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徐怀谦自杀的可敬与可悲]
刘逸明文集
·陈光诚从小监狱走进了大监狱
·美女证、房奴证,“90后”为何喜欢这些玩意?
·何不公开审理宋山木涉嫌强奸案?
·“直通中南海”留言板注定是一场政治秀
·教师强奸女学生,真是为了激发学习兴趣?
·维护城市形象要以牺牲司法形象为代价?
·朝鲜应该更名为“朝鲜王国”
·毛泽东最爱看什么书?
·广西官员想催生新的太平天国?
·灭一灭官二代的嚣张气焰
·父亲逼女儿卖淫,又是金钱惹的祸?
·“骗子”受审,女贪官岂能逍遥法外?
·天底下有这样按摩的吗?
·李刚父子是一对难得的好演员
·剧协主席“以泪洗面”,是真情流露还是溜须拍马?
·警察该不该让卖淫女为自己行大礼?
·贪官李人志的《忏悔录》文不对题
·电视违法广告为何屡禁不止?
·女大学生为何沦为低智商动物?
·360已经逼得腾讯QQ走投无路了?
·关停小区内色情夜总会何须如此兴师动众?
·被人包养的女大学生能被人骂醒吗?
·《潇湘晨报》招谁惹谁了?
·打破“唯高考分数论”让人欢喜让人忧
·富二代飙车相撞纯属咎由自取
·芮成钢是怎样炼成的?
·应该让“整”死超女的整形医院见见阳光
·岳阳楼名街遭拆除意味着什么?
·老师该不该向学生下跪?
·清华博士,别人家的房子被拆时你在哪里?
·打人者为何谎称是公安局局长侄子?
·犯罪嫌疑人“盖被子死”一点也不离奇
·从王帅到王鹏,跨省追捕为何层出不穷?
·大学生上街发“情书”是谁的悲哀?
·离婚是宋丹丹为难以摆脱的宿命
·富豪征婚广告照出了“剩女”父母的拜金嘴脸
·男子因写嫖娼日记被抓冤不冤?
·张凯律师遇袭再现维权律师的危险处境
·方滨兴是封网“功臣”更是历史罪人
·宋山木被判强奸罪为何不服气?
·官员安排儿子担任公职还能算新闻吗?
·还有多少地方在搞激情艳舞表演?
·县委书记熊抱央视女主持只因风流成性?
·中国女子为何要到马来西亚去卖淫?
·漫话古今文字狱
·“书中自有颜如玉”该不该删除?
·外交部女发言人为什么能比男人更强硬?
·强奸犯宋山木上诉的真实原因
·关于方舟子造谣污蔑刘逸明的声明
·钱云会之死为其他维权人士敲响了警钟
·贪官妻儿大义灭亲背后的潜规则
·儿子未出来,母亲便进去,天理何在?
·为狗下跪,穷人难道连狗都不如?
·央视春晚的敲钟时间怎能一错再错?
·钱云会案真相大白还需要多久?
·女子为参加考试两次下跪是谁的悲哀?
·公安局微博为何只关注美女苍井空?
·男官员与女干部宾馆幽会能是正常关系吗?
·年轻夫妇抱儿女顶雪卖黄碟打动了谁?
·方舟子有选择性的打假令人悲哀
·春运期间为何总是一票难求?
·温家宝接见访民,又是一场“亲民秀”?
·该不该取缔丑闻、奇闻频出的彩票行业?
·“敲诈政府”罪何时可以休矣?
·还有多少贪官准备外逃?
·质问央行,烧毁假钞违了哪条法?
·把精液当“药引子”的教授是个强奸惯犯
·刘志军和新《红楼梦》中哪个女演员有染?
·刘永好给记者发红包羞辱了谁?
·有多少“剩女”值得我们同情?
·官员嫖娼那么容易被发现吗?
·“富二代”飙车撞上大树致死是死得其所
·日本地震,中国抢盐,皇帝不急太监急?
·肖传国获释,方舟子为何不敢上街?
·日本地震后中国人丑态百出,最该拷问的是体制
·冷血县委书记是怎样炼成的?
·不容思想偏激,北大将变成“阉大”?
·大贪官许迈永的明星情妇到底是谁?
·长影暴力拆迁事件背后的官权魅影
·北师大教授董藩在鼓励学生干什么?
·政协委员被情妇杀死是悲剧还是喜剧?
·深圳驱赶“治安高危人员”是在倒行逆施
·朱镕基不在其位可谋其政
·维权律师失踪,谁来帮他们维权?
·许迈永被判死刑,他的99位情妇在哪里?
·艺术家被劳教是中国法制的悲哀
·新华社记者遭围堵再现中国人权状况之恶
·香港17万公务员仅20余人配车让谁脸红?
·我们该到哪里去找水?
·美女大学生抢烟,真能断掉男人的烟瘾?
·重刑之下,还有无勇夫?
·中国的高考是选拔人才还是选拔奴才?
·卫生部建媒体记者黑名单是不务正业
·官员为何可以“腾云驾雾”?
·红歌真的那么好听吗?
·红十字会怎样做才不至于沦为黑十字会?
·宋祖英的香肩为何碰不得?
·“凉民证”与民族情感何干?
·中国的网站数量为何突然大量减少?
·冒牌的“中央办公厅秘书”为何能骗得巨款?
·毒物逼迁彰显中国房地产开发商人性缺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徐怀谦自杀的可敬与可悲

   8月22日下午1点25分左右,《人民日报》大地副刊主编徐怀谦从家中跳楼,经北京朝阳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终年44岁。徐怀谦因患抑郁症病休,曾到北京安定医院治疗。次日,人民网官方微博确认了徐怀谦跳楼身亡的消息。
   
   《人民日报》与新华社、中央电视台一道,被民间称之为官方的三大顶尖喉舌。的确,这三大新闻机构的报道在各级党政官员看来是最权威的。一些解决不了的事情只要被它们曝光,解决的可能性就会变得很大。而很多政策在出台前,也会通过它们造势,对于外界而言,它们自然也就成了中国政治的风向标,只要其报道或者评论出现突破常规的状况,就会引起轩然大波。
   
   《人民日报》虽然冠以人民,但并不为民众代言,虽然偶尔也会曝光地方官员的恶行,但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却始终与官方保持一致。《人民日报》因为经常发布迎合官方的虚假报道,所以被民间称之为“愚民日报”。这样的报社实际上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媒体,因为它毫无独立性可言。正因为需要一切以宣传部门的马首是瞻,自然而然,在这里工作的媒体人也会倍感压抑,患上抑郁症也就不足为奇。


   
   徐怀谦1968年出生,1989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后在首钢锻炼一年之后,被分到《人民日报》文艺部工作,1999年曾去河南虞城县挂职县委副书记,共离开过报社两年,后获中国社科研究生院文学硕士学位。从他的毕业时间来看,他显然属于“八九一代”,在那段学潮汹涌的岁月,他很可能也曾走上街头高呼民主与自由的口号。不过,学潮最终被血腥镇压,他也只能跟一般的幸存者一样面对残酷的现实,在现实中委曲求全,在政治领域销声敛迹。
   
   “八九一代”因为参与学潮,大多数在毕业时都没有分到好的工作。徐怀谦能够在“六四”以后分到首钢锻炼,然后分到《人民日报》工作,应该说算得上是不错的待遇。徐怀谦或许参加过学潮,但显然不是一位活跃分子,否则不会分配到跟意识形态密切相关的单位。当然,从徐怀谦后来的言论看,他应该是一位对现实尤其是政治制度、新闻制度不满的体制内人士。这样的人进入《人民日报》工作,内心的抑郁可想而知。
   
   徐怀谦跳楼自杀的消息在微博上迅速传开以后,各界人士纷纷表示哀悼。资深媒体人、香港卫视执行台长、前凤凰卫视资深时事评论员杨锦麟在微博上表示:“太年轻了!也才四十多岁!可惜”。云南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宋家宏对徐怀谦印象深刻,在微博上称赞徐怀谦“是个充满爱心的人,到过云南昭通,关注过昭通作家,对那里的贫穷深怀同情,我与他有交往,悼念”。学者张辉在推特上评论说:“徐怀谦是个有良知的人,为其死致哀”。徐怀谦的好友、《求是》杂志社副总编辑朱铁志说:“在确认他身亡的消息后,我的手一直在抖。怎么也不敢相信,怀谦会走上这条路……”扫视互联网,对徐怀谦的人品表示肯定并对其死亡表示哀悼的各界人士及言论不一而足。
   
   徐怀谦身为《人民日报》大地副刊主编,虽然平时主要从事编辑工作,但在业余时间却是笔耕不辍,留下了一篇篇令人痛彻心扉的杂文,从其杂文中的一些经典段子不难窥见他内心的抑郁与孤独。据他的朋友称,就在他跳楼身亡前4天,还曾跟一些朋友小聚,当时他很开心,没想到他会在4天之后离开这个世界,他的朋友比一般人更难以接受这种事实。斯人已逝,除却表达哀痛之情外,那就是将他这些经典段子重新翻阅和传播。当他生前的一系列言论呈现在很多人面前时,很多人都不禁感叹这位才子和有良知者的英年早逝。
   
   徐怀谦在他的文章《酷的脸》中这样写道:“有人说,这是一个平庸的时代,一个物质的时代,一个愚乐的时代,一个缺乏大师的时代,可是,我们不能把什么过错都推给时代。一个人左右不了时代,却可以左右自己的脸——它可以不漂亮,却不可以没内容;它可以很丑,却不可以没有个性”。有认识徐怀谦的人在看到这段话后,想起了他那张始终面带谦和笑容的忧愁面孔,不禁泪如雨下,感叹道:“君今不幸离人世,谦谦君子哪里寻?”。
   
   从徐怀谦死后的网民反应以及他的文字看,他的确是一个可亲可敬的人,虽然身处体制内享受高级待遇,却一直关注底层民众的生存状况,关注社会阴暗面,用低调婉转的文字表达自己内心真实的感受和发出对统治集团的控诉。据了解,徐怀谦的杂文集《生命深处的文字》曾获得国学大师季羡林的称赞。季羡林赞其文章有事实、有根据、有论点、有文采,是优秀的杂文家。
   
   徐怀谦的文字给人一种沉重感,有些读后让人感到窒息。他在文章《以死作证》中写道:“死是一个沉重的字眼,然而在中国,在很多情况下,不死不足以引起社会重视,不死不足以促进事情的妥善解决。”如今徐怀谦毅然决然地以死作证,这既是他个人的抑郁,又何尝不是这个社会和时代的抑郁?
   
   徐怀谦在生前还说过这样一句话:“我的苦是敢想不敢说,敢说不敢写,敢写无处发”,身处体制内,的确很多时候有苦难言,但是,今天这个时代毕竟跟几十年前的文革时期大不一样了,只要能跳出体制内,有多少文字不能和不敢发表的?从言辞的激烈程度看,徐怀谦的文字跟那些异议人士的文字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徐怀谦死后,作家张宏杰在微博上透露,在一次访谈中,徐怀谦说:“我非常佩服那些以写杂文谋生的自由撰稿人,但是我无法脱离体制,那样就得举家食粥了”。可见,徐怀谦虽然满腹良知、悲天悯人,但是,他的思维一直都很局限,不知道下决心离开体制。有人说死需要勇气,其实,在某些时候,生所需要的勇气比死需要的勇气更大。曾经担忧家人无法食粥的徐怀谦,不知道为何就不担忧自己在死后家人连粥都吃不起,实际上,他的自杀与不离开体制相比,才是对家庭的最大不负责任。
   
   徐怀谦有可敬的一面,但他的逃避现实却让人看到了他的可悲。就在徐怀谦纵身一跃的前两天,邻国缅甸废除了新闻审查制度,缅甸的媒体工作者上街欢呼雀跃。在他跳楼身亡次日,韩国8名宪法法官裁定“网络实名制”违宪,韩国放送通信委员会将根据判决修改相关法律,并将废除网络实名制。缅甸也好,韩国也好,在以前都曾经被极权体制的阴霾所笼罩,只是因为有大批的体制内人士选择离开体制跟其他人士一道抗争,才逐渐走向了民主的春天。如果在不久的将来,中国实现了政治转型和新闻言论自由,徐怀谦如果在天有灵的话,不知道会不会为他今天的选择而悔恨。
   
   2012年8月24日
   
   原载《中国人权双周刊》
(2012/08/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