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逸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逸明文集]->[金牌大国与“东亚病夫”]
刘逸明文集
·令计划之妻吃空饷害惨了毛晓峰?
·银行行长惨死背后有何隐情?
·中纪委官员空降安徽谁该发抖?
·两干部车震,到底是强奸还是通奸?
·朱镕基变身慈善家让谁蒙羞?
·中国富人为何要到法国巴黎嫖妓?
·春晚小品涉嫌抄袭让冯巩晚节不保?
·“寡妇年”到底能不能结婚?
·王菲在大昭寺前磕头目的何在?
·“京城首贪”遭遇“李鬼”背后的疑问
·吴王孙权为何迷恋鄂州?
·习近平回击一大流行谬论让谁汗颜?
·少将谈郭正钢剑指其父母暗示什么?
·《家暴法》将让中国女人的遭遇更惨
·高官遭记者冷落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谢新松和仇和到底是什么关系?
·岳飞的《满江红》是如何写就的?
·杀人焚尸,赵黎平哪来的豹子胆?
·梁子湖之美方能成就武汉之大
·郭正钢为何爱上不漂亮的吴芳芳?
·王岐山的一声长叹暗示什么?
·山西高官病亡后被踢出党警示了谁?
·解开美女上衣的村官到底嫖了没有?
·湖南“失踪”市长为何“病”得不轻?
·车展上的“裸模”都去哪儿了?
·刘少奇长女为何希望孩子远离政治?
·外逃的上海巨贪为何要自投罗网?
·省长夫人死后为何要与烈士过不去?
·16岁少女醉死之前到底发生过什么?
·剩男和剩女,谁更值得同情?
·刘亚洲为何怒批歌曲《好日子》?
·纪委副书记坠楼背后水有多深?
·和尚酒驾让人想起了多少佛门丑闻?
·聂卫平透露习近平往事有何用意?
·令计划之子为何要化名入读北大?
·湖南官员为何禁不住陌生美女色诱?
·比官员“野鸡文凭”更可恶的是什么?
·薄熙来最大的金主徐明将获释?
·副厅级美艳情妇再证上床能高升?
·周永康上庭为何给人恍如隔世之感?
·金正恩不参加北京大阅兵有何隐情?
·西藏厅官猥亵妇女为何不是强奸未遂?
·碾死村民,地方政府与黑社会何异?
·金正恩突现平壤新机场有何用意?
·抢劫棺材铺能否遏制农村丧葬陋习?
·张曙光如何撂倒年龄悬殊的美女情妇?
·张雨绮王全安离婚背后的隐情
·令计划妹夫缘何从公众视野中消失?
·高严外逃后的去向为何至今成谜?
·令计划父母时隔九天去世由谁安葬?
·周本顺被查为何紧邻令计划案节点?
·高僧释永信到底有没有玩女人?
·周本顺被火速免职因撞上什么?
·“西北狼”郭伯雄为何倒在建军节前?
·释永信和女子“通奸笔录”是真是假?
·《人民日报》为何要痛斥“大佬”干政?
·瑞海负责人被控报道为何极不寻常?
·90后男子为何抵不住52岁妇女诱惑?
·浠水三角山:养在深闺人未识
·日本前首相为何病在大阅兵当口?
·女模当街更衣哪里能看到不雅?
·敢讲真话的网络大V信力建为何被拘押?
·赵晋的神秘会所绑架了多少淫乱高官?
·东莞工人一夫多妻到底是真是假?
·刘建超罕见调任中纪委剑指令完成?
·侯耀华等明星为何做虚假广告上瘾?
·郭伯权自己为何不主动下课?
·湖南纪委暗访消息泄露又因“内鬼”?
·湖南官员办公室里向女性“开火”?
·业主维权惨遭镇压说明了什么?
·苏树林的妻子何以身份成谜?
·习近平致金正恩的贺电藏何玄机?
·李东生跟周永康有啥特殊关系?
·赖昌星获保外就医会不会犯众怒?
·层出不穷的爆炸暴露了中国体制性弊端
·拔掉校园KTV的底裤怎能放过嫖客?
·点评《刑法修正案》中的五大罪
·郭伯权被二度免职意味着什么?
·中海油纪检组组长缘何猝死?
·“广西虎”余远辉跟令计划妻什么关系?
·周永康弟媳为何能使唤市委书记?
·上海首虎落马后韩正为何要这样说?
·中纪委为何在光棍节拿下北京母老虎?
·哲人其萎,浩气长存——深切哀悼和缅怀于浩成先生
·极权体制下丧失价值信仰的官僚迷信热
·万庆良与老搭档共享的美艳情妇是谁?
·“吕梁教父”张中生被暗示将死路一条?
·公安部的紧急提醒暴露谁是同案犯?
·强奸嫌犯在看守所上吊有哪些疑点?
·内鬼贺家铁向谁泄露了“机密”?
·哪里的围墙该先于小区围墙拆除?
·中纪委将向四省杀“回马枪”让谁发抖?
·五高官去职暗示令计划案有重大进展?
·释永信不随河南代表团现身藏何玄机?
·郭伯雄的儿子郭正钢娶吴芳芳奇葩在哪?
·没有宪政就无以中止强拆
·王岐山的“回马枪”还将射倒哪些大员?
·造垃圾场导致警民冲突背后的权力失范
·中国空姐太漂亮何以惹怒了大学校长?
·万庆良等高官如何上了艳妇许小婉的床?
·天津官员办公室暗装洗浴设备要和谁享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金牌大国与“东亚病夫”

   为期17天的第30界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于8月12日落下帷幕,本届奥运会上,中国运动员以共获得38枚金牌,87枚奖牌的成绩位居金牌榜和奖牌榜的第二名,成绩仅次于美国。虽然排名不及上届在北京举办的奥运会,但在境外奥运会赛场上,这是前所未有的好成绩。
   
   十九世纪,因为鸦片在中国肆虐,国民平均体质一落千丈,1896年10月17日,“东亚病夫”一词首先出现在英国人在上海创办的英文报纸《字西林报》上。实际上,在当时这一称谓的影响力并不大,“东亚病夫”真正风靡大江南北和全世界的时候实际上是在1936年。
   
   1936年在德国柏林举行的第十一届奥运会上,中华民国代表团参加了接近30个比赛项目,总共派出了140余人的代表团。后来在所有的参赛项目中除了撑杆跳选手符保卢进入复赛外,其余的参赛人在初赛就已经被遭淘汰了,中华民国奥运会代表团可谓全军覆没。这些运动员在回国途经新加坡时,当地的报刊上发表了一幅外国人讽刺又嘲笑民国人的漫画:在奥运五环旗下,一群头蓄长辫、长袍马褂、形容枯瘦的民国人,用担架扛着一个大鸭蛋,题为“东亚病夫”。


   
   “东亚病夫”从那以后便开始深入人心,中国人为之闷闷不乐。林则徐禁烟之后,鸦片实际上基本上已经退出了中国市场,但是,因为从清末到民国时期,中国饱受战乱,积贫积弱,即使不抽大烟,国民的身体素质依然是不尽人意。所以,我们所说的“东亚病夫”实际上与鸦片的关系不大,而是与国家综合实力的落后有很大关系。
   
   如何甩掉“东亚病夫”的帽子?这可以说是很多中国人曾经发出的疑问。不过,虽然奥运会在除去遇到战乱而暂时停办之外其它时候一直在坚持举行,但是,中国运动员却一直与金牌无缘,直到1984年在洛杉矶举行的第23界奥运会上,中国才实现了奥运金牌零的突破。当时,中国射击运动员许海峰以566环的成绩,战胜各国好手获得男子自选手枪60发慢射冠军,成为奥运会首枚金牌得主。在此之前,现代奥运会88年的历史上,已经产生了2500余枚金牌。
   
   许海峰的奥运会夺冠可以说让国民欢呼雀跃,更让统治者心花怒放,从那以后,中国政府对竞技体育日益重视,随着国民经济水平的不断提高,中国对体育方面的投入也越来越大。当然,这种投入跟西方国家对体育的投入不同,它不是去大力兴建免费或者低消费的体育场馆和布置体育设施,而是重点训练体育运动员。
   
   北京奥运之后,中国体育代表团团长、中国奥委会主席刘鹏在新闻发布会上首次透露中国每年对体育的投资为8亿元。如果以此平均计算,这一届奥运会上中国共获51金,每枚金牌的投入接近1570万元;以100枚奖牌计算,每枚投入为800万元。这其实只是官方的保守数据,实际数字可能要比这庞大得多。
   
   为了获得奥运金牌,中国政府不惜耗费巨额的民脂民膏来训练运动员,这在其它国家是难以想象的,因为这种得不偿失的投入显然有违民意。如果把这些钱用来发展大众体育,可能金牌数量会暂时减少,但从长远而言,对于提高国民体质将更为有利,而且也照样能在体育方面领先于世界。
   
   非常明显的一个事实是,体育在中国已经彻底变质,它不以提高国民体质、弘扬体育精神为目标,而是为统治集团创造所谓的“丰功伟绩”。举国体制下的中国体育已经完全政治化,虽然每次奥运会后都会有不计其数的国民为中国运动员取得的成绩欢天喜地,但是,在民智渐开的情况下,反感这种体育的国民正越来越多。
   
   四年前的北京奥运会,万国来朝,在此之前,中国当局还时常屈从国际舆论压力,而在这之后,完全是另一副面孔。譬如说刘晓波在北京奥运会之后被构陷入狱,虽然举世谴责,但当局依然我行我素,最后将刘晓波判处11年重刑。可见,奥运金牌数量的上升和举办奥运会对于改善中国的人权状况并无帮助,反而具有反作用。事实证明,最近这些年,中国的人权状况是每况愈下。
   
   在以前,虽然很多人都明白,中国的体育属于举国体制,但是,对举国体制的批评之声主要来自于体制外,现如今,在体制内也出现了不少批评的声音。伦敦奥运会闭幕后的8月13日,江西财经大学副校长易剑东在凤凰网上撰文指出:“奥运会上的金牌总数并不能体现一个国家竞技体育的实力,更无法体现一个国家体育的综合实力”,他还指出:“奥运会的金牌榜上的排名是在混沌的综合竞争中产生的,不是国与国之间一一竞争的产物,一个在综合金牌榜上排名第一的国家的竞技体育实力不一定能超越排名榜上靠后的国家”。
   
   在微博、博客、论坛等网站互动版块,针对举国体制的批评之声可以说是不绝于耳。有关资料显示,目前中国的人均占有体育用地仅为0.006平方米。数量超过60万个的各类体育场馆,67%归教育部门所有,25%归体委等系统所有,真正的公共体育场馆不足7%.国民当中,热衷于体育锻炼者比例并不高,即使很多人要锻炼,也只能在公园里或马路边锻炼身体,危险性极大。
   
   中国人的身体素质到底如何?据学者王锦思统计,每年农药中毒超过五万人,北京人60%超重,七成中国人处于亚健康和患病状态,大学生高达八成三眼睛近视,艾滋病人百倍于日本。4000万糖尿病人,6000万残疾人,一亿人精神障碍,1.6亿高血压病人,2亿多男性性功能障碍,2.5亿人慢性病、心理障碍,3亿人体重超标、随地吐痰,5亿人身体疲劳、结核病感染,7亿人职业病,9亿人缺钙,几乎每个人都有牙病,平均每个人一年得四次病,1/4的人每月要吃药或饮酒、吸烟。恶性肿瘤、脑血管病、心脏病成为三大死亡病。许多人只能前半辈子拼命赚钱,后半辈子用钱保命,死要面子活受罪。
   
   虽然金牌数字似乎可以让中国甩掉“东亚病夫”的帽子,但上述数据说明,从总体情况看,国人依然是“东亚病夫”。当然,仅仅是体质不佳还不可怕,最可怕的是社会道德沦丧,大多数人唯利是图,这种精神上的疾患对中国崛起的阻碍其实比身体上的疾患阻碍更大。当很多人都徜徉在伦敦奥运会中国金牌数第二的喜悦中时,我们更应该做的其实还是反思。当然,更应该以己之力去推动社会的民主进步,当宪政民主制度落户中国时,体育上的举国体制也自然会寿终正寝。
   
   2012年8月13日
   
   原载《零八宪章》月刊
(2012/08/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