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盛雪文集]->[為一個獄中政治犯舉行作品朗誦會引發的爭論和攻擊]
盛雪文集
·次旺诺布:应真诚对待汉藏交流
·楊建利、張小剛:行動和成績是唯一立法者?
·万毅忠:涉藏问题上一团诡异的阴云(图)
·张朴:小平头与朱瑞的二人转,还要唱多久?(图)
·盛雪:政权有限 人性长存
·不锈晓刚:特定時期 重點打擊
·赖建平:刘劭夫与盛雪,究竟谁是特务?
·请不要借用救援王炳章的行动来攻击人
·李方: 中共五毛对海外民运新玩法:出书泼粪、定点斩首
·Expat Sheng Xue reaches out about Chinese government’s intimidation
·《明报》出動裸照攻擊「中國間諜」 盛雪下周赴渥太華報警
· 民阵主席盛雪 诉说受攻击事件
·China's overseas critics under pressure from smear campaigns, cyber at
·杨茂森:盛雪被污蔑的深层原因
·环球邮报:远在海外的盛雪遭到中国政府的恐吓
· 前中國外交官談中共在海外線民的醜陋技倆
· 罗乐:盛雪受攻击非民运内斗
·新唐人电视台:民陣主席盛雪 訴說受攻擊事件
·Chinese-Canadians Fear China’s Rising Clout Is Muzzling Them
·晓风:盛雪得罪了谁?(图)
·纽约时报:中国海外影响力增加,加拿大华人担忧自由
·中国海外的批评家遭受被泼污和电脑攻击
·赖建平律师:用糟蹋上帝、败坏基督的方式诋毁民运
·民陣加拿大就陳毅然等所投訴盛雪之事項的調查報告
*****
诗歌
*****
·浪漫的忧郁
·不见雪飘
·别雨魂
·等你 黄昏的路灯下
·聚合
·秋天里冬天的心
·片断
·四月 残酷的季节
·思恋
·生命是一条河
·留住火种
·海与岸---哀在多佛尔死难的58名同胞
·距离是近是远
·把酒临风
·你--我--感觉--黑色
·You -I-Sense-Black
·境界
·心愿
·太阳与我(一) (二)
·一首歌
·传说
·思念
·中途
·圣雪
·时间的见证
·无缘的相遇
·我的孤独
·忧伤的太阳
·弯曲
·送给你
·觅雪魂
·我恋着那个逝去的冬天
·那一夜
·区别
·换个方向想你
·错觉
·孤独人生
·就是这浪
·差距
·年輪与家的距离
·诺言
·忧郁症
·记忆与背叛——纪念六四屠杀18周年
·Memory and Betrayal
·情人节
·牵挂
·月亮也有了哭泣的冲动
·六月的风
·Even the Moon Would Weep
·春天在哪里
·寂寞如兰
·彼岸
·为了这一天
·你空洞無聲的欲言紅唇
·Your Red Lips, a Wordless Hole
·荒唐与梦想
·画你
·八绝
·请把人权圣火传给我
·埃德蒙顿是流亡者的家园(图)
·如果… 就… 别…
·香蕉的惆怅
·2008的台北机场和香港机场
·祈祷
·心愿
·永不相逢
·ARCHING and
·海与岸---哀在多佛尔死难的58名中国难民
·六月的风
·我要活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為一個獄中政治犯舉行作品朗誦會引發的爭論和攻擊


   
   
   
   由于参与主办并出席于2012年3月21日,在多伦多举行的被中共判处11年徒刑的政治犯刘晓波的诗歌朗诵会活动,遭致一系列的争论、评判,甚至谣言诽谤和人身攻击。常被问及有关事宜,遂将有关信息放在文集博客,以便有兴趣的人查阅。

   
   .............................................................................
   诗歌朗诵会主办团体加拿大中国人权网络及大赦国际多伦多发出的新闻稿:
   
   
   《老鼠与自由》——刘晓波作品朗诵会
   
   
   全球36个国家,90个城市,超过125个团体、组织,已经提议柏林文学节举办一晚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作品朗诵会。大赦国际多伦多决定,邀请当地的作家、诗人、人权人士,共同举办一个刘晓波作品朗读会(Readings of the Works of LIU Xiaobo)
   
   时间:2012年3月21日,星期三,晚上七点半。
   地点:大赦国际多伦多办公室,
   1992 Yonge Street, 3rd floor (north of Davisville)
   
   人员:您本人,以及任何对此感兴趣的人都受欢迎。
   主办:加拿大大赦國際、加拿大中国人权网络联盟
   
   我们希望这是一个既令人愉快又充满意义的夜晚,以庆祝刘晓波的生活和他杰出的作品。如果你愿意(非强制),你可以带一瓶红酒或果汁,以使我们的朗诵会更加温馨优美。
   
   2009年12月,因为刘晓波于2008年发表了零八宪章,中国政府公然地违背言论自由的原则,判处他有期徒刑11年。2010年,自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刘晓波之后,他的妻子,艺术家刘霞也被软禁在家。20世纪90年代,身处劳动教养中的刘晓波就给他的妻子写了许多优美动人的诗篇。3月21日这一天,我们将会朗诵这些诗篇以及他的散文中的一部分,当然也包括零八宪章。
   
   朗诵会对所有公众开放,所以请将信息发给你的朋友。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出席,以及媒体能够予以报道,因为这至少能够提醒生活在中国社区的人们:刘晓波这样一位杰出、勇敢的人还在被中国政府非法囚禁。
   
   另外, 一直热心此事的华裔作家、诗人盛雪女士已经答应在朗读会中朗诵她的几篇诗作——这将会是一个很特别的部分。如果你有意参加,请与我们联系,以便我们准备当晚的食物。并且请转告你的朋友。
   
   刘晓波写给妻子刘霞的诗
   
   监狱里的小老鼠
   
   一只小老鼠
   爬过监狱的铁栏
   紧张地在窗口爬来爬去
   残破的墙注视着他
   吸满鲜血的蚊子注视着他
   他好像披上了耀眼的银光
   仿佛就要飞翔
   真美啊
   今晚小老鼠是个正人君子
   不吃不喝也不空谈
   他瞪着双眼
   就像行走在月光下的叛徒的眼神一样
   
   联络人Michael Craig: (416) 533-3830 、盛雪(416)568-0466
   
   
為一個獄中政治犯舉行作品朗誦會引發的爭論和攻擊

   
   大赦国际多伦多中国观察员、加拿大中国人权网络主席麦克.克里格
   
   
為一個獄中政治犯舉行作品朗誦會引發的爭論和攻擊

   
   法律学者李天明在现场表演行为艺术
   
   
為一個獄中政治犯舉行作品朗誦會引發的爭論和攻擊

   
   高昇、罗乐、盛雪朗诵刘晓波的诗歌
   
   
為一個獄中政治犯舉行作品朗誦會引發的爭論和攻擊

   
   部分出席朗诵活动的各族裔人士合影
   
   .................................................................................
   
   刘晓波诗歌朗诵会通知发出后,一个叫小平头的人,在网络论坛和电邮组群大量发布满篇污言秽语、下流诽谤的文章。
   
   ……………………………………………………………………………………………………………
   
   劉三妹在小平頭群發的邮件里,發來此信。
   
   From: Diane Liu
   Date: Fri, Mar 16, 2012 at 11:32 AM
   Subject: Fw: 三妹也说说:Fw: 我靠,真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盛大娘竟敢连昔日交恶的刘晓波都借光揩油!
   To: AA [email protected]
   
   三妹也说说:
   
   在刘晓波身上和无敌造神的运动中,我看到了人性的丑恶和无耻:搞政治可以如此不择手段,可以如此变来变去造假欺骗,可以如此趋炎附势随波造势,可以如此造无敌神堪比当年毛泽东,可以如此人人争先恐后生怕挤不进溜须拍马的队伍。
   
   如今,为这台造神戏而抢戏的演员是越来越多。早有人告诉我,人性的丑恶和无耻在海外民运圈子里更为突出和不加掩饰。近年来,从零八宪章到刘晓波获奖,海外民运的无所不用其极已达到顶峰,可说是一齣绝妙的人性丑恶剧。
   
   盛雪是我一直支持的,内心一直含有女人对女人的敬佩。虽然早就有不少人在我耳边说她的不是。最巧的是在五、六年前,有朋友打电话告诉我:“有人总在演闯关戏,你可得警惕,谁要是让你三妹闯关谁就是特务。”没想到两天后盛雪打来电话让我带领一支闯关队伍闯关,她的振振有词的劝说中全是鼓动人心的正义大道理。我却因为早有电话的警告而尴尬不堪,不知如何回答盛雪的大义凛然。一天后我给盛雪写了封信,表明我不同意闯关的理由。我自然不会因此而断定盛雪是特务,也没有因此而不参加后来她为天安门三勇士募捐的支持,不过这个支持在四年后我还是决定停止了,因为我对盛雪演戏的感觉越来越强,但愿我的这种感觉是错误的。不过,盛雪加入高调捧抬无敌神的队伍实在令我失望。
   
   我曾私下给小平头写信,对他那些对盛雪人身攻击的文章表达了自己的不同意见。但今天小平头的这篇文章却反映了我的疑问:盛雪借揩刘晓波蒙骗来的无敌光又是为哪般?!
   。。。。。。。。。。。。。。。。。。。。。。。。。。。。。。。。。。。。。。。。。。
   
   因為該文章發到我信箱,於是給劉三妹回信如下:
   
   From: SHENG Xue
   To: Diane Liu
   Cc: gongminliliang ; [email protected] ; 民阵 ; lovetibet ; 侯 杰
   Sent: Friday, March 16, 2012 4:45 PM
   Subject:Re: Fw: 三妹也说说:Fw: 我靠,真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盛大娘竟敢连昔日交恶的刘晓波都借光揩油!
   晓东姐,看到你的来函,对你的坦率表示敬意。
   
   我也刚刚在LoveTibet组群给徐沛回信,同样的议题。因此此信部分内容和给徐沛的信一样。
   
   我可以理解你的心里,正因为你看重我,所以我在刘晓波事件上的态度也让你特别看重。你感到伤痛,所以才出言严厉而怨怒。
   
   对于“〇八宪章”和刘晓波,我一直不想和一些朋友公开辩论和冲突,我不想因此而耗费许多时间和精力,因而转移了真正的目标。但是一次次被逼到死角,无数次被点名。
   
   因为我相信历史最终的公正;就算历史也可能被改写或湮灭,而普罗大众汇总起来的良心是公正的;就算普通人的良心因为种种原因而遭污损,我相信自由、宽容、善良、慈悲是永恒的;就算这些在一个历史时期都遭到扭曲,我期待,凡是反抗中共暴政的人,仍然能够各自尽一己之力,各自贡献智慧与能力。
   
   等有时间我考虑写写〇八宪章和刘晓波。
   
   最后,深深感谢你对我的信任和长期的支持。我一直都没有回应,因为我想我们在此问题难于有共识,所以不如在有共识的领域多多合作。毕竟,不管你对刘晓波有多少失望和不满,刘晓波不是我们的敌人,刘晓波是反抗中共暴政的同路人,而且他的民主自由言行对中国境内的民众,以及对国际社会的影响,比你、我,以及许多人都更大。
   
   反〇八宪章的人应该换一个角度试想,〇八宪章让多少人放下恐惧,签了名,从此公开对抗中共暴政。不要说,〇八宪章多么多么软弱,自己在国内发起一个更低要求的宪章也是好事一桩,试试看。
   
   反刘晓波的朋友应该换一个角度试想,恰恰是在狱中服刑的刘晓波引起国际舆论对中国人权状况的极大关注。这也是许多人共同付出努力的结果。
   
   而且,这些年来,刘晓波践行自由、民主的写作、言论、行动都在影响着无数国内的人,这是我们都无法做到的。
   
   你侮辱说,我参与声援刘晓波的活动是趋炎附势。我想,你不过是过过嘴瘾,解解气,你自己也不会相信。
   
   我会保持和你的友谊,如果你接受的话。
   
   
   盛雪
   
   2012年3月16日
   
   。。。。。。。。。。。。。。。。。。。。。。。。。。。。。。。。。。。。。。。。
   
   劉三妹再回短信,對於我的觀念做了批判。并將自己的兩封信整理後,再發表下面文章。
   
    三妹评论刘晓波作品朗诵会
   
   
    盛雪发出的刘晓波作品朗读会的通知说,“刘晓波于2008年发表了零八宪章,……我们将会朗诵……,当然也包括零八宪章。”
   
      怎么零八宪章成了刘晓波“发表”的作品啦?自从那么一堆儿人为刘晓波争取诺贝尔和平奖以来,就一直拿这个零八宪章说事儿。
   
   
      拥刘派对刘晓波与零八宪章的关系的说法变了几变。先说他是起草人,后有知情人出来纠正,说他没有参与起草,只是发起人之一。后来,又有人说,他只是在二百多人签名后加入签名的。现在,这个朗诵会的通告,又把他说成是“发表人”,并说零八宪章是他的作品。你们倒底哪个说法是真的?
   
      据丁子霖在她的回忆与刘晓波“相知、相识”的文章中说,刘晓波不是起草人,而是在零八宪章签名的后期参加的。当时她是为刘晓波说话,指责中共重判连起草人都不是的刘晓波。可是后来,她又把这段给改了,不提他是不是起草人了。
   
      毛泽东把人家给他起草的发言稿作为自己的作品收入毛选,引起原作者的异议,胡乔木就是其中之一。后来有人出来解释说,中共历史上有个决议——把发言者视为发言稿的作者。这样,中共就把事儿说圆了。可拥刘派嚷嚷到今天为止,是否有个类似的决议?也决议把零八宪章签名人刘晓波当作“起草人”、“发起人”、“发表人”或“作品人”。如果还没有这样的决议,请你们赶紧商量出个眉目,以正视听。不要把刘晓波当作历史“小姑娘”随意打扮,也不要把零八宪章当面团,想怎么揉就怎么揉,想揉成什么模样就揉成什么模样。
   
      另外,《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才是刘晓波最新的、最有影响的、最重要的作品。这篇作品在诺贝尔颁奖大会由著名女演员表演朗诵,据说造成很大的“对国际社会的影响”。盛雪召集的这个朗诵会理应无疑地要选这篇刘晓波时下最重要的作品,选不选,或会不会再次朗诵刘晓波在该作品中对中共恶劣人权记录的溢美之词,我们等着瞧。
   
   
    三妹评论刘晓波及其吹捧者
   
      在刘晓波身上和无敌造神的运动中,我看到了人性的丑恶和无耻:搞政治可以如此不择手段,可以如此变来变去造假欺骗,可以如此趋炎附势随波造势,可以如此造无敌神堪比当年毛泽东,可以如此人人争先恐后生怕挤不进溜须拍马的队伍。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