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香港民主党自爆幕后金主是中共势力]
徐水良文集
·以人为本的隐含前提
· 割裂“以人为本”是错误的
·“中国特色”的学者“理论”
·是起码的正义感,还是"仇富"?
·民运,为什么永远内斗不止?
·五七年“右派”实际上是左派(兼谈自由主义)
·几句补充,抛砖引玉及其他
·海外民运在一件事情上可以先联合起来
·不可思议的中国理论界
·全民抗暴,全民起义,迎接新一波中国民主革命
·自由
·新时期、大骗局
·大家都来推动意识科学的突破和飞跃
·抽象思维、文字和文明
·GOOGLE成为中共打击反对派的工具
·再谈邪路改革及其谎言
·文革死人问题历史真相
·中共把反对派变成自己的工具
·顺便评论二个问题
·读报有感
·谈“以民为本”
·鲁迅、毛泽东和自由主义
·对五四运动以来的历史必须正本清源
·中共灭亡取决于突发的偶然事件
·香港:自由民主和专制独裁的角力
·语言、符号、文字
·儿戏国事者,有疯、騙、狂、误之别,不可一概而论!
·关于台海局势问题答大陆朋友问
·中国要发展必须根除共产党阻力
·改革死了!
·警告准备搞恐怖暗杀的上海国保特务
·最近情况和看法
·是什么原因造成中日之间的当代差距?
·恶斗路线失败,和解路线跟进
·受托起草的中国民联声明
·必须认真反思中国的改革
·旗帜鲜明地防止和反对中共对土地资源抢劫掠夺
·胡安宁通知透露中共特务机构杀机
·胡安宁无可奈何的自供状
·中国经济世界排名后退主要在共产党时期
·通货膨胀——中共抢劫掠夺的重要手段
·颠倒改革程序,此路不通!
·二談马英九綠卡風波
·恐惧症——蓝营自己的大敌
·不要把复杂的经济形式简单化
·发扬八九精神,反对邓式改革
·刘晓波图穷匕首见
·什么是公民社会?
·公有制私有制市场经济计划经济的荒唐对立
·双手双脚并用和自砍手脚
·要解决土地产权问题必须先搞政治改革
·反对伪精英
·大力支持无锡居民的维权抗争
·强烈谴责中共推行特权性和歧视性公务员制度
·答国内朋友
·对上海国保特务漫天造谣的再次声明
·是非分明的美国和道德崩溃的中国
·放开言论自由不需花力气却有大量好处
·两天前致达赖喇嘛的信
·强烈谴责中共对藏人的血腥镇压
·藏人和汉人反抗打了中共的要害
·台湾大选结果和未来走向
·民主政府建立后一定要严惩作恶累累的上海国保!
·不要相信中共漫天造假制造的假象和谎言
·国内网友一面倒质疑西藏是又一次“国会纵火案”
·关于建立大中华联邦的构想
·关于大中华联邦答文稼先生
·西藏事件,五毛不断造谣,网友不断反驳
·中共造假,洋相百出
·国内众多网友与少数五毛网特激战西藏问题
·给朋友的信
·《网路文摘》《中国邮递》联合宣言
·奥运如何解套?为中共支一招
·读中文互联网和西藏问题争论有感
·抢火炬,小概念事件辩护不成立
·答胡安宁
·台湾和西藏,恶斗路线的破产
·中共纵容犯罪活动,中华网等网站公然号召搞恐怖主义
·捍卫中国愤青表达意见和游行示威的自由权利
·第一共和是上海国保的一个小组,不是王雍罡一个人
·中共必须更换思想和路线
·中共愿与达赖谈判,认真还是欺骗?我的回答
·当代中国政治势力的粗略光谱
·搞政治必须用“正”不用邪
·小学生的道理和成年人的道理
·沉痛悼念四川震灾遇难同胞!
·抗震救灾,对中共要一监督、二帮助
·撤离民运圈,才能真正为民而运
·地震预报和老百姓的知情权
·又一个震前预报证据,证明中共有关方面撒谎成性
·四川教育厅公布的学生死亡数据是否太离谱?
·马英九何苦发表不伦不类的感言?
·网路文摘启事:谨防假冒和病毒
·真民运人士对民运圈极度失望等网文两则
·驳秦晖(题外谈一下道德问题)
·如何看待当前如火如荼进行的全民道德大讨论
·为美国公民胡安宁到中国定居送行
·声援瓮安,维权抗暴、结束中共一党专制
·中国社会的沉沦和巨变,让人感慨!
·两百年左倾倒退大潮,会有两百年右向加速进步作补偿
·变骚乱为起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民主党自爆幕后金主是中共势力


   
   

   
   [短评]香港民主党幕后金主暴露给人的启示

   
   

   
   徐水良

   
   

   
   2012-8-11日

   香港民主党是中共组建的御用“反对党”,这个事实,其实早已暴露,我们也早已清楚。只是因为中共地下势力极力掩盖,一般人认识迟钝,所以没有得到人们和国际社会的公认和重视。
   
   这次香港人终于逼得何俊仁等不得不自爆民主党的幕后金主,把香港民主党的幕后金主是中共势力的事实逼出来了,使得这个御用“反对党”的面目进一步大张旗鼓公诸于世,这是一件大好事好!
   
   香港“反对党”民主党是中共下令组建的,中共当然通过一定渠道,设法从金钱和其他各方面大力支持。
   
   以花瓶反对派面目欺骗社会和民众,利益巨大。即使有时(8964时)偶尔出点纰漏,由于事先早有控制,这种种花瓶反对党,仍然不会脱离御用反对派地位,并且事后可以更好地履行花瓶职责。
   
   这是深入理解香港“泛民主派”情况的关键。香港泛民主派之所以在相当长时期内保持“团结”假象,原因就在于御用势力处于领导地位,并且有相当牢固的控制力量,用不了拼命搞内斗。
   
   这样,也就容易理解由美国提出、西方国家支持的、营救64民运人士的“黄雀行动”,变成邓小平批准的、以很少民运人士作掩护、中共向海外大规模派遣特务的行动。
   
   还有其他许多相关事情,也就比较容易理解了。
   
   这几年,香港年轻人努力揭露花瓶反对派御用地下势力的性质,不容易。
   
   司徒华临去世前,大概为了留点真相,或者是去世前急于归队表明自己的阵营,终于披露和承认了他和李柱铭受命组建御用反对派香港民主党的小部分事实。但李柱铭何俊仁等,迄今仍然极力隐瞒。
   
   其实,像香港民主党一样,由中共策划组建的民运组织、宗教组织、非政府组织等等,不在少数。民运绝大多数组织,都属于此类性质。这种事实,很早就已经为本人所发现。只是因为中共地下势力全力掩盖,极力否认此种情况;并为此对我们揭露事实的人大肆攻击、诬蔑、抹黑,及至千方百计把揭露者打成精神病,极力混淆是非,无所不用其极;而一般民众和反对派人士,缺乏这方面的专业知识,显得非常笨;所以,人们对此种真相的认识,进展迟缓。
   
   香港民主党幕后金主的暴露,对大家都是这方面知识的又一次普及和教育,对人们认识中共组建和控制反对派组织的严重事实,有很大帮助。
   
   附:相关报道和网帖:
   Paul转贴:何俊仁李永达自爆 幕后金主于品海 - 东方日报
   
   被推时间:约10小时前
   
   原文链接: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20810/00174_001.html?pubdate=20120810
   
   (以下仅为本站缓存的部分内容,完整内容请查看原文链接)
   
   东方报业集团昨日独家揭发民主党主席何俊仁及立法会议员李永达,向立法会漏报持有该党太子恒利总部的SOUND FACTOR公司股份,事件同时揭露外界一直以为是党产的总部物业,原来是由神秘大股东持有,该党过去十多年向神秘人缴交的数百万元租金,下落不明。何俊仁及李永达昨于舆论压力下,终于肯公开该名神秘人原来是并非该党党员的商人于品海,但其持股量、其它股东身份、以及本属该党资产的租金收入下落,该党至今拒详细交代。该党又推翻何俊仁前日自称无实质控制权的说法,指该公司大部分决定均是由他及其它董事作出,总之就是前言不对后语,愈解愈乱。
   
   SOUND FACTOR神秘大股东原来是并非民主党党员的于品海。(资料图片)
   
   何俊仁及李永达昨绝迹公开活动,延至傍晚六时半、即电视台的晚间新闻黄金时段过后,于其立法会办事处召开记者会,与SOUND FACTOR其中一名董事罗致光一同回应漏报丑闻,首次公开SOUND FACTOR幕后大股东、亦即价值近一千五百万元的党总部的主要业权拥有人,竟为非党员的于品海。
   
   罗致光解释称,民主党前身港同盟成立时,考虑租用及购买物业作会址,但“啲人知系港同盟都挞订”,最后由于品海透过SOUND FACTOR购买太子恒利商业大厦单位。罗致光拒绝透露于品海的实质持股量及现值,亦不肯详细交代还有多少名股东,仅说另一创党成员吴崇文医生及他本人也有捐款,他自己的捐款额为二千元。
   
   何俊仁前日自称对公司无实质控制权,昨日又指该公司大部分决定均是由他及其它董事作出,前言不对后语。(袁志豪摄)
   
   根据土地注册处资料,恒利总部早于九九年“供满”,但民主党依旧每月交租,由九九年至去年民主党的租金支出超过三百四十三万元。罗致光拒绝历年来共向SOUND FACTOR交了多少租金,仅说现时月租为二万元。至于为何“供满”楼仍要交租,为何不转回由民主党直接持有,该党的解释亦十分牵强︰“楼系供完,物业变番民主党持有有好多程序要做,冇想过将佢改变。”
   
   何俊仁及李永达又辩称他们只是受委托代为持有股份的“代名人”,没有收取任何租金、公司股息或董事袍金,故毋须向立会申报。惟罗致光自爆,大股东于品海其实并无参与公司日常运作,公司全由作为董事的他及何俊仁管理,甚至民主党交多少租金亦由他们决定。此说法与何俊仁前日向本报声称“我哋全部系挂名”,明显前言不对后语,亦令人质疑两人是否“假代名,真操控”。
   
   问及这些来自党员及捐款市民,本应属于党产的租金支出,最后去了什么地方?何俊仁指有关租金除了用作缴交大厦管理费,亦会用来支持民主事业,“好似‘青台’(网上电台)唔属于民主党,民主党资助好怪”。但他其后又承认“青台”现已停止运作,拒绝透露其它租金的具体用途或金额。
   
   本报记者昨日专程到吴崇文的医务所守候他,吴证实九○年他与几名人士成立SOUND FACTOR,每人“夹十万八万咁上下”作为购买恒利总部的首期,“咁耐我都冇收番(钱)”。但他自言不欲再追究。本报昨亦曾尝试联络持有SOUND FACTOR八分一股权的李柱铭回应,但至截稿前仍未有回复。
   
   1.总部单位首期由港同盟成员集资,由民主党租金供楼,民主党声称因当年买总部有困难,才找商人于品海成立公司代为买楼,为何于品海最后变成总部的实质拥有人并每年收取租金?
   
   2.总部单位由多间本地及海外公司经极为复杂的架构持有,于品海究竟是哪间公司的大股东?实质持股量和现有价值多少?前后收取了多少租金?
   
   3.除于品海外,相关公司还有多少名股东?他们是什么人?各自及总共持股量多少?
   
   4.民主党声称○八年一名代名人拒再代理SOUND FACTOR股份,才将一半股份转让何俊仁及李永达等人,该名代名人是谁?因什么理由拒绝再任代名人?
   
   5.民主党声称将总部业权由SOUND FACTOR转归民主党程序复杂,但有专家指其实手续相当简单,为何该党没有这样做?
   
   6.民主党声称于品海将总部所有租金用于管理及支持民主事业,包括成立“青台”,何俊仁等人无收取任何股息或袍金,此说法有何凭据?
   
   7.租金的其它用途是什么?共涉及多少钱?该党可曾就此向“付钞”的党员及捐款市民交代?
   
   8.民主党声称SOUND FACTOR租金收入不多,抵销开支后毋须交税,哪些开支是什么?是否涉及瞒税?
   
   ――――――
   
   跟帖:
   
   北方清晨:这个中共特务控股党的主要负责人之一就是中文独立笔会副会长
   
   ――――――
   
   Paul:没想到多维于品海是香港民主党幕后大金主
   
   转贴此文并非完全同意其观点。地下党员叶国华长期以来在金钱和物业方面资助香港民主党及其前身一组织汇点。
   
   ――――――
   
   草虾:于品海是机密的党二代吧?
   
   我怀疑,于品海的老爹大概是共匪驻港高干,故有神秘财源,能行走京港。
   
   ――――――
   
   凌锋 90年代初于品海敢支持民主党,也多金。
   
   现在就难说了,不过他没有过河拆桥,也算讲义气。
   
   到底他也吃过老共的亏,最后被逼卖掉明报。
   
   叶国华很多人骂他,但是我对他并不太反感。他不是极左派,了解香港这个地方彼此包容的游戏规则。
   
   ――――――
   
   Paul:与凌锋先生商榷
   
   与林先生商榷
   
   没想到林先生对尚难证实的疑似地下党员梁振英深恶痛绝,却对推荐梁振英当基本法咨询委员会秘书长的地下党员叶国华,及得到中方祝福的多维老板于品海颇有好感。
   
   做了功课,原来在上世纪八十年代,香港民主党的前身有港同盟和汇点。于品海资助港同盟,叶国华金援汇点。香港回归中国后,叶国华任董建华顾问,负责香港民主派和台湾政党工作,八面玲珑。不知道这是否林先生所称许的“包容”?那时候林先生应该还在香港,不知道与叶国华有否一面之缘?
   
   港同盟与汇点后来合并为民主党。叶国华的统战工作很成功。当年汇点领导人和核心成员刘乃强,张炳良,狄志远早被中方收编,成了政协委员,政府高官,公共机构负责人。
   
   林先生声称多维于品海“到底他也吃过老共的亏,最后被逼卖掉明报”,有何令人信服根据?于品海之所以卖掉明报,最主要原因在于维基所说的:“1994年,《香港经济日报》揭露于品海1979年在加拿大读书期间存有案底。于品海据此发表个人声明,他曾于15年前,在加拿大使用他人支票及信用卡,涉及总金额约4600元加币,并藏有手枪,曾服刑四个月。于品海事后辞去《明报》董事局主席及香港报业工会主席的职务。”另一原因是于品海创建明报姐妹报“现代日报”,损失惨重。至于明报席杨事件是难以拿捏掌控精准的偶然突发事件,很难以此解读为林先生所称于品海“吃过老共的亏,最后被逼卖掉明报”。
   
   于品海的财源来自何方成谜,但他在转战不同媒体,不断亏本中一再“复活”,甚至入主多维,让足智多谋的何频败走,令人称奇。倘若于品海如林先生所称对香港民主党讲义气,为何能在北京如鱼得水?除非。。。于品海办现代日报和CTN损失数以亿元美金计,甚至现成中国官方座上宾,依然对香港民主党不离不弃,继续输血,这是为什么?
   
   中国的统战工作是包装得很好的。据说原香港学友社学生辅导中心总干事崔日雄,在九七前曾游说参加学友社补习班的初中生信教。现在崔日雄是香港理工大学学生辅导网络主任。这也是一种美丽的“包容”。
   
   ――――――
   
   凌锋:于卖掉明报时,
   有一笔在珠海的欠帐拿不回来,拖低价格。困难时,北京没有出手救他,因为对他疑惧,虽然他已表态“办一份中国人的报纸”。于始终是个商人,而且是有政治野心的商人,但是不同于曾宪梓。就如自由党还是不同与民建联。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