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世鉴
中共台湾海峡事务史料类编
[主页]->[析世鉴]->[中共台湾海峡事务史料类编]->[中共空軍副司令員成鈞在龙田福州軍區空炮协同現場会議上的讲話(1958年10月]
中共台湾海峡事务史料类编
反共,應先知共。
——閻錫山
彰往察來 • 顧後瞻前
析世鑑
SINCE 2004
◆◆◆◆ 軍事史料類編 ◆◆◆◆
◆◆◆ 中華民國空軍叛逃史料類編 ◆◆◆
◆◆ 台灣海峽兩岸分治時期 ◆◆
◆ 民國四十四年 ◆
·何伟钦: 逼上梁山
◆ 民國四十五年 ◆
·韦大卫: 智夺“赛斯纳”
·黄纲存: 难忘的别离
◆ 民國五十二年 ◆
·徐廷泽: 牢记周总理的教诲
◆ 推薦閱讀 ◆
民國五十二年徐廷澤駕機叛逃前後史料四種
http://www.peacehall.com/forum/201212/zwkl/807.shtml
◆ 民國五十八年 ◆
·黄天明: 从冈山飞回祖国大陆
◆ 民國七十年 ◆
·黄植诚: 为了祖国的统一
◆ 民國七十二年 ◆
·李大维: 为祖国腾飞
◆◆◆ 台海衝突 ◆◆◆
◆◆ 金門暗戰 ◆◆
◆ 渡海捕俘 ◆
·陆军第31军司令部: 陆军第91师侦察分队夜袭金门岛捕俘战斗(1954年8月23
◆◆ 金門炮戰 ◆◆
◆ 中共炮兵經驗总結 ◆
·对敌炮兵斗爭初步經驗总結(1958年10月)
·对能观察目标行破坏射击的問題(1958年10月28日)
·关于封鎖金門敌机場的几点体会(外一種)
·地面炮兵打击敌运输飞机和对空投地区实施封鎖的几个問題(1958年10月19日)
◆ 炮戰期間共干講話選 ◆
·中共空軍副司令員成鈞在龙田福州軍區空炮协同現場会議上的讲話(1958年10月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空軍副司令員成鈞在龙田福州軍區空炮协同現場会議上的讲話(1958年10月

◆ 彰往察來 • 顧後瞻前 ◆

   

公 告

◆ 本數位史料屬於「析世鑑·乙編: 中共禍華史料類編」內容。

◆ 因「析世鑑」製作羣人力與時間有限,「析世鑑·乙編」所收數位史料,校對亦難一一盡善,魯魚亥豕或不能免。故我們忠告有任何形式寫作目的的讀者——特別是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者或原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後歸化其他國者,若台端欲直接引用「析世鑑·乙編」數位史料內容,應在使用前審慎核對相關文字的原載體文本;若台端無法核對有關文本的原載體內容,而要直接引用由我們發佈的數位文本,則應列出引用內容來自「析世鑑」或標明採用內容的國際網路位址,以免自誤誤人!

◆ 凡原文字符等內容存在明顯訛誤、缺漏之處,「析世鑑」製作羣採用「【 】」內加校對文字方式,隨原文句標出,不再另行說明。

◆ 要瞭解關於「析世鑑」數位史料的問世與發展、選材與分類等更多背景資訊,可至:

http://blog.boxun.com/hero/xsj2/

   

◆ 彰往察來 • 顧後瞻前 ◆

   

中共空軍副司令員成鈞

在龙田福州軍區空炮协同現場会議上的讲話

(1958年10月30日)

   

同志們:

    不是什么指示,只是随便談談。大家知道,我是到福建来当兵的,沒有参加这个会的任务,可是刘鵬同志将我的軍,他說:“你是空軍付司令,是分工管这行的。現在你不帮助把这个会开好,将来你也得管”!他这样三番二次的将我的軍,我是不得不向班长請两天假,来看看大家了。但是我来得仓促,精神准备不足,所以今天发言只是随便談談,不叫什么指示。

    同志們大部分都是搞高射炮兵的,高射炮兵在这几个月的对敌軍事斗爭中成績不小,击落击伤敌机四架。可能有人认为,这个战果太小了。同志,不能只看數字,高射炮兵更主要的成績是:与歼击机部队协同的惩罰了敌人,夺取了制空权。尤其是保卫了福建这些机場的安全,使歼击机部队安稳了家。因为空軍入閩作战要想取得輝煌的战果,必須是在党委的集体領导和統一指揮下各兵种协同一致的努力,否則完成任务是有困难的。所以衡量高炮部队的成績,估計高炮部队在对敌斗爭中所起的作用,不能单看战果數字,要从对敌斗爭的整体着眼。如果这样看,就应当肯定,几个月来,高射炮部队的作战成績是不小的,也是主要的,这是不容怀疑的。

    这样說是否就沒有缺点了呢?不,不是这样,我們在作战中也还暴露出来不少缺点,尽管这些缺点和成績比較起来是次要的,是一个指头,可是正視这些缺点,把这些缺点看得严重些,并且加以研究和克服,这对我們今后战斗胜利来說,是有好处的,也是必要的。

    究竟还有那些急待解决的問題呢?主要是空炮协同問題,其次是合成指揮所問題,也就是几天来,大家在小会上在大会上在辯論的中心議題。現在这就这两个問題,提出些个人的看法,供大家作研究問題之參考。

   (一)空炮协同問題:

    福州空司規定的四条协同原則(我看过了)是正确的。这四条原則是符合空軍首长、刘司令員、吳政委所指示的精神的;是适合目前福建地区敌我斗爭形势的;是从空軍几个兵种作战的整体利益出发的;是根据目前諸兵种的兵力、兵器數量,性能确定的;是考虑到各兵种部队的技术水平及福建地区的地形条件而提出来的,所以这四条原則精神是正确的。

    这四条协同原則是否单纯为了防止不誤射我机而提出来的呢,不能这样理解,在确定这四条原則时,为了充分发揮歼击机及高射炮两个兵种的作用,这个問題需要一倂加以考虑,但这并不是确定这四条原則的中心的出发点和唯一的根据。同志們,将心比心,假如你們都是福州軍区空軍首长,让你們来考虑确定这四条原則,組織空炮协同,难道你們会是只为了防止誤射我机嗎?难道你們不考虑其他条件和因素嗎?我想不会的。同理,既然你們不会这样,那么軍区空軍領导同志,他們自然也不会。所以說,我們絕不能把这四条原則,看作是为了防止誤射我机而提出来的,更不能认为是被几个誤射过我机的部队“打出来”的,如果那样认識是不全面的,錯誤的,是以自己的感想来代替現实。

    現在我把确定空炮协同的原則根据,較具体的說一說。

    1、当前的敌我斗爭形势:

    当前敌我斗爭虽是通过軍事斗爭的形势,但实貭上是个严重政治斗爭。对蔣軍惩罰性的打击,对金、馬的封鎖孤立,无疑的这是我国內政問題。但是,由于美帝国主义对我解放台、澎、金、馬的干涉和阻撓,在客观上就不能不带有国际性貭,而斗爭也必然是艰苦的、复杂的、长期的。停停打打、半停半打,就是对当前形势的扼要概括,这也是当前形势的特点。

    在这种形势下,福州軍区空軍諸兵种当前主要斗爭任务是夺取和巩固制空权,打击敌人的偵察,掩护地面炮兵对敌炮击,协同陆、海軍封鎖,孤立金、馬。而尤其以爭夺和巩固制空权反偵察为长期斗爭的中心,随时也要准备反轟炸。敌人有无轟炸的可能呢?有,有这种可能性,敌人是瘋子,狗急了跳墙,我們一点也不能麻痺,要积极的准备应付一旦来自于敌人的轟炸,准备着大打和恶打。但是在目前一般的来說,敌人也不敢輕易来炸,敌人也有顧虑。基于这种情况,可以說福建地区空軍諸兵种的任务,在目前和今后一定时期內,将是以爭夺和巩固制空权,打击敌机偵察为中心。同时也要准备随时反轟炸,可能有的同志要問,为什么要以爭夺和巩固制空权,反偵察为中心呢?因为目前敌我斗爭的現实是如此。也可能有的同志要問,为什么反轟炸是随时准备呢,因为目前敌人的轟炸还不是現实,但是形势有这种轉化的可能性。这都是客观存在的,不是人为的。

    同志們!为什么要把形势摆出来呢,因为形势决定我們的任务,决定我們的斗爭对策。我們确定的任务和斗爭对策如果是符合这种客观情况的,那就是正确的。反之,那就是錯誤的。这就是說主观认識必須是正确的反映客觀現实,必須是与客观現实統一。我們說,福州空司規定的四条协同原則是正确的。其根据之一,就是它,符合当前敌我斗爭的客观情况。它充分体現是圍繞着当前的斗爭中心提阻来的,同时也照顾到了形势可能的发展变化。

    2、从空軍整体利益出发来考虑兵力的使用:

    上边說过了,客观形势决定了福州軍区空軍諸兵种在当前及今后一定时期內的任务是以爭夺和巩固制定权,反偵察为中心,同时也准备反轟炸。那么根据当前任务如何使用自己的兵力呢?

    我們可以来算算帳。叁加爭夺和巩固制空权斗爭的有:歼击机、高炮、雷达、探照灯、通信等兵种,但其中可以直接打飞机的只有歼击机和高射炮。那么福建地区歼击机和高射炮,那个兵种部队的數量多呢?当然从部队建制单位来看高炮部队多,但是与敌人空軍比起来我們的歼击机也不少。

    歼击机不仅數量不比敌人少,飞机性能也比敌人强,敌人是F-86,我是米格-17 Ф:56式,我机优于敌机。同时歼击机战斗活动幅度大,机动性能强,不受地域限制,更利于夺取制空权和反偵察騷扰的斗爭。

    高射炮兵數量虽然不少,也可以参加夺取和巩固制空权的斗爭,但它受地区限制,机动力差,而且我們現有100公厘口徑的高炮不多,炮瞄雷达有限,对高空大速机动飞行的敌机射击,确有不少困难。同时福建地区現有高炮部队的火炮中大口徑的少,小口徑的多,部队建制多,需要保卫的固定目标也多,因此在夺取和巩固制空权的斗爭中,很难組成一个无空隙的火力地带。但是不能否认高炮也有它的长处,它坚韌性强,不受天气条件的限制,这一点是歼击机所不能比的。

    根据以上歼击机、高炮两兵种的特长,在夺取和巩固制空权反偵察的斗爭中,如何使用兵力呢?我认为多发揮些歼击机部队的作用好些,或者說是把歼击机部队的担子加重点好些。当然,这并不是說:不需要高炮参加这一斗爭了,而是在这一斗爭中使用高炮要次于歼击机,将高炮主要使用于保卫固定目标的安全,准备反轟炸、扫射。同时在密切协同的原則下,与歼击机共同参与反偵察、夺取制空权的斗爭。

    在夺取制空权的斗爭中,对两个拳头区分主次使用,这是正确的,实事求是的,是从空軍諸兵种整体利益出发的。事实上,不如此不行,因为这是客观現实所决定的,不是人为的重視那个兵种,不重視那个兵种的間題。是的,这个問題如果是站在一个兵种指揮員的角度来看,似乎是影响了高炮部队作战积极性的发揮。但是,不能这样认識,要站在整体利益的角度上去认識,要以共产主义的风格来认識,凡是有舍必有所取,欲取之,必須舍之,如果說是这四条协同原則在某些地方会減少了些高炮部队的战机,但更重要的是它保障了歼击机部队积极作用的充分发揮。有所失有所得,而且所得超过所失。而問題是必须从整体利益出发,才能想得通。我們說,四条协时原則是正确的,也正由于它是权衡了整体利益提出来的。

    3、兵器性能:兵种部队的技术水平及福建地区的地形条件:

    这三点对組織空炮协同影响极大,是不能不考虑的。

    飞机性能,敌我双方都有发展,現在与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不同了,与抗美援朝时期也不同了,而且还在繼續发展着,比此在确定空炮协同原則时就不能不考虑到兵器性能发展所带来的影响。如果說过去飞机速度高度都比較有限,組織 空炮协同可见采用区分高度,区域及批次的方法,而今天再用这种方法来組織协同就比較困难了,比如敌我机一旦遭遇空战,往往是发生在一万几千公尺的高度;空战中常常是瞬間从高空压到几百公尺的低空,速度大得一分钟廿公里有余,一个180度轉弯半徑就有十几公里。这样我們如何能划个空域或是規定一种高度来限制歼击机的活动呢,显然是办不到的。部队的技术水平,不論是歼击机,高射炮,比过去都有提高。但也还不是很高,这就客观的規定了空炮两兵种不易采用以高度、区域及批次来区分协同的原則。比如規定歼击机只准在某一区域內或只准在某种高度上作战;这事实止是歼击机飞行員的技术水平难以办到的。如果硬要規定,实必把歼击机活动限制死。高射炮部队也是同样,就是規定只准打到某种高度,难道眞 能絕对不会超出这种射高嗎?也很难保证有把握。

    还有一个地形条件。由于我們单打的是政治仗,歼击机不出海作战,战綫多挤在了沿海一綫。而沿海保卫目标又多,有保卫目标就有高射炮,可以想象,如果在每一个保卫目标上空划一个空域,規定一种高度或是指定某一批次限制歼击机活动。这样不要說是大活动量的敌我空战,就是歼击机平时飞行也要转圈子,繞弯子。因为高射炮由福建沿海一綫几乎都有,虽然火力不能完全連在一起,可是也沒有多大的走廊。歼击机飞行不扭秧歌就要挨揍?有些同志說可以划一种高度。好吧,就划高度,但各保卫目标的高炮口徑不一數量不同,高度划分不能一致,有的划三千、四千、有的划五千、七千……,这么多种高度飞行員怎么記呀!就是飞行員記住了,作战时也要采取波浪式的飞行方法,你想能行嗎?所以說四条协同原則不以区分区域、高度及批次的方法来組織协同,是正确的。这些道理一想就通,勿須多說。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