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盛雪文集]->[朱学渊:东北大学的人物踪迹——也纪念臧启芳先生]
盛雪文集
·2008的台北机场和香港机场
·祈祷
·心愿
·永不相逢
·ARCHING and
·海与岸---哀在多佛尔死难的58名中国难民
·六月的风
·我要活着
******
《远华案黑幕》
******
·序言 恐怖与谎言统治的中国
·导读 假如赖昌星说的是真的
·一:远华案幕后的三巨头较量
·二:扑朔迷离的权力斗争之网
·三:大款如何变成国安部特工
·四:惊天大案起因于一个副军长混混儿子的讹诈
·五:李纪周案、姬胜德案与远华案汇合
·六:远华案:走私案还是冤案?
·七:杨前线、庄如顺是牺牲品
·八:是生意还是走私?
·九:白手起家的商业奇才
·十:流亡生涯
·十一:赖昌星加国入狱,朱熔基誓言引渡
·不是结语/本书人物简介
*******
散文
*******
·雁阵惊寒──祭父亲
·达兰萨拉:辛酸与悲凉的故事
·逃离苦难的死亡之旅--四名大陆偷渡女子访谈录
·福建偷渡者在加拿大
·血色黎明
·请点燃一支蜡烛
·抒情诗人与敌对份子
·雪魂飘隐处 满目尽葱茏
·爷爷的恩缘
·我为刘贤斌绝食
·埃德蒙顿并不寒冷(多图)
********
用心听西藏
********
·敬请联署——
·超越禁忌 缔造和平
·达兰萨拉不是故乡
·专访达赖喇嘛——1999
·西方首脑会见达赖喇嘛高峰期----加拿大总理哈珀又迈一大步
·达赖访加 华人争议
·红色的海洋 黑色的悲哀
·RED SEA, BLACK GRIEF
·藏人地震捐款为何被拒----且看中国驻多伦多总领事馆如何讲政治
·西藏真相
·寻找共同点——日内瓦汉藏会议:背景及缘起
·慈悲与尊重是汉藏关系的前途——温哥华汉藏论坛评述
·用了解、理解来化解误解——北美华文媒体访问达兰萨拉
·搭起漢藏民族相互瞭解的橋樑——谈多伦多汉藏论坛
·一路走来的脚印
·百位华人学者及民主人士与达赖喇嘛尊者对谈
·關注西藏命運,華人自我救贖
·透过藏人自焚的火焰(图)
·3. 10 請華人發出正義的呼聲
·暴政有期 大爱无疆
·暴政有期 大愛無疆
·西藏之痛 中國之恥 文明之殤
·在加拿大藏人于国会山举行的集会上演讲
·要求加拿大国会就西藏紧急局势举行听证会(请签名参与)
*********
中共国家恐怖主义
*********
·中共与国家恐怖主义(一)
·中共与国家恐怖主义(二)
·中共与国家恐怖主义(三)
·中共与国家恐怖主义(四)
**********
朱小华案独家报道
**********
·THE ZHU XIAOHUA CASE: A WINDOW INTO CHINESE HARDBALL POLITICS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一)朱小华案开审,权力斗争升温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二)朱小华庭上抗辩,推翻所有指控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三)卷入权力斗争 朱小华家破人亡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四)朱小华要求中央允境外记者采访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五)朱镕基出访 朱小华遭殃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六)朱案厮杀 港商垫底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七)朱小华案将宣判,刑期十五年
·朱小华案系列报道(八)朱小华咆哮法庭
·江、朱各人手上一张牌――透视朱小华案、远华案
·原交通部副部长郑光迪案判决内幕
·朱熔基羽翼被翦──浅析朱小华案件
***********
政评和时评
***********
·知识界依附人格及选择困境
·江泽民访加与丢中国人的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朱学渊:东北大学的人物踪迹——也纪念臧启芳先生


   
   
   
   

   
    按,年初应盛雪女士之请参加了她的祖父臧启芳先生逝世五十周年的
    纪念活动,会前我作了很仔细的准备,写下了这篇文章。作文过程中
    臧英年先生,家姐朱学文女士对史实和人物有许多指教。
   
   
朱学渊:东北大学的人物踪迹——也纪念臧启芳先生

   
   張小剛、朱學淵、臧大化在研討會上
   
   
朱学渊:东北大学的人物踪迹——也纪念臧启芳先生

   
   朱學淵在演講
   
    教育家和经济学家臧启芳先生是中国早期的留美学者,他从一九三七
    年到一九四七年担任了东北大学校长,其中八年是在四川三台度过
    的。这个离乱的八年中国高等教育却很有成绩,那是因为中国有了一
    批学贯中西的人才,他们专心致志于将中国教育与西方接轨,胡适
    之、梅贻琦、臧启芳等就是这些人中的杰出者。抗战期间西南联大总
    共毕业了二千名学生,东北大学在校学生也达八百名,因此东北大学
    是很有规模而且很有地位的学校,当时的教育部长陈立夫还说它是办
    得最好的大学。
   
    西方语言里“大学”University与Universal是同根的字,本身就有
    “包容”的意思,先行者蔡元培靠“兼收并蓄”把“京师大学堂”改
    造成一所接近西方形态的学府。其实,西方社会形态的核心就是“宽
    容”,惟宽容能达至稳定,惟宽容能创意无穷。中国要变成稳定而有
    创造力的国家,就必须建立有制度保证的宽容。胡适之、梅贻琦、臧
    启芳、吴有训等人是中国西化的继行者,他们没有机会在中国主政,
    但是他们把持了几所著名的大学,推行以宽容为核心的西化事业,
   
   
朱学渊:东北大学的人物踪迹——也纪念臧启芳先生

   
   臧啟芳在任天津市長期間(左三)。左五為梅蘭芳。
   
    东北大学是张作霖、张学良父子初创的,他们是军阀,但是办学很有
    诚意,是放手让知识分子当家做主的。臧启芳是东北地方不多的留美
    学生之一,他比张学良只大六七岁,两人很早就认识,而且辅导过张
    学良读书,但是关系并不好,因此臧启芳就进关在苏北盐城当专员。
    而张学良好走极端,反共的时候杀了李大钊,亲共的时候又闹出了西
    安事变。西安事变后东北大学需要整顿,教育部派东北人臧启芳去当
    校长,当时教育部部长先是王世杰,后来是陈立夫。有人说臧启芳是
    CC,大概就就是这层上下级关系。
   
    臧启芳不认同共产党。六十年代我在四川一间县城中学教书,学校里
    有几位很有学问涵养的川籍的老教师,他们都是在抗战期间内迁的大
    学里受的教育。东北大学毕业的屈义生老师还有一段“叛徒”历史,
    他是臧启芳亲自授业的学生,读书时参加了共产党,臧校长闻讯找他
    谈话说:“屈君,你很有才干,参加这些过激活动非常可惜……”屈
    义生说他很崇拜臧启芳,因此接受了校长的劝告,毕业后臧启芳为他
    介绍了工作,还想把他带到东北去,但是屈义生拖家带眷没走成,留
    在家乡教书。
   
    三台校园里的共产党活动很活跃,后来国民党的东北政要高惜冰的儿
    子高而公就是一个非常左倾的学生,张作霖时代臧启芳是东北大学法
    学院院长,高惜冰是工学院院长,两人的关系极好,所以共产党组织
    的许多活动是由高而公出面领头,臧启芳对子侄辈的执迷不悟当然是
    无奈的。后来高而公还去了解放区,成为共产党的新闻广播事业的一
    个积极而杰出的工作者,写有许多著名的报道,但是因为家庭成分而
    不得重用,一九六○年又向党交心,批评三面红旗和反修斗争,结果
    在文革中受到惨烈的斗争而英年早逝。
   
    那时东北大学教授不到五十人,名人却很不少,一代宗师蒙文通、金
    毓黻,五四健将陆侃如、冯沅君,史学新锐丁山、陈述、杨向奎,作
    家姚雪垠,戏剧家董每戡都很令人注目;而思想前卫哲学家赵纪彬、
    杨荣国还是真名实姓的共产党,共产党及其外围组织也很活跃,冯沅
    君、赵纪彬、姚雪垠、董每戡都是所谓“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会三台
    分会”的积极分子。
   
    赵纪彬,一九○五年生,一九二六年加入共产党,组织农民运动,参
    加武装斗争,在河北大名监狱里服刑三年期间自学成才,精通中国古
    代哲学、逻辑学、伦理学,大学者顾颉刚非常器重他,长期任用他,
    一九四三年把他介绍给臧启芳,在东北大学教授哲学。一九四六年后
    赵纪彬转去东吴大学,山东大学,一九四九年后任山东大学校委会副
    主任兼文学院院长,平原大学校长,开封师范学院院长,中共中央高
    级党校哲学教授兼顾问。
   
    杨荣国,一九○九年生,毕业于上海群治大学,一九三八年加入共产
    党,在武汉、长沙、桂林参加左翼抗日救亡运动,一九四一年流亡到
    四川,与左派学者翦伯赞、侯外庐、吴泽等人过从甚密,发表了不少
    反对传统的文章,一九四四年去东北大学教书之前生活非常拮据。一
    九四九年以后长期担任广州中山大学历史、哲学两系的领导,毕生以
    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批判儒家学说。
   
    抗战胜利,民族斗争一告段落,阶级斗争就重新开张了。马克思列宁
    主义在中国盛行,是因为中国有仇富的传统。“打富济贫”是公义,
    “杀富济贫”是美德,有这样的文化依托,中国的共产革命就变本加
    厉。臧启芳和他的东北大学就成了它的牺牲品。
   
    流亡西南的学校大都是在一九四六年复员的,西南联大也是在那年解
    散的,那时国共两党在校园里的斗争也非常激烈,一件典型的历史事
    件是昆明左倾教授李公朴被杀,闻一多在一九四六年七月十五日的
    《最后一次演讲》中说:
   
    一九四六年四月,西南联大宣布解散。走了,学生放暑假了,
    (特务们)便以为我们没有力量了吗?特务们!你们错了!你
    们看见今天到会的一千多青年,又握起手来了,我们昆明的青
    年决不会让你们这样蛮横下去的!
   
    当天下午闻一多也被杀了,国民党做了非常愚蠢的事情,中国历史发
    生了悲哀的转折,中华民族没有区别利害的原则,更没有“两害权其
    轻”的智慧,亢奋的学生们不知道,十年二十年以后中国会是什么
    样?事实上,连刘少奇、彭德怀、林彪这样的共产党人也不知道:
    “胜利”对于他们自己最后意味着什么?
   
    东北大学最出名的校友大概是柏杨,柏杨幼年失母,环境恶劣,初中
    时因不敬师长而曾被开除,一九四四年冒名“郭衣洞”插入东北大学
    政治系,在三台圆了他的“大学梦”,他回忆一九四六年夏天的毕业
    典礼:
   
    ……地点在大礼堂。我和那一届的毕业同学坐在前排,由校长
    臧启芳先生致辞,臧校长神采飞扬的在台上宣布说:“我们终
    于胜利了,八年抗战是国民党打的,全世界人都知道,共产党
    再也无话可说,再没有办法号召人民反抗政府。”这段话引起
    雷动的欢声,师生们都深具这样的信心,因为这是事实。
    (《柏杨回忆录》,源流出版公司,台北,页153-154)
   
    如果梅贻琦在西南联大大礼堂讲这样的话,台下可能是一片倒彩,三
    台的政治情绪显然比昆明温和多了。在国民党领导抗战胜利的兴奋情
    绪鼓励下,郭衣洞也到东北沈阳去求发展了,他很自豪地回忆他见到
    的东北大学:
   
    和三台的东北大学相比,沈阳的东北大学雄伟壮丽得象一个独
    立王国,仅工学院,就拥有一个修理火车头的庞大工厂,如果
    要绕东北大学一圈,步行的话,恐怕要六、七个小时。
    (《柏杨回忆录》,页159)
   
    青年柏杨是何其热爱东北和东北大学啊!
   
   
朱学渊:东北大学的人物踪迹——也纪念臧启芳先生

   
   臧啟芳墨寶
   
    臧启芳带了东北大学的队伍回到沈阳,陆侃如、冯沅君夫妇跟臧校长
    去了东北,陆侃如在那里当教务长。金毓黻到北京图书馆去当馆长,
    姚雪垠到上海大夏大学去当文学教授,赵纪彬去了东吴大学教了一年
    哲学,因为支持学生闹事而被解聘。杨荣国到桂林师范学院去教书,
    他到了广西就被抓进了监狱,坐了十个月的大牢,乃至今天的广西师
    范大学对这位名气非常大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家”竟没有任何的记
    忆。若是他去了东北,或许是可以免了这场牢狱之灾的。但是,当了
    十年校长的臧启芳自己却倦怠了,回到沈阳就请辞,国民政府改任他
    为“东北九省教育特派员”,那时东北是被分成九个省的。
   
    历史没有论功行赏,抗战功臣国民党在东北战局最初很占优势,但是
    一年就翻了盘。一九四七年上半年,在松花江以北站住了脚的林彪部
    队开始南下出击。六月,共军攻打四平,军事形势开始逆转,乡间清
    算更动摇了城里的人心,沈阳的人口开始向北平流失。七月,学年结
    束后,陆侃如、冯沅君就去了青岛,东北大学的骨干鸟散了。十月,
    臧启芳去南京转任财政部顾问兼中央大学教授。一九四八年,共产党
    的农村包围了国民党最后的两个城市——沈阳和锦州,东北大学无疾
    而终。
   
    那时,中国弥漫着改朝换代的气氛,连坚守传统的陈寅恪和冯友兰
    (冯沅君的长兄),也都留了下来等待共产党的改造。那年,冯友兰
    五十五岁,才从美国讲学回来,在清华大学当文理学院院长兼哲学系
    主任,以后二十几年中毛泽东一直注意着他的思想动向,文革时他的
    立场已经驯顺到与杨荣国完全一致了;五十九岁的陈寅恪从北平南下
    广州,傅斯年邀他去台湾加入“史语所”(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
    所),但是他留在广州不愿再走了,那至少是认为国民党死定了,没
    有再多搬一次家的必要了。
   
    问题是:当初对苏俄发生过的一切,这些高明学者都一无所知吗?
   
    无知的确是事实。苏俄的暴行在西方早已传知,但并不为中国知识分
    子所普遍关注。我的岳父张锡嘏先生毕业于燕京大学,两次到美国留
    学,二十年代那次在衣阿华大学学农业经济,他的犹太室友的桌上放
    着一张照片,岳父认为那是室友的家长。二十年后,共产党让岳父认
    识了马恩列斯,他才恍悟当年在衣阿华似曾相识的是列宁。那个时代
    的中国人是到美国来见识西方财富,学习西方技能,很少的有人注重
    西方价值和准则。而中国人把美国大学当作职业教育的格局,至今未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