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往事并不如烟(6)(章怡和)]
拈花时评
·文摘并评论:公示
·文摘并评论:劳教人员陈友仁讲述管教干部殴打劳教人员马炳良致死全过程
·文摘并评论:北川地震灾区受害学生家长示威
·难道执政者是个婊子?文摘并评论:吉林市截访一个访民开价一万
·惨不忍睹、人性尽丧- 视频:一名藏人所受到的军警酷刑(慎入)
·引文并评论:重庆又发生2名士兵被袭击致死
·引文并评论:藏人袭击中国警察局六人被捕
·中共中央权力斗争系列文章6
·引文并评论:拉加寺主持喇嘛祥萨仁波切的呼吁书
·共娼裆患神经病了?文摘并评论:关于全国所有QQ号必须备案的通知!
·意淫还是欺骗?文摘并评论:中共全面启动政改
·文摘并点评:中共检修宣传机器:借鉴英国处理危机方法
·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
·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三)
·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四)
·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五)
·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六)
·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七)
·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八)
·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九)
·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十)
·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十一)
·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十二)
·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十三)
·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十四)
·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十五)
·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十六)
·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十七)
·壮士杨佳的归宿-福田公墓
·耻辱的执政党,我想颠覆你们
·致三天内在我博客留下上千条重复评论的朋友
·致中共中央政治局的公开建议信
·各地朋友悼念人民英雄杨佳-文摘并评论
·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十八)
·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十九)
·推导的结论是:中国共产党是一个非法组织
·人民英雄杨佳同志永垂不朽
·拉皮条将成为中宣部新职能?
·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二十)
·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二十一)
·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二十二)
·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二十三)
·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二十四)
·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二十五)
·赖昌星亲述:远华案背后的黑幕(最终语)
·文摘并评论:毛泽东荒淫糜乱的私生活
·文摘并评论贵州嫖幼案中的猫腻
·文摘并评论:中国发布《国家人权行动计划》
·孙东东事件会成为爆发点吗?文摘并评论:孙东东事件引发北大罢课论 当局如临大敌
·文摘并评论:公安部长助理郑少东多本护照藏匿仙人掌花球泥土
·文摘并评论:安部密件披露:全国各地公安骚扰、刑拘网民事件上升
·共产主义信仰是自由民主人权信仰的天敌
·孙东东先生也曾经是一个有良知的人?文摘并评论:从保护六四学生到为中共辩护
·真实的暴政-文摘并评论:4根肋骨骨折 75岁孙文广教授最新消息
·爆发点吗?文摘并评论:孙东东门发生流血 访民自残抗议抓人
·《林彪日记》小范围公开
·中国「六四」真相(一)
·对于他们来说,共产党治下的中国是人间地狱,文摘并评论:聚焦:黑窑奴工和失踪儿童(一)
·文摘并评论:黑窝硕鼠- 化验员告诉你粮库的内幕
·中国"六四"真相(二)
·中国"六四"真相(三)
·中国"六四"真相(五)
·中国"六四"真相(五)
·中国"六四"真相(六)
·中国六四真相(七)
·中国六四真相(八)
·中国六四真相(九)
·哪支部队杀人最多 8964谜案
·中国"六四"真相(十)
·中国"六四"真相(十一)
·中国"六四"真相(十二)
·中国"六四"真相(十二)
·中国"六四"真相(十三)
·中国"六四"真相(十四)
·中国"六四"真相(十五)
·中国"六四"真相(十六)
·文摘并评论:地震遇难儿童父母为孩子讨说法
·中国"六四"真相(十七)
·中国"六四"真相(十八)
·等待爆发点:文摘并评论-香港新华社情报高官说成龙最好擦干净自己的屁股
·天大的冤案-文摘并评论:办公时间约会女友 台高官辞职
·政客性格-文摘并评论:毫无恻隐之心是毛的最大优势
·中国「六四」真相(十九)
·中国「六四」真相(二十)
·军队也腐败透顶了
·天良丧尽了,还能丧什么?
·中国"六四"真相(二十一)
·无知的政治局常委-文摘并评论:李长春要"和谐"日本媒体
·中国"六四"真相(二十二)
·中国"六四"真相(二十二)
·中国"六四"真相(二十四)
·中国六四真相(二十五)
·中国六四真相(二十五)
·千万不要相信我的道德操守
·中国"六四"真相(二十六)
·中国"六四"真相(二十七)
·中国"六四"真相(二十八)
·"隐形五毛"与民主投机者
·中国"六四"真相(二十九)
·中国"六四"真相(三十)
·中国"六四"真相(三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往事并不如烟(6)(章怡和)

寄住在康家的这段时间,我还认识了三个教授。
   
   一个叫张长江,是康有为弟子张伯桢之孙,北京史专家张次溪之子,在对外经贸学院(即现在的对外经贸大学)任教。说得一口好英语、又有一手好书法的他,十天、半月来罗宅一次,负责处理康同璧的文字类事务。他曾偷偷告诉我:“你在川剧团,康氏母女给你的回信,大多由我代笔。所以,我们早就认识,只不过无缘得见。”
   
   张先生进门后,从不急于走到写字桌忙着提笔干活。他要和老人说上许多闲话,趣话,以及街头新闻。和我聊天,则讲菊苑旧事,文坛掌故。一旦和罗仪凤谈及需要处理的事情,有我在场的话,就全讲英语了。我也理解,毕竟属于人家的私事。他在康家从不吃饭,哪怕是抄抄写写到天黑。知书达礼,随和风趣,以及对人情世故的谙通,使他成为一个备受欢迎的人。可以说,张长江一来,康氏母女总是眉开眼笑的。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大陆刮起留美狂潮。我在北海后门附近,遇到那位上海小姐。简短的闲聊中,她对我说:“你要去美国吗?要去,就找张长江。他不教书了,在美国大使馆工作,可红啦!他对你印像很深,常念叨你呢。”我家离美国大使馆很近,只隔一条马路。但我始终没有去找已是红人张长江。据说,参加康同璧母女葬礼的,有他一个。
   
   另一个教授的名字,怎么也记不起了。他并不怎么老,却已是满头白发。在山东大学教书,自心理学科被官方取消后,改教中文了。他来北京料理私事,请假三日,食宿在康家。当他听说我父亲是章某人的时候,即表现出异乎寻常的热情。他说:“我对令尊大人非常敬佩。今天我们给马寅初和章罗联盟下政治结论,为时尚早。因为胜负输赢不到最后一刻,是难辨分晓的。现在的文化大革命的性质,究竟革命还是反动?更要留给历史评说。”
   
   三天里,他天天议论江青。他说:“江青就是蓝苹嘛。沈从文就认识她,也跟我谈过她。一个三流电影明星,品质也差,非要称什么文化旗手,还成了叱咤风云的英雄。她一登政坛,便用尽低劣之极的招数。我们英明领袖的‘英明’,也真是少有。最让我不明白的是,几百万的共产党员,竟都能服从、容忍,甚至拥戴。”说话时,那无比愤怒的态度和胆量,使人觉得他根本不是什么教授、书生而是侠客,壮士。
   
   临别时,他希望我能在罗宅多住些日子,说:“这个家太冷清,人太寂寞。从前可不是这样的。”
   
   再一个教授,便是黄万里了。
   
   那天下午,我回到康家,见一个学者风度的人坐在餐桌旁边。他身材魁梧,相貌堂堂,约五十来岁,衣著得体,脚下那双生胶底软牛皮皮鞋,很显洋气。
   
   罗仪凤说:“你们该认识吧?”我们各自摇头。
   
   康同璧惊奇地说:“怎么会不认识呢?一个是黄炎培的公子,一个是章伯钧的千金。”
   
   康氏母女哪里晓得民盟的复杂结构与人事。父亲与黄炎培的往来纯属公务性质,谈不上有多少私交。反右以后,索性断了联系。
   
   黄万里听了老太太的介绍,立即起身,向我伸出右手,说:“我叫黄万里,在清华教书。虽说我是父亲的儿子,可现在是你父亲的兵呀!”
   
   站在一边的罗仪凤解释道:“万里和你爸爸一样,戴了右派帽子。”遂又翘起大拇指,说:“他的学问特别好,在美国读了三个大学,得了七个博士。万里,万里,他本该鹏程万里。”
   
   有了这个前提,似乎也就有了话题。我问黄万里是因为什么划了右派。他告诉我:“是因为黄河,具体说就是反对三门峡工程。”原来,黄万里认为黄河的特点在于泥沙。治黄关键在治沙,可那时苏联专家的方案是根本不考虑排泥沙的事。后来三门峡用于挖沙的钱好像比发电得的钱还多。大坝一次次改建,弄得千疮百孔;库区百姓上下来回搬迁,搞得苦不堪言。实践证明,他是对的,可帽子戴了二十三年。
   
   康同璧用称赞的口气,补充道:“小愚,万里的诗是做得很好的!”
   
   黄万里笑了,说:“快不要提什么诗了。(19)57年划成右派,跟我写的《花丛小语》(随笔小说)还有很大关系呢。”
   
   大约闲谈了一个多小时,黄万里起身告辞。说:“回清华的路太远,要早一点走。”
   
   康同璧非常舍不得他走,拉着他的手,一再叮嘱:“你只要进城,就一定要来呀!”
   
   黄万里一再保证:“只要进城,就一定来。”
   
   有了这句话,老太太才松了手。
   
   这三个教授与康氏母女都是老朋老友了。他们之间的往来,不涉“关系”,也无利益原则,完全是传统社会的人情信托。他们之间的相处亲切,信赖,安闲,是极俗常的人生享受,又是极难得心灵和谐。他们之间的谈话,因文化积累的丰富而有一种特别的情调,因有了情调而韵味悠长,像白云,细雨,和风。
   
   我每天是在晚饭后去东四十条罗宅。有时因为天气不好,父亲就叫我早一点离开家。康氏母女见我回来得早,总是特别高兴,见面的第一件事,便要我说说当日新闻或小道消息。听完以后,康同璧常说的一句话是:“现在外面太乱,人变得太坏,好多事情也搞不懂了。我经历了四个朝代,总结出的经验是‘以不变应万变’。”
   
   忆旧,则是我们的另一个话题。一提到过去,康同璧的话就多了,而且讲得生动有趣。一次,大家坐在客厅搞精神会餐,罗仪凤讲发鲍鱼和炖燕窝的方法;上海小姐介绍如何自制沙拉酱,我也聊起父亲和我爱吃西餐的事情。
   
   老太太接过话头说:“先父也爱吃西餐。在伦敦生活的时候,有一次上街看见一家地下餐厅,他想餐厅开在地下,价格肯定要便宜,于是就走了进去。翻开菜单,那上面竟有龙虾。先父大喜,叫来服务生说,我要龙虾。饭饱酒足后,呈上账单。他一看,吓坏了,就是把口袋里所有的钱掏光,全身的衣服当尽也不够。他只好狼狈的坐在那里,等外面的朋友送钱付账。原来伦敦的地下餐厅是最贵的地方。”
   
   老人讲的故事,不但引来笑声,而且引出口水。我叫嚷着:“罗姨,我想吃西餐!”
   
   老人见我叫,便也跟着叫:“我也要吃。”
   
   上海小姐说:“如果吃西餐,沙拉酱归我做。”
   
   罗仪凤嗔道:“都闹着要吃,可谁来洗那二百个盘子?”
   
   “怎么要洗二百个?”这个数字让我吃惊不小。
   
   罗仪凤答应了我们,并说:“你们不许催我,什么时候准备好了,什么时候吃。”
   
   康同璧高兴得直拍手。我回家却挨了父亲的骂,说我嘴馋的毛病走到那里也改不了,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局势和环境。
   
   第二天,我对康同璧说:“不想吃西餐了。”
   
   “是不是爸爸批评你了?”坐在一边的罗仪凤马上就猜出了原因。
   
   我点点头。
   
   罗仪凤说:“我一定让你吃到西餐,不过,就别回家再说了。”
   
   过了许久,我早把闹着要吃西餐的话,忘在了脑后。突然,罗仪凤告诉我,这天晚上吃西餐。她简直就是一个能施魔法的仙女,在社会生活都已全部革命化的情况下,居然摆出了规范而正宗的西餐。长长的白蜡插在烛台,高脚玻璃杯斟满了红酒,镀银的刀叉,雪白的四方餐巾。我不禁惊叹道:“咱们好像到了一个神话世界。”
   
   什么都摆弄好了,罗仪凤竟没有在场。我问:“罗姨是不是还在厨房?”
   
   康同璧和上海小姐都默不做声。等了一会儿,罗仪凤从卧室里走出,那一瞬间,她漂亮得好似回到了少女时代。烫染过的头发起伏闪亮,并整齐地覆盖着额头。粉红的唇膏衬托出一口整齐的牙齿。秀丽的眼睛上面,眉毛仿佛出自画家之手。苗条的身材裹着白底蓝色小碎花图案的布质旗袍,跟盛开的花丛似的。散发着香水芬芳的她,温雅又柔美。接着,又惊异地发现她的睫毛比平素长了,胸部也高了……这是怎么弄的?我那时还真的搞不懂。
   
   每上一道菜,必换一次盘,包括衬盘、衬碟在内。在刀叉的配合、唇齿的体味与轻松的交谈中,我渐渐找到了西餐的感觉和旧日的情调。在橙黄色的烛光里,真有种类似梦境的意味。
   
   我把吃西餐的始末与美妙,讲给父母听。父亲说:“你太粗心大意了。一个女性能如此操办、打扮,肯定是在给自己过生日了。”
   
   “那罗姨为什么事先不说或在举杯时讲呢?”
   
   “仪凤是在回避自己的年龄。”
   
   我又问父亲:“罗姨的生活环境那么优越,怎么她什么都会?做粤菜,做点心,做西餐,烧锅炉,种玫瑰。”
   
   父亲告诉我:“英德两国的传统贵族,自幼均接受严格的教育及训练,都有治家的性格与能力。哪里像你的那些干部子弟同学,生活上的事共产党一律包干,两只手除了会化钱,就什么都不会干了。”
   
   纵不能惹起某个男人的热烈情感,但足以引起普遍的喜爱,罗仪凤就是这一流的女子。轻盈的体态,纯良的品质,对日常事物处理的稳妥周全的才智,以及由此派生出来的大家风范,兼备于一身。难怪父亲,章乃器,陈铭德、邓季惺夫妇等人,都无一例外地喜欢她。我也喜欢罗仪凤,但在我与她已经混得很熟的时候,仍觉自己并不完全了解她。她和自己的母亲拥有一个很大的活动天地,交游缙绅,往来鸿儒。但是当她一个人独处时,又好像全世界皆与之无关。她与康老一样地善解人意,却很少将自己的事随便告人。我至今不知她从燕京毕业后的几十年,有着怎样的经历?她怎样生活?工作过么?被人爱过么?——为了能解答这些疑问,我对她说想看看她的影集。罗仪凤爽快地答应后,一头扎进后面的书房。
   
   我接过落满尘土的老像册,不禁叫起来:“罗姨,怎么只有一本?”
   
   “我自来就不爱照相。”她笑着回答。
   
   本想从旧影中对她的过去寻些蛛丝马迹,不料竟一无所获。像册里面,绝大部分是康同璧的照片,属于罗仪凤的,很少很少。偶尔发现一两张,那也是她与女友的合影。即使这样的照片,她的相貌也是模糊不清,因为总有一副硕大的太阳镜遮住半拉脸。在所有的照片里,生活十分西化的她,身边居然没有一个男性。曾听上海小姐说:“康老不愿意女儿和男人往来,想把女儿永远留在身边,好照顾自己。一次,同仁堂的乐家大姑专门来给罗仪凤说媒。没几分钟,康老就把乐大姑撵出了大门。老太太惟有对罗隆基是个例外,始终视为贵客。”
   
   我看完影集后,问:“罗姨,你为什么不爱照相呢?”
   
   她抚摩着影集的黑皮封面,叹道:“这些相片对留影人,当然是宝贵的。可你想过没有,多少年后一旦落在陌生人手里,那将是个什么情景?恐怕不是当废纸扔进纸篓,就是作为废物卖掉。想到这样的归宿,即使面前是多美的景致,身边有多好的朋友,我都不愿意面对镜头了。”
   
   “罗姨,一张好照片,可随时欣赏。你现在何必担忧几十年后的事。”我想,罗仪凤不留影的根本原因,恐怕是觉得自己并不漂亮。
   
   她摇头,说:“像我生活在这样的家庭,又是一个人,是必须学会预算生活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