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金牌大国与“东亚病夫”]
刘逸明文集
·难以置信的中国基尼系数
·中国的人大代表代表了什么?
·《看历史》遭停,谈论台湾民主也犯忌?
·中国被称最大“网民监狱”当之无愧
·评截访人员获刑与劳教制度暂停
·相亲遇上按摩小姐该怎么办?
·容得下尖锐批评,为何不释放政治犯?
·春晚为何成了溜须拍马大舞台?
·多少该公开的信息沦为了“国家机密”?
·成龙之怒与毛新宇之怒
·中国的政治改革成为泡影
·维权人士为何成了诈骗嫌疑人?
·城管打人与城管挨打引发的舆论狂潮
·死猪水上漂与舌尖上的中国
·马三家劳教所——中国的人间地狱
·“被精神病”能否因《精神卫生法》而终结?
·少女坠楼为何酿成举世关注的“群体事件”?
·记者在中国依然是高危职业
·国家信访局为访民画饼充饥
·农业部拿中国人作转基因试验?
·强“拆”中国驻外大使馆的行为艺术
·女歌手吴虹飞被刑拘是典型的以言治罪
·法官集体嫖妓重创法治中国美梦
·洋奶粉出丑让中国奶粉抓到了救命稻草?
·权力的狂妄让邓正加死不瞑目
·“七条底线”目的是钳制网民言论自由
·广州警官张胜春被停职说明了什么?
·官方“喉舌”造谣“东京申奥失败”为何无人追究?
·处死夏俊峰进一步撕裂中国社会
·被遗忘的辛亥革命武昌首义功臣徐达明
·刘萍的三宗“罪”羞辱中国法制
·六年刑期将把冀中星送上绝路
·《新快报》记者接连被抓传递什么信号?
·拒绝律师会见维权斗士郭飞雄是做贼心虚
·查扣“禁书”的中国海关沦为权力走狗
·视炮轰微信色情是当局打击微信前戏?
·不屈的流亡者,不死的爱国心
·计划生育是亟待切除的“恶性肿瘤”
·如何才能废掉贪官的床上功夫?
·执法者犯法岂能让纳税人和国家买单?
·中国已经成为最肮脏的国度?
·反腐肃贪更需制度之剑
·民间人士拍纪录片何罪之有?
·香港沦陷不再是天方夜谭
·中国访民的春节在哪里
·79万重复户口是失误还是罪过?
·央视扫黄为何触犯众怒?
·“我们都是刘霞”
·《环球时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刘氏兄弟与周氏父子
·“为人民服务”与“喂人民服雾”
·不死的维权女杰曹顺利
·点评“两会”上的“雷人雷语”
·克里米亚独立,《环球时报》为何慌了?
·平度血案岂能止于丢卒保帅?
·平度血案背后的官商黑勾结
·政府强制推行火葬不得民心
·新“净网”行动,又是挂羊头卖狗肉
·打不断的维权律师硬骨头
·警察涉黄何足大惊小怪?
·高瑜去哪儿了?
·姚文田被判与高瑜被拘
·高瑜因言获罪只因泄露“天机”惹龙颜大怒?
·不要对一党专政下的司法改革抱有幻想
·“新余三君子”案让中国法制颜面扫地
·独立调查记者殷玉生何罪之有?
·谁是阻挡调查性侵幼女案的幕后黑手?
·接访者与上访者到底谁该“去吃屎”?
·记者为何要“吃里扒外、抹黑中国”?
·武长顺是否导致宋平顺之死的罪魁祸首?
·韩寒是《后会无期》的真导演只有鬼才信
·老人变“太监”,谁在为宫刑招魂?
·中国女人对男人不满背后的难言之隐
·企图为党员干部正三观,中组部自不量力
·为什么说韩寒是《后会无期》的枪手?
·周永康落马给了中国高校什么警示?
·央视三大女主播如何卷入周永康案?
·城管队长被砍死为何无人同情?
·强力反腐能否促成中国的政治转型?
·芮成钢的同事为何在关键问题上欲言又止?
·巨贪李真为何死后还令人畏惧?
·老人拆迁现场跌落致死,意外还是他杀?
·添加“伟哥”的白酒能喝出什么味道?
·两名领导何以遭PS艳照成功敲诈?
·警察扫黄为何更看重嫖客的“记者”身份?
·中国的巨贪为何总是与死神无缘?
·一桩情杀案为何引来国际非议?
·4亿元“裸贪”何以有判缓刑的自信?
·贪官炸掉五星级酒店为何仍然落马?
·为什么说中国的炒房客世界上最无耻?
·山西首富何以成为“高官杀手”?
·中纪委网文为何剑指党委书记?
·中国法律只惩罚平民不惩罚官员?
·公众为何对炒房客被拘拍手称快?
·大陆女子到台湾卖淫丢了谁的脸?
·芸芸晋商缘何成了惊弓之鸟?
·王岐山为何敢于公开与基辛格的对话?
·毒胶囊肆虐,监管者去哪儿了?
·秦城监狱爆满能否让“打虎”鸣金收兵?
·冯亚军落马会不会引爆江苏官场?
·嫖娼导演王全安是“娱乐圈的良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金牌大国与“东亚病夫”

   为期17天的第30界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于8月12日落下帷幕,本届奥运会上,中国运动员以共获得38枚金牌,87枚奖牌的成绩位居金牌榜和奖牌榜的第二名,成绩仅次于美国。虽然排名不及上届在北京举办的奥运会,但在境外奥运会赛场上,这是前所未有的好成绩。
   
   十九世纪,因为鸦片在中国肆虐,国民平均体质一落千丈,1896年10月17日,“东亚病夫”一词首先出现在英国人在上海创办的英文报纸《字西林报》上。实际上,在当时这一称谓的影响力并不大,“东亚病夫”真正风靡大江南北和全世界的时候实际上是在1936年。
   
   1936年在德国柏林举行的第十一届奥运会上,中华民国代表团参加了接近30个比赛项目,总共派出了140余人的代表团。后来在所有的参赛项目中除了撑杆跳选手符保卢进入复赛外,其余的参赛人在初赛就已经被遭淘汰了,中华民国奥运会代表团可谓全军覆没。这些运动员在回国途经新加坡时,当地的报刊上发表了一幅外国人讽刺又嘲笑民国人的漫画:在奥运五环旗下,一群头蓄长辫、长袍马褂、形容枯瘦的民国人,用担架扛着一个大鸭蛋,题为“东亚病夫”。


   
   “东亚病夫”从那以后便开始深入人心,中国人为之闷闷不乐。林则徐禁烟之后,鸦片实际上基本上已经退出了中国市场,但是,因为从清末到民国时期,中国饱受战乱,积贫积弱,即使不抽大烟,国民的身体素质依然是不尽人意。所以,我们所说的“东亚病夫”实际上与鸦片的关系不大,而是与国家综合实力的落后有很大关系。
   
   如何甩掉“东亚病夫”的帽子?这可以说是很多中国人曾经发出的疑问。不过,虽然奥运会在除去遇到战乱而暂时停办之外其它时候一直在坚持举行,但是,中国运动员却一直与金牌无缘,直到1984年在洛杉矶举行的第23界奥运会上,中国才实现了奥运金牌零的突破。当时,中国射击运动员许海峰以566环的成绩,战胜各国好手获得男子自选手枪60发慢射冠军,成为奥运会首枚金牌得主。在此之前,现代奥运会88年的历史上,已经产生了2500余枚金牌。
   
   许海峰的奥运会夺冠可以说让国民欢呼雀跃,更让统治者心花怒放,从那以后,中国政府对竞技体育日益重视,随着国民经济水平的不断提高,中国对体育方面的投入也越来越大。当然,这种投入跟西方国家对体育的投入不同,它不是去大力兴建免费或者低消费的体育场馆和布置体育设施,而是重点训练体育运动员。
   
   北京奥运之后,中国体育代表团团长、中国奥委会主席刘鹏在新闻发布会上首次透露中国每年对体育的投资为8亿元。如果以此平均计算,这一届奥运会上中国共获51金,每枚金牌的投入接近1570万元;以100枚奖牌计算,每枚投入为800万元。这其实只是官方的保守数据,实际数字可能要比这庞大得多。
   
   为了获得奥运金牌,中国政府不惜耗费巨额的民脂民膏来训练运动员,这在其它国家是难以想象的,因为这种得不偿失的投入显然有违民意。如果把这些钱用来发展大众体育,可能金牌数量会暂时减少,但从长远而言,对于提高国民体质将更为有利,而且也照样能在体育方面领先于世界。
   
   非常明显的一个事实是,体育在中国已经彻底变质,它不以提高国民体质、弘扬体育精神为目标,而是为统治集团创造所谓的“丰功伟绩”。举国体制下的中国体育已经完全政治化,虽然每次奥运会后都会有不计其数的国民为中国运动员取得的成绩欢天喜地,但是,在民智渐开的情况下,反感这种体育的国民正越来越多。
   
   四年前的北京奥运会,万国来朝,在此之前,中国当局还时常屈从国际舆论压力,而在这之后,完全是另一副面孔。譬如说刘晓波在北京奥运会之后被构陷入狱,虽然举世谴责,但当局依然我行我素,最后将刘晓波判处11年重刑。可见,奥运金牌数量的上升和举办奥运会对于改善中国的人权状况并无帮助,反而具有反作用。事实证明,最近这些年,中国的人权状况是每况愈下。
   
   在以前,虽然很多人都明白,中国的体育属于举国体制,但是,对举国体制的批评之声主要来自于体制外,现如今,在体制内也出现了不少批评的声音。伦敦奥运会闭幕后的8月13日,江西财经大学副校长易剑东在凤凰网上撰文指出:“奥运会上的金牌总数并不能体现一个国家竞技体育的实力,更无法体现一个国家体育的综合实力”,他还指出:“奥运会的金牌榜上的排名是在混沌的综合竞争中产生的,不是国与国之间一一竞争的产物,一个在综合金牌榜上排名第一的国家的竞技体育实力不一定能超越排名榜上靠后的国家”。
   
   在微博、博客、论坛等网站互动版块,针对举国体制的批评之声可以说是不绝于耳。有关资料显示,目前中国的人均占有体育用地仅为0.006平方米。数量超过60万个的各类体育场馆,67%归教育部门所有,25%归体委等系统所有,真正的公共体育场馆不足7%.国民当中,热衷于体育锻炼者比例并不高,即使很多人要锻炼,也只能在公园里或马路边锻炼身体,危险性极大。
   
   中国人的身体素质到底如何?据学者王锦思统计,每年农药中毒超过五万人,北京人60%超重,七成中国人处于亚健康和患病状态,大学生高达八成三眼睛近视,艾滋病人百倍于日本。4000万糖尿病人,6000万残疾人,一亿人精神障碍,1.6亿高血压病人,2亿多男性性功能障碍,2.5亿人慢性病、心理障碍,3亿人体重超标、随地吐痰,5亿人身体疲劳、结核病感染,7亿人职业病,9亿人缺钙,几乎每个人都有牙病,平均每个人一年得四次病,1/4的人每月要吃药或饮酒、吸烟。恶性肿瘤、脑血管病、心脏病成为三大死亡病。许多人只能前半辈子拼命赚钱,后半辈子用钱保命,死要面子活受罪。
   
   虽然金牌数字似乎可以让中国甩掉“东亚病夫”的帽子,但上述数据说明,从总体情况看,国人依然是“东亚病夫”。当然,仅仅是体质不佳还不可怕,最可怕的是社会道德沦丧,大多数人唯利是图,这种精神上的疾患对中国崛起的阻碍其实比身体上的疾患阻碍更大。当很多人都徜徉在伦敦奥运会中国金牌数第二的喜悦中时,我们更应该做的其实还是反思。当然,更应该以己之力去推动社会的民主进步,当宪政民主制度落户中国时,体育上的举国体制也自然会寿终正寝。
   
   2012年8月13日
   
   原载《零八宪章》月刊
(2012/08/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