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新中华
[主页]->[现实中国]->[新中华]->[韩寒“在丑化我们中国人” ]
新中华
·李长江复出 毒奶再祸国
·被令计划迫害的高勤荣减刑获释
·李瑞环情妇在加购豪宅
·绝不存在“人民文革”
·对胡锦涛犯罪集团故意纵瘟的控诉书
·十七大后胡锦涛怎样镇压新"四类分子"?
·从“胡锦涛新政”到“胡锦涛折腾”
·胡锦涛只想混到十八大,然后当太上皇
·宋秀岩祸害青海
·李克强应为毒奶粉事件辞职
·从赵紫阳回忆录看李瑞环的丑恶嘴脸
·再谈凶杀-团派的恶劣治理
·胡锦涛的团派安徽帮
·共青团帮派将是短命的
·胡锦涛金融卖国抢劫股民欠下累累血债
·毒奶粉-胡春华-李克强
·从李克强升迁看“团派”的用人标准
·李克强保守无能劣质
·三鹿“毒奶粉”受害家长香港起诉恒天然
·大地震-缺乏称职最高领导
·世纪大旱揭露「科学发展」是谎言
·李长江辞职-再次舍卒保车
·胡锦涛“防微杜渐”是逼民造反的找死折腾
·党匪头目李鹏窃国罪行录
·汪洋公开胡温矛盾
·李瑞环贪污受贿的钱肯定超过他的捐款
·李瑞环贪污受贿的钱肯定超过他的捐款
·六四内幕:邓小平亲自拍板,李鹏命陈希同格杀勿论
·胡的“不折腾”是麻痹江曾的韬晦术
·李瑞环不是好东西
·李瑞环受贿证据竟成“慈善家”善品,咄咄怪事!
·视民命如草芥的胡锦涛必须立即滚下台!
·邓小平是中国的千古罪人
·胡锦涛是导致中国大倒退的罪魁祸首
·胡锦涛想不做中国千古罪人都难
·历史上最大的贪官家族——邓小平家族
·中共政治局无权开除陈良宇的党籍和公职
·“邓小平纪念馆”因骂帖太多被迫关闭
·邓贼的十大罪恶
·邓贼的十大罪恶
·胡锦涛要求“净化”网络 信息控制升级
·邓贼是犯上作乱的乱臣贼子
·中国腐败带头人就是邓贼家族
·汪洋拖累胡锦涛垂帘十八大的野心
·邓小平镇压八九民运的必然性
·温家宝撰文纪念胡耀邦,加剧十八大前的排班站队\高申文
·廖祖笙︰胡锦涛已难漂白自己!
·胡锦涛迫害袁腾飞就是纵容毛派邪恶势力
·胡锦涛的伪善与病态人格
·抗议汉奸胡锦涛“割股奉美”
·邓贼镇压八九民运的必然性
·胡锦涛是腐败与屠杀的庇护者
·杨尚昆和杨白冰罪有应得
·薄熙来要实行阳光法案,挑战北京利益集团
·邓贼是“反右”急先锋
·六四是邓贼拍板戒严
·土地流转问题上胡、温争斗的实质
·1983年严打的法制缺陷
·邓贼反右思想源远流长
·李克强不是恰当的常务副总理
·邓贼是罪大恶极的千古罪人
·「张宝顺现象」捅破「政党崇拜」
·半文盲与十八大
·李克强应为毒奶粉事件辞职
·《华国锋同志生平》颠覆了邓贼
·中国网络论坛公开批判邓贼思想
·邓贼思想批判: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
·邓贼思想批判之二:《发展不是硬道理》
·李鹏揭露邓矮狗十大罪恶
·七言诗评邓贼小平
·温家宝再劝汪洋勿添乱
·假若温家宝是总书记
·邓贼成了罪魁,邓家族后代要遭殃?
·借势“六四日记” “双血统”温家宝成为最有实权总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韩寒“在丑化我们中国人”

戴建业教授∶“神来之笔”与“天纵之才”
   ——方韩之争随感之十一
   
   一个月前看到韩寒先生致石述思的感谢信后,我马上就觉得方韩之争基本结束了。韩寒面对代笔质疑的种种表现,如悬赏却不兑现的无赖,恶毒诅咒对手的下流,接二连三反击文章的拙劣,每次接受采访时的熊样,茬茬都显示这位“天才作家”和“意见领袖”,不过就是上海十里洋场上的一个混混和草包。恰在此时,石述思先生又公布了韩寒给他的私信,这封尺牍彻底暴露了韩寒的思维、感受和文字表达,基本上都没有超过一个弱智的水平。人们看了这封私信和他的所有视频后,要是还把韩寒与“天才”连在一起,要是还把韩寒戴上“作家”的头衔,可以肯定,那每一个弱智立马都会自负得发狂,每一个文盲立马都想去写“九重门”。
   

   在短短的一二十天时间里,我一口气连写了十篇“方韩之争随感”系列文章,《星岛日报》还作了连载。那时我正在台湾讲学,一是感到身心疲惫,一是感到十分不值,一是感到非常无聊——我不想再读韩寒那些“天才的”文章,不想再看到韩寒接受采访时的“聪明样子”,更重要的是我感到没有再写下去的必要,我以为那些过去热捧韩寒的粉丝,今后一定会转脸变成冷嘲韩寒的大军,所以当时我兴奋地写下《结束了》的博文,宣布方韩之争的胜利结束,也宣告自己不再写这方面的文章,读者不难从这篇短文中感受到那种乐观的情绪。
   
   此后的事态表明,我高兴得太早了。
   
   参加质疑的学者和作家,大部分人都有自己的工作,根本不可能长期关注方韩之争,更不想把时间花这种事情上面,而有些媒体,有些公知,有些出版商,或者与韩寒有利益与共,或者与韩寒臭味相投,或者碍于自己的情面,仍在或明或暗地利用韩寒达到自己的目的——为了钱,为了名。
   
   于是,韩寒还能招摇撞骗,因而,我认为有必要进一步揭开韩寒的面纱。
   
   最能让韩寒露出真面目的,莫过于他已经公开的两封“天才”私信∶一封是致易中天先生文集出版的贺信,一封是致石述思先生的感谢信。
   
   我国魏晋、宋代、明末作家给我们留下了许多优美的尺牍,这些尺牍小品是散文中的杰作,它们一直是文人墨客爱不释手的案头读物。人们珍视尺牍小品,是因为它是作家不经意间随手洒落的珍珠,与作家们刻意经营的煌煌大作相比,尺牍小品自有一种天然风韵,它更能表现一个作家的气质、个性、品味和才情。传记作家尤其不会放过每一封书信,因为它比那些公开的演讲和发表的作品,更能揭示一个人的情感世界,更能反映一个人的本质特征。我国明清有不少尺牍选集,英法等国也有许多优秀书信作家。我本人不仅爱读古人的尺牍小品,还翻译了一些英美的书信佳作,翻译过论述书信的理论文章。
   
   韩寒这两封私信都是不可多得的“神来之笔”,从它们可以见识我们民族千年一遇的“天纵之才”。
   
   我们按时间的顺序细读这两封尺牍杰作。第一封是2011年5月韩寒致易中天先生文集出版的贺信,由于韩寒咳唾成珠,自然就惜墨如金,这封信只有174字,不妨照录书信的全文∶
   
   “易中天老师,祝贺您的文集要出版,非常地吃惊,因为我以为您老早就出版过文集,没想到现在才出版,所以见得您对它质量的要求一定非常地高。
   
   一直以来很喜欢您的文字。去年冬天的时候,我们在厦门见面,我们没有在报纸上看到关于我俩在一起对话的任何内容。但是无论如何,我对那次厦门之旅记忆深刻,希望您来上海,我们可以再在一起吃饭。一定要祝贺您文集可以卖得好,当然这是技术问题,最关键的是希望您一切都好。”
   
   韩寒既然以学生晚辈尊称“易中天老师”,祝贺暴得大名的易中天先生文集出版,像韩寒这样的天才作家遣词理应谦恭雅致,谁能料到,信一起笔“祝贺您的文集要出版”,不仅直木无文,而且邻于不通。“您的文集”没有意志,它自己不可能提出“要”“出版”。一个稍通文墨的人不会写出这样的句子。在“祝贺您的文集要出版”后,突然来一句“非常地吃惊”,的确会让一个头脑正常的人“非常地吃惊”∶对易中天先生出版表示祝贺之后,怎麽会跳接“非常地吃惊”呢?估计只有天上的神仙才有这种天才的思绪。套用的杜甫的话说,“只句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韩寒接下来的一个“因为┅┅所以”复句更让人啧啧称奇∶“因为我以为您老早就出版过文集,没想到现在才出版,所以见得您对它质量的要求一定非常地高”。这句“因为┅┅所以”之间,并不存在必然的因果关系,更要命的是大概只有白痴才写得出这样的神句,“所以见得您对它质量的要求一定非常地高”这一句一定会流芳百世。
   
   下一段开头“一直以来很喜欢您的文字”,给我们送来了意外的惊喜。“一直以来很喜欢您的文字”,却不知道自己“一直很喜欢其文字”的前辈尚未出版过文集,要麽韩寒前面“非常地吃惊”是故作惊讶,要麽韩寒后面“很喜欢您的文字”云云是当面撒谎。对于“一直很喜欢其文字”的作家,“按理”说会留心他出的每一本书、他发表的每一篇文章,乃到他写的每一个字,不至于不知道他是否出版过文集这样的大事。当然,像韩寒这样的天才不会“按理”思考问题。“去年冬天的时候,我们在厦门见面,我们没有在报纸上看到关于我俩在一起对话的任何内容”,由于这是韩寒与易中天之间的私人通信,信中的“我们”自然是指韩寒与易中天,“我”“没有在报纸上看到关于我俩在一起对话的任何内容”,并不能担保“我们”“没有在报纸上看到关于我俩在一起对话的任何内容”,不过,天才或许有神灵附体,“我”没有看到必定“我们”就没有看到,我不能以常理来猜测天才。
   
   “但是无论如何,我对那次厦门之旅记忆深刻,希望您来上海,我们可以再在一起吃饭”。谁能说明韩寒天才为什麽要用“但是”这个转折词?谁能告诉我韩寒天才在此处要用“无论如何”?信最后的结尾更神∶“一定要祝贺您文集可以卖得好,当然这是技术问题,最关键的是希望您一切都好。”“祝贺您文集可以卖得好”前面还要加上“一定要”,可见“文集可以卖得好”是多麽重要!易先生出版文集自有“崇高使命”,他哪能只想到自己“文集可以卖得好”捞钱呢?这一神句内容上有点羞辱前辈,形式上有点不够通顺。“您文集可以卖得好”是自己的肯定判断,前面不能用“一定要祝贺”,“祝贺”只是自己的心愿,“祝贺”“卖得好”并不一定“可以”“卖得好”。“当然这是技术问题”更是侮辱,易先生“文集可以卖得好”,有可能是因为他文集质量高,这“当然”不是个“技术问题”。“当然这是技术问题”,暗示“您文集可以卖得好”,是由于易先生善于商业炒作。“当然这是技术问题”之后,再来一句“最关键的是希望您一切都好”曲终奏雅,这种飘忽的思路有点像“意识流”,天才到底是天才!
   
   易中天先生出版文集自然是喜事,有了“天才韩寒”的贺信抬高身价更是喜上加喜。那部“可以卖得好”的文集,配上韩寒先生这篇优美的贺信,真可谓当代娱乐场上的“双璧”;易先生与韩先生这一老一少,更堪称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对忘年“佳配”。
   
   更妙的好戏还在后头,我们来欣赏一下韩寒2012年2月致石述思先生的感谢信,这封信只有寥寥154字,真可谓“一字千金”∶
   
   “石老师,我是韩寒,借用我爸爸的微博登录一下。感谢您公正的态度,因为一个公共打假人物如果要确定一个作家有代笔必须要有证据,这是重大的指控。而且从世界的共识上,如果方舟子没有证据,却提出和确认这个指控,而所有作家都是无法自证的。这其实从刚开始就剥夺了写作者的言论自由,因为无法辩解。所以在全现今世界范围内都不会有这样的指控存在。谢谢。新年快乐。”
   
   这封私信公开不久,@石述思 很快便在自己的微博上发表了“一点声明∶私信是我公开的,我已向韩寒道歉。与他无关。”从私人交往的伦理上讲,我绝不认同石先生这种行为,石述思先生在未经韩寒许可的情况下,擅自公开他写给自己的私信,他的确应该“向韩寒道歉”;从公开这封信的实际效果来看,我们又得感谢石先生的疏忽大意,让公众有机会一睹韩寒天才的“尊容”。
   
   这封信差不多是用虚词连起来的,“因为”、“而且”、“如果”、“却”、“而”、“因为”、“所以”,这里每一个虚词都是信中的“字眼”。从这些神奇的“字眼”中,即使用心推敲一万遍,即使仔细琢磨一万年,你也无法弄清天才韩寒的思维方式。至于“因为一个公共打假人物如果要确定一个作家有代笔必须要有证据”、“而且从世界的共识上”、“所以在全现今世界范围内都不会有这样的指控存在”,更是上帝赐给人类的“绝妙好词”,它们将与人类一起永垂不朽!记得在《结束了》一文的最后,我在点评这封信时说过∶“一个末流作家笔下也绝不会出现如此丑陋的文字,这完全是在糟蹋我们优美的汉语,一个智力正常的人绝不会有如此弱智的思维方式,这简直是在丑化我们中国人。读完这封绝妙的尺牍后我更加坚信∶争论已经结束,真相完全大白,要是再争论下去,于社会是浪费资源,于个人是浪费生命。”一位作家看到这段话后还给我写信表示抗议,说我称韩寒为作家是对作家的侮辱。
   
   从这两封私信可以看到,韩寒先生既没有连贯的思维能力,也没有正常的文字表达能力。致石述思先生的感谢信写于二个月前,这说明韩寒直到现在还是一个有学习障碍的青年。我一直在抨击我们的应试教育,韩寒在高一七门课程都亮起红灯这一事件表明,我们的应试教育也并非一无是处∶它固然不能选拔天才,但它至少可以筛掉笨蛋。
   
   偏偏就是这样的一个混混,十几年来被公知们捧成了“天才作家”,有人断言“韩寒的思想是天生的,他不必像鲁迅那样读书思考”,有人断言“现在的中国大学教授加起来的影响力,也赶不上一个韩寒”,有人断言“韩寒若倒下去,中国将倒退20年”。中国国家的命运,中国人民的福祉,全系于韩寒一人!韩寒自己是一人顶亿人,韩寒的话是一句顶万句!
   
   “在全现今世界范围内”再找不出第二个韩寒,“在全现今世界范围内”再没有第二个中国。韩寒是一个跨世纪的神话,中国是一个童话般的国家!
   
   2012年5月17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