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权力与知识分子合谋必结出苦果]
熊飞骏的博客
·“染黑自己”能“漂白官场”吗?
·“左愤”狂飙下的“伪爱国主义”
·从韩寒事件看左愤的“文革脸谱”
·伸张正义就是保护自己
·中国人对待历史的矛盾态度
·中国的“太监文化”
·中国的“特色怪状”总让人匪夷所思?
·小聪明和健忘症
·精明与实在
·我们对西方文明的悲剧性误读
·中国人民只有“真正站起来”国家才能“强大”
· 一位下岗工人的红色人生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极端利己”铺就“专制”胜利前进的阶石
·立法院打架与“人民代表”掺瞌睡
·“文明传承”与“和平演变”
·真正有益于国家的声音
·女人心灵偶像与民族价值取向
·人性与体制
·“裸官”是中国政治改革的最大绊脚石
·迷信与宗教
·感恩与忏悔
·胜利与正义
·俄罗斯民主化是西方的胜利还是俄罗斯人民的胜利?
·俄罗斯民主的倒退不是对专制的肯定
·学会用常识推断真相
·长孙皇后的大智慧与武则天的“过把瘾”
· 群体性事件才是辛亥革命的导火线
·爱国主义的误区
·中国民族政策反思
·文革悲剧会一去不返吗?
·“不关心政治”能过好“小日子”吗?
·等待观望只会等来独裁文革不会等来民主宪政
·慷慨激昂骂美国;义愤填膺咒贪官
·普通国民能为民主做些什么?
·中华民主不能寄希望于蒋经国叶利钦
·思想启蒙事业是民主转型的必要准备
·民生问题与民主问题孰先?
·中国学生家长的“痛”
·“我爸是李刚”一再栲问我的“非暴力”主张
·“和尚的谎言”也很“伟光正”?
·“疯子国家”是怎样练成的?
·中小学校该对什么较真?
·如果没有蒋经国,“进去”的就不是陈水扁
·“埃及母亲”让我热泪盈眶
·到底谁在“给国家添乱”?
·从雷锋事迹看典型人物的分裂人格
·当辉煌目标遇上落后体制?
·地方“政客”是制造我国生态灾难的主凶
·“地震天谴说”的中日反差
·非洲独裁强人的黑色幽默
·由卡扎菲的“美女敢死队”想到的
·“国联”的悲剧就是“只通过外交手段”惹的祸
·卡扎菲才是利比亚“主权”的最大侵害者!
·“霸权主义者”为何能冻结反霸旗手卡扎菲的“资产”?
·如果卡扎菲拥有核武器?
·为何“唱红”不“打黑”了???
·香港人与台湾人的素质沉浮
·和理发老头对话卡扎菲
·和思想者探讨启蒙的艺术
·毛泽东把斯大林专政推向极致
·王子大婚于圣女受难之日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是谁开启了“动乱”的魔盒?
·骂美国政府没事;玩美国人民找死!
·“人民公诉团”又强行“代表人民”了?
·不可以盗用“人民”的名义祸国殃民!
·如果让青年毛左回到毛时代?
·毛中国的“移河造田”往事
·文化大革命不是人民群众的盛宴
·利比亚危机考验国际理性
·索马里-卢旺达-利比亚见证人类良心的回归
·“中国式招标”魂断波兰
·苏联的分裂是失败民族政策惹的祸
·苏共在俄罗斯的华丽转身
·欺善媚恶的中国精英?
·“光棍”和“不公”才是平民大革命的火药桶
·他信妹妹当选泰国总理的启示
·既得利益阶层的“智慧”与“脑残”
·一个大规模“指鹿为马”的时代
·砸墓碑者有胆量去和贪官较真试试?
·请别把“爱国”当成“生意”来做?
·层出不穷的“天价捞尸”见证了公权力的麻木
·用良心呐喊来塑造自身形象有错吗?
·伦敦骚乱是英国文明跃进的契机
·当今中国哪些人在呼唤文革?
·走火入魔的谎言教育还能倒退到哪里去?
·真相不能拘泥于“亲眼所见”
·“外国也有贪官”的公仆逻辑
·“红色肃反”谁是主凶?
·独裁政权无“人民战争”
·独裁政权无“人民战争”
·民主国家的中国移民为何素质也低?
·现代极权专制政权没有真正的“忠臣”
·毛泽东没给后代留下财产吗?
·毛中国的“低价医疗”真相
·中国裸官的N大特征
·“孔庆东现象”是特色中国结出的“无耻怪胎”。
·  孔庆东才是最大的汉奸卖国贼!
·美国政府只能把美国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义和团式“自残爱国”是中国挥之不去的政治噩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权力与知识分子合谋必结出苦果

   权力与知识分子合谋必结出苦果

   ——熊飞骏

   人类世界最容易作恶的是“权力”。

   不加限制的权力是催毁一切美德和良心的海洛英。一个人或集团一旦拥有不加限制的权力,别说拥有七情六欲的普通人,就算是天使和普鲁米修斯,时间一长也会堕落成反人类反文明的魔鬼。

   所以权力不能单靠道德力量约束;不能自己监督自己;必须把权力装进笼子。

   一个“迷信”权力的国家,必定是落后腐败恶性循环的:一个对权力“高度不信任”的国家,则是文明进步健康发展的。

   美国人天性豁达大度,对普通人少有戒心,所以美国少有防盗网,乡村则夜不闭户。但美国人对权力则保持高度警觉,谁掌了权立马就不信任谁。

   所以美国成了引领世界文明潮流的领袖。

   监督制约权力有两样有效武器:一是民主宪政体制;二是知识分子。

   民主宪政体制对权力的强大制约监督作用这里就不赘述了,先前多次撰文论述过此问题。

   这里只说知识分子对权力的监督作用。

   真正的知识分子都是“对权力说不”的!

   无论你是反人民的独裁专制政府,还是广大人民一人一票选举出来的民选政府;有良心和远见的知识分子从来都是站在权力的对立面,就算是真个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民选政府也不例外。

   美国是个“人民是大爷官员是孙子”的“官不聊生”国家,但美国的知识分子鲜有为政府歌功颂德总结成绩的。

   一个懂英语的中国人初次踏上美国国土时,往往会产生危机四伏四面楚歌的感觉,误认为这个国家快要“亡国”了?几乎所有的新闻媒体,电视,电台、报刊、杂志都在揭露谴责政府滥用权力或渎职不称职和丑化官员警察,难得看到一条站在政府一面说话的。

   美国官员的廉洁自律有口皆碑,驻华大使骆家辉就是美国官员的一面镜子,但知识分子好像不知好歹,仍在一个劲地鸡蛋里挑骨头这没作好那有问题?

   在知识分子无孔不入的眼线挑剔监督下,美国官员作恶不被发现曝光的概率微乎其微。

   所以美国的“人民至上”体制能够坚持下来并逐步完善,知识分子居功至伟。

   一个国家的知识分子应该是“文明进步”的守护神,而不是升官发财的机器!

   中国的知识分子刚好相反!

   中国的绝大多数知识分子不是“对权力说不”;而是一窝蜂迎合权力,争先恐后对政府和官员谄媚。

   毛中国时期号称文坛泰斗的郭沫若撰文高呼“毛主席,你就是我的亲爷爷!”改革开放中国又出了“兆山羡鬼”、“秋雨含泪”和“宁华论史”等令正常人浑身起鸡皮疙瘩的肉麻丑角。

   人必自辱而后人辱之!中国知识分子是人类世界受迫害最重,付出代价最大的群体。

   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反右运动,知识分子作为一个整体被打入另册,沦为连娼妓都不如的“臭老九”,也就是有名有实的“贱民”。去酒泉夹边沟劳改的约3000名右派知识分子,活活饿死了2500多人!傅作义的弟弟留美回国博士傅作恭则饿死在猪槽边。

   中国知识分子的苦难比全世界所有知识分子苦难的总和还要多!

   中国知识分子的苦难一是来自权力的嚣张;二是自作孽。

   可中国知识分子总是把苦难根由一古脑儿推给政府,从不在自己身上找原因。

   苦难的真实背景的则是专制权力启动了迫害的程序;知识分子的自作孽则“放大”了迫害的效应。

   拿五七反右来说事,当毛领袖决定拿知识分子祭刀时,如果多数知识分子坚守良知,不纷纷挥刀自宫,不昧着良心磕头认错,沉静自尊面对迫害,迫害程序就很难自动运转下去。如果知识分子不互相揭露背地里说的那些“良心话”,不拍马屁放大迫害效应,专制权力就只能打击在台面和公开场合说过“逆耳之言”的少数知识分子,绝不会造成那么大的迫害面。右派+中右+相当于右派的坏分子居然高达511万人!

   今天的中国人误以为反右运动主场面是工农兵挥动刀枪大棒围着知识分子威吓打杀;不知道主场面是知识分子群体内部的倾轧陷害互掐互殴,为了自保争先恐后打同道的小报告?

   坚守良知“说真话”应该是知识分子的第一品质,可中国的绝大多数知识分子却把“良知”和“真话”视为畏途。

   中国知识分子总是把“不敢说真话”全归罪于政府的高压?

   斯大林苏联对知识分子的高压应该不亚于毛中国。毛领袖对知识分子主要是批斗侮辱迫害,斯大林则直接把不顺眼的知识分子捉起来杀掉。

   可斯大林苏联时代的知识分子从没集体阳痿整体丧失良知。无论条件多么险恶迫害多么恐怖,总有一些知识分子能拒绝诱惑勇抗强暴,不惜一切代价在那里坚守良知和真话。“坚守自己该坚守和能坚守的,其余交给上帝。”

   被誉为“俄罗斯良心”的索尔仁尼琴就是一个典型例子。

   所以高压恐怖的前苏联时期仍涌现出了三个诺贝尔文学奖。

   在部分知识分子的坚守下,前苏联到了专制溃败期,没有发生血腥战争和人权灾难,顺利前进到了民选政治;进入了不成熟的准民主时代。

   不成熟的民主也比成熟的专制进步百倍。

   …………

   如果说知识分子在毛中国时期选择歌功颂德还情有可愿的话,改革开放中国仍疯狂拍权力马屁,就是自作孽不可活了。

   改革开放中国知识分子坚守良知说真话多数不会进监狱上刑场,惩罚不过是不给你“好饭吃”。

   “饿死”与“有饭吃”的差别很大,但“有饭吃”与“吃得好”的差别并不太大;就如“没车”与“有车”的差别很大;但“有车”与“有好车”的差别并不大一样。

   绝大多数人都不能容忍饿死,但能容忍“吃得差一点”。

   改革开放中国的知识分子只要肯“吃得差一点”,还是能争取到一定坚守良心说真话的空间。

   可中国多数知识分子不肯付出“吃得差一点”的代价,在谄媚马屁之路上甚至比毛中国更进一步,只要有条件就与权力合谋和无权无势的中国平民放对。

   于是“专家”退化成“砖家”;“教授”堕落成“教兽”;今天“秋雨含泪”激怒良民,明天“北大奸淫门”挑战国民容忍底线……

   鉴定汶川地震倒塌校舍“不存在工程质量问题”的“专家”就是权力和知识分子合谋的作品。

   在权钱诱惑面前,很多知识分子的良心被狗吃了。“含泪劝告灾民”?如果汶川地震压在豆腐渣校舍废墟下是你余秋雨的孩子,你还会为了争抢一块“肉骨头”含泪劝告灾民不?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一个本应该坚守良知说真话的群体,却争先恐后追随权力升官发财去了。

   中国知识分子爱好升官发财居然振振有辞?

   上世纪九十年代一央视主持人写了一本狗屁不值的破书,为了卖个好价钱居然利用主持人身价现场签名兜售?受到社会质疑时还反驳个理直气壮:文化人多弄点钱怎么了?文化人就该天生受穷的命吗?

   话到这里我想起了印度,这个面积只有297万平方公里,却“养活”了12亿人口的大国,境内居住着200多个水火不容的少数民族,与共和国建国时间相同,居然没发生过大饥荒和文革那样的人权灾难,也没发生过民族暴动,主要原因虽然是“民主政治”,但印度的知识分子也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印度的多数知识分子安贫守道,无论条件多么艰苦,也坚守良知说真话,勇于“对权力说不”,威武不屈贫贱不移富贵不淫!

   有天印度教育部长去某大学演讲,落幕时的情况居然是一位教授从人群中走出来,当众指着部长的鼻子大声说:

   你刚才说的话不是事实!

   印度的多数知识分子可不是富人!

   和印度知识分子相比,中国的多数知识分子应该无地自容。

   正因为中国有一大群丢失良心不肯说真话的知识分子,在体制转轨的门槛,中国不但看不出顺利前进过渡到民选政府的希望,甚至潜在大倒退回独裁文革的巨大风险。

   中国一旦倒退回独裁文革,知识分子将整体大祸临头,与权力合谋作弄平民百姓的“砖家”们也很难幸免。

   郭沫若尽管撰文高呼“毛主席你就是我的亲爷爷”,毛领袖仍不肯放过他的两个智商最高的儿子,把两人打为“阶级敌人”,一个被逼跳楼,一个活活打死。

   面对这样一群丢失了良心又爱好自宫的知识分子,权力集团在条件许可时若不去迫害作贱他简止天理不容!

   如果中国知识分子不痛心革面告别权钱诱惑回归良知真话,要不了多久,全民迫害知识分子的大悲剧将再度在中华大地重演!

   我仿佛看到了地平线上升起的大悲剧阴云。

   

   

   

   二0一二年八月三十日

(2012/08/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