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梁福庆
[主页]->[百家争鸣]->[梁福庆]->[“普通人”哲学东方不亮西方亮]
梁福庆
·《启蒙社》坚持时间长度争取行动的宽度
·一国两制与台湾公投欠缺问题
·一国两制与台湾公投欠缺问题
·一国两制与台湾公投欠缺问题
·温家宝总理访美要栽在江泽民手上
·画龙点睛者胡锦涛
·告国内、国外民运人士和朋友书(释)
·普通逻辑表达式和一个实际
·看大陆"宪法"与台湾"公投法"
·宪法平台上谈和平
·中国正在公有化必须关注的几个现实问题
·球有三种物理形式
·『两会』窗口下的数字楼梯
·梁福庆:恶蒸发与讹聚变
·普京在布拉迪斯拉发高峰会上的两个经典论断
·梁福庆:政协、人大两会有些什么专营物品
·梁福庆:财神归来,监狱多了
·梁福庆历史小诗两首:八分邮票
·梁福庆:香港人由曾阴权始用“左撇子”政治
·梁福庆:胡温理念碰碰胡
·梁福庆:世界发现中国和中国发现
·梁福庆:中国大陆共产党会不会问信于民
·向第十九届杰出的民主人士获奖者致敬
·胡锦涛访美前瞻:“三个和尚的故事”模式
·告别林牧老先生
·机会来了,有气的出气,有粗放粗
·胡锦涛总书记的“八荣八耻”之“颜色”乎
·胡锦涛“孵蛋”,陈良宇要“踩蛋”
·工人阶级应把被颠倒的自己重新颠倒过来
·梁福庆:《大国崛起》影片不宜评论
·《贵阳文化论坛》演讲主题:“六·四”事件的一个胜利
·更新我们活的现实观念,重新肯定民主价值源流思想真理性
·“小社会”中国反腐会成功吗?
·2008北京奥运与中国船歌
·我的中国人权观“人民权”观念
·凌冻中的电线杆你能告诉世界说这是为什么吗?
·今年的“国是论”是“出轨论”
·时评:中国时局动荡
·中国改革30年“毒奶”裂变——党政干部的两极性
·看中国道德丑陋和暴力审判中的《杨佳袭警案》
·贵州人权研讨会演讲稿(1)
·梁福庆:诺委会授予刘晓波和平奖符合中国利益
·中国“道路”的体系之我见
·中国“道路”的体系之我见
·苏联解体是由于无政府状态使苏共亡党
·“留言板”和他的中国史
·一则评论放回日记里的说明
·资本中心与离心颗粒
·晚上睡觉磨牙录
·中国要产生许多的马克思主义
·中国要产生许多的马克思主义
·中国应该“脱靴放活”自己
·中国已经没有可信的东西,完蛋定局。
·拿什么来纪念辛亥革命
·病人艺术家
·学习从中年开始——新年祝词
·掉在地上的马克思
·新闻里的中国特色
· 薄熙来——又一次马克思主义的分权革命
·“胡温新政”换届之虞那么一点点
·“普通人”哲学东方不亮西方亮
·“普通人”怎么了?
·围绕《普通人哲学》主题交流寻求对话
·“普通人观点”看中国国土钓鱼岛
·把手指放在视频上来解读“中共十八大”
·梁福庆:和习近平谈规律
·中国梦开店的政治时代
·梁福庆:学者建议和中共瘦身及其深水谈
·捉一个,随便什么都成
·日上三竿不妨在那做一个标记
·在国际交往中我们的文化很失败
·时评:只读文化的社会主义价值观
·中国企业家与狗
·中秋月下一双足
·梁福庆:国有国法,犯罪有王法
·警惕!!!新型类网络非法传销组织 “挺郭会”的传播与蔓延危害
欢迎在此做广告
“普通人”哲学东方不亮西方亮

    “普通人”哲学东方不亮西方亮
    梁福庆
   
    做怎样的人看来并不简单。
    我到市中心走走却没人搭理我,跟看不见我似的,实际没错,城市里不打算接待“普通人”,我这样的人:没钱有学问,不出卖器官,从不购物,我被强拆多次,后来,我只能住进自搭的煤棚里,我还以为没人知道,结果有电话进来问我“现在的住址”,那么问我的人又是谁呢?


    那人说:我是户籍民警。
    我说:你记录吧,还要不要过来看看。
   
    偶尔也到文化沙龙坐坐,可都说读不懂我的文章,我说:这就对了。
    我说,我该走了。
    那么听听网络博客管理员是怎么对我说的:
    [通知] 亲爱的新浪博友:2012-08-30 20:39您的文章《“胡温新政”换届之虞那么一点点》已被管理员删除。给您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
   
    小结一下:
    一方面我实际生活的城市给了我仅仅一张纸大小的空间,由户籍民警看管;另一方面的虚拟网络博客由管理员监管,实际情形是,在一张纸和虚拟网络博客之间放好了一根火柴棍儿,究竟为什么呢?
   
    答案很早我就有了。只是不那么成熟。现在成熟了。
    其实我并没有移动或改变所处的位置。
    中国文化我很清楚,神话与哲学对绝大多数的人来讲,不以为会出现实物一样的东西被当做想象和虚拟而不是在隔壁于我们的生活在一起,认识不到我们的处所正是神话与哲学创造的。“于一切终极原因“遂穿”的人实质还是“普通人”的法则”距今无人在我之前说出来。量子理论提供了理论上的依据而意识不到“普通人”处所是因为他以为自己才是特殊的人,圣人、儒家学者、唯物论者或无神论者,在思想上面对着马赛克的“人”……。中国确实有大把的哲学家不假,而且都很专业,但如果“休渔期”可能成为哲学的命题,就不会接受更不会“普通人”思想。
    马克思主义是个非常不稳定的事物,如果能改变一下立足“稳定”相应地改革“神话”的性质造物,而不是造人,那么,人人都当“爱物”实实在在地像对待自己的身体器官一样,免予一种人的危害,尤其是装扮成“特殊的人,圣人”直接人格的、转而阶层的、阶级分化的危害。做怎样的人看来并不简单。
   
    本人的生活与处境十分无奈,知音难遇,不满现实抱怨现存制度,最为不开心的是与“圣人”交往太失败,向往西方文化和那里的文化产品“不伤身体”的社会,就让“普通人”这一名词从那儿亮起,也算托付和“寄养”在那里吧。
   
    2012年8月31日
(2012/08/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