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身在夏天心系梅花]
徐沛文集
女性系列
·鹏程万里?
·两情若是长久时
·半老徐娘
·男女之别?
·墨爾本夜話
·女性与女权
·从“私生活”看女性解放
·女性经验
·问女何所思?
·问女何所忆?(修订版)
·从情妇谈起
·女性意识
·不同的惨案 相同的地方
·红星宋祖英
·与科隆缘分不浅
·出身不同流亡相同
·四次堕胎与X次恋爱
·我的洋债主
·留德手记 — 两个八月
答谢网友
·答谢网友
·批评与自我批评 — 献给网民
·读刘亚洲的公开信有感 — 兼谢各方网友
·谢谢关心
·就杨恒均作答
· 猜疑比共特危害大 -与翻墙者共勉
不知中秋是何日
·国家敌人
·不知中秋是何日
·打“虎”英雄的现代版
·在美国漫话“汉语热”
·黄祸与红祸
·纽约法拉盛
人权圣火与自由圣火
·谣言止于智者
·不要做中共的奴才—以人权的名义抵制奥运
·力不从心—辞评委之故
·与评奖相关的想法
·奥运之火可烧共魔—兼谈张艺谋与郎朗(修订版)
·法轮功让我超越苦难 (修订版)
·我的品位与提名(修订版)
修炼之初
·情奇素话(2002)
·人神之间(2002)
·成功功成(2002)
·我看江泽民(2002)
·孔老二是个大草包?
·三座大山
·三个“党代表”
·东土西天我都爱
·三种父亲
·病从口入?
·评李鹏的“母亲颂”
·声援公审江泽民
·黑与白
·透视爱情
红色渗透与德国之声
·德国之声
·德国《白玫瑰》与中共《小花》
·德国之声“丹红门”前后
·特权与女权之我见
·红色不仅渗透德国之声
·红朝“大外宣”的样本 ― 德国之声的“丹红门”事件
·诋毁何清涟的德国之声中文节目的又一伪作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Frank Sieren)的来历
·“德国之声中国特派记者”泽林的来历
·抵制渗透德国之声的五毛
· 德国之声—中共渗透西方的实例  
· 同情心比才能重要 -苏雨桐之我见
天安门一代
·当家做人- 兼祭“六四”
·我看六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身在夏天心系梅花

   二零一二年是我离开中国大陆的第二十四个年头。我很庆幸在“六四”屠城前就留学德国,否则,我要么继续被中共欺骗而不知;要么象孙宝强等中国精英一样会因说真话而成为“红楼女囚”。孙宝强不仅因抗议“六四”屠杀被囚禁被侮辱三年,而且出狱后还遭受监控和迫害。
   
   而我因身在德国,“六四”屠杀后,不仅可以连续两次去中共驻西德大使馆前抗议,以解胸中怒火,而且还能发表演讲和作品,谴责共产暴行,声援大陆同胞。言论自由,集会自由是德国宪法保障的人权。可是在中国,我们却被共产党剥夺了人之为人的基本权利!
   
   二零零四年,我被迫申请加入德国籍,虽然德国本不是我乐于生活的国度。我赞同生在中华民国,亲历红祸的李一民在《我的宣言》中所说,“近百年来中华民族遭受最大劫难的根源就是马克思主义,全世界也深受其害”。可是德国人至今却只把希特勒钉上了历史的耻辱柱。马克思在二零零三年还在德国电视二台(ZDF)的节目“最伟大的德国人”中名列第三,他之前是联邦德国的第一任总统阿登纳和天主教改革者路德,科学家爱因斯坦名列第十。这是“共产主义幽灵”还在德国游荡的一个证据。


   
   我曾数次企图离开德国,可惜每次都不成功,德国成了我今生的宿命。既然躲不了,我就只好留在德国,一边与马克思和恩格斯一样的知识骗子或曰洋五毛唱对台戏,一边为海内外的各国精英当啦啦队。
   
   共产党虽然企图剥夺身在大陆的中国精英的话语权,但在互联网时代,信息无国界,我既听到了孙宝强的呐喊,又读到了李一民托人带到国外的反共宣言。
   
   身在海内外的中国人,只要愿意,都可以获知中共推崇的马恩列斯是什么货色,毕竟共产阵营已经解体,苏联的秘密档案已经公开。
   
   
   非我族类
   
   
   马克思在恩格斯的协助下开创了蔑视道德、颠倒黑白、传播仇恨的共产党文化。一八四八年《共产党宣言》问世后,红祸开始泛滥。恩格斯认识到马克思“就像有一万个魔鬼通过他的毛发捉住了他”,但他却支持万魔附体的马克思,实现“共产主义要消灭永恒的真理,消灭所有宗教和所有伦理道德”的“革命理想”。马克思曾向其女儿劳拉透露,他对幸福的理解是斗争,他所喜欢的颜色是红色,这正是共产党成立后的行径和表现。
   
   列宁把马恩的仇恨学说、阶级斗争落实到了行动上,于一九一七年创建了第一个以共产邪说为国教的红色暴政,并开始渗透和颠覆各国。
   
   列宁还开创了滥用文艺作品篡改历史,美化自己的共产歪风。如果《震撼世界的十天》是共产马屁文学的先锋,那么《列宁在1918》则堪称红色宣传片的样板。斯大林用这部影片伪造历史,抹黑对手,美化自己,走在了毛泽东之前。共产偶像鲁迅的崇拜者总是把共产罪恶算在中国文化的头上,他们不知中国历史上存在独立的史官,连皇帝都不被允许阅读正在撰写的历史,以防皇权干扰书写真实的历史。
   
   一九九一年,用谎言和暴力维持的第一个共产极权终于在民众的抗争中瓦解。被列宁篡夺的二月革命的果实—俄罗斯共和国复活。象征自由平等博爱的三色旗在经受了七十四年的血雨腥风后,又重新在俄国天空中飘扬。
   
   而共产国际虽然在大陆颠覆了中华民国,但中华民国的国旗一九四九年后一直在台湾迎风招展,象邓丽君演唱的《梅花》一样慰藉着共产难民冤民、感化着共产愚民暴民,激励着几代中华儿女。
   
   中共照搬马恩列斯那一套,强行用它钳制中国人的心智,异化中国人的本性,但是中国人一直没有停止抗争,因为共产党没有,也不可能根除中华民族的血脉和中华文化的神根。共产党的假恶斗不可能征服人心。
   
   任何一个良知未泯的中国人都不会甘愿做马列子孙,因为共产党违背敬天重德的中国文化,无论共产党如何破坏中国传统,都无法铲除五千年的文明留下的印记。
   
   
   中华儿女
   
   
   在今生走过的四十六年里,我有二十九年以外文为业,不过这非但没有影响我吸收中国文化的精髓,相反还促使我通过外文和外族获知被共产党覆盖的文化根。
   
   当年我在四川即使被强迫学邓小平的“四项基本原则”,但左耳进,右耳出,因为它不符合人性,而邓丽君的歌声却能打动我,引起我的共鸣,因为她来自中国传统,表达中国人情,带着民族特色。中共当然会把邓丽君的歌曲当“靡靡之音”批判和禁止。可是这不能阻止邓丽君的歌声在大陆传播,虽然邓丽君本人从未到过大陆。
   
   八九民运时,邓丽君在香港参加《民主歌声献中华》的义演。她胸前挂了一块上书“反对军管”的牌子,演唱了歌曲《我的家在山的那一边》。“六四”屠城后,一九九一年她还最后一次去金门慰问国军,并到广播站表达她身为中华民国公民的幸福,并希望大陆同胞“也可以跟我们享受到一样的民主跟自由”。可惜四年后,一代歌星陨灭他乡。
   
   当年我在大陆听邓丽君时,还不知道大陆人在邓丽君的眼里是需要解救的共产人质。如果没有“六四”屠城,我或许也不会一下明白这个道理。没有到过大陆的邓丽君不仅与我的大陆记忆紧密相连,而且还是我流亡生涯的精神伴侣。
   
   我身处德国大都市,但俨然象生活在“小城的故事”里;铭记在心的也是邓丽君的“梅花”。一来邓丽君就是梅花的化身,二来梅有三蕾五瓣,颇能象征三民主义及五权宪法,且梅花凌冬耐寒,表现的坚贞刚洁,足为世人效法。梅开五瓣,好比五族共和,与敦五伦、重五常、敷五教一致;而梅花枝横、影斜、曳疏、傲霜让人联想到《易经》中的“元、亨、利、贞”之四德。因此,撤退到台湾的中华民国于一九六四年将梅花订为国花。
   
   事实上,共产党夺取政权后,中国人流亡世界各地,确实象梅花一样,有土地就有华人。有华人的地方就有邓丽君的歌声和梅花的品质。因此流亡德国的我以“驱除马列,弘扬中华”为写作宗旨。我乐于将我在自由世界上下求索的心得体会,奉献给读者,供大家了解被共产党掩盖的真相和受共产党操纵的人物。欢迎大家阅读我的网上文集,谢谢读者批评指正。
   
    德国科隆,2010年夏草,2012年夏定
(2012/08/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