁。
   
   5、同样篇幅的《围城》,钱钟书先生32岁开始写作,34岁完成,费时整整两年。和韩寒相比,显得年龄也太大了。更早,钱先生29岁开始撰写《谈艺录》,32岁完成初稿。31岁出版散文集《写在人生边上》。36岁出版短篇小说集《人•兽•鬼》。37岁出版《围城》和《谈艺录》。早在大学读书时,钱先生就才气贯世,他的老师、清华大学国学院创办人之一的吴宓先生当时曾公开赞美∶“当今文史方面的杰出人才,在老一辈中要推陈寅恪先生,在年轻一辈中要推钱钟书,他们都是人中之龙,其余如你我,不过尔尔!”韩寒以14岁发表小说《小镇生活》,16岁完成《三重门》,17岁即出版,钱钟书当然是甘拜下风。也难怪得知钱先生去世后,这个开始说自己不读书、没看过《围城》,撒谎露马脚后连忙改口,说自己日夜攻读《管锥编》的韩寒,不仅不感恩、痛心,反有点欣喜若狂、幸灾乐祸,《南方周末》那篇著名的《差生韩寒》是这样抬轿子的∶“1998年12月的一天晚上,教室的电视机里播放《新闻联播》,一则消息说钱钟书去世了,正在教室里晚自习的韩寒突然激动地站起来,走到电视前,他盯着电视机良久,转身对班上的同学说,以后这个世界上写文章,我就是第二了,排他前头就剩个李敖。这一次,教室里没人笑。”
   
   南周记者厚道,写得很隐讳,他没说出的意思就是“激动”的韩寒在笑。那为什麽其他人不笑?因为其他人尚有起码的廉耻情操,敬畏文化,敬畏前辈。
   
   到后来,韩寒在博客上推荐他爸爸韩仁均,改口说∶“我的父亲最近爱上了微博,依然才华横溢,不过仅次于我。在此也向大家隆重推荐我的爸爸——@韩仁均叔叔。”这意思就是,“我”韩寒不再是第三、第二,而是当世第一,“我的爸爸”“仅次于我”。
   
   像蒋泥这样的,叫韩仁均一声“叔叔”,该当,他老人家1957年出生,比蒋泥年长近二十岁;要是李敖、叶兆言老师,也叫他一声“叔叔”,可以吗?看来韩仁均既可能是韩寒的爸爸,也可能是韩寒的叔叔。同时,为了排名次,韩寒和韩仁均肯定在家里打过架,最后韩寒把韩仁均镇压了,韩仁均承认韩寒当世第一,韩仁均老二,这对父子又成了弟兄——儿子是哥哥,爸爸是弟弟。
   
   感兴趣的读者不妨看看蒋泥的小说处女作《升天》(http://blog.sina.com.cn/s/blog_456cda5a0102e1pg.html)、代表作《儿子老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56cda5a0102dzz8.html),看一看冥冥之中,蒋泥骂的是不是这一对活宝——那个小鬼儿六甲,一会儿想做人家的儿子,一会儿想做人家的哥哥。多年前六甲转世投胎,到了大上海的远郊,变成现在的韩寒。麦田兄弟,你还敢说韩寒是“人造”的吗?——小小得意一下,韩寒父子不幸撞在我多年前出手的作品的枪眼上。
   
   6、2012年5月3日,好友发来《三重门》的电子版,我已看完前五章。根据世界排名第二的李敖先生,评价世界排名第三的韩寒所言,韩寒的文章是臭鸡蛋,不必全看,闻闻就知道——根据这条原理,我不妨看到哪说到哪,不一定能够看完。这里先来分析前五章。从第二章开始,因为第一章在我看是“老笔装嫩”。
   

二、破解16岁“天才”的“三重门”

   
   1、“五岁的林雨翔在家里被逼着读《尚书》,幸免于难,成为教条主义发展至今惟一成就的一件好事。林父先是恐惧不安,成天让林雨翔背《论语》、《左传》。但那两个为自由主义献身的孩子在人心里阴魂不散,林父常会梦见铁轨边肚子骨头一地都是,断定此地不可久留。”
   
   古人读书都是循序渐进的,从《三字经》、《千字文》、《幼学琼林》等容易的开始,林雨翔的爸爸却完全颠倒了,他拔苗助长,让儿子从最难的《尚书》、《论语》、《左传》开始。这儿子如何学得进?假如这带点自传的影子,也就不难明白小儿韩寒后来的不爱读书,七门课程挂红灯的根源了。根据这里透露的消息,《三重门》的作者显然特别了解教条主义的发展史,并知道何为“自由主义”。作者不仅学过哲学,而且了解一点哲学史或者当代中国史。因为“教条主义的发展史”起码已有三四十年,《三重门》的作者对此不可陌生,不然下不了这个精确的判断——“成为教条主义发展至今惟一成就的一件好事”。
   
   2、“一个人在粪坑边上站久了也会染上粪臭,把这个原理延伸下去,一个人在书堆里呆久了当然也会染上书香。林父不学而有术,靠诗歌出家,成了区里有名气的作家。家里的藏书只能起对外炫耀的作用,对内就没这威力了。林雨翔小时候常一摇一晃地说∶‘屁书,废书,没用的书。’话由林母之口传入林父之耳,好比我国的古诗经翻译传到外国,韵味大变。林父把小雨翔痛揍一顿,理由是侮辱文化。林雨翔那时可怜得还不懂什麽叫‘侮辱’,当然更别谈‘文化’了,只当自己口吐脏话,吓得以后说话不敢涉及到人体和牲畜。林父经小雨翔的一骂,思想产生一个飞跃,决心变废为宝,每天逼小雨翔认字读书,自己十分得意——书这东西就像钞票,老子不用攒着留给小子用,是老子爱的体现。没想到林雨翔天生——应该是后天因素居多——对书没有好感,也想博大地留给后代享用——他下意识里替后代十分着想。书就好比女人,一个人拿到一本新书,翻阅时自会有见到一个处女一样怜香惜玉的好感,因为至少这本书里的内容他是第一个读到的;反之,旧书在手,就像娶个再婚女人,春色半老红颜半损,翻了也没兴趣,因为他所读的内容别人早已读过好多遍,断无新鲜可言。”
   
   不学有术,对诗歌人才来说是可能的,有的人天生就是诗人,譬如顾城。《三重门》作者显然不是,因为他知道诗经是不能译的,否则韵味会“大变”。“书这东西就像钞票”,能够攒着传宗接代,老子懂,儿子也懂,这对父子了不起。《三重门》的作者还知道如何辨别处女、已婚女和再婚女,这三种女,给男人的感受不一样。《三重门》的作者既读新书,也读旧书,一边读书,还能一边联想上面那三种女。——注意,蒋泥从不歧视已婚女和再婚女,但《三重门》的作者喜新不爱旧,他歧视已婚女和再婚女。他只对处女“怜香惜玉”,有“好感”,尤其歧视“再婚女”,认为他们不“新鲜”,因而“没兴趣”。
   
   亲爱的,读到这里,你再判断一下,16岁或18岁的孩子,有这个阅历,这般学养,这种心理吗?
   
   假如有人还是要跺脚,咬紧牙关,死命的相信韩寒就是有、就是有,他不仅是读书的天才,而且“活儿好”,能让所有的女人——处女、已婚女和再婚女死去活来,那麽,请接着跟随蒋泥游览“三重门”。
   
   3、“《红楼梦》里女人太多,怕儿子过早对女人起研究兴趣,所以列为禁书。所幸《水浒传》里有一百零五个男人,占据绝对优势,就算有女人出现也成不了气候,故没被禁掉,但里面的对话会删去一些内容,如“鸟”就不能出现,有‘鸟’之处一概涂黑,引得《水浒传》里‘千山鸟飞绝’。无奈《水浒传》里鸟太多,林父工作量太大,况且生物学告诉我们,一种动物的灭绝是需要一段时间的,所以林父百密一疏,不经意留下几只漏网之‘鸟’,事后发现,头皮都麻了,还好弥患及时,没造成影响。”
   
   韩寒曾说自己没看过《红楼梦》《水浒传》等经典作品,根据上述引文知道,《三重门》的作者一定得看《红楼梦》《水浒传》,否则“《红楼梦》里女人太多”“《水浒传》里有一百零五个男人”的判断是要打问号的。连常人不太关注的骂语“鸟”《三重门》的作者都关注到了。《水浒传》里的“鸟”,是方言,普通话代表男性生殖器。可见《三重门》的作者趣味点一直围绕着男人和女人的器官,三句话不离裙和B。有人说,上面这些都是知识性符号,听听可能就知道,不必亲自看。但是,《三重门》的作者远远不只知道这些,他还懂得少年的心理,认为需把小说作品分级,念中学的儿子不能阅读《红楼梦》,否则读早了,会“对女人起研究兴趣”。要不是亲自阅读,怎麽能有此认识?进而,作者卖弄才华,比较《红楼梦》和《水浒传》,一个女人多,一个女人少、女人不成气候。成熟男的淫心,以女人多少来分别作品的等级,惊于《红楼梦》的女人已成气候,由女人而联想到“鸟”(裙),他不直说“鸟”就是“裙”,是为让下面《水浒传》里“千山鸟飞绝”,化典入喻。
   
   卖弄两次尤不够,作者继续卖弄起了“生物学”知识,“一种动物的灭绝是需要一段时间的”。这样的知识,正常的中学生谁会留心,他们至多能认识动物都会灭绝,而对“需要一段时间”才灭绝,不会有什麽体验。
   
   林父不经意漏“鸟”,事后发现,头皮都麻了,则是亲历的体验。父亲不会把“头皮都麻了”这样的体会告诉上中学的儿子,而没有亲历体验,“头皮都麻了”这样的事,上中学的人是不可能具备的。韩寒正在上中学,因此,这一段不是韩寒的体验经历。
   
   4、“堂堂《史记》,应该够正经了,可司马迁著它时受过宫刑,对自己所缺少的充满向往,公然在《史记》里记载‘大阴人(大生殖器的人)’,这书该禁。《战国策》也厄运难逃,有‘以其髀加妾之身’的描写,也遭了禁。林父挑书像拣青菜,中国丰富灿烂的文献史料,在他手里死伤大片。最后他挑到几本没瑕疵的让林雨翔背。林雨翔对古文深恶痛绝,迫于父亲的威严,不得不背什麽‘人皆有所不忍,达之于其所忍,仁也;人皆有所不为,达之于其所为,义也’,简单一点的像‘无古无今,无始无终’。背了一年多,记熟了几百条哲理,已具备了思想家的理论,只差年龄还缺。七岁那年,林父的一个朋友,市里的一家报社编辑拜访林家,诉苦说那时的报纸改版遇到的问题,担心众多。小雨翔只知道乱背‘畏首畏尾,身其余几’,编辑听见连小孩子都用《左传》里的话来激励他,变得大刀阔斧起来,决定不畏浮云,然后对林雨翔赞赏有加,当下约稿,要林雨翔写儿歌。林雨翔的岁数比王勃成天才时少了一倍,自然写不出儿歌。八岁那年上学,他所学的字已经识到了六年级水平,被教师夸为神童。神童之父听得也飘飘然了,不再逼林雨翔背古文。”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