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明暗經緯錄
[主页]->[百家争鸣]->[明暗經緯錄]->[民族敗類 草泥馬粟裕]
明暗經緯錄
·比較中國參政院與埃及的民主程序
·習近平可否斷尾求生
·紀念黨國青年代表外祖母
·美國國防部長蓋茨Robert Gates最後的國會聽證會
·勇猛精進的飛鷹對抗狡猾的九尾狐
·中共殺人金牌世界第一
·國花梅花盛開啦! 中華民國爭取自由的路與大方向
·罷買中國大陸基因改造黃豆食品
·共黨的灌輸無法根除茉莉花芬芳的花魂
·父親與湯誓 商的誓言
·總統節買藍寶石的冥冥訊息
·夢見胡錦濤在中南海園林
·中樞滌蕩
·民進黨競選中華民國總統的基本問題
·外交口德差的姜瑜
·日本關
·天津北京別嗆到福島Fukushima核子浮塵
·第一爐 第一原發
·中共原發爐的罪魁禍首準備自裁!
·日本核子專家們快快負責剖腹自殺
·還我河山 --岳飛
·日本大地震的濫觴
·日本放棄福島核能電廠 撤離所有工作人員
·撤日皇
·日本
·美國軍方勒令撤退出Fukushima福島80公里外
·當年河南省長李克強所給的批准書 鴉河核子電能
·台灣關係法的重要與中共海外作業
·溫家寶的永遠經濟發展國落後的瘟疫論
·骯髒的紅色政權整肅白俄車諾比
·永遠浪漫純情的島Shima
·地球之歌 この地球のどこかで
·民主選舉備忘錄
·父親種的梔子花又白又清香
·對抗共產黨貴族的一場和平謙卑的無產階級革命
·通告布魯金斯研究所 全世界第一愚蠢核站在中國河南省南陽
·中華民國執政大陸
·蘇莊駁斥蘇貞昌的參選理念與政見
·中央組織部李援朝處死南京之樹
·中華民國南京中央組織部
·江蘇民謠茉莉花
·為誰組織為誰忙﹖
·國父孫中山叮囑的話
·大陸有用不完新鮮的肝給美國快速裝配最新型電子產品Ipad與Iphone
·睿智的國民黨知道南京是中國的四大火爐
·民主建制下的自助金發啦!
·付零鴨蛋的稅美國奇異公司賺了500
·紙上談兵的核子專家們
·中國社會主義特色太監組織部發改委失蹤了!
·上海滅族滿門血案難不成也是中國社會主義特色
·1997英國把香港主權送錯了地方
·兩個中國的日曆各有千秋歲月
·日本福島核子爐需要幾年時間才能冷卻下來
·芭蕾湖的黑天鵝與白天鵝
·改革中國方案就是去毛澤
·俄羅斯總統定調
·馬英九EQ靈敏度很高
·國共均輸的國光石化在台中彰化掠奪海岸線大計劃
·笨蛋! 政府重在組織!不是意識治國!
·自認可以駕馭天下大亂的克林頓
·比較茶黨和民進黨
·美國聯邦政府的Cinderella仙德瑞拉的12點午夜神奇
·草泥巴 草泥馬
·南美Alpacha草泥馬大衣
·憑吊廣州議會閃過的民主光明
·俄對中國計劃
·為什麼中共腦殘
·中共精英的罩門
·美麗的呼聲自由的台中人
·袁項城的項羽帝國情懷
·國台辦總算做了件好事
·國之工程師胡錦濤給忘了安裝什麼
·笨蛋台灣彰化濕地石化報告故意省略兩次大地震
·笨蛋解放台灣! 8國槓上北京亡!
·奧斯卡最佳影片 國王的演講 King's Speech
· 美國起義 霸凌的核能機構改革刻不容緩
·蘇聯帝國倒塌原故係出自核安全系統管理
·蘇聯帝國倒塌原故係出自核安全系統管理
·
·無法投國民黨票的原因
·國與國之間的情感 中華民國與美國的邦交
·誰能代表中華民國的大志嚮就是共主
·當共產黨發現失去國民黨主政的台灣已經太晚了!
·關中之女慘死於中共統戰 管中窺豹可見一斑
·辛亥革命百年不是起鬨年
·春在堂主 淡煙疏雨落花天 中國心
·蘇莊獻上第一個youtube表演唱花好月圓 黃埔87週年校慶
·富春山居圖被隱蔽的故事 黃賓虹畫富春江
· 富春山居圖被隱蔽的故事 黃賓虹畫富春江
· 富春山居圖被隱蔽的故事
·建國100年的迷霧人物
·一國兩府的用意
·紅樓夢瀟湘雨
·二個邪惡的撒旦毛澤
·美國靠中華民國爭取過世界自由
·洛神 國民黨抬起頭來!
·中國共產黨崛起是世界夢
·圍國1949
·建議國民黨不要再唸國父孫中山遺囑
·不平等環境條約與李克強當一國兩府的中央領導的可能性
·一箭雙彫評胡溫演講作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族敗類 草泥馬粟裕

民族敗類 粟裕
   
   好個賤種粟裕! 你真欠揍﹐打國民黨內戰﹐你七天七夜未眠。
   
   好個民族敗類! 同舟共沉! 草泥馬! 打日本人﹐你睡得死死的。

   
   1937年﹐湯恩伯在南口﹐守著長城﹐三天三夜﹐未睡。
   
   不然﹐中共還在窯洞裡河蟹
   
   粟裕﹐被誰整死﹖
   
   自作自受﹐
   
   自作孽﹐不可活。
   
   是不﹖
   
   
   
   
   附錄
   粟裕指揮淮海戰役7天7夜不睡 昏睡3日后要雞湯
   (博訊北京時間2012年7月26日 轉載)
   
    來源:同舟共進 作者:吳東峰
   
    核心提示:粟裕注目地圖,口授命令,夜以繼日,七天七夜未眠,雖疲憊已极,
   仍一刻不懈。1949年1月10日,張震副參謀長報告:我軍攻克敵最后一個据點劉庄。
   將軍仰天長舒:“好啊!”即昏睡過去。三日后方醒,眾將領急前往慰問。將軍面
   容憔悴,輕聲問:“有沒有雞湯啊?”
   
   
   
    本文摘自《同舟共進》2011年12期,作者:吳東峰,原題:“滄海一粟”——
   粟裕大將軼事
   
    記得1983年2月7日上午,新華社南京軍區記者站站長顧國璞把我叫到他的辦公
   室,神情嚴肅地對我說:“2月5日,粟裕同志去世了,上海《文匯報》要發兩篇紀
   念粟裕同志的稿件,你去組織一下。”顧國璞是戰爭年代的軍事記者,政治上成熟、
   敏感,也是我從事新聞工作的引路人。他還特意交代:“在位的領導都很忙,最好
   找已退休的老同志。”當時我并沒有想到這里有多少深意,而是簡單地想到,粟裕
   是共和國第一大將,功高蓋世,現在的南京軍區部隊高級指揮員絕大多數都是他的
   老部下,找人寫兩篇悼念文章肯定沒問題。可是事情并沒有預期的那么順利。起初,
   我們選擇了兩位華東野戰軍著名戰將、大軍區正職領導約稿,兩位首長的秘書很快
   就回電了,回答的口徑一樣:首長身体不好,無法寫。由于時間比較緊,我又走訪
   了几位大軍區副職領導,都未能如愿。
   
    幸虧第二天南京軍區政治部組織了新四軍老干部悼念粟裕同志座談會,使我們
   的約稿有了著落。南京軍區副政委孫克驥主持座談會,半天時間,我一刻不停地記
   錄著。這真是千載難逢的采訪机會,十多位老將軍以他們的親身經?歷回憶了粟裕大
   將的丰功偉績,講述了一個個令人難忘的故事。這篇文章的內容大都是在這次座談
   會上和其后補充采訪所得。
   
    座談會后,我們約了孫克驥和周蔚昌兩位同志為《文匯報》撰稿,他們欣然答
   應。2月10日,新華社播發了粟裕逝世的消息,上海《文匯報》和江?蘇《新華日報》
   立即以重要位置刊出了孫克驥、周蔚昌悼念粟裕的文章。
   
    需要補充的是,當時我并不知道,粟裕在1958年因所謂“教條主義”受錯誤批
   判后一直沒有“正名”,直至逝世;不知道粟裕逝世后的治喪、訃告、告別儀式的
   安排上經?歷了意想不到的波折;當然更不知道孫克驥等新四軍老同志是頂著很大壓
   力,自發舉行了悼念粟裕同志的座談會,這竟然是當時唯一一個最高規格的悼念粟
   裕同志的活動。
   
   揮師活捉張輝瓚
   
    粟裕將軍常自謂:“滄海一粟。”某日,粟裕將軍訪葉劍英元帥。臨別,葉帥
   扶杖送。粟裕急阻之曰:“老帥相送,不敢當。”葉帥曰:“百戰之老將,豈能不
   送!”粟裕對曰:“滄海一粟,不足挂齒。”葉帥送出大門,望其背影贊曰:“戰
   功高不居功,貢獻大不自大。不簡單呢!”
   
    粟裕身經百戰,曾組織指揮了“七戰七捷”、魯南、孟良崮、沙土集、豫東、
   濟南、淮海、渡江?、上海等重大戰役。1955年評軍銜,粟裕戰功赫赫而未能評上元
   帥,實為憾事。
   
    1930年12月29日,紅軍包圍國民党張輝瓚部于江西龍岡。其時,粟裕任紅軍第
   六十五師師長,正立于龍岡小街,颯爽英姿,溫文爾雅。忽見兩騎兵飛至,下馬向
   粟裕報告:“朱總司令、毛總政委問捉住了張輝瓚沒有。”粟裕答:“張輝瓚跑不
   了。”即命一騎兵先回,報告即可捉住張輝瓚;另一騎兵暫留,待捉住張立即返回
   報告。約一刻工夫,前方即傳來消息:“張輝瓚捉住了!張輝瓚捉住了!”
   
    紅軍長征始,粟裕任紅軍挺進師師長,率部轉戰閩浙邊,開展江?南三年游擊戰
   爭。粟裕率挺進師主力先后四次往返于浙南和浙西南之間,為恢复重建浙西南根据
   地九死一生,歷經?艱險。某日粟裕等于龍泉河和松陽溪之間被敵圍困,急忙組織泅
   渡過河,日夜行軍180里,連打七仗方沖出包圍圈。又某日行軍中,突然被敵据點觀
   察哨發現,其時后有追兵無法后退,粟裕讓大家摘下紅五星八角帽,裝作敵保安部
   隊,竟大搖大擺闖關而過。又某日,粟裕渡瑞安飛云江時,因遇旋渦,突感身体被
   水往下吸,幸好有戰士將一傘柄遞之,才幸免于難。將軍晚年回憶三年游擊戰時言:
   “一千多個日日夜夜里,大部分時間是露營,青天作帳,大地當床,很少脫過衣睡
   覺,經?常和衣而臥,枕戈待旦。”
   
    1938年6月17日,粟裕率江?南新四軍先遣支隊進入江南敵后,韋崗伏擊,初戰
   告捷。是役,我軍擊斃日軍軍官2名、士兵13名,繳獲長短槍10余支,擊毀汽車4
   輛。我軍只付出了陣亡1人、負傷數人的代价。戰后,粟裕作五言詩一首:“新編
   第四軍,先遣出江?南,韋崗斬土井,處女奏凱還。”陳毅聞之亦賦詩贊曰:“彎弓
   ?射日到江?南,終夜喧呼敵膽寒,鎮江城下初遭遇,脫手斬得小樓蘭。”粟裕將軍
   威名由之鵲起。
   
    1939年冬,新四軍江?南指揮部成立后,駐江蘇溧陽水西村。某日,日寇集結重
   兵席卷而來,距指揮部僅數十里。粟裕親臨前線指揮抗擊,大胜歸。陳毅聞訊,手
   書對聯貼水西祠堂,以贊粟裕,聯曰:“食少事繁諸葛公;輕裘緩帶羊叔子。”
   
    1946年10月15日,中央軍委致電陳毅等:山東、華中野戰軍會師后,在陳毅同
   志領導下,粟裕負責戰役指揮。見電后,陳毅告粟裕:“軍事上我出題目,主要由
   你來做文章。”粟裕答:“我還像過去那樣,當好你的助手。”之后,粟裕作為陳
   毅之助手,將帥協?謀,珠聯璧合,親密無間,故華東有“陳不离粟,粟不离陳”之
   說。
   
   “毛主席當家家家旺,粟司令打仗仗仗胜”
   
    1947年7月13日至8月27日,粟裕指揮發起蘇中戰役,首戰宣(堡)泰(興),
   再戰如(皋)南,三戰海安,四戰李堡,五戰丁(堰)林(梓),六戰邵伯,七戰
   如(皋)黃(橋),連戰連捷,殲敵六個旅又五個交警大隊,共五万人,史稱“七
   戰七捷”。戰后,當地軍民歡欣鼓舞,以歌頌之:“毛主席當家家家旺,粟司令打
   仗仗仗胜。”粟裕聞之大惊,急阻其傳播。
   
    孫克驥將軍告余,粟裕善打運動戰,作戰沒有教條主義,机動靈活。1945年初,
   粟裕率新四軍蘇中部隊南下浙西,至天目山區臨安以南,新登地區,与國軍頑固派
   作戰。天目山峰險岭峻,几乎所有山頭都有敵頑碉堡。其時我軍沒有重武器,攻克
   碉堡困難极大,傷亡极大,部隊上下都感到很被動。粟裕及時發現這一情況,果斷
   決定部隊后退兩百多里。敵人以為我軍潰敗而退,离開碉堡群追擊。粟裕利用敵軍
   兩路部隊追赶的時間和空間差,在運動中將敵逐一殲滅。是役,新四軍主力部隊先
   后殲俘敵五十二師副師長、七十九師參謀長、突擊縱隊副司令以下六千八百余人。
   
   
    孫克驥曾求教粟裕作戰体會,將軍一言以蔽之:“從實際情況出發,靈活用兵,
   什么時候好消滅敵人就在什么時候打;哪里好消滅敵人就在哪里打;什么敵人好消
   滅就打什么敵人。”
   
    粟裕作戰,善于示形,以迷惑和調動敵人。萊蕪戰役“示形于魯南決戰于魯中”,
   即為示形范例。初,南線之敵密集穩進,難尋戰机。粟裕果斷棄山東解放區首府臨
   沂,命少量部隊減兵增灶,偽裝華野全軍于南線与敵周旋。其時,粟裕率主力急速
   北上,虎躍魯中,一舉全殲深入我魯中解放區腹地之敵李仙洲集團。戰后,粟裕總
   結曰:“此役功在示形。為引敵于南線、殲敵于北線,我一示連續作戰疲憊之形;
   二示必保山東解放區首府臨沂,將決戰于魯南之形;三示我主力失利于臨沂外圍之
   形;四示我軍准備西渡黃河,撤出山東解放區之形。示形之妙,使敵深信不疑,故
   而為我獲得戰机。”眾皆服之,敵亦服之。
   
    粟裕指揮作戰,素以冷靜沉著著稱,嚴格細致聞名。南京軍區原?副參謀長金冶
   告余:孟良崮戰役,傳來擊斃國民党整編七十四師師長張靈甫消息后,各部隊或休
   整,或報捷,或總結,均以為敵已全殲。而粟裕將軍則埋頭案牘,將我上報殲敵之
   數与敵七十四師實編之數反复核對,發現相差七千人左右。將軍即口授命令曰:
   “各部隊繼續搜查孟良崮,不可放松警惕,特別是一些比較隱蔽的山溝里,沒有命
   令,不許停止。”果然不出將軍所料,我軍于一隱蔽山溝里發現了這批敵人,并及
   時全殲之。
   
   善騎善射,帶兵嚴而不厲
   
    粟裕有四寶:槍、地圖、指北針、望遠鏡,均為軍事指揮員須臾不可离身之物。
   除了四寶,粟裕還有几大特點--
   
    极重視地圖。戰爭年代,一到新地,首要之事,即挂地圖,看地圖。全國解放
   后,將軍辦公室、書房、臥室,仍滿挂地圖,曰:“不諳地圖,勿以為宿將。”
   
    善騎,且能倒騎馬背,如張果老之倒騎毛驢。行軍途中常召開“馬背會議”,
   背朝前,面朝后,与馬上諸將徐行徐議事。
   
    善射,尤喜打運動目標。某日,粟裕至某部途中,見一大獾扒土尋食,提槍不
   發。警衛員急曰:“快開槍!”將軍揮手,命之:“你去惊它一下。”警衛員遵命
   前趨几步。大獾聞聲,疾跑。將軍舉槍斃之。又某日,泛舟高郵湖,湖中有野鴨群。
   將軍先投石惊之,野鴨急飛遁;繼連發三槍,三野鴨凌空而墜。
   
    喜開車。凡長途行軍,必与司机輪流駕駛,樂此不疲。1948年4月,將軍奉中
   央、毛澤東之命,由河南濮陽赶到河北省阜平縣南城庄匯報,途中有一半路程為將
   軍持方向盤駕駛。
   
    帶兵嚴而不厲。某日,將軍至訓練場,見几位戰士邊練射擊邊聊天。將軍取一
   銅?錢,置于槍之准星,命一士兵曰:“擊發!”隨著扳机聲,銅?錢“當啷”落地。
   將軍取槍,臥姿趴下,复置銅?錢于准星,擊發數次,銅?錢紋絲不動。將軍站起,
   即走。眾士兵羞愧不已。
   
    蕭鋒將軍言:孟良崮戰役中,我華野十縱二十九師八十六團一營,為防敵榴彈
   炮襲擊,積极改進工事,即于防彈隱蔽洞兩側分別挖兩小洞,形成洞中之洞,其狀
   如貓耳,故稱“貓耳洞”。是役,十縱阻擊敵援四個旅,巋然不動,斃傷敵人兩千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