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中共国的崛起何以无始而终]
謝田文集
·中国高级白领的优越和忧伤
·如何拆解中国地方债的烂帐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韩国印象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狮城印象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印尼印象
·新纪元前夜亚洲行:万隆泗水
·中国大妈:身绑炸弹怀揣金条
·红朝一甲子前后的三次土改
·买枪、玩枪、拥枪和AK-47
·中国银行困境是全球危机吗?
·J‧埃德加‧胡佛的管理特色
·向谋士挥刀的朝廷焉得不亡
·乌克兰的黑洞和中国的黑洞
·中国货轮能不能经停夏威夷
·中国和美国宝宝军团的对比
·美国制裁赤龙时好戏会更多
·中国银行坏帐为何自产自销
·中共请吃大餐和北京的反腐
·地方诸侯经济挑战中共极权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一)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二)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三)
·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四)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五)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六)
·中国经济怎么沦落到了今天(七)
·中国房地产政府不说的秘密(上)
·中国房地产 政府不说的秘密(中)
· 中国房地产政府不说的秘密(下)
·哈佛教授估量中国社会火山(上)
·哈佛教授估量中国社会火山(下)
·中国富人的机会可能不多了
·金砖银行该申请成世行分行
·荷兰人的尊严和荷兰的商船
·中国和纳粹德国经济的对比(上)
·中共为何突然要对外企翻脸?
·中国和纳粹德国经济的对比(下)
·亚马逊进中国:丛林陷入丛林
·马克思的诅咒正在中国实现
·阿里巴巴的中美双重紧箍咒
·中共的国师们在预示着什么?
·《西方对中国的误读》的误读
·新冷战的辩论居然剑指中共
·离心离德的中共中央和地方
·90高龄的卡特总统太糊涂
·占中财阀对民主?克鲁曼差矣
·美日QE之进退对中国的影响
·北京推动亚太自贸为啥没戏?
·世贸组织即将寿终正寝了吗?
·战略管理案例趣闻:陆地鲨鱼
·評點國務院參事的錦囊妙計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世界石油戰中的陰謀和陽謀
·中国经济新常态恐怕是旧的
·俄罗斯的式微和中共的服软
·百年商业智慧的创新和陷阱
·中共窃取军事科技为何难成
·奥巴马的国情咨文剑指中共
·西方的教科书有多么的可怕
·世界在丢失中国传统的美德
·中共会主动进攻美国卫星吗?
·中国整合大型国企危害百姓
·奧古斯塔的直言和忍的體悟
·五百
·中共的亞投行注定竹籃打水
·六藝之射與中國經濟的不歸
·法國電影《露西》的玄學啟示
·中国信托业刚性兑付的怪圈
·谢田:美国象牙塔内的三个小故事
·商界的卡迪拉克和罗罗难题
·世界中国学论坛的矛盾讯号
·IMF的特别提款权不很值钱
·回国创业回美坐牢的教授们
·中共政协委员为何敢这样说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一)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二)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三)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四)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五)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六)
·善德与巨富 —金钱是从哪来的(七)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八)
·善德与巨富—金钱是从哪来的(九)
·背离韬光养晦的中国很危险
·三访台湾:家的感觉越来越强
·三访台湾:金门的炮弹和钢刀
·三訪臺灣:從中研院到區公所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上)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中)
·中共阅兵的心理战战术分析(下)
·习奥在兑现杜鲁门的预言吗?
·TPP: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一)
·TPP: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二)
·TPP: 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三)
·TPP: 经济中国剥离中共之始(四)
·中国大飞机背后的忧患心理
·当中国的COE或CEO的难度
·财政部和发改委为何不同步
·诺斯理论为何在中国不能用
·中国人民币入篮是双刃之剑(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国的崛起何以无始而终

   中共国的崛起何以无始而终

   中共所谓的“崛起”还没有真正开始,就已经走向终结。图为“崛起”标志之一的神州九号在酒泉卫星中心的发射台上。

   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国际关系教授阿米塔.齐翁尼(Amitai Etzioni)在《国家利益》杂志上发表文章,题目是“中共国崛起的终结”,认为中共国的所谓崛起,还没怎么开始呢,其实就已经结束了。

   齐翁尼的传奇和影响

   齐翁尼是出生于德国的犹太裔美国社会学家。1958年当他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得到社会学博士学位时,创纪录的只用了18个月的时间。从那之后,他分别在哥伦比亚大学和乔治.华盛顿大学任教。虽然他的领域是社会学,他还在哈佛商学院担任过讲席教授。齐翁尼在许多领域都有建树,他很早就抨击美苏两国的空间竞赛,指出从成本效益的角度看,无人空间探索比载人飞行要更加卓有成效。

   人们都熟悉西方社会的“黄金定律”(Golden Rule),它相当于中国人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齐翁尼在他的一本专著里,则强调平衡自由与道德、自主与社区的关系,提出了他的“新黄金定律”--尊重并维护社会的道德秩序,社会才会尊重和维护你的自主权力。

   齐翁尼著述甚丰,影响非常的大。他于1990年出版的《注重道德层面的新经济学》 (The Moral Dimension:Toward a New Economics)中,重新审订道德、道德观念和价值,以及社区的因素在经济学中的作用。他认为,需要取代新古典主义的经济学模式,不能假定社会中的人们只是在追求利益的最大化,而是应该设想人们在追求快乐的同时也有道德上的诉求。有的人会认为工作努力才能赚钱,也有的人认为作为人就是应该努力的去工作。齐翁尼借用利他主义、储蓄行为、投票行为,以及对公共电视台的捐款支持来说明他的理论。

   齐翁尼对中国社会的看法

   齐翁尼觉得,虽然许多人曾经认为中国是正在崛起的全球大国,经济规模可能很快将超过美国,采用的国家资本主义模式也优于民主资本主义模式,在邻国中的影响力也与日俱增。但就在这个时候,这个世上最大的新兴国家却已经走到了顶点,自身面临着严峻的挑战。从目前的主要趋势看,中国世纪还没开始呢,就已经结束了。

   齐翁尼指出,从新兴市场经济学家的角度看,问题并不在于中国的经济是否会减速,而是在于中国的经济是会软着陆还是硬着陆。经济的放缓,虽然对所有的政府都是不小的挑战,但对中共来说,则是致命性的挑战,因为有中共政权的合法性问题。

   中国的环境污染、环境退化,严重的缺水问题,政府的大面积腐败,以及中国人口的老龄化,对中国的未来都不是好兆头。中国的邻国日渐疏远中国,中国的盟友寥寥 可数,也都是中国面临的问题。曾几何时,繁荣兴旺、充满活力的中国,以鄙视的眼光挑战“衰落的美国”,但这都是昙花一现的想像。远不如当年对日本崛起的长久关注,中国的崛起过快的就烟消云散了。

   海外了解中共国本质的华裔学者们,也认为中国实力的增长已经见顶,中国体制上的根本问题制约了它的发展。中国必须进行经济和政治上的根本变革,让市场为基础的经济体系取代国家资本主义,才能更有效、更公平的利用资源。即使中国内部的经济学家也都公开放言,中国经济将出现“无预警性的崩溃”。

   中共国崛起何以无始而终

   中共国的崛起何以无始而终呢?从如下十几个方面来察看,人们不难看出为什么崛起还没有开始就已经寿终正寝。人们还会进一步发现,这个具掠夺性和有害的政权,可能从头就不应该存在;它存在时没有任何理由,它变成“不存在”的时候,才有其必然。

   中国民众已经意识到,所谓“中国的崛起”,对百姓没有任何好处,对世界也没有好处。中共国的国家财产,已经完全变成了党产和权贵的私产。中共可能炮制出了中国GDP总量在世界的领先排名,但这个排名与中国人的民生、中国人相对于世界人民的生活水平,却极不相称。中共国可以玩弄文字游戏,说中国低于贫困线的人口数量可以和美国相比拟,但人们发现贫困线的定义不同,美国贫困人口的生活质量,甚至在中国的白领阶层之上。

   中国低工资和高物价并行,政府用通胀和房价两次掠夺了普通的百姓。中国人在国内消费疲软,但在海外洒钱奢华,是因为呆在国内的百姓贫困化,跑到国外的高干和裙带在享受腐败的战果。中国政府对外汇那么崇拜,是因为中国政府自己最了解滥发的人民币是多么不值钱。中国金融界内部发出通知,中共下达指令要销毁全部密级文件,人们就知道这个隐密的系统背后,一定有不可告人的惊天秘密。如果拉动中国经济的动力是中共贪官以及他们的情妇,中国200个机场中有130个是亏损的,但当局还要再建82个;民众对经济不属于人民,而是被寡头控制、被200个高干家族控制了200个最关键的行业,就会有新的认识。而人们对经济数据的造假,对为什么中国经济数据大都是人为的做出来的,也会因此而一目了然。

   林林总总观察这些现象的人们,至此不难看出,为什么中共国的所谓“崛起”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本来了无一物,自然难得荡起尘埃。◇

   

   

   

   

   

   

   

   

   

   

   本文转自288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http://mag.epochtimes.com/gb/27/index.ht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要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美东时间: 2012-08-21 14:40:31 PM 【万年历】本文网址: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8/22/n3664774.htm谢田-中共国的崛起何以无始而终

(2012/08/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