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雪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盛雪文集]->[劉劭夫:我多想迎著太陽走]
盛雪文集
评诗集《觅雪魂》
*************
·陈奎德:雪韵
·诗集《觅雪魂》如何成为禁书
·盛雪诗集《觅雪魂》纽约发布会
·劉劭夫:我多想迎著太陽走
·北明:丢失后的残字 --读盛雪《觅雪魂〉
·陈破空:在文学与信念之间 (图)
·刘真:《觅雪魂》的另一种荣幸
·黄河清:四美俱,二难并
·阿海: 盛雪詩集《覓雪魂》出版散記
·黄河清:盛雪《觅雪魂》诗集成为大陆禁书的事实证据
·黄河清:且觅丁亥雪魂,聊述戊子衷肠
·盛慧:盛雪诗歌的兵器谱
·费良勇:《覓雪魂》就是自由魂
·胡平:推薦盛雪詩集《覓雪魂》
·野火:捕捉詩性的灵光1
·东海老人: 聯賀盛雪詩集《覓雪魂》出版
·刘路:败仗
·文婧: 尋覓圣雪的灵魂1
·三妹:读盛雪诗文随想
*************
友人赠诗赠文
*************
·黄河清:俚词贺盛雪获英女王颁发钻石勋章
**************
百年不风流 千古人传颂
·
**************
·超越时空的对话
·迟了半个世纪的臧家祭奠
·百年滄桑夢頻碎 風雲人物青史垂(图)
·朱学渊:东北大学的人物踪迹——也纪念臧启芳先生
·追尋英魂 還原歷史(多图)
·歷史長河 百年一瞬——《百年不风流》编后
·千古啟芳 傲立蒼茫——《千古人传颂》前言
·追怀昔日的“大学精神”
·直书信史在民间 (上)
·代理天津市长——臧启芳雄才难展的从政之路
·張學良內定的天津市長到底是此臧還是彼臧
***************
加拿大“十元人道救助”计划
***************
·愿帮助你的 也都平安
·呼唤人性的温暖 ——记“10元人道救援行动”
·"不要讓好人孤單"
·“十元人道捐助”计划年会
·十元人道捐助计划 资助维权大陆人
·多倫多10元救助 7年來籌逾4.5萬 捐贈中國逾20名繫獄維權人士
·10元人道捐助 7年籌款4.5萬元
·十元计划及海外救助中国良心犯行动
·中共人权迫害加剧 民运人道救援先行
****************
自由亚洲电台报道选编
****************
·刘淇昆评炉霍事件
·加中国人权联盟呼吁哈柏关注中国人权
·加朝鲜人权协会呼吁救助将被中共遣返难民(图,视频)
·藏人新年绝食抗议 民阵呼吁华人声援
·韩广生谈王立军其人及对中共政局的影响(图)
·李竹阳:理解父亲秦永敏的政治理念
·悼六四 李必丰儿子到多伦多朗誦父亲詩歌
杂项
*****************
·Ben Arnold《真正的名扬四海:硬盘!》
杂议万象 历史留痕
******************
·為一個獄中政治犯舉行作品朗誦會引發的爭論和攻擊
·关于中国——和某留学生的电邮通信
·黄河清:盛雪成了一具牺牲!
·岁月留痕——一封旧信
English articles
·
·The Struggle of Three Books
·Edmonton is home
·Tiananmen, 25 Years Later: What I Saw
·Ottawa’s Victims of Communism Memorial Site Is Fitting, Says Chinese
·SHENG Xue: Subcommittee on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Committee
·Tiananmen, 25 Years Later: What I Saw
·Steamed up about censorship
·加拿大國會山的國際人權日
·You -I-Sense-Black
·Your Red Lips, a Wordless Hole
·Even the Moon Would Weep
·Chinese-Canadians Fear China’s Rising Clout Is Muzzling Them
·At Bloody Dawn
·Chinese Writers: Organ Harvesting Atrocities Will Stop Only with the E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劉劭夫:我多想迎著太陽走


   ——讀盛雪的詩
   
   
    盛雪的詩集《覓雪魂》終於出版了。捧著這散發著墨香的詩集,心裡是喜悅和感慨。作為她多年的朋友,早在十幾年前就想向外界推介她的詩作。如今,她多年的詩作結集出版了。這不僅是她的喜事,也是我們朋友們值得高興的事情,禁不住要寫一點文字來表達對她的祝賀,順便也說說閱讀她的詩歌的一些感想,與朋友們分享。

   
   
   劉劭夫:我多想迎著太陽走

   
   
    民主營壘裡的優秀女性
   
    盛雪首先是作為一個向中共專制力量進行勇敢戰鬥的堅韌不拔的民主志士而被人們所熟知的。她是六四以來所堅守在民主營壘裡不可多得的優秀女性。她對民主的執著,她的政治智慧,以及她的德與行,已經逐步被人們所認知。其次,盛雪作為一個正直的富有社會道義和責任感的新聞記者,由於她的《遠華案黑幕》一書和多篇的新聞報道和時評已經為她贏得了聲望。
   
    盛雪自70年代末80年代初開始了她的詩歌創作。作為「崛起的詩群」的一員,盛雪和她同時代的詩人一樣,在一場民族的浩劫中甦醒,搖蕩心靈,醞釀歌吟,發抒個人的痛苦、希冀和歡欣,折射著社會的迷茫和躁動,跟整個民族一起,進行著理性回歸後的思索。她的詩作,除了散佚的,現存約170多首。從創作的數量看,從詩歌本身所包含的思想深度、藝術成就看,盛雪以她特有的優雅和淡然,驕傲地站在當代的詩人行列。
   
    悲憤出詩人。備受歧視的家庭背景,坎坷多蹙的個人遭際,世態炎涼的社會人情,專制獨裁的政治制度,加上盛雪本人的敏感心靈,富有才情的秉賦,激發了她的創作熱情和靈思妙想,於是,詩歌便從心中流淌而出。盛雪自己說,「詩歌那時是我黯淡無光的生活中一盞暖暖的燈,是我寂寞無趣的日子裡一個秘密花園,是我孤獨無依的旅途上一排環翔的信鴿。詩歌是我的密友、談伴、情感的依靠。」這些從她少女時代開始創作的詩歌,承載著她的歡樂和痛苦,追求和迷茫;透露出她的心的歷程,詩的情懷。
   
   
    對生命困惑的憂鬱
   
    盛雪的詩歌,尤其是早年的詩作,基調是憂鬱的。正因為她比一般人更能敏銳深切的地感悟生命的悲劇性,所以,她的詩歌所瀰漫的憂鬱,是一種青春萌動的憂鬱,是一種對生命困惑的憂鬱,也是一種優美高雅的憂鬱,更是一種洋溢著浪漫氣息的憂鬱。
   
    請允許/我將這朵欲謝的紫羅蘭/這昔日的歡娛/這將逝的記憶/留給自己/……/我將這花兒偷偷的珍藏/願它從我這裡得到慰籍(《悲哀的紫羅蘭》)
   
    託物言情,古之已然。有人自比梅花,以示孤傲;有人自喻秋菊,以示高潔;有人自況海棠,以示嬌美。在春日裡,高貴淒艷的紫羅蘭也和百花一樣,貢獻了她的華麗,而今卻落得個飄零遺棄的命運。詩人通過她的惜花之情,表達了她對命運不公的哀怨。
   
    盛雪出生在一個「反動」的知識份子家庭。因家庭屢遭迫害變故,幼年被送往農村寄養,而飽嘗了生活的艱辛和人情的冷暖。天生具有獨立反叛個性的她,在中學時代就成了一名「反動學生」,備受欺凌和歧視。這些苦難的生活經歷,形成了她外表沉靜堅強,內心敏銳情感豐富,崇尚自由,獨立不羈,瀟灑飄逸的性格特徵,於是發乎為聲,就成了她的詩歌。
   
    你竟留下這樣一段長長的/一段空白/任由我用寥寂去塗改/真的就將整個冬天/豎在惶惑之間/那憂鬱的冰山/會不會在陽光下/慢慢化開/或許/該用染透了憂傷的唇/吻出一片太陽沉落的/海(《憂傷的太陽》)
   
    這首詩想像之奇特,意境之瑰麗,可以直追晚唐李長吉。你又怎能想像,用「寥寂」去塗改空白,把「冬天」豎在「惶惑之間」,用「染透了憂傷的唇」,「吻出一片太陽沉落的海」?然而,詩人確實是這樣想的。她調動了驚人的想像力,賦予一些抽像的概念以質感,又為讀者留下了的想像空間。全詩籠罩在一片浪漫的憂傷之中,末尾,又呈現出亮色——太陽沉落的海,該是多麼燦爛輝煌啊!
   
    滲透著憂鬱感傷氣息的詩作,在盛雪的詩集裡俯拾皆是。這不是一種矯情,而是詩人對於生命本質的認識和個人命運遭際使然,是詩人對憂傷的美學追求。創作於1982年的長詩《我戀著那個逝去的冬天》,更是一首感人的憂傷的心曲。出生在60年代的盛雪,由於毛澤東的倒行逆施,引發了席捲全國的、持續數年的大饑饉,中國大地哀鴻遍野。「文化大革命」爆發了,她的家庭和全中國千萬個家庭一樣,開始陷入了永無休止的劫難之中。從那時起,她的全家,包括幼小的她,被社會開除了!她的父母自顧不暇,根本不可能給她以關愛。生活沒有愛和溫暖,祇有恐懼和眼淚。
   
    苦難的生活,給她幼小的心靈蒙上了永遠也無法抹去的陰影,也造就了她憂鬱的氣質。這首詩,是一個孤獨的靈魂的自訴。她運用了象徵的手法,傾訴了她不為社會所容,沒有歸屬感的孤寂情懷。她嚮往溫馨美好的春天:飄落的蒲公英;鋪著丁香花瓣的小路;遠天有一抹藍;白鴿悠悠地迴旋;玫瑰色的晚雲,擺開天庭花的盛宴。然而她深深地知道,春天不屬於她!她徒然地尋求溫暖,她祇得走回嚴寒的冬天。冬天屬於她嗎?也不。詩的結尾,她寫道:
   
    祇怕/那冬/那無情無義的冬天/會把我關在門外/而永遠讓我在/冬天/和/春天/之間。全詩像一支憂傷的曲子,在一個悲愴的音符上嘎然而止。
   
    在盛雪的詩作裡,有不少是表現一種流浪、尋覓和漂泊的情懷,可看作是對黑暗現實的一種反抗以及對美好生活的嚮往。
   
    ……/還是讓我走吧!/去蒼漠的沙島/去極地的荒原/把早已遺失的愛 /更遠遠的拋卻/寄託給天際的一隻鴻雁/……(《我是一棵紅柳》)
   
    屈原《離騷》詩曰: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在不滿現實,執著地追求理想這一點上,盛雪是和古人暗合的。
   
    有一件事,頗能說明她的漂泊情懷的緣由。在她上初中的時候,由於不堪忍受校方的迫害和歧視,她瞞著家人,獨自出走,在北京郊縣流浪了一個星期。這是一個很淒涼的故事,14歲的她,書包裡裝了一些饃饃,就上路了。這是一個少女對無愛的人生的一種抗爭。她要尋找沒有迫害,沒有歧視,沒有眼淚,祇有愛,祇有溫暖,祇有歡欣的人間樂土。後來在她20幾歲和友人籌劃出國,為祖國尋找光明之路,便是這種追求的自然延伸。其實,盛雪長年不怠對中國民主化的努力,何嘗不是一種對理想的追求呢!
   
    盛雪把他的詩集命名為《覓雪魂》,便是她對生命意義的追求,對美好生活的追求,對自由民主的追求。這種理想主義的孜孜不倦的追求,貫穿著盛雪的生命裡。
   
   
    情詩構成主要篇章
   
    盛雪是敏感的,敏銳的,也是多情的,情詩構成了盛雪詩作的主要篇章。以下的這首《丁香時節》便是代表。
   
    我忘卻了自己/當你向我走來的時候/輕風搖著朦朧/在夜的靜寂中升起
    我/卻無法將你忘記/即使你/終有一日/悠閒地從我的身邊走去
    我便將那朦朧/和那深沉的夜/葬在心底/那裡沒有欲開的丁香/也不會有碧綠的草地
    那裡依然是/輕風搖著朦朧/在心的墳墓裡升騰
    我來 祇是為了送你這夜色一半/丁香花該都開了吧/月夜朦朧一片/
    自然界啊/總是這樣協調自然
    正如我們/沒有見面/何需告別
    我閃開穿梭的人群/決不會走到你的面前/
    我祇是怕/星光淡淡/我獨自一人掛念著那石崖上的幽蘭
    將這些夜色帶了些去吧/讓那幽蘭/也在你的夢中輕眠
    小雨飄起來了/我向小雨深處信步走去/我不知道/小雨為什麼會飄/我 又去向哪裡
    不要用驚奇的目光看著我/這束謝落的丁香/是為了死去的你/
    你那目光/曾讓我把丁香當作玫瑰
    難道它此刻/看不到我的心底/你 已葬在那裡/一座荒蕪的墳墓/陣陣輕風/伴著藍色的煙霧
    這丁香沒見它開/就已枯萎了麼
    小雨飄起來了/丁香花似染上淚滴/我帶著它/向小雨深處走去 走去
   
    這首詩是1983年所作。盛雪善於營造一種朦朧的氛圍,一種為哀傷所籠罩的氛圍。這首情詩,就瀰漫在一片孤寂、靜謐、幽僻、感傷的氛圍之中。這裡的愛情,沒有如癡如狂的歡樂;沒有欲生欲死的痛苦;沒有激情四溢的纏綿悱惻;沒有海枯石爛的山盟海誓;祇有靜寂深沉的夜,朦朧的月色,心的墳墓,孤寂的幽蘭,謝落的丁香,朦朧升騰的輕煙,孤獨的我和活在我心中的他,盛雪所勾勒出的是一幅朦朧中哀傷的冷色調畫面。愛得似乎不在意確又那麼刻骨銘心,淡淡的思念卻又那麼柔腸寸斷,內斂含蓄的手法使作品更有張力,更有想像的空間。欲隱欲現的「你」,在春夜小雨裡踽踽獨行的「我」,一切都似夢非夢,一切都是冷色調,娓娓道來,淺吟低唱,如泣如訴,把一個深情的女子描摹得活靈活現。
   
    《等你 在黃昏的路燈下》描摹了一次約會:我,在黃昏的街邊,等待著「他」的到來。此時,初放的華燈,透過樹叢,映射出五彩的光線。「我」的心裡一片光明,編織著美麗的夢,想像著「他」的到來,忘卻世間的煩惱,忘卻過去和未來,把「我」擁入懷中,慰釋長久的思念。月朗風清,「他」在黃昏路燈的彩線中走來。然而,沒有溫柔,也沒有狂放,走近身邊的「他」,驀地轉身,甩下一個厚重的背影。心猛然跳動,夢醒了,天際點點殘星,世界又變得冷酷和孤獨,盈眶的淚眼,幻化出千條彩線!這首詩短促的音節和跳躍的構圖,與女主人急切的期盼和情感的變化,十分合拍。
   
   
    對光明的不懈追求
   
    人的一生中,常會有一個時期的晦暗日子。那個時候,你的努力付之東流,你的真誠被人誤解。你最需要的是愛和友誼,溫暖和理解。然而,你信任的人誤會你,你的朋友拋棄你,你感到孤獨,感到萬念俱灰。於是,你祇能在自己的心靈的祭堂裡默禱,希望陽光照耀你的身上,希望光明降臨你的生活,使自己恢復勇氣和信心。《太陽與我(一)》就是盛雪這個時期的作品。
   
    太陽出來了/被埋葬的/終究是黑暗和已被/遺忘的我/我,不再抬頭去看太陽/我要永遠的背著太陽去周遊/生活的角落/……/可是啊!我多想迎著太陽走
   
    這首詩寫於1983年4月。那時的盛雪,左衝右突,企圖沖決命運的羅網,把自己從以往的生活超拔出來。但是有一天,當她坐著搖晃的公共汽車,在黑夜中駛往工廠,她陡然發現,她還是原來的她,她的一切努力都是枉然的。她感到有一種無形的力量,把她推向過去的生活,她無法改變自己的命運在憤懣和絕望之餘,她寫下了這首詩。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