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新中华
[主页]->[现实中国]->[新中华]->[曹长青:韩寒是石头,不是金子]
新中华
·重操“抓纲治国”政治,胡锦涛逼迫党校反党
·胡锦涛整人学四人帮,对亲属要求就不学了。
·胡锦涛为何刻意回避小煤窑?
·谎言与真相:1979年前中国是否推行过计划生育政策?
·十七大扩权过后,胡锦涛网封升级
·因反对毛泽东强制计划生育政策被枪决的武文俊老师
·建设新农村,要开枪杀农民?
·胡锦涛的本质:反历史潮流而动
· 特大文字狱——《刘志丹》案
·杀郑筱萸 胡锦涛捍卫潜规则
·贬低辛亥革命的人有三类
·山西运城弊案连着胡办
·李瑞环受贿证据竟成“慈善家”善品,咄咄怪事!
·李瑞环的干儿子、天津政法委书记宋平顺犯下了罄竹难书的滔天罪行
·传宋平顺是李瑞环干儿子 情妇有50多个
·李瑞环贪污受贿的钱肯定超过他的捐款
·从李克强升迁看中共“团派”的用人标准
·胡锦涛已经具备西汉败落的主要肇因
·海归女儿供出老爸,李瑞环旧部被“双规”(1)
·被胡锦涛秘书“令计划”迫害的记者高勤荣
·山西的黑幕为什么不容易揭开?
·胡锦涛企图火中取栗,趁火打劫夺权
·李瑞环的法宝是"好马快刀"--溜须拍马,两面三刀.
·真的有“人民文革”吗?
·和毛文革合二为一的““人民文革””
·在公安六条下,没有“人民文革”
·美化后的毛文革中,人民文革消失了
·李长江复出 毒奶再祸国
·被令计划迫害的高勤荣减刑获释
·李瑞环情妇在加购豪宅
·绝不存在“人民文革”
·对胡锦涛犯罪集团故意纵瘟的控诉书
·十七大后胡锦涛怎样镇压新"四类分子"?
·从“胡锦涛新政”到“胡锦涛折腾”
·胡锦涛只想混到十八大,然后当太上皇
·宋秀岩祸害青海
·李克强应为毒奶粉事件辞职
·从赵紫阳回忆录看李瑞环的丑恶嘴脸
·再谈凶杀-团派的恶劣治理
·胡锦涛的团派安徽帮
·共青团帮派将是短命的
·胡锦涛金融卖国抢劫股民欠下累累血债
·毒奶粉-胡春华-李克强
·从李克强升迁看“团派”的用人标准
·李克强保守无能劣质
·三鹿“毒奶粉”受害家长香港起诉恒天然
·大地震-缺乏称职最高领导
·世纪大旱揭露「科学发展」是谎言
·李长江辞职-再次舍卒保车
·胡锦涛“防微杜渐”是逼民造反的找死折腾
·党匪头目李鹏窃国罪行录
·汪洋公开胡温矛盾
·李瑞环贪污受贿的钱肯定超过他的捐款
·李瑞环贪污受贿的钱肯定超过他的捐款
·六四内幕:邓小平亲自拍板,李鹏命陈希同格杀勿论
·胡的“不折腾”是麻痹江曾的韬晦术
·李瑞环不是好东西
·李瑞环受贿证据竟成“慈善家”善品,咄咄怪事!
·视民命如草芥的胡锦涛必须立即滚下台!
·邓小平是中国的千古罪人
·胡锦涛是导致中国大倒退的罪魁祸首
·胡锦涛想不做中国千古罪人都难
·历史上最大的贪官家族——邓小平家族
·中共政治局无权开除陈良宇的党籍和公职
·“邓小平纪念馆”因骂帖太多被迫关闭
·邓贼的十大罪恶
·邓贼的十大罪恶
·胡锦涛要求“净化”网络 信息控制升级
·邓贼是犯上作乱的乱臣贼子
·中国腐败带头人就是邓贼家族
·汪洋拖累胡锦涛垂帘十八大的野心
·邓小平镇压八九民运的必然性
·温家宝撰文纪念胡耀邦,加剧十八大前的排班站队\高申文
·廖祖笙︰胡锦涛已难漂白自己!
·胡锦涛迫害袁腾飞就是纵容毛派邪恶势力
·胡锦涛的伪善与病态人格
·抗议汉奸胡锦涛“割股奉美”
·邓贼镇压八九民运的必然性
·胡锦涛是腐败与屠杀的庇护者
·杨尚昆和杨白冰罪有应得
·薄熙来要实行阳光法案,挑战北京利益集团
·邓贼是“反右”急先锋
·六四是邓贼拍板戒严
·土地流转问题上胡、温争斗的实质
·1983年严打的法制缺陷
·邓贼反右思想源远流长
·李克强不是恰当的常务副总理
·邓贼是罪大恶极的千古罪人
·「张宝顺现象」捅破「政党崇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曹长青:韩寒是石头,不是金子

  最近看到一些评论,导致我想重复一遍我在《讨论韩寒的意义》中反复强调的关键一点:对韩寒的争论,不是观点,是真假。如果他整个人都是一个弥天大谎“撒”出来的,那么他的任何观点,就都没有一丝一毫值得讨论的余地!
   
     我可以理解许多人难以接受韩寒目前被质疑的状态。在严重缺乏英雄和偶像的时空环境下,好不容易出了个叛逆的韩寒,简直就是天上掉下块闪闪发光的金子。他自己更宣称,“我是一块上海大金子。”于是众人惊叹、羡慕、欣赏了十几年。谁能说对一个曾经捧着、呵护着的东西没投入一笔情感?更何况对人呢?
   
     但是,当那层闪闪发亮的外壳忽然被人捅了个洞,无数人看见了里面只是泥土一块,大呼上当的时候,你不能由于感情上不接受,就闭上眼睛,继续观赏刻在自己脑海里的那块似乎依旧发光的东西。在真实面前闭上眼睛,等于有意坑害自己。

   
     我虽然写了好几篇严重质疑韩寒的文章,但为了更进一步确信,也为自己的文章负责,这几天花了些时间,把网上能找到的媒体对韩寒的访谈、他的演讲等九个视频等节目都看了一下:CCTV“对话韩寒”,杨澜专访,何东访谈,跟陈丹青对谈,跟王朔饭局谈话,鲁豫有约访谈,香港书市演讲,厦门大学演讲,新浪网聊天室和网民对谈。
   
     看完这些之后,我已经没有疑问:这是一个因为太大而难以令人置信的谎言;这是一个因为太愚蠢,而令人一眼识破的谎言。它的奇迹在于:在一个拥有全世界最多人口的国家,如此巨大且愚蠢的谎言,居然可以维持13年。
   
     古往今来,“常识、常理”是人们判断一切事情的起点,也是根本点。即使对司法问题,像美国这样的法治国家,也主要靠“案例法”和“常识法”。由12个并无专业法律训练的普通人组成(随机抽样产生)的陪审团来裁决有罪无罪,而法官则更像个 “协调人”,就是极为看重“常识”的表现。
   
     我大致梳理了一下通过这些视频节目而看出的问题,给懒得花功夫去看视频的读者们一个概貌。这些问题用最基本的常理就可以推出韩寒是假作家的结论。
   
     一、对自己的作品“一问三不知”
   
     很多质疑者已经提过,在2000年CCTV“对话韩寒”节目中,韩寒对为什么起了《三重门》这个书名,是什么意思,都回答不了;说你们怎么解释都行,最后被问急了,说“我忘了”。当时《三重门》刚出版不久,作者居然这么快就“忘了”!
   
     也在这个节目上,主持人问到,台上的那个来宾女孩是不是像《三重门》中的女主角Susan?韩寒明显不熟悉Susan,但被主持人追问时,韩寒倒是来了一个小机智,说“私下谈”,躲了过去。正常情况下,他对谈论自己书中的女主角,应该有谈情人般的兴致的。
   
     韩寒后来对此解释说,因为这个访谈节目的气氛是敌对的,像批斗会,所以他故意不答。但韩寒所言,完全不是事实。无论是台上的两位学者来宾,还是主持人,都是偏向韩寒的,观众除一位外,也都没有挑战韩寒。哪来的“批斗会”敌对气氛?
   
     退一步,即使韩寒认定那个访谈是“敌对气氛”,那后来在何东、杨澜、陈丹青、王朔,以及“鲁豫有约”等专访和对谈中,他们都是清一色地对韩寒十分友好,完全是朋友随便聊天方式,没提任何挑战他的问题,但在那么温磬的气氛中,韩寒为什么依旧回避了所有关于自己作品的问题?
   
     在何东的访谈中,主持人明显非常欣赏韩寒,并说读过韩寒的主要小说。在他提到韩寒的《长安乱》、谈及书中的人物和情节等,韩寒是一脸茫然,说他对《长安乱》的内容都忘了。天下有这种作家吗,对自己的作品不是不愿意谈,就是忘了,书名、内容等,统统都忘了!可是在作文比赛中,他却能记住一长串古人的名字、作品,还可以用双引号准确地直接引用,甚至默写出一个冷僻的拉丁文。
   
     何东又谈到韩寒的另一部作品《一座城池》,问他到底想表达什么?韩寒躲避说:“我觉得你去问语文老师比较靠谱一点,因为他们的语文老师肯定能回答这个问题。”
   
     在跟王朔那场所谓“对谈”中,韩寒几乎什么都没说,是王朔在自说自话。当王朔提到他读过《三重门》时,韩寒根本不接这个茬,不仅避谈任何自己的作品,整个饭局,除了被问到喜欢什么样的女孩时,说了一句下流的“只要发挥的好,活儿好都可以”之外,任何、任何话都说不出来。不知谁看了,不会被气死。如果观众以前没看出来,以为韩寒的沉默是高仓健式的“酷”,那王朔的东一杆子、西一棒子的闲扯,简直就像被玩了。
   
     在“鲁豫有约”的访谈中,主持人提到《三重门》时,韩寒一如既往地不谈书的内容,更不谈这本书是如何写作以及创作经验等,而是话锋一转,谈这本书加印多少,能赚多少钱,他又可买什么车等等。
   
     对于自己的第二部作品《零下一度》,韩寒也是记不得内容。据2001年他作客新浪网嘉宾聊天室的文字实录,当被问到:“为什么把文集的名字命名为《零下一度》?”韩寒回答说:“我也在想这个问题,我当初到底是怎么想的,谁知道呢?我也不知道。”
   
     在新浪聊天室,韩寒甚至连自己的“新书”都无法介绍其内容。当网友问:“我们看到在新浪上说,你要简单介绍你的新书,你介绍一下好吗?”韩寒竟回答:“不大好介绍。我也不知道描述什么,好的东西往往是难以形容的……”
   
     韩寒在“鲁豫有约”中,可以准确地记得自己最初拿到的最大一笔稿费是500元,但却提不出是哪篇作品,更不记得到底是在哪家刊物发表的。一个年轻作者,不仅忘掉了发表“处女作”的刊物,甚至连自己作品的名字都不记得!韩寒真是太潇洒了!
   
     在八个访谈等视频中,韩寒更是只字没谈他的获奖作品《杯中窥人》,这个让他扬名文坛的起跳板,好像在他的人生中根本就没有过。《杯中窥人》是韩寒在一小时之内完成的、旁征博引古人、并默写出一个非常冷僻的拉丁文的“得意之作”,但为什么在过去13年中,在所有的媒体采访中,从未听他谈过这篇“杰作”的形成过程?
   
     按常理,任何人有这样一次在限时比赛中临危不乱(又是面对那样古怪的考题),机智地从“纸在杯中”想到“人生染缸”,并迅速谋篇布局,联想名家作品,然后遣词造句,一挥而就的经验,都值得小小地炫耀一下吧。他既然夸口自己是金子、自己是文学史,说明不是谦虚之人,那起码应该具体一点,“金子”是怎样炼成的,“文学史”是怎样写成的吧?为何只字不提?
   
     《三重门》是韩寒继以《杯中窥人》得作文比赛一等奖之后的另一“成名作”。有网友下了这般功夫,他把《三重门》里提到或评论的著作,按先后顺序列了出来:
   
     《三字经》 《走出魔镜的钱钟书》 《李敖快意恩仇录》 《舌华录》 《尚书》 《论语》 《左传》 《红楼梦》 《水浒传》 《四世同堂》 《史记》《战国策》 《江南的水》 《贺拉斯》 《流浪的人生》 《铁轨边的风》 《教学园地》 《镜花缘》 《佳人》 《美女赋》 《西厢记》 《中國文学史》《万历野获编》 《永州八记》 《至小丘西小石潭记》 《孙子兵法》 《说文解字》 《变形记》 《中國作家传》 《广阳杂记》 《康河里的诗灵》 《数字化生存》 《闲情偶寄》 《孟子。滕文公上》 《会通派如是说》 《本。琼森与德拉蒙德的谈话录》 《心理结构及其心灵状态》 《论大卫。休谟的死》 《包法利夫人》 《西游记》 《聊斋志异》 《西学与晚清思想的裂变》 《管锥编》 《出师表》 《从混浊到有序》 《形式逻辑学》 《搜神记》 《长恨歌》 《肉蒲团》 《淮南子》 《羊脂球》……
   
     一个在1997年还看“少儿报刊”的16岁少年,一年之后,就能在书里涉猎这么多作品,其中不乏冷僻的古书。他不吃、不睡、不上学、不玩地拼一年,能把这些书读一遍,已是足够令人叹为观止的“神童”了,更何况这期间还写出20万字的长篇小说,并在书中引述了上述作品。
   
     其实还不止写了《三重门》一本小说,韩寒随后出版了《零下一度》。当被人指出它比《三重门》文字幼稚时,韩寒解释说,这是在《三重门》之前写的,只不过后出版。也就是说,在1997年还读“少儿报刊”的韩寒,到1999年就在阅读了上述那些令人眩晕的一堆作品后,写出两大本书(共31万字),而且还要完成数理化和语文等功课。如此惊人成绩,那个很狂傲的韩寒,怎么一句都不提呵?
   
     作家愿意谈自己的作品,就如同母亲愿意谈自己的孩子。很多人可能有这种经验,如果跟一个女性交谈,无论她是一个多么不健谈的人,只要提到她的孩子,她立刻滔滔不绝,立马成为“演说家”。这跟作家被问到自己的作品时有极大的相同性,这里起码有三个共同的原因:一是熟悉(全世界没有任何人像作家本人或母亲那样,熟悉自己的“孩子”),二是艰辛(都付出孕育和培养的心血),三是自豪。尤其是当“孩子”有出息时,做母亲的就更加骄傲,更愿意谈。作家同样,甚至有人说,那些名家谈起自己小说中的人物,“比谈论自己的情人还要来劲”。
   
     所以,韩寒的拒谈自己作品,对自己作品一问三不知的情形,绝对不合基本常理。
   
     二,对其他作家、作品像白痴
   
     这世界上任何一个所谓的作家,无论他是否被伪文化人们吹捧,只要他说不需要读书、看名著,就可以自己写出名著的话,他不是骗子,就是高玉宝。
   
     “还行吧”“一般”是韩寒对所有被问到的作家和作品的标准回答。
   
     在新浪网聊天室,在被问到如何看待鲁迅时,韩寒说:“我觉得鲁迅好像不是一个作家,是一个革命家。”鲁迅参加了哪些“革命活动”?鲁迅的小说、杂文难道是他父亲代笔的吗?
   
     当被问到他是否喜欢鲁迅的文字时,韩寒回答:“还行吧,感觉一般。”
   
     网友问:“台湾作家中比较喜欢哪一个?李敖、柏杨?”韩寒回答:“还行吧。”
   
     网友再问:“最崇拜的老作家是哪一个?”韩寒回答:“一般。”
   
     网友追问:“喜欢的外国作家有哪些?”韩寒回答:“我不看外国作家的东西,我很少看文学作品。”
   
     主持人问:“有没有看过郭敬明的东西?”韩寒回答 :“没有。不光是他,所有人的几乎都没有看过。”
   
     主持人问韩寒:“那你主要看什么?”韩寒回答:“看报纸。”
   
     当陈丹青问他读八十年代的作品吗,他说不读。避开了你考他读具体哪一本书。他说主要读五四时代的。然后笼统地说,五四的作家文字好。具体哪个作家的文字好在哪里?没了下文。
   
     其实,真正读了点五四时代作品的人,如果他说真话,他会承认,当代作家的文字比那个时代的流畅多了。五四时代,白话文还在学步阶段,几乎哪个人的作品里都能挑出一堆诘屈聱牙、文法不那么顺的文字。思想条理清楚的也找不出几个。他们真正的可取之处,是严肃认真的探索精神,而不是今天文坛随处可见的撒谎、炒作、玩世不恭。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